Visit Blog
Explore Tumblr blogs with no restrictions, modern design and the best experience.
#吸水防止
bastei · 8 months ago
Text
溝と暗流
 よくお茶を飲んでいると言われる。それまではカフェインなしに脳みそを奮い立たせることができず、コーヒーが手放せなかった。気に入った喫茶店からいつも豆を買って飲んでいたし、朝は妻にコーヒーを淹れてもらうのが好きだった。ついには自らコーヒーの生豆を焙煎するほどのコーヒー党だったが、なんとなく苦いのが嫌になってきて(そのために飲んでいたはずなのだが)飲まなくなってしまった。休日にベランダで煙を出しながらコーヒー豆を炒めるのは、ほとんど呪術のようなものだった。今はほうじ茶ばかり飲んでいる。私があまりに美味しそうに飲む為か、息子はコップで水を飲むたびに私の真似をして「アー」と声を上げる。私は本当にこんな顔でお茶を飲んでいるのかと思う。コーヒーほど凝ったことはしていない。透明な急須を気に入って使っていたが、それも面倒になってスーパーで買った50個入りのティーバッグのほうじ茶を愛飲している。ティーバッグ?ティーパック?いまだにわからなくなる。調べたらティーバッグ(tea bag)だという。
 一日に何回か飲んでも一ヶ月は持つ。そうして一日に何度も電気ケトルでお湯を沸かす。新入社員だった頃に買ったもので、ステンレス製、コーヒー用のヤカンのように注ぎ口が細くなっている。水を入れて沸かすだけだから、あまり真剣に洗ったことがなく、底の方が薄黒く焼けてしまっている。何か電気的な変化なのかもしれないが、はっきりしたことはわからない。ケトルの周りは水垢やら油ぎった埃が張り付いている。いつも握っている黒いプラスチックの取っ手だけは感触が滑らかだ。お湯が沸いてもそれを知らせてくれるわけではない。控えめにカチリと音がなってレバーが戻り、オレンジ色のランプが消える。だから時折お湯を沸かしていたこと自体を忘れて、黙々と作業にのめり込んでいる時がある。そうしている間にお茶が飲みたくなって、全てを忘れて、またお湯を沸かしてーー。
 月の裏側でほうじ茶を飲んでいるとは誰も思うまい。灰を固めたようなビスケットを齧る。長い休暇もいよいよ終わりが見えてきた。ほとんど仕事に行かなかったので、高等遊民になりたいという長年の夢も半分くらいは実現した。職場から時折電話が掛かってきて、簡単な指示を出したり、簡単な報告をする。あるいはプレステをいじるか、合間に去年買った量子力学の本を開いて何やら計算する。息子のために買った落書き帳もほとんど計算用紙として消費されており、妻はその様子を不満げに見ている。妻はコールセンターでバイトをしている。色々な電話が掛かってくる。大抵の人は、妻の対応に満足してくれるが、中にはそうではない人もいる。そもそもこの時代に電話をかけてくる人は大抵何かに怒っている。帰宅すると時折妻が愚痴のようなものをこぼす。「そんなこと言われる筋合いはないわ」と彼女は言う。妻は私と一緒で、たぶん正しく怒ることができない人なのかもしれない。何か恐ろしい言葉で呪いをかけられると足がすくむし、口も乾いてきて、頭がぐらぐらする。家に帰ったあたりで、はっきりしてくる。私はあんなこと言われる筋合いはなかった、と。
 カチリと音をたててシリンダーがひとつ分だけ回転する。
 駐車場は吹きさらしになっていて、車が雪の中に沈んでいる。もしも自分で家を立てたら、絶対に車庫付きにしようと思う。この労働から解放されるなら月々のローンが数千円増えたって構わない。幼い頃は雪だるまが複数個作れることや、一か所に雪を集めてかまくらをつくることを考えたかもしれないが、今では意味を見出すことができない。大気中の水蒸気から生成される氷の結晶が空から落下してくる天気。
 ブーツを買わなければ、と思っているうちにもう二月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そして文章を書かなければと思っているうちにきっと三月になってしまう。我が子が泣き叫ぶほどにパソコンから遠ざかっていき、社内の文書規定に従ってしまう癖がついてしまった。同時にあらゆる政治的な扇情から身を引いた。自分でもわからないくらい、不気味に、あらゆるものからから遠ざかっていった。思うに自分が自分から遠ざかっていったということに他ならなかった。つまりこの半年ほどは自分どころの騒ぎではなかった。直接的に肉体が変容していった妻に至っても同じ意見だった。我慢しているうちに全てが先送りになっていた。会社の朝礼で次のようなスピーチしたが、この記録を残しながらなんの教訓にもなっていないことがわかった。「ものごとを先送りにしてしまうのは人間の心理作用の一つであり、先送りにしてしまうことに対して先輩方が単純に先送りするなというのは筋違いで、先送りの原因となっている障害を取り除かなれけば先送りを解消することはできません。」などといったのがすでに数ヶ月も前の出来事だった。
 今年は小雪だったから足元の悪さを気にすることは少なかった。必要なはずなのに、必要なものほどその要否は審議にかけられる。なんでもいいから買ってしまえばいい。鉄製の先が尖ったスコップ、氷を砕くためのツルハシ、防水ブーツ、結露防止のシート。私の持っているものは、ひと月も人の手が加わらなければほとんど雪の中に沈んだまま元にはも戻らない。誰かが通った跡に足先を嵌め込むように歩く。深い部分は湿っている。同じ建物に住んでいる上司だろうか、私より足の長い誰かが通った跡だ。そうしてやっと車にたどり着く。表面は息を吹きかけると飛び散るような軽い雪で、溶解と凝固を繰り返した深層部は重く張り付いている。助手席側の雪をスコップで寄せる。ドアを開けて車内から雪と氷を剥がすヘラ取り出す。スキー用に買った高級な手袋も、ほとんど雪かき専用になってしまった。
 暖かいところで暮らしたいとずっと思っていたのに、どうして北上する羽目になったのだろう。こうして生まれてから死ぬまで雪との格闘が続く。鉄、水、スコップ、血液と石鹸。なにか新しいものを生み出しているわけではない。誰かがやらねば、誰かが困る。そう思っていたが、ある時からそのくだらない作業をしているうちに、自分から遠ざけてしまった自分自身が、ぴったりと戻ってくるような気がする。凍えるような寒さのなか、身体中の隙間を見つけては入り込んでくる薄暗い冷気を切り分けながら、側溝に雪を流したり、庭の裏に向かって雪を捨てにいく。深夜に夜に雪を寄せているとより特別な気分になった。一面雪に覆われていれば、月明かりだけでそれなりに明るく見えるものだ。幼い頃、同じように深夜に雪を寄せる父の姿を覚えているが、今の私とほとんど同じ気持ちだ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そういえば、側溝にはいつからかわからないがほとんど水が流れなくなった。地域によっては側溝に雪を捨てるのは罪になるそうだが、私が生まれた街ではそういうことはなかった。側溝を流れてくる水が、果たしてどこから流れてくる水なのかいまだに分からない。一度その溝の先を辿ったことがある。民家と民家の間に吸い込まれるようにコンクリート製の溝は続いて、より大きな河川までたどり着いたが、その河川の方が側溝よりも下に位置していたので、結局水がどこからきているのかは分からなかった。その溝は自分も知らない深い場所で静かに分岐し、未知なる水源に接続されているようだった。しかし、無限に水が流れてくるかに思われたその溝も、大学を卒業して故郷に戻ってみるとカラカラに乾いていた。もはや雪が詰まっているだけのくだらない窪みになっていた。そして流れがほとんどなくなった溝の底にはほとんど樹木のような硬い植物が生えていた。この辺りの子どもたちは、いや私だけかもしれないが道に生えている草をちぎって、側溝に流してはどの草が一番早く流れるか調べたものだった。だからアスファルトから突き出している草木という草木はほとんど生えた瞬間から抜かれていったものだった。そういう遊びがこの辺りの無秩序さを押さえ込むのに一役買っていたとはに夢にも思わなかった。私たちはあの街で秩序の一部分だった。
58 notes · View notes
licsonsam · a month ago
Text
Tumblr media
Tumblr media
Tumblr media
Tumblr media
Tumblr media
Tumblr media
u_n_o 「 UNO 完效男人保濕凍 a 」多效保養一瓶搞定 - 清爽保濕 · 終擊油光 - 升級上市!~
男人往往在面臨生活中各種高壓、快節奏的生活時,往往忽略了最根本的面子問題!加上外在環境中的陽光、紫外線、每天刮鬍子的行程、甚至各種高油、高鹽份的外食等,這些都是在不知不覺中加速肌膚老化的種種因素!- 所以!最懂男人面子問題的 uno ,全新推出升級的「 UNO 完效男人保濕凍 a 」,全新的活膚配方幫助擊退油光、老化、乾燥、暗沉等問題!- All in One 多效保養,讓男性肌膚洗完臉後一抹搞定!簡單快速打造健康肌膚,成為清爽有自信的質感型男!⋯
u_n_o 「 UNO 完效男人保濕凍 a 」
💧 全新升級的「 四大防護成分 」- 專為亞洲男性肌膚所研發,濃縮 5 道保養程序( 化妝水、精華液、乳液、乳霜、面膜 ) 全方位肌膚保養一瓶就夠!
—- 四大防護成分 —-
1️⃣ 綠茶萃取:調節油水平衡,延緩肌膚老化
2️⃣ 控油粉末:吸附油光,防止肌膚出油
3️⃣ 雙重玻尿酸 ( 玻尿酸 Na、乙基玻尿酸鈉 ) :防止乾燥,形成肌膚保護膜,增強肌膚防禦!
4️⃣ 牛磺酸、甘油:預防肌膚乾荒,提高保濕力
uno_taiwan 官方網站 🔗 https://uno-taiwan.com.tw/
這裡有 👉 https://jbeauty.com.tw/JN2odC
⋯ 清爽、保濕又舒爽的凝凍狀質地,打擊惱人的油光問題,還能迅速補給男仕們的肌膚保濕、平衡油水,還能用於刮鬍後的舒緩喔!😊
5 notes · View notes
lemonhope403 · 2 months ago
Text
【小約的成長-3】
警告:本篇涉及浣腸、調教等情節,口味清淡,老少咸宜?請斟酌閱覽。
放學一回到家中,發現媽媽正在玄關等著我。「歡迎回來!」媽媽溫柔地笑著,「我回來了...」我有點心虛地回應。「過來吧小約」媽媽招手示意我過去,我緩緩地走到了媽媽面前,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褲襠「孩子,你的尿布呢?」「我...我...」原本在學校還很自信地以為可以掌控一切的我,現在在媽媽面前卻只能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吱吱唔唔的。「脫掉了...」我用很小聲的聲音說「為什麼脫掉了呢?我不是說過不可以脫掉嗎?」「嗯…」我低著頭不敢看媽媽一眼「不聽話的孩子就要懲罰呢!」說完,媽媽便拽著我的手走到地下室,這是我第一次下樓到這裡,媽媽從口袋掏出了一把鑰匙,打開了眼前一扇門,映入眼簾的景象讓我不可置信,各式各樣的皮鞭、繩子、拘束衣、按摩棒、肛塞....還有一堆我沒見過的道具成列在眼前,「這些不都是sm用的道具嗎?」我訝異地說,「是喔!一旦我覺得小約需要懲罰或是調教的時候,我就會帶你到這裡來。」媽媽一派正經的說著聽來荒謬的話,說完她便拿起一旁的拍子坐到了一張椅子上「過來趴下吧!」媽媽拍著自己的大腿命令我趴上去,我沒有動作,「小約,我說過來趴下!」她的語氣突然變得嚴厲讓我嚇了一跳,明明知道大概會發生什麼事,我還是乖乖地走過去趴在了腿上。媽媽把我的褲子脫下來,露出了屁股,她舉起拍子用力地打在了上面「啪!」「啊!」我慘叫一聲,「啪啪!」「啊!」好痛,真的好痛。「啪啪啪啪....」一連好幾聲的拍響加上我的慘叫,想要忍耐的我最終還是忍不住得痛哭哀求「媽媽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不敢了對不起哇啊啊啊!!」媽媽好似沒有聽見繼續用力打了好幾下「媽媽對不起我以後會聽話的請原諒我!!!」「你要當個好孩子嗎?」「啪啪!」媽媽詢問著隨著兩下怕打,「我會當個好孩子我會當個好孩子請原諒我哇啊啊啊!!」「嗯!我們約定好了喔!」屋內這才安靜下來。
「嗚...嗚嗚嗚...嗚」我啜泣著起來跨坐在媽媽的腿上與她四目相交,屁股紅腫發熱,鼻涕眼淚流得滿臉都是。媽媽伸手把我擁入懷中,我在她懷中一邊吸著手指一邊說著:「嗚嗚...媽媽對烏起...嗚嗚...窩會當乖孩子嗚嗚...」我仍然處在驚恐之中,吸著手指口齒不清地對著這個前一刻才把我打得痛哭求饒的人,想乞求她的原諒與安慰。媽媽輕拍著我的背說:「沒事了小約,媽媽在這裡,沒事了。」媽媽恢復成原本溫柔的聲音,我的情緒才終於安定了下來。
見我穩定以後,媽媽公主抱式的將我放到了鋪有尿布墊的地上,接著她將我身上所有的衣物褪去,擦乾了我的臉並給了我一隻安撫娃娃。那是一隻兔子玩偶,身體則是用柔軟的毛巾做成的。一握到娃娃的瞬間,我像是膝反射一樣一口將那娃娃往嘴裡塞,我一絲不掛地躺在地上吸吮著,口水就這樣溽濕了小兔子。媽媽拿了布布過來將我紅通通的屁股抬高墊在了下面,我腦袋空空的沒有在思考只顧吸著我的兔兔,突然間,我感到有什麼東西插入了我的屁股,緊接著一股涼意竄進我的肚子,「這是什麼?」我疑惑「是可以幫你變成好孩子的神奇道具喔!」媽媽笑著。用完以後媽媽便幫我包上了尿布,她打開衣櫃,挑了一件帶有小裙子的,水手服樣式的包屁衣「就穿這件吧!」「可是媽媽...那是女生的衣服...」「小約,處罰還沒結束呢~你說過要當個乖孩子吧?」沒錯,我答應了媽媽要當個乖孩子,於是任由她幫我穿上小裙子,接著她說要帶我到附近走走。離開了地下室走回玄關「媽媽,真的要這樣出去嗎?」「當然啊!媽媽想帶小寶貝出去散散步。」「媽媽妳要跟哥哥出門嗎?」一個女生的聲音突入,轉頭一看是瑋瑋,她是家裡的小妹,今年九歲,和我讀同一所學校的國小部。瑋瑋見我一個大男生穿著裙子和尿布什麼也沒多問,只是稀鬆平常的問了媽媽是否要和我一起出門。「嗯,我帶哥哥出去散布,就拜託妳看家了,理君他應該等會就回來了。」理君是家中的大哥,這個家包含我總共有三個孩子。「好!路上小心。小約葛格要牽好媽媽的手小心別走散了喔!拜拜~」小我七歲的妹妹叮嚀著我,雖然她喊我哥哥,但不知道為什麼她說話的語氣就像是在對待一個幼兒一樣。說完後媽媽就牽著我的手出門了,我們一起散步在傍晚的街道上。一路上人來人往,我一直低著頭不敢看任何人,深怕被認出來,羞恥感因此飆升到了極限。媽媽牽著我來到了家附近的公園,裡頭還有一些孩子們在玩耍,也有一些推著寶寶出來散步的父母們。我在入口處停下腳步,手抓著小裙子的一角,嘟起嘴來表示不願意進去,媽媽卻一把將我抱起走進了公園內。我們找了一處長椅坐下,媽媽把我抱在她的腿上撫摸著我,我因為感到羞恥無處可躲,所以只能緊抱著媽媽依賴她的保護。期間我時不時聽到經過的小孩子問著他們身旁的大人「把鼻馬迷妳看那個姐姐!她怎麼那麼大了還要麻麻抱著!」我才不是什麼姐姐,我是男孩子!我在心裡反駁說。也有經過的父母親們竊竊私語的說著:「你們看!那個孩子是不是穿著尿布啊…都已經這麼大了,應該是有國三高一了吧!」因為媽媽幫我穿的小裙子很短,所以尿布在坐下以後幾乎露了半截出來。我們就這樣坐了一會兒,突然,我感到肚子一陣絞痛,「唔...好痛...」我的表情有些猙獰「怎麼啦小約?」「好痛...我的肚子好痛!」我想起來剛剛媽媽插進屁股裡的東西,沒錯的話應該是浣腸,所以現在肚子才會這麼痛,「媽媽...請讓我去廁所...我的肚子好痛,快憋不住了...」我哀求著媽媽,「不行喔!小約是小寶寶吧!媽媽有幫你穿布布,你就直接大在裡面就好了呦~」「不要不要!我要去廁所!」我因為憋得很痛苦擠出了淚來,媽媽非但沒有讓我下去還把我摟得更緊了,「媽媽!」我情緒激動「小約乖,就這樣大出來沒關係喔!媽媽會保護你的!來~」我緊拽著媽媽的領口,以她的肩膀當作支點稍微抬起了屁股,用力「嗯!!」看著就近在眼前的公廁,我大在了自己的布布裡。「媽媽!哇啊啊啊!媽媽!!」羞恥感突破到了令一個層次,我情緒失控的抱著媽媽大哭,公園裡所有的視線都聚集了過來,媽媽溫柔地摸了摸我的頭「好乖好乖!秀秀喔!」「哇啊哇啊啊啊哇啊!」我像個嬰兒一樣不斷哭泣,認不得是生氣是委屈是難過,期間媽媽只是一直拍著我的布布並輕輕抖動著身體試圖讓我穩定,好一會兒過去,我終於停止哭嚎,啜泣地倒在媽媽懷裡,她從包包裡拿出了剛剛那個被我的口水沾濕的兔兔,我抓過去把兔兔的頭放進了嘴巴,好好聞,上面有媽媽的味道...她把手拂過了我的臉頰說:「小約很棒呢!遵守了約定。」「我...有當個好孩子嗎?」我含著淚光撒嬌地問「嗯!小約是媽媽最棒的小寶貝!」我感到內在有什麼東西被填補了,「媽媽...」「嗯?」「我愛妳!」「我也愛你,我的寶貝~」明明在公園裡剛承受了一番羞辱,所有人都還看著這邊竊竊私語,但此刻有媽媽在身邊我卻比任何時候都還要感覺安心自在。
【後記】
約是在我慾望之下誕生的角色,他代替我「享受」了那些我在現實體驗不到的事,這也是為什麼在描繪心理層面時特別鉅細靡遺,因為帶入了個人情感。我想把他寫成一個心裡小孩尚未長大的少年,面臨著青春晚期即將步入成年早期的階段,他其實很掙扎衝突,一方面在原生家庭的遭遇使他充滿防衛心,像個小刺蝟一樣,但內心深處是非常渴望被愛的,另一方面他又覺得自己已經夠大了,必須快點長大獨立拋開過去的影響才是。
來到寄養家庭後,常常在面對惠子的調教時他是在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情況就已經經歷完成,雖然他會疑惑惠子的行為也覺得調教時的痛會讓他聯想到過去的事情,但不管過程還是事後他同樣也能體會到來自惠子媽媽的疼愛呵護,而他其實也是享受著這些的(雖然還不願意承認),也因此約還在掙扎中努力調適自己(真是個好孩子♡(◡‿◡✿))。相信在惠子的努力之下,約能漸漸地釋放內心的寶寶,在媽媽的調整教育之中重新成長,朝著成為ab和sub的路上邁進。
7 notes · View notes
soonre627 · 3 months ago
Text
【Adler x Stitch】
⚠️ooc預警⚠️完全腦洞⚠️自我架空⚠️含大量私設
吃不到cp真是太痛苦了,我只能自產自銷
不知道這樣釣不釣得到同好(?
因為我真的覺得stitch很受,他就是個小可愛(?
由於內含大量私設,純腦洞,想寫他們如果結婚去蜜月會發生什麼事。
而且我沒寫完(欸
之後看有沒有空再說。
下收正文:
    維霍爾.庫茲敏後來仔細思考,才發現自己都已經這樣的歲數了,竟然完全沒有到外頭旅行過。在維霍爾的印象中,就算是到其他國家,也全是為了工作或者研究,而且通常都是他獨自一人,沒有旅伴,當然也不可能有旅遊或是其他觀光行程。
   所以,像這樣和另一個人出來旅行,對維霍爾來說,還真是頭一遭。
    況且自己現在可不單純是出來旅遊而已。
    「——在想什麼?」
    站立在他身旁的羅素.阿德勒微笑著開口詢問,他注意到身邊的維霍爾貌似相當分神,便輕輕伸出手撫著他的臉頰。維霍爾瞬間回神,瞧見了身邊站著的阿德勒,看見他身上輕便休閒的衣著、然後又看到了對方身後美麗的河岸城市景色,這才突然間回過神,他和阿德勒現在身處在義大利的威尼斯,這次他們並不是為了工作或是任務前來,而是單純就是來旅行的。
    或者該說,蜜月旅行。
    事發在莫約一個多月前,事情的開端維霍爾記得不是很清楚,總之,基地裡不曉得是誰——十之八九是龍心或歐蕾西雅,發現除了維霍爾跟阿德勒之外,其他所有夫夫們都已經度過了蜜月。而維霍爾由於副指揮官的身份,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休假,又正逢阿德勒解決完一個長期任務,於是基地裡的所有人一致認為,他們應該去度個蜜月假期。
    所以,最後在維霍爾抗議無效跟其他人的半強迫、還有阿德勒溫柔的邀請之下,他們便來到了義大利的威尼斯。此時的他們倚靠在一處小橋樑邊望著底下河道來往的貢多拉,這樣輕鬆悠閒的氣氛,讓維霍爾有些不適應。
    「沒事。」維霍爾回答:「有點不習慣而已。」
    阿德勒微笑著,冷不防的湊上前去吻了吻對方。而維霍爾立刻因為他的行為而紅了臉頰,他下意識慌張的環視著周圍其他路人,不過其他人只是瞧了瞧他們的方向,然後便紛紛又轉開了視線。
    「緊張什麼?這裡沒人在意的好嗎?」阿德勒笑著,伸手摟著維霍爾的腰,見到他有些慌亂外加許久不見的羞澀模樣,阿德勒忍不住又把他整個人摟進懷抱裡親吻。
    「好了!別鬧!阿德勒!」維霍爾伸手推了推對方,羞紅著臉瞪著他,雖然說他也知道在義大利這種歐洲國家,像他們一樣的同性情侶,根本就見怪不怪,但維霍爾總還是感覺彆扭,或許也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跟阿德勒一起出來旅遊,沒有任務纏身、沒有隨時都要留意周遭,這樣的輕鬆氛圍讓維霍爾感覺非常微妙。然後這時他總會無意間的瞥見自己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跟阿德勒左手無名指上戴著的同款婚戒,一起在義大利和煦的陽光下閃著光芒。
    維霍爾會在這瞬間突然意識到——他們已經結婚了,而這樣的事實總會讓維霍爾感覺彆扭跟害臊。畢竟平時老是忙於工作,維霍爾總會忘記自己其實已經結婚這件事情。
    不過,相對於有些工作狂的維霍爾,阿德勒倒是隨時隨地都會記得這件事。他老早就想跟維霍爾出來一趟旅行,但無奈於局勢,他們分別的時間總是大於相處,所以對於這次為期兩週的蜜月,阿德勒顯得非常滿意,這一次總算不會被任何人打擾,他們可以正大光明的牽著手,一起漫步在街道上。
    望著不遠處正在買飲料的阿德勒,維霍爾還是感覺相當新奇,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見阿德勒穿得這麼休閒,但是即便是休閒的打扮,也無法掩蓋他的好身材,阿德勒的身形非常高挑,健壯的體魄在休閒襯衫跟長褲的勾勒下顯現出完美的肌肉線條,一頭金髮搭配著天藍色的深邃眼睛,帶著傷疤的臉龐反而替他多增添了一抹獨特的魅力,這讓阿德勒笑起來的時候更加迷人,不光是維霍爾,周遭有許多人都把目光落在了阿德勒的身上。
    其中有兩名女性正在對著阿德勒議論紛紛,而她們站的位置離維霍爾相當近,他能清楚聽見她們的對話。由於站在橋邊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做,維霍爾的注意力便很自然的集中到了女性的談話內容上。
    「——像是外國人,美國?加拿大?」其中一名女性說著,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阿德勒:「老天,妳看他的身材,真是好的不像話!」
    「可不是嘛,姐妹!」另一名女性吸著飲料回答,有些感嘆般的說著:「不知道他有沒有女朋友?天啊,要有多好的條件才配得上那種男人?」
    是啊,要有多好的條件,才能夠配上他?維霍爾倚靠在橋邊,與兩名女性同樣望著不遠處的阿德勒,偶爾想起他們在一起的事實,維霍爾還是對於阿德勒最後選擇了自己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他從來沒有什麼能給他的,但阿德勒還是選擇和維霍爾在一起、甚至走向了結婚這個選項,這是維霍爾壓根兒沒有預想過的結局,他到現在仍然想不透阿德勒選擇自己的原因在哪裡,光是外貌條件,維霍爾就知道自己已經輸了一大截,更別說個性還有其他部分,維霍爾就沒什麼能拿出來說的優點,就像那兩名女性說的——得有多好的條件才能跟那樣的男人在一起。
    但是,維霍爾.庫茲敏不知道的是,阿德勒對他的一切早已完全著了魔。
    此時的阿德勒在等候餐點的同時,把目光移回半趴在橋上的維霍爾身上。阿德勒注意到維霍爾的視線,便對他勾起一個淺笑,而維霍爾則是匆匆地把目光移動到橋下的小攤販上,害羞的反應惹的阿德勒輕笑出聲,就這樣盯著維霍爾的身影不放。
    雖然維霍爾本人老覺得自己的相貌水平一般,但事實卻是有很多人都在盯著他瞧,維霍爾穿著的襯衫領口釦子並沒有全部扣上,加上他的姿勢半趴在橋樑扶手上,可以隱約看見胸口的肌肉線條,光是這樣就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更別說他今天穿的長褲還非常貼身,臀部的線條被勾勒的更加明顯,甚至可以說相當性感,惹得阿德勒不自覺的吞嚥了一口口水。
    而理所當然的,被維霍爾吸引的人,可不光只有阿德勒一個。
    「他媽的,你看橋上那個男的。」其中一名男子在經過阿德勒身邊時,這樣對著身邊的同伴訕笑著說道:「你看見了嗎?那個性感的傢伙?」
    「看到了,我的老天。」他的同伴回答,目光不懷好意的盯著維霍爾的身影猛瞧:「老兄,我告訴你,我願意花五百歐元跟他上床幹一炮。」
    另一名男人笑出聲音,悠哉的繼續說:「我也是,我可以再加碼一百歐元讓他幫我口交,靠,你想過去跟他搭話嗎?」
    他們發出一連串笑聲,絲毫沒注意到後方的阿德勒表情非常陰沉,依舊對著維霍爾指指點點。而阿德勒在取走攤販的飲料後,經過兩人身邊時,趁著沒人注意的當下,悄無聲息地把一邊花店攤販的推車往他們的方向踢了一腳,那兒正巧是下坡,載滿花盆的推車就這樣不偏不倚撞上了兩人。
    阿德勒回過頭,狠瞪了兩個一臉莫名其妙的男人,他們當然不曉得這是阿德勒做的,只是困惑又驚恐的摔倒在地上。阿德勒沒再搭理他們,逕自拿著飲料回到了維霍爾的身邊。
    「那裡怎麼了?」看見方才的騷動,維霍爾露出些許困惑的神情望著阿德勒。但阿德勒只是微笑,把手中的飲料交給對方。
    「不知道,不重要。」阿德勒輕鬆的回答,然後伸手接過維霍爾原本拿在手上的外套。「把外套穿上吧。」他説道,然後也不管對方答不答應,就直接把薄外套披在維霍爾的肩頭上。
    「為什麼?」維霍爾困惑的發問。
    「穿著就對。」阿德勒回答,外套的長度剛好可以遮到維霍爾的臀部。
    而維霍爾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也沒有抗拒的意思。他們繼續在威尼斯的街頭上漫步,這是維霍爾第一次到歐洲國家,路上的許多事物都讓他覺得新奇,這瞬間的他像個孩子,冰藍色的眼睛不自覺的一直到處張望。
    看見這樣的維霍爾,阿德勒始終掛著寵溺的微笑,他牽緊維霍爾的手,帶著他走過巷弄街道。這不是阿德勒第一次來義大利、也不是他第一次和別人出來旅行,但過往的經驗裡,旅程中從來就沒有讓阿德勒值得留戀的事情,甚至是他和前妻的蜜月旅行,都在中途就被自己用工作為理由而中斷。
    所以,像這樣享受旅程的一切,對阿德勒來說,也是第一次。
    晚間他們回到了下榻的飯店,威尼斯在這種觀光產業上做的可謂相當淋漓盡致,他們入住的飯店不算最頂級,但整體的設計可謂相當別出心裁。頭一晚他們抵達時由於長途飛行的疲憊而沒有好好待在房裡欣賞,第二晚又因為附近的煙火表演,回到房間時已經是深夜,直到第三天晚上,阿德勒跟維霍爾兩個人才終於乖乖待在房裡沒亂跑。
    房裡的設計帶點中世紀風味,柔軟的大床上掛著布幔以及薄紗。阿德勒在一邊整理行李時,轉頭瞧見了趴在床上休息的維霍爾,他的身影在薄紗後若隱若現,阿德勒看著維霍爾懶洋洋的在床上舒展著身軀,對上阿德勒的眼神後,側躺著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於是阿德勒便很自然而然地爬上床去,伸出一隻手把維霍爾壓在身下,先是俯下身親吻著他,然後才露出一個壞笑。
    「你故意的吧?」他笑著問,而維霍爾則是歪著頭回答:「故意什麼?」
    阿德勒俯下身,把他壓在身下索吻,維霍爾並沒有拒絕的意思,伸出手摟著阿德勒的腰,而阿德勒也很自然而然的便把手伸進去維霍爾的衣服裡,指尖滑過他的腰線,向上撫摸到胸膛,揉捏著維霍爾的乳尖,他聽見身下人發出小小的呻吟,便露出滿意的微笑,目光炙熱的盯著維霍爾泛紅的臉龐。
    「這兒有很多東西能讓我們慢慢玩。」阿德勒說:「房間服務很周到。」
    維霍爾勾起一個淺笑,又一次歪著頭回答:「你有什麼能玩?」
    阿德勒笑出聲,順手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多著呢,小貓咪。」他酥麻的呢喃低語,他們在擁吻中像瘋了一樣做愛,阿德勒掐著維霍爾的腰,一下讓他趴在床上、一下又讓他側躺著,撩起他的一隻腿幹、過了一會兒又覺得操得不夠深,便把維霍爾整個人壓在身下,但終歸沒停下的都是紮實的抽插。這張床夠大,方便他們不停變換姿勢,而阿德勒的性慾永遠強的驚人,維霍爾在幾次高潮之後就有些撐不住,於是阿德勒壓在他身上,吻遍他身上每寸肌膚,然後笑著取來早已放在床頭櫃裡的春藥,對著身下喘息不止的維霍爾呢喃。
    「不行了嗎?」他喘著粗氣說道:「讓我幫你,小貓咪。」
    說完後,阿德勒將一粒春藥塞進維霍爾的口中,貼著他的耳畔,用溫柔卻強欲的語氣下令:「吞下去,聽話。」
    維霍爾有點神智不清,乖乖聽從阿德勒的指令把藥給吞下,然後阿德勒滿意的微笑,繼續吻著對方臉上的淚痕。藥效發揮的很快,幾分鐘後維霍爾原先已經半垂著的陰莖又一次硬挺起來,他的喘息帶著嬌軟又淫慾的喊叫,扭著腰迎合阿德勒的抽插,緊緊抱住了他的身軀,阿德勒都不需要做太多事情,維霍爾就會因為藥劑的關係顫抖著哭著高潮射精,但他仍然渴求著性愛、主動吻著阿德勒、在他耳邊低語著下流的情話。
    「你喜歡我這樣操你,對嗎?」阿德勒笑著問,故意在這時停下了抽插的動作:「喜歡嗎?小貓咪?」
    維霍爾因為得不到快感,便睜開欲求不滿的眼睛望著阿德勒,他發出了像是哭泣一樣的啜泣聲,用力的點點頭,挺著自己的腰讓阿德勒炙熱又巨大的陰莖完全頂進自己的深處。
    「不要、不要這樣——」他接近崩潰的哀求:「羅素、操我——拜託、求你操我——」
    阿德勒露出滿意的笑,又把維霍爾整個人壓回床上狠操,他們之間最後只剩下喘息、喊叫還有抽插時淫慾又下流的水聲,兩人的身軀幾乎完全緊密交纏貼合,春藥跟潤滑劑的空罐被他們扔在地上,這場性愛直到接近黎明時分才總算終結,無論是哪一方都已經精疲力竭,但他們望著對方的目光卻仍帶著炙熱的愛。
    於是,這天他們沒有任何外出的行程。阿德勒睡到中午才醒來,而維霍爾完全沒有醒的意思,依舊躺在他懷中熟睡。
    阿德勒輕手輕腳離開被窩,順帶吻了吻維霍爾的臉頰,然後才下床盥洗。由於他猜想維霍爾並不會那麼早醒過來,便相當悠閒的叫了客房服務,侍者把早點跟報紙送到他們房間。阿德勒倚靠在陽台的窗邊輕啜著咖啡,外頭的天氣依然非常舒適,阿德勒望著底下的河道街景發了好一會兒呆,然後才回到室內享用早午餐。維霍爾還在睡,而且睡得非常沉,由於阿德勒不在身邊,他順手抱著枕頭,整個人埋在棉被堆裡睡得香甜。
    阿德勒咬著麵包,無法克制自己臉上一直露出相當寵溺的微笑,他望著維霍爾意外天真可愛的睡臉,轉了個身從行李箱裡拿出相機,就這樣把維霍爾幾乎每個角度都拍了一張相片。
    回去洗照片的時候這傢伙一定會生氣。阿德勒微笑著想。
    維霍爾又過了一下子才醒來,他在床上翻了個身,感覺自己全身都酸疼的不像話,每次一跟阿德勒做愛就是會有這種下場,他邊想邊睜開了眼睛,而一邊的阿德勒注意到他醒來後便微笑著走到床沿邊坐下。
    「早安,睡得好嗎?」阿德勒笑著詢問,不過維霍爾看上去還略顯疲態,有些懶洋洋地看著自己手中拿著的盒子。
    「你在幹嘛?」維霍爾有些困惑的盯著那個紙盒:「那是什麼東西?」
    阿德勒把目光落在盒子上。「這個?」他微笑著,把小盒子在手中揚了揚:「這麼快就忘了?虧你昨晚吃了一堆這東西呢。」
    聽見阿德勒的話,維霍爾這才意識到他手上的小盒子就是昨晚他倆用來助興的春藥。看上去盒子已經空了,鬼知道這傢伙昨晚趁著自己意識不清到底餵自己吃了多少!難怪會全身酸痛成這樣!維霍爾瞪了阿德勒一眼,沒好氣的開口回答:「幹嘛?你還嫌不夠嗎?」
    「我喜歡這東西。」阿德勒壞笑著,貼近維霍爾身邊說道:「這小東西讓你性感的像隻發情的貓一樣。」
    聽見阿德勒的話,維霍爾有點害臊,畢竟昨晚自己的行為確實相當放蕩。於是他抓起一邊的枕頭狠狠就往阿德勒身上砸,對方大笑著閃開,趁機又把維霍爾壓在身下親吻著,維霍爾沒有抗拒,就這樣與阿德勒擁吻了一陣。
    他們在午後的溫暖陽光下接吻,微風撫過身旁,時間在這一刻凝結,這瞬間他們是兩個相愛的普通人,彷彿一切痛苦都沒有經歷過、一切遺憾都未曾發生,他們的愛將會持續到永恆。
    「——我愛你。」在放開對方之後,阿德勒輕輕對著維霍爾呢喃。而維霍爾回給他一個淺笑、以及相同的一句「我愛你」,他們相視而笑,阿德勒在他身邊坐下,讓維霍爾把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休息。
    這時的維霍爾安靜的躺在阿德勒的大腿上,對方正在看著早報,維霍爾則是在這時又瞥見了右手上的婚戒,他輕輕撫摸著那只銀色的戒指,過了一下之後換了個姿勢,仰躺在對方大腿上望著他專注的臉龐。
    「怎麼了?」注意到維霍爾的目光,阿德勒笑著把視線移到他身上:「你想吃點東西嗎?」
    維霍爾並沒有回答,只是對著他勾起嘴角。此時的維霍爾仍舊赤裸著身體,除了底褲外一絲不掛,柔軟的棉被蓋著下半身,他對著阿德勒笑了一下之後便將視線移動到手上的婚戒,修長的手指輕輕撫摸著戒指,雙腿在床上勾著交疊,隱約能看見大腿內側跟下腹的吻痕與咬痕——維霍爾大概不知道自己常常下意識做出相當性感的動作,這不曉得算不算天份,總之,阿德勒對於四下無人時他這樣的行為感到非常的滿意,於是他伸出手輕輕撫摸著維霍爾的腰,忍著跟他再來一發的衝動,把報紙放在一邊的小桌上。
    「你該起床吃點東西了。」他呢喃著說:「都已經快下午三點了。」
    維霍爾沒有拒絕阿德勒的提議,畢竟他真的有點餓。於是維霍爾伸了個懶腰從床上坐起身,有些懶洋洋的朝浴室走去。而這次在他換衣服時,阿德勒直接站在他身邊幫他挑選衣服。維霍爾露出不解的神情,很自然的歪了歪頭,他在困惑時總會有這樣的舉動,無論看幾次都讓阿德勒覺得可愛至極。
    「為什麼是你幫我挑?」維霍爾挑著眉問道,但是卻乖乖接下阿德勒給的衣物,是一件素色的T恤外加一件襯衫外套,以及較為寬鬆的長褲。
    「因為,」阿德勒笑著,湊上前吻了維霍爾:「我不喜歡路上一直有人盯著你瞧,這很合理吧?」
    維霍爾愣了愣,有些懷疑的望著阿德勒。「要看什麼?有誰會看我?」他邊問邊把上衣穿上:「除了你以外?」
    阿德勒露出一個壞笑,伸手猛然揉捏著維霍爾的臀部,貼近他的身子後呢喃著說道:「多著呢,看你有多性感、多可愛,還說著想跟你來一炮,你說我要怎麼不擔心?」
    聽見阿德勒的話,再看見他有些嫉妒跟埋怨的眼神,維霍爾稍稍紅了臉頰,但依舊不怎麼相信對方的一番說詞。「聽錯了吧,怎麼可能是在說我。」他哼了哼聲,把襯衫套上,原先想這樣直接走出房間,卻被阿德勒給拉了回來。
    「就是在說你。」阿德勒有些不滿的伸手把維霍爾襯衫的扣子給嚴實的扣上,因為他發現即便只是簡單的T恤,維霍爾的胸線依然在衣服下隱隱乍現,於是阿德勒直接把襯衫的扣子全扣上,然後挑著維霍爾的下顎,湊上前吻著他帶傷疤的左眼。
    「這樣還差不多。」阿德勒露出滿意的笑,然後才牽起他的手往房間外走。維霍爾沒有拒絕他的行為,反正就算把他的手甩開,等會兒阿德勒還是會重新貼上來。他們就這樣在街道上漫步,今天沒有安排什麼特別的行程,所以他們的腳步悠閒中帶點懶散,另一方面當然也是因為阿德勒知道維霍爾應該不能走得太快——畢竟他們昨晚可是幹了整整一晚上。
    而維霍爾低頭看著自己跟阿德勒十指緊扣的手,又往上移動到他的側臉,恍然間感覺好像在做夢,阿德勒注意到他的視線,便轉頭對著他一笑。
    「怎麼了?」他輕聲詢問:「你覺得無聊了嗎?要去其他地方走走嗎?」
    「不,不會。」維霍爾回答,稍稍用力握緊了阿德勒的手,對著他露出一個淺笑:「這樣很好。」
    阿德勒同樣緊握住維霍爾的手,是啊,無論怎樣都好,只要知道現在前行的路上有彼此,那樣就夠好了。
    他們在一處看得見海的小餐館裡歇息。維霍爾待在座位上咬著吸管喝著玻璃杯裡的水果氣泡飲,他們的座位在室外區,阿德勒拿著菜單去吧檯點餐,而維霍爾就獨自一人在座位上等他。維霍爾在座位上伸了個懶腰,舒展著身軀,然後把目光移向遠處蔚藍的大海,海面非常平靜,偶爾有幾隻海鳥從空中滑翔而過,平靜的景色讓維霍爾有點發愣,所以他並未注意到有個人影正在朝著自己的方向接近。
    「Ciao(你好)。」
    一個相當陌生的低沈男音在維霍爾身邊響起,他被嚇了一大跳,慌張轉過頭看向聲音來源,這才看見自己的身邊不曉得何時站立了一個黑髮的高挑男人,深邃的五官以及深色眼珠,是相當標準的義大利男性長相。此時男人正對著維霍爾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而維霍爾並不認得他,於是下意識的產生了戒心,畢竟曾經在戰場廝殺這麼多年,他對於陌生人的警覺還是相當重的。
    「對不起,我是不是嚇到你了?」男人微笑著問。維霍爾用相當不信任的眼神打量著他,冷冷的說道:「我不認識你,你找錯人了。」
    「那麼,我想我應該先自我介紹?」男人依然笑著,看不出有任何威脅性存在:「列托.雷斯特利。你呢?Bellezza(美人)?」
    由於維霍爾聽不懂義大利文,於是他只得露出有點困惑的表情,輕輕的歪了歪頭:「什麼?」
    對方被他的反應逗樂了,便相當自然的笑出聲。這反而讓維霍爾有點緊張,畢竟除了阿德勒之外,幾乎沒有人會像這樣在自己面前笑著,維霍爾確實對於自己的行為常常無意識的帶著可愛以及性感這點一無所知,所以他並不曉得眼前的義大利男性究竟為何會笑得如此開懷。
    「你一個人?」列托微笑著,用手撐著桌面,相當自然的靠近了維霍爾幾寸:「來威尼斯旅行嗎?還是工作?」
    維霍爾一時之間不曉得該不該回答,於是只能用懷疑的眼神瞪著他。
    列托依然微笑,目光停在維霍爾那隻已經瞎了、並且帶著傷疤的左眼上。「你的眼睛怎麼了?」列托詢問,一瞬間露出了略帶疼惜的目光:「真是可惜你的眼睛,是那麼漂亮的藍色。是因為意外嗎?」
    維霍爾沒有回答,事實上心底相當慌亂,除了阿德勒以外,他可從沒被別人用帶著疼愛的目光注視、也從來沒被別人稱讚過,更別說他倆才認識不到三分鐘。於是維霍爾下意識的想從座位上起身,但他很快注意到列托正巧擋著離開的路,只得僵硬著身體又坐回原位上。
    列托又露出相當燦爛的笑:「怎麼了?你害羞嗎?Bellezza?」
    「——這應該不是你要注意的事。」
    阿德勒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列托跟維霍爾同時把注意力向後轉,看見一臉陰沈的阿德勒站在列托後面,他的眼神帶著殺意,像是現場就要直接把列托給宰了,他伸出手,相當不客氣的抓著維霍爾的手腕,讓他從位置上起身。
    「阿德勒——」
    「換個座位,這兒有隻煩人的蒼蠅在。」阿德勒輕聲對著維霍爾說,然後輕輕挽著他的手臂往另一側走過去。
    但即便見到了阿德勒不悅的表情與他們之間親密的互動,列托依然沒有死心,他微笑著擋在了兩人面前,目光在阿德勒跟維霍爾之間來回逡巡。
    「他是你朋友?」列托笑著詢問維霍爾。
    而阿德勒完全沒有讓維霍爾回答的意思,他橫了個身,擋在列托跟維霍爾之間,抓著維霍爾的右手拉到對方面前,讓他清楚看見兩人無名指上的同款銀色戒指。「是丈夫。」阿德勒冷冷的說,然後拉著維霍爾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幸好列托並沒有跟上來,他們選了一處較為角落的位置坐下,維霍爾能明顯感受到對面的阿德勒情緒不佳,他皺著眉頭,目光落在他們走過來的方向,像是在擔心列托會跟上來一樣。
    「⋯⋯你生氣了?」維霍爾有些歉疚的開口,而阿德勒在聽見他的話之後才把視線轉回他身上,見到維霍爾帶著愧疚的眼神,阿德勒搖搖頭,露出一個微笑,伸手越過桌面握住了維霍爾的手。
    「好了,現在你知道你有多引人注意了,對嗎?」阿德勒輕鬆的回答,撫弄著維霍爾的手指。對方則是稍稍漲紅了臉頰,確實,維霍爾並沒有預想到自己竟然也會被別人搭訕,這還真是他人生中頭一次,更別提對方的相貌還不差,雖然維霍爾依然不明白當中的原因是什麼,但不管怎麼說,現在他不得不承認阿德勒說的的確是事實。
    「我又沒回答他。」維霍爾哼了哼聲,但目光依然帶著些許自責。看見維霍爾的眼神之後,反而是阿德勒感覺有些愧疚,於是他牽起維霍爾的手,湊到唇邊輕吻著他的指尖。
    「我沒有生你的氣。」阿德勒溫柔的說著:「不要那個表情,我們可是出來度蜜月的,我可不想為了那種傢伙壞了好心情。」
    維霍爾又一次泛紅著臉頰,但他並不怎麼想承認,於是便故意哼了哼聲,斜睨了阿德勒一眼:「怎麼,你吃醋嗎?」
    「沒錯,我當然要吃醋。」阿德勒相當大方的承認,緊緊握住了維霍爾的手,對著他溫柔微笑:「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你,怎麼能這麼輕易就隨便被那種來路不明的人搭訕?」
    「好了,哪有那麼誇張?」聽見阿德勒的話,維霍爾反而有點彆扭:「別講得好像我是什麼稀世珍寶一樣好嗎——」
    「你是。」阿德勒吻著維霍爾的指尖,望著他的目光帶著強烈的愛戀、珍視、溫柔與疼愛。「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你更珍貴的人,維霍爾。」阿德勒輕聲的呢喃。他們之間經歷過太多痛苦,最後才終於能夠走到這一步,打從維霍爾決定接受阿德勒給的愛的那瞬間開始,阿德勒就已經發誓這輩子不會再讓他承受任何一點痛跟悲傷,維霍爾已經痛苦了太久、他被傷害太深太痛,而最讓阿德勒自責的,是造就這一切根源的人正是自己。
    所以現在的維霍爾值得所有最好的一切,阿德勒給他的疼愛完全超出維霍爾的預期,甚至有的時候反而讓維霍爾感覺相當彆扭。畢竟,在這漫長的人生路上,他獨自跌跌撞撞,身上的傷多到後來已經不會疼,維霍爾曾經以為再也沒有任何事能讓他感受到痛,但最後最痛的反而是在阿德勒幫他療傷的那段時間、他重新拼湊起已經支離破碎的自己,一針一線一字一句把已經破碎的心重新縫合回去,傷口直到這一刻才開始滲血劇痛,阿德勒的溫柔讓維霍爾留戀、同時也讓他痛不欲生,維霍爾痛到感覺自己要死了、所以再一次瘋狂的嘗試逃離,但這一次阿德勒沒有再放開他、再也不放了。
    然後阿德勒意識到——維霍爾根本不懂什麼是溫柔、什麼是被愛,而這全部起源於自己對他的背棄,但維霍爾卻仍無法恨他,最後只能讓自己滿身傷,好忘記曾經深深愛過他的那個自己。
    於是,時間跳轉到現在,阿德勒面對著眼前略微無所適從的維霍爾,緊緊握住了他的手,吻著那個與自己同款的銀色婚戒,幸好他們終究走到了一個好的結局,現在的阿德勒除了維霍爾以外,完全不在意其他事,為了他,阿德勒甚至想著自己可以親手毀滅世界。
    不過,現在那些也全部不是重點,現在的重點是——阿德勒確定了維霍爾走在路上確實是有可能會被搭訕的,雖然維霍爾一直認為自己相當平凡,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他意外的相當有魅力,一些無意識下的行為舉止總會讓人忍不住想多看他幾眼,不過通常這種時候,那些偷瞄維霍爾的人都會接收到阿德勒充滿殺意的目光,隨後便會嚇得逃開原地。
    於是,阿德勒冷冷瞪著一名年輕男人逃開的方向,那個不怕死的小伙子剛才用一種貪婪的眼神盯著維霍爾的臀部猛瞧,阿德勒必須很努力才能克制住衝出去揍他一拳的衝動。
    「你又在幹嘛?」注意到阿德勒正眼神陰鬱的望著遠處,維霍爾抬起頭,對著他露出不解的神情:「你從剛才到現在到底在看什麼?」
    「沒有,沒什麼。」阿德勒對著維霍爾露出微笑,而正想順著他剛才的方向看過去,就立刻被阿德勒托著臉頰轉回來。「就跟你說沒有東西了。」他勾起一個淺笑,看向對方有點不滿的目光:「別分心,你知道我不喜歡你看別人。」
    「在分心的是你吧?」維霍爾忍不住抱怨,揮開了阿德勒的手,然後繼續往前走了幾步。這時維霍爾抬起頭,正好瞧見了有一名女性正盯著自己瞧,對方與維霍爾對上眼神之後,便向著他露出一個微笑。
---------------------------------------------------------
是的我斷在一個奇怪的地方了(欸
沒辦法就剛好只寫到這裡,有空再說(不負責任
9 notes · View notes
ari0921 · 5 months ago
Text
「宮崎正弘の国際情勢解題」 
令和三年(2021)5月5日(水曜日)
   通巻第6897号 
 中国、北朝鮮、そしてイランは頭痛の種
  米国、イランと核合意復帰の下交渉が水面下で続く
**************************
 米国がイラン制裁の一部を解除するという報道があった。
 イラン国営メディアが5月2日に報じたもので、「拘束している収監者を4人ずつ交換し、米制裁によって関係国が支払いを凍結しているイラン資産70億ドル(約7700億円)を引き渡すことで合意した」となんだか陽動作戦、攪乱情報のようだった。
 米政府は即座にこの報道を否定した。
バイデン政権はオバマ政権時代の2015年にイランとの間で締結し、トランプが無効を宣言した「核合意」交渉の再開を意図し、水面下で交渉を続けてきた。
 イランはトランプ前米政権の経済制裁解除を求めているが、「イランが核合意の逸脱行為をやめるのが先決だ」と米国は前提となる原則を曲げず、交渉は行き詰まっている。ロシアと中国は「米国が先に制裁を解除すべき」とし、イランを積極的に支援している。
 四月下旬にイスラエルは米国に外交使節団を派遣した。なかでもモサッドのコーエン長官がバイデン大統領と会談したことは既報の通り。
 帰国後、会談の内容は明らかにされていないが、イラン核合意復帰のバイデン路線には変更がなく説得は不首尾に終わったようだ。
 その直前、イスラエルのガンツ国防相(前統幕議長)はエルサレムを訪問したオースティン米国防長官と会談している。二人はイランへの対応で「協調」を確認したというが、ガンツは「米国がイラン核合意に復帰する場合、イスラエルの安全が守られるように」と婉曲な表現ながら、重ねて警告した。
 会談後の記者会見で、ガンツ国防相は「米国はイランだけでなくあらゆる行動における完全なパートナー」とし、「イランとのいかなる合意も世界と米国の利益を確保するよう、そしてわが国周辺地域における軍事競争を阻止しイスラエルを守るため、米国の同盟国と緊密に行動する」と述べた。
 
 イランは「イスラエルを殲滅せよ」と絶叫してテロリストを支援している国である。そのために核兵器開発に余念がないのだ。
 イラン革命防衛隊は「イラン革命」で政権を掌握して以来、パーレビ下の国防軍幹部5000名を含む、反体制派を三万人前後を粛清し、そればかりか同性愛者も処刑し、外国人記者も拘束してきた全体主義国家である。
 この点では北朝鮮と同じ体質だが、異なるとすればイランは資源輸出国であることだ。この石油のために、インドも中国も韓国もイランの内政には立ち入らない。
 中国は一日100万バーレルをイランから輸入している。
 ▲イラン各地のモスクはじつに美しいが、人々の心は冷え切っている
 筆者は1990年代にイラン各地を十日間ほど旅行した経験がある。モスクの美しさ、バザールの賑わい、水タバコ、ガラス美術館で中国が自慢する唐三彩の原形が、ペルシァ
にあることに気がついた。ペルシャ絨毯は日本の販売価格の三分の一ほどだった。
 旅行していた気がついたのは、人々の目が猜疑心の所為か輝きを失っていること。政治向きの会話を絶対にしないこと。随所にある喜捨箱に誰もお金をいれないこと等だった。
 狂信的宗教指導者に吸い上げられる資金となる真似はしないのだ。また革命防衛隊というのは文革時代の中国の紅衛兵的な尖兵であり、かれらがイラン経済の利権をほぼ掌握してしまったことに絶望を漂わせていた。
 空港では中国の軍人が大勢乗っていて我が物顔に振る舞っていたことも鮮烈な印象だった。
 米国のシンクタンクFDD(民主主義防衛財団)に拠れば、イランはテロリスト組織や危険な政権に年間160億ドルもの支援資金を提供していると報告している。シリアのアサド政権に150億ドルという巨額。レバノンのヒズボラに7億ドル強、イラクのシーアは民兵に1億5000万ドル、パレスチナのイスラミック・ジハードに1億ドル、イエーメンのフーシに数千万ドル。くわえてイラン国内にテロリストの「安全地帯」を提供している。
 ところが、3月27日、中国はイランとの間に「25年間に及ぶ両国の包括的協力協定」に署名した。
 テヘランを訪問していた王毅然外相は、ザリフ外相、ロウハニ大統領と会談し、交換条件は「一帯一路」へのイランの参加だった。中国は5G通信システム構築などでイランに総額4000億ドル(約44兆円)相当を投資し、その見返りに向こう25年間、原油を廉価で輸入する。また両国は軍事協力を推進してきたが、ドローンなど軍事面の関係強化を謳った。
 イラン訪問の三日前、3月23日に王毅外相は、訪中したラブロフ(ロシア外相)と名勝地・桂林で会談し、念入りな打ち合わせを済ませていた。物騒な国々が、舞台裏で複雑怪奇な動きを続けている。
9 notes · View notes
vinson7125 · 9 months ago
Text
GAY吧性事
GAY吧性事    (高H,慎入阿杰绝对是我在北京见过的最酷的酒吧侍应生。当他第一次来到我们酒吧谋求一份工作的
时候,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好几个月了。阿杰是从新疆来的外省学生,在北京的大学学习外贸商务。他
有着一幅典型的西北帅哥的特征:浓眉大眼,坚毅挺俊,身材更是像个专业运动员一样的好。除了拥有
天赐的阳光英俊的外表之外,阿杰还特别会收拾自己,他的穿着让人感觉既另类又合身,越发衬托出了
他的酷和帅气。最IN的是,阿杰在他的右臂上面刺了一只展翅欲飞的猎鹰,当他穿着T恤或是紧身背心的
时候,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健壮的胳膊上面那漂亮的纹身。   尽管我们工作的酒吧是一家同志吧,而且我也知道他是同志,但我从来都不敢奢望阿杰会看上我这
样一个平凡普通的男孩。不要说我太自卑,因为阿杰他实在是太帅了,自打他来我们酒吧工作之后,每
天晚上来这里想讨他欢心的色狼们就像一窝苍蝇一样络绎不绝。而我总觉得自己长得很普通,身体也很
单薄,说好听点是个还算可爱的男孩,说难听点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了。由于觉得没希望得到这个大帅
哥的垂青,所以我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他,因为每当我看见他那张让人心跳的俊脸,我就情不自禁地
发晕。对了,忘了介绍,我叫小飞,今年快19了,阿杰比我大,他21岁。   我曾听人说起过,阿杰的鸡巴不是一般的大,尺寸决不输给欧美同志色片里面的鬼佬,这种传闻听
得我心里痒痒的(哈哈,可能是因为我有特强烈的阳具崇拜的嗜好吧)。当然了,这些38的消息都是从
我那些和阿杰睡过的朋友们那里传出来的。我也曾经亲眼看见过一次,那是在他换工作装的时候。可惜
当时他的鸡巴是软的,但我很满足了,我也不敢奢望我能看到他鸡巴勃起后的样子。那次偷偷看他脱掉
衣服穿上制服的经过对我来说已经是人生中一次美妙的经历。   我当时也装作换衣服的样子,站在阿杰身后,偷偷望着他脱掉自己的运动衫。宽阔光滑的后背一下
子展现在我眼前,上面的肌肉看着非常强健有力。当阿杰脱掉牛仔裤,接着踢开自己的鞋子之后,他的
身体稍微侧过来了一点,我也装作无意地斜过自己的身体,让我的眼睛能够完整地吃到他的豆腐。他此
刻穿着一条非常紧小的白色内裤,这条情趣内裤仅有的一点布料刚刚够包裹着阿杰看上去紧翘结实的屁
股,但是却兜不住他的大鸡巴。阿杰肥大的老二早已经从内裤右边的布缝里滑落出来,悬垂在那里摇摆
着,恰好被我的眼睛看个正着。我猜他不是没注意到我在偷看他,就是不介意。不过话说回来了,没准
他正希望我带着崇拜的眼光偷看他呢。   阿杰的鸡巴看上去非常壮观,真的像大家说的一样,特别的粗壮,它现在软的时候,就比我的鸡巴
能粗上好几公分呢,也比我以前见过的所有鸡巴都大上了不止一圈。他的鸡巴透过内裤悬垂在两腿之间
,我估摸着足有15公分长。他的鸡巴做过包皮手术,酱紫色的大龟头完全裸露着,一看就知道绝对非常
好吃。我脑子里此刻唯一想的事情就是能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把他的大鸡巴含在嘴里,好好地吸一次。
不过还好,我还有理智,我知道我也就能对着这杆大肉枪意淫一下而已。   阿杰就这么只穿着内裤站在那里足有一分钟,很显然他在找什么东西,这正好让我大饱眼福。最后
他穿上裤子和T恤,我也一下子回过神来,我发现他在离开更衣室走向吧台的时候,回头望了我一眼,脸
上带着一丝坏笑朝我眨了眨眼。   还有几天就是圣诞节了,整个酒吧里面早已经被各种各样的物品装饰的色彩缤纷,绚丽灿烂。现在
的年轻人特别喜欢过这样的洋节,因此每年的这段时间里酒吧的生意都特别的好。这天恰好是周末,来
酒吧的顾客们嬉戏到很晚才散场,老板和其它的服务生也都撤离了,只剩下阿杰和我留下来打发喝醉的
顾客和清理卫生。好不容易撵走这些讨厌的老头们(不要嫌我说得难听,如果你在去洗手间的时候被他
们尾随,偷看你撒尿的话,我想你说的话会比我还恶毒),我们开始整理乱作一团的酒吧卫生。   我负责擦桌子,阿杰负责扫地。我偶尔抬起头偷看这个大帅哥,无意中我发现,他在扫地的时候,
胯下的大鸡巴似乎是勃起了,由于我们的工作制服是非常紧身的T恤加牛仔裤,因此我可以轻易看到阿杰
裤子贴近大腿的地方鼓起了好大一坨。我心里盘算着他勃起以后的大鸡巴到底会有多长呢?看样子至少
也有18厘米了吧。我的手无心地在桌子上乱抹,而我的眼睛早已经目不转睛地盯在他身上。阿杰最终发
现了我在盯着他看,他微笑着朝我转过头来,晕啊,他的笑容实在太迷人了。突然我意识到,刚才光顾
盯着他看了,却没发现我自己的鸡巴竟然也勃起了,虽然我的只有13公分大小,但此刻顶在裤裆上,却
也是十分的明显。我试着侧过身,好掩饰一下自己的丑态,人常说此地无银三百两,我的动作正好把阿
杰地目光吸引到我的身下。   “不好意思啊...”我的脸突地变红了,眼光也不知道该放在那里,嘴里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你这么喜欢这张桌子啊?”他开我玩笑,我脸上的红晕更加增多了。   “不是啊,我猜可能是这种清洁剂的味道太刺激了。”我回击他说,试着想把自己从这种窘境里面
摆脱出来。   亏我脑子转得快啊,我也马上想出了挖苦他的话。“那么你呢?你肯定也对这把扫帚有感情了。”   阿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扫把一下子乐得大笑起来,我趁机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开始擦下一张桌子。   “你说我啊,我呢...”阿杰开始回应我的话,他一边嘴里说着,一边把扫帚靠在了吧台上。“我确
实对有的东西很感兴趣的。”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砰的一跳,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试探着问他,“你说的什么意思啊?”   我还没来得及转过身面对着他,就感觉到脖子后面传来他的呼吸。他的胳膊从后向前搂住我的腰,
紧紧把我拉向他的怀里。天啊,他竟然会先抱我,我的身体因为无比的兴奋而发抖。阿杰亲吻着我的脖
子,顺着我的发稍,我感觉到他温柔的双唇像雨点般落在我的肌肤上。就在这一刹那,我的脑袋里紧张
地蹦出无数稀奇古怪的问题--我身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我们有没有把门关好啊?我穿的内裤应该
是条干净的吧?我此刻应该是清醒着?这突来的一切都不是我的幻想吧?在我把自己所有的问题答案确
定是“是”之后,我这才转过脸面对着这个让我神魂颠倒的大帅哥。   在我转身的时候,阿杰抓住我的双臂,把我的身体推靠在了吧台上,他的嘴唇迅速地压在我的嘴巴
上,开始猛烈地亲吻我。我也同样热情地回应着他的动作,我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在彼此的嘴巴里回
荡。阿杰的吻技出奇的好,(他后来开玩笑说这叫“烈焰红唇”)我的嘴里喃喃着,但是在他的强烈攻
势之下,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大概是心里还没准备好,竟然会和这个迷人的男孩吻在一起。   阿杰健壮结实的身体朝我贴得更近,我的双手从他的T恤里伸探进去,用力地抓着他的后背,在他光
滑的肉体上尽情地抚摸。我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挑逗的GUCCI香水的味道,这味道让我变得更加疯狂。他胯
下勃起的大鸡巴依旧傲然挺立,像根滚烫的铁棍一样顶在我身上,这玩艺感觉特别地巨大,而且非常非
常地坚硬阿杰的双手顺着我的工作T恤滑到了下面,他抓住衣服底边,举过我的头顶把它脱了下来。接着
他一把将我的T恤扔到一边,双手继续不安分地匆忙解开我的皮带和牛仔裤拉链。等我的皮带和拉链都被
完全松开之后,阿杰的手指伸进我的内裤里,猛然一下将我的内裤连同牛仔裤全都拉到脚踝处。我配合
着踢掉自己的鞋子,把自己赤裸的身体从衣裤里面完全释放出来。   我站在那里,裸露的后背紧贴在冰凉的木质吧台上,就这么一丝不挂地站在我最喜欢的男孩眼前。
阿杰迅速用他的右手环握住我胀硬的鸡巴,开始来来回回地捋动,帮我打手枪,我情不自禁的喘息起来
。他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伸到我的身后,在我浑圆紧俏的屁股上面肆意把玩揉捏。尽管他的手在我的
鸡巴和屁股上面不停地玩弄爱抚,但是阿杰亲吻的力度却一点都没有减弱。他的手指灵巧地搓动着我的
包皮,将这层稚嫩的肌肤在龟头上面不住的翻上翻下。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已经开始流水了,大滴大滴
透明的爱液正从龟头前端的马眼里面不住地流出来,正好充当了他打枪时候最天然的润滑液。   阿杰在我身后的手指,也越来越向我的屁眼靠近。他的指尖紧贴在我的菊花嫩穴,在上面轻轻地一
遍又一遍地画圆打转。我紧扒住身后的吧台边棱,喘息的声音渐渐加大,身体也因为一波波的快感而轻
微地抽搐起来。阿杰的嘴唇和舌头终于从我的嘴巴上离开,继续向下亲吻我的脖子。与此同时,他在我
屁眼外爱抚的手指也增加了力道,当他的食指最终突破括约肌的束缚,插入我屁眼内的瞬间,我因为剧
烈的快感兴奋地大叫出声来。(我觉得自己是个天生的0号,因为我的屁眼特别的敏感,稍微刺激一下,
就会让我感到特别的兴奋)“喜不喜欢这种感觉,吖?”阿杰一边坏笑着问我,一边加大了手指的力度
。“我敢打赌,你希望我用来插你屁眼的绝对不是这个,是不是?”我被前后同时传来的快感爽得说不
出话来,只有用点头来回复阿杰的挑逗。   他的手掌在我鸡巴上前后捋动的幅度和力道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我的老二被刺激的分外胀
硬,完全充血之后的颜色也变得更加通红,我感觉鸡巴里面的精液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你的屁眼真骚,把我的手指头夹的好紧。是不是里面很痒,想不想我在多插一根进去啊?”阿杰
用下流的语言催动着我奋张的情欲,同时不等我的回答,就把第二根手指塞进我饥渴的屁眼里面。   “还要不要?是不是还不够爽的啊?”阿杰继续着,把第三根手指也捅了进去。三根手指并排在一
起,在我的肛门里面反复地抽插抠摸。   那种高潮即将来临的熟悉的快感,像潮水一样迅速的从我的身下传来,我的呼吸声一下子加重,我
开始兴奋地大叫起来。   “不行了...我...我要射了...”   阿杰的脸上露出一股淫笑,“嘿嘿,现在可不行。要是让你先爽了,你一会就没劲陪我了。我可不
愿意今晚上自己用手打出来。”   说着,他松开我的鸡巴,同时把他的手指也从我的屁眼里面抽了出来。我站在那里,仿佛是从天堂
一下子跌到了地狱,我马上就要到来的高潮被阿杰强行中止,已经流进我鸡巴里面跃跃欲出的精液,也
似乎非常扫兴地从尿道重新流回阴囊里面。不过我的鸡巴依然是呈45度角向上昂首挺立,从大张的马眼
里面,我的前列腺液像是开闸一样不断的流出来,顺着龟头和肉茎一直流到鸡巴根部。   虽然我的身体是一百个不乐意,但是我的意识里却是相当的开心。因为我丰富的经验告诉我,时间
越是拖得久,我从这个大帅哥身上能得到的快乐也就越多。   阿杰用手向下压着我的肩膀,我会意地蹲了下来。我此刻非常非常想帮他传闻中的大鸡巴口交,想
用嘴巴好好地吃他的大香肠,想被他的大肉棍狠狠地捅进我的屁眼里面,想让他把精液直接射在我的肠
子里。   阿杰解开他的裤子拉链,我把手从拉链之间朝里面伸探进去,透过他薄薄的内裤,我能感受到阿杰
的坚硬和炙热。我用手指伸到他的阴毛处,试着将内裤从大鸡巴上面剥落下来。   “哈哈,我猜你一定会喜欢我的大鸡巴的。”阿杰脸上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   我的手指终于摸到他的大鸡巴---他硕大的阴茎像根烧红的铁棒一样滚烫灼手,当我的指尖刚刚触及
硬如钢铁一般的大肉棍上面柔软皮肤的霎那,竟然有种烫伤的感觉。我试着把这杆大肉枪从拉链开口里
面拖拽出来,阿杰的大肉棍握上去感觉分量很足,沉甸甸的,我花了好大劲才从里面缓缓将它拉出来。
当这根只有在小说或是成人电影里才能见得到的极其粗大的鸡巴渐渐展露在我眼中的时候,我的脸上很
自然地流露出先是惊讶,继而变成满足的灿烂的笑容。   它看上去非常非常地粗大伟岸(真希望你们能亲眼看到这根大家伙,因为我实在找不到任何合适字
眼来形容阿杰的大鸡巴)。这是我所见过的尺寸最惊人的生殖器,比我前一任bf我以为已经算得上是大
鸟的鸡巴还足足长上3,4厘米。我原先猜测它可能有18公分长,而我现在看到的真实的大鸡巴至少也有
20公分的长度(大家小时候都用过20公分长的有机玻璃尺吧,阿杰的大鸡巴和它比只长不短,所以我不
用量,也能差不多目测出它的长度)。   阿杰的大肉棍不光长度惊人,体积也是异常地硕大粗壮,鸡巴肉柱足足有我手腕那么粗,上面血脉
奋张,青筋环绕,浑圆闪亮的酱紫色的大龟头也像个大鸡蛋似的顶在肉棍上面,棱头圪脑的,尺寸大得
吓人。   我以前也见过不少的大鸡巴,但是始终都不能让人非常满意。因为这些鸡巴不是长度够长但是体积
却不够粗大,就是虽然够粗但长度又不能让人中意。而眼前这根大鸡巴,粗和长这两项都让它占全了。
而且鸡巴头子和肉柱比例恰到好处,向前直挺挺的,看上去漂亮极了。人常说上帝是公平的,但他为什
么就这么偏心眼,不但给了阿杰如此帅的外表,还给了他这样一杆让人人为之投降的武器啊。   虽然我之前对阿杰和他传说中的大鸡巴向往不已,觉得只要能和他玩上一回,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当现在当我真的亲眼目睹这根怪物般的阳具全貌之后,我心里是既紧张又害怕,我本以为我肯定能让阿
杰今晚玩得既快活又开心的,但是我没想到他的鸡巴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粗大,我怕要是被这么大的东
西插进去,我的屁眼绝对会伤着,我还不知道要在床上休息几天才能好呢。现在我该怎么办啊,是把它
含进嘴里继续我们今晚的激情呢?还是放弃它,放弃和这么一个大鸡巴帅哥一夜春宵的机会呢?我的脑
海此刻一片混乱。   些许迟疑之后,我打定主意决定继续下去,毕竟这么一个甜美爽心的大帅哥无论放在谁跟前,想放
弃都很难。我伸出双手,将阿杰的大鸡巴环握在手掌里,我的手指充分地感受着这根大家伙的每一分重
量。粗大的肉柱掂在手里,感觉沉沉的,仿佛我的手里抱住的不是一根鸡巴,而是一个初生的小婴儿。
我的手指开始在大鸡巴上面仔细地探索,探索着阿杰最隐私地方的每一份奥秘。   大鸡巴上面环绕着无数根粗大肿起的青筋,像一条条龙脉一样自下而上一直延伸到紫红发亮的大龟
头后面。覆盖着大鸡巴的皮肤非常地柔软,但是肌肤下面却是无比坚硬的充血的肉棒,就像是用一层薄
薄的海棉裹住了一根烧红的粗大铁棍。阿杰的大鸡巴已经割过包皮,浑圆滚亮的龟头后面,依稀还可以
看见刀口留下的痕迹。由于没有了包皮的覆盖,阿杰的大龟头在裤子常年累月的刺激下,显得特别的肿
大发亮,颜色也比我以前常见的龟头要深很多,呈现出熟透后的葡萄一样的紫红色,一看就知道是根久
战沙场能征惯战的猛将。   “以前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是不是?”阿杰看着我用手像研究古玩一样,仔细品玩他大鸡巴的古
怪样子,一下子乐得张嘴笑出声来。   “你是打算继续研究它呢?还是准备用嘴好好的犒劳它啊?你看看它着急的样子,前面都流水了。
”一边说着,阿杰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根部,甩了几甩,像是用他的大肉棍迫不及待地朝我撒娇一
样,他的另一手则伸到我的脑袋后面,把我的头朝他的胯下拉近。   当我的脸差不多就要碰到阿杰肥满肿胀的大龟头的时候,我张开双唇,用舌尖先舔干净他马眼里渗
出的淫液,接着我的舌头紧贴住他大龟头下面敏感的系带,自下而上,朝他的尿道口一下下地刮舔。当
我的舌尖来到大龟头上面隆起的肉峰之后,我又一次沿着原路重新回到下面,继续舔弄起来。这里是男
人鸡巴上最敏感的区域,我决定一上来就给阿杰的大鸡巴先来一次最狂野的刺激。阿杰在我的强烈刺激
下,兴奋的呻吟起来,脸上流露出非常满足非常爽快的笑容。   我开始试着将这个比鸡蛋还大的肥硕的龟头吞进嘴里,我用力地张开自己双颌,好让我的嘴巴能够
容纳它巨大的体积。在我把阿杰的大龟头含进嘴里之后,我的嘴唇沿着高高隆起的龟棱,裹在紧接着龟
头后面的大肉柱上。我把自己的嘴唇稍稍收紧,我此刻能感觉到阿杰的大鸡巴在我嘴里的每一次跳动,
含在嘴里的大龟头牢牢地把我的舌头压在下面,我的嘴巴竟然不可思议的几乎被塞个半满。又是一大滴
的爱液从阿杰的鸡巴里流了出来,我尽力把自己的舌头从压在上面的鸡巴头下抽了出来,舔食着阿杰的
淫汁。阿杰的爱液尝上去咸咸的味道之中似乎还有一点甜味,这些淫液从他大鸡巴里面流出来,也都变
得热乎乎的,当然了,和现在夹在我两片嘴唇之间的滚烫的大肉棍相比,这点温度还算不上什么。   阿杰把他的大鸡巴朝我的嘴里又塞进去一些,他的骨盆也随着更加贴近我的脸。我闭上眼睛,任由
阿杰来行动,感受着这根巨大的阴茎在我的嘴里慢慢进入时的感觉。又是几公分从我的嘴唇之间塞了进
去,一直到他的龟头一丝不漏地顶在我嘴吧最里面的咽喉上。我咽部的软骨就像是防卫着喉咙的一堵围
墙,阻挡着大鸡巴的进一步深入。阿杰一定也感受到了我身体自发的反抗,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但他停
下来,只是为了下一步更猛烈的攻击作准备。他开始用力向前耸摇着屁股,想突破我咽腮的抵抗,把他
的大鸡巴直接插进我的喉咙里面去。   我以前也不是没有帮别人做过深喉,而且我一向对自己的口技还比较满意,自信光用嘴巴就能让每
个男人爽到极点。可是今天的情况完全的不同,他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我光是含在嘴里就已经很费劲
了,我没想到阿杰需要的却是更多,他竟然想把他巨大的鸡巴插进我的喉咙里面做深喉口交!!!我感
觉到一阵阵因为窒息引起的恶心呕吐感,我不得不让自己的脑袋后退,好让我能喘口气上来。   “努点力,我知道你肯定能做得到,你不希望我爽吗?”阿杰帅气的脸上露出一种渴求的表情,我
一下子就屈服了。我点着头,我知道我能为了这个我超级喜欢的大帅哥做一切的。   我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新又把脑袋对着大鸡巴向前缓缓移动。我的一只手紧紧地扒住阿杰
的大腿,另一只手牢牢地握住留在我嘴巴外面还很长一截的大肉棍。我拼着命地试了很多次,无数次的
窒息,无数次的失败,一直到我的努力渐渐开始见效。我同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做着激烈的斗争,眼泪
已经不知不觉地从我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太棒了,就这么干。”当他的大龟头终于突破障碍,带着后面的大肉柱一点一点地填埋进我的嘴
巴,插进我的喉咙里之后,阿杰兴奋的呻吟着。我的嘴唇被夹在其中的大鸡巴撑开成了一个大大的“O”
字型,什么其它姿势也做不了,因为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一直没变过,我的嘴巴和颚骨都变酸了。   随着阿杰的大鸡巴一点点地朝我紧窄的喉咙里进去,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
的自豪,我竟然能帮这样一根大家伙做深喉,当然了,这得感谢我以前丰富的口交经验,更该感谢阿杰
还有他如此粗壮的大肉棍。   阿杰的大鸡巴此刻被我的喉咙像套箍一样牢牢地夹在其中,在他的大肉棍持续进入的过程中,我的
喉咙肉壁不断地挤压着这根大鸡巴,这种牢牢地被包裹、被拘束的快感刺激得阿杰更是拼了命的把还留
在我嘴巴外面仅有的一小段肉棍继续塞进去。   经验教会我,在阿杰完全把他的大鸡巴喂食给我的过程中,我控制着不让自己呼吸。当他差不多要
把我喉咙里面所有残存的空气全部排挤出来的时候,我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他的阴毛正朝我的脸
上贴近,我马上松开手,让阿杰把大鸡巴根部最后几公分的肉棍也一丝不落地全部捅进我的嘴巴里。   “我靠,你他妈的简直太棒了。”阿杰似乎爽到了极点,开心地大笑着说。“我早知道我们一定能
成功,看看吧,我的大鸡巴完全插进去了。”   阿杰一边兴奋地尖叫着,一边迅速地把自己的T恤从头上脱了下来,他强健有型的胸肌和腹肌全部暴
露出来。就在他把脱下来的衣服扔到一边的霎那,我的嘴唇也和他浓密的阴毛在大鸡巴根部胜利会合。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能把这根长度超过20厘米,直径超过8公分的巨大惊人的鸡巴整根地吞咽进自己的喉咙
里。可是我真地做到了,阿杰的阴毛像个小刷子一样摩擦着我的嘴唇,告诉我这不是梦。   脱掉衣服之后,阿杰的右手又一次移动到我头后面,让我保持着现在这样完全把大鸡巴吞进喉咙里
的姿势,我的身体在微微地抽搐,脸色也因为憋气时间太久而变得通红,我感觉自己的喉咙都已经被粗
大的鸡巴给撑麻痹了。因为从喉咙深处一直到自己的嘴唇,这条长长的紧窄通道都已经被这根体积骇人
的大家伙填塞得满满的,我的舌头都被压迫地只能乖乖地躺在原地,想移动一下都完全办不到。   阿杰空下来的左手开始去解开他裤子上的纽扣,接着他把自己的牛仔裤和内裤都拉到了脚上,然后
从里面走脱出来。在他脱掉裤子的整个过程中,我的脑袋一直被他强行按着,双颊紧贴在他的阴毛区上
。现在,他终于赤裸着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眼前,并开始缓缓地把他的大鸡巴从我的喉咙里面朝外抽出来
。   他继续着朝外抽拽的动作,一直到他的大龟头差不多完全从我的喉咙里抽了出来,重又回到了我的
口腔里。我趁着能喘口气的机会,拼命地用鼻子大力地呼吸着,因为我知道我能喘息的时间并不多。   果不其然,阿杰停下了朝外抽动的动作,屁股向前用力,开始把他的大鸡巴重新挤入我还没来得及
休息的喉咙里。当他的大鸡巴从头至根再次完整地插进我可怜的喉咙里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脸颊和他的
骨盆似乎贴得更近了,我的额头几乎能碰到他阴毛区上方的小腹。   接下来,阿杰的双手左右两边环抱住我的脑袋,开始把我的头朝后移动,一直到他的龟头再一次完
整地回到我的嘴巴里,然后他改变方向,让我的脑袋朝他的身体移动,我的喉咙仿佛成了一个被阿杰随
意掌控的肉管子,朝着他的大鸡巴上套了过去。阿杰重复着这样一来一回的动作,我的嘴巴和喉咙也逐
渐地适应了插在其中的大鸡巴的不断攻击。   我任由阿杰掌控着一切,只是让自己的嘴巴和喉咙放松再放松去配合他的抽插。这个时候,我有机
会好好地端详一下眼前这具健美诱人的肉体。他的身材特别的棒,一看就是经常进行运动炼出来的。我
的双手此刻正抓在他光洁强健的大腿上,在我手掌的紧扒之下,我能感觉到他大腿肌肉的结实和绷紧。
阿杰的阴毛从大鸡巴根部一直向上蔓延到他的肚脐那里,和一般人乱糟糟的阴毛相比,阿杰明显修整过
自己的阴毛区,整片黑亮的毛区被修剪得很整齐,周围杂生的毛发都已经被去掉,呈一个漂亮的倒三角
形映在我眼里。他略微卷曲的阴毛比他的头发更加漆黑,油光油光的,在酒吧灯光的反射下,闪闪发亮
。在阿杰宽阔厚实的胸肌上,他的一对乳头这时候已经因为兴奋而竖起,既大又硬。再朝下看看我自己
,单薄的身体,全身上下可以说没有多少肌肉,和阿杰性感的身体比,实在很自卑啊。   我眼睛朝上望着阿杰那张俊脸,凝视着他那对敏锐闪亮的大眼睛。他的目光正好和我碰到了一起,
他再一次冲我展示出迷人的笑容,他的大鸡巴也毫不含糊地继续在我的嘴巴和喉咙里加速运动。从他大
鸡巴里面流出来的温暖湿的淫液都渗到了我的喉咙里,像天然的润滑剂一样自里向外润滑着我的肉壁。   阿杰在我喉咙里面进出的速度开始渐渐加快,我闭上眼睛,配合着他屁股的摆动,前后移动着我的
脑袋,让他大鸡巴的每一次进入都能插到最深。凭借以往的经验,我知道阿杰快要忍不住在我的嘴巴里
面射精了,不过我有意让他也体会我刚才的感觉,不能让他就这么爽快地射出来。就在他离高潮越来越
近的时候,我的动作有意慢了下来,一直到我在他大鸡巴上面的套弄完全停了下来。   我把头向后移开,阿杰已经被我的唾液搞得湿漉漉的大鸡巴开始从我的喉咙里面撤退,就在他的大
肉棍从我的嘴巴里出来的霎那,这根威武有力的大鸡巴竟然不可思议的一下子因为失去束缚而跳起了老
高,一上一下颤悠悠的在那里晃动。一丝混合着阿杰爱液以及我的唾液的粘液,像一条悬在半空的透明
的银丝,从他的大鸡巴上面一直连到我的嘴唇和舌头上。   我用舌头尽我所能地舔食着阿杰大鸡巴上面的淫液,品尝着阿杰最直接的味道。但是就在我拚命吸
舔的同时,还是有一大滴粘液来不及吃掉,滴在了地上。我抬头望着阿杰,他笑了,我也笑了。   尽管刚才的深喉口交已经让我精疲力竭,但我还是不知那里找到的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我亲吻
着阿杰,与他一起分享着我嘴里残留的他的爱液。阿杰环起双臂,紧紧地搂抱着我,一边热切地亲吻着
我,一边把我的身体朝他拉得更近。他那根无比滚烫坚硬的大鸡巴高高向上顶在我的肚子上,我自己的
鸡巴也响应着,翘起顶在他的身上。   我们就这样一直深深地亲吻着,像是永远都不会结束。我们俩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高大健
壮,棕黑色健康的肌肤更显出他的诱人;而我瘦弱单薄,白皙的肤色越发体现出我的瘦小。不过也许他
喜欢的就是我这样的男孩子吧。   “你猜我接下来想干什么呢?”阿杰松开我的嘴唇,对我说到。他的手早已经毫不客气地偷偷溜到
我的屁股上,在我的小屁股上面肆意地抚摸揉捏。我当然知道他想干嘛,我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点
了点头。   “你不怕吗?你确信你的小屁眼能容纳的下我的大鸡巴?”阿杰看上去非常真诚地问我,像是在关
心我一样。   我也不知道究竟会出现什么情况,不过我很想知道,就算我说不的话,这个时候欲火正旺的阿杰能
轻易的放过我吗?呵呵,当然了,他要放过我,我还不肯放过他呢。   “我可以试一试呀”我回答着他。   阿杰让我转过身子,不过此刻我的心里还真是有点担心呢。尽管我最终能够做到用自己的喉咙来对
付它的大鸡巴,但是我真的可以让自己的小屁眼来容纳那么大的家伙吗?   阿杰开始亲吻着我的脖子后面,并轻轻地把我的身体朝着吧台上面压靠下去,我折叠起自己的胳膊
,趴在和我上半身差不多齐高的吧台上,接着把我的脑袋平靠在我的肩膀上。阿杰的手朝我的身下滑过
去,爱抚着我那对光滑紧俏的小屁股。   “再分开一点,你夹得太紧了”,他朝我说到。我按照他的命令,尽力地把双腿朝两边分开,我坚
如铁棍一样的鸡吧紧贴在前面的木头上。他轻轻地用一根手指插进我的菊花里,我开始紧张地喘息起来
。没过多久,第二根也紧跟着滑了进来,阿杰开始用他的手指挑逗扩张着我的扩约肌。   “你最好确定你刚才已经用口水很好地润滑了我的大鸡巴,我今天可没有带润滑剂和安全套哦。”
阿杰一边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一边凑到我耳边轻声和我说。   “我的天,真该死,怎么碰巧我的润滑液也用完了啊。”我心里的恐惧更是加深了,要知道没有充
分润滑的话,肛交可是非常痛苦的。   不过看样子,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阿杰现在也不会放过我了,他一点也不在意不带套子就和我作爱
。我感觉到他开始用他肿胀肥厚的龟头顶在了我的肉洞外,就像一个婴儿的小拳头顶在我的屁眼上一样
。他并不急着插入,而是用大龟头在我的屁眼上面戏耍着,一会打转,一会摩擦,一会又是挤压拨弄。
从他大鸡巴里面源源不断流出的多汁的淫液涂满了我的整个菊花。   就在他用大龟头刺激我敏感的屁眼的同时,他的手指依旧插在里面,尽情地在里面扣摸抽动,后庭
传来的阵阵麻痒的快感竟然让我一下子忍不住给笑了,刚才那种紧张的感觉渐渐退去。真的谢谢阿杰提
前用他的手指给我的小屁眼做着充分地扩张,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紧绷的肛门开始放松变软,肉穴洞口
开始缓缓地张开,为即将到来的大鸡巴的插入做着充足的准备。   “别逗我了,快点来干我啊,我要你的大鸡巴”,我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对阿杰请求着,脸上带着极
度地欲望和渴望。   阿杰把他的手指从我的屁眼里面抽了出来,换成他的大鸡巴头子对准我的肛门,他用了很大劲,想
把这个巨大的龟头强塞进我的窄小的菊花里面,但我的扩约肌本能地抵抗着这个怪物大小的异物的进入
,让他的大龟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非常轻易地插入。阿杰有点着急,他朝前挺耸的力气变得更大,我
的身体一下子被他压迫地紧贴在冰凉的木制吧台上,上身几乎和吧台表面成了一对水平的平行线,我胀
硬的老二更是像要被碾碎一样牢牢地挤压在吧台前面的木头上。。   就在他硕大的龟头突破我肛门的防线,硬是将我的菊花大大地撕开,强行插进去的刹那,我因为剧
烈的疼痛大声地尖叫起来。我可怜的小屁眼被阿杰的大鸡巴撑开到了前所未有的宽度,这种巨大的扩张
远远超过我所能忍受的极限。我敢保证,这种痛苦比我第一次被人插入时候的感觉还要来得剧烈的多,
我就像是一个第一次和人肛交的处男,阿杰的大鸡巴又一次让我的屁眼体验了被破处时候的感觉。   听见我因为剧烈的疼痛发出的尖叫和呻吟,阿杰的动作停了下来,让他的大龟头就这么夹在我的肛
门之间保持不动。我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无论还会有多大的痛苦,我都要
忍受,决不能让我最心爱的大帅哥扫兴。我朝阿杰点着头,示意他可以继续了。   伴随着龟头后端最膨大的肉棱的进入,那种完全被撕裂的痛感稍稍舒缓了一些,我的屁眼此刻像一
只大大张开的小嘴一样,紧套在插在我肛门里面的龟头后方的大肉棍上。   看到大鸡巴上体积最大的龟头已经完整的塞入我体内,阿杰立刻迫不及待地用手左右两边抱住我的
腰胯,开始继续把留在屁眼外面更加粗长的大肉棍慢慢朝我的肉洞里面插进去。刚刚舒缓的痛苦又一次
变得爆发起来,但是我强忍着巨大的疼痛,克制着希望他停下来本能反应。   随着阿杰的大鸡巴一点点的消失在我隐秘的屁眼里面,这种被撕裂的疼痛变得越来越剧烈。不光是
他大鸡巴前所未有的长度让我如此地难受,更主要的是他粗大到手腕一样的直径,这才是真正让我疼痛
难忍的关键。(所以,我们常开玩笑说‘不怕长,只怕粗’)阿杰的大鸡巴从龟头之后的肉茎是越到根
部越粗大,随着他朝我体内进入的更多,我的扩约肌也被迫挣开地越来越大,当他的大鸡巴差不多快要
插入到根部的时候,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屁眼已经伤着了。   不光是我的洞口,我的直肠也同样被插入的大鸡巴撑开到了极限,我屁眼内部稚嫩的肉壁由外及里
地不断伸展扩张,好提供足够大的空间来容纳阿杰硕大的阳具。我几乎能感觉到自己肚子里面的内脏在
朝更深的地方移动着位置,好给依旧不断进入的大鸡巴让开道。   当阿杰把他宝剑一般的大鸡巴一直朝我的屁眼里面插入到末柄的时候,我感觉到他硕大的阴囊摔打
在我的屁股上面,他的阴毛已经贴在我扩张成橡皮圈一样的光滑的屁眼上,随着阿杰身体的颤动,在我
敏感的菊穴嫩壁上擦来擦去,弄得我后面痒痒的。当我意识到所有20厘米长的大肉棍已经完整的插入到
我的直肠里,不会再有更多的部分进入之后,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等一下,先不要动”,我朝阿杰说到。“让我先适应一下,我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鸡巴插过呢
。”   松开在阿杰进入的过程中一直紧咬着的牙齿,我心里暗自庆幸他的大鸡巴终于完整地插进来了,虽
然非常非常的痛,但好歹我还能忍下来。我扭了扭自己的屁股,让我被塞满的肠道也调整到最舒服的位
置,我渐渐地习惯了被体内这根粗大的肉枪刺穿的不舒服的感觉。在我慢慢试着去寻找感觉的过程中,
我套在阿杰大鸡巴根部紧绷着的屁眼也似乎有些放松了。   “准备好接受你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被操经历了吗?”阿杰趴在我耳边轻声地对我说。“我一定要
操的让你一辈子也忘不了我。”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湿滑的舌头伸进我的耳廓里,温柔地添动着我的
耳朵。   我听了他的话,一下子乐了,这个俊美可爱的大帅哥对他的大鸡巴是如此的自信,当然了,他的自
信不是没有原因的。不止一个人私下里和我说过,在被阿杰操干时候的难忘经历。今天,我也幸运地有
机会体验这种美妙的感觉。不过,说句老实话,现在我的屁眼里面,除了疼痛和胀满的感觉之外,可是
一丁点的快感也没有。   阿杰把我的笑容误以为是我同意他可以开始操我了,于是他开始运动起来,当他把大鸡巴朝外抽拽
的时候,他的双手依然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随着他粗大的肉棍从我的屁眼里面朝外慢慢滑出去,我立
刻就感受到体内由于大鸡巴离开而产生的巨大空虚。   阿杰没有把整根的大肉棍完全地从我的屁眼里面抽拔出来,而是当他肥大的龟头朝外运动的过程中
,高耸的龟棱紧扣在我的括越肌上的时候,他的动作就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已经有差不多16公分的长度
已经从我的体内被抽拽出来。我感觉到此刻阿杰大鸡巴最膨大的王冠上面肿胀坚硬的边峰紧紧地把我的
肛门由内向外撑开,龟棱粗大的直径再一次把我的肛门扩张到了我从来没有过的极限。而我肠道内部刚
才被大鸡巴塞满的地方,这个时候因为没有了大肉棍的支撑,开始倒塌闭合起来。   “深呼吸一下,”阿杰警告我说。“我的动作可要加快了啊,你一定要让自己放松,一会你就会舒
服地不想让我停下来了。”他的手移到了我的肩膀头上,将我的身体牢牢地固定死。   “抓紧点,我怕一开始你会疼的受不了。”阿杰显然对被他大鸡巴第一次插入的0号这时候该做什么
清楚的多。   我遵从着他的指导,用手朝两边,牢固地扒住吧台的边棱,头向下尽力放松着自己的身体。就在我
还做着被大鸡巴强攻之前的准备时侯,我身后的阿杰已经忍不住开始工作了。是的,他开始在我可怜紧
小的屁眼里面用他的大鸡巴疯狂进攻了。剧烈的疼痛一下子传遍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这种痛苦换作平
时实在是我无法忍受的,但是现在不同,现在是阿杰在操我啊。我花了好一阵功夫,才从巨大的疼痛之
中慢慢恢复了意识。   阿杰再一次把他全部长度的大鸡巴朝我的体内插入了进去,直到一丝不落地插到鸡巴根部。由于阿
杰这一回是用力一下子就整根捅进去的,他悬垂在大鸡巴下面的卵袋被这种飞快的动作带动得一下子朝
前甩打出去,正好撞在我的卵袋上面,我们俩的阴囊因为这次激烈的撞击,都垂挂在下面来回地摆动个
不停。   他持续的抽出和插入的动作带给我全身越来越多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我实在受不了了,痛苦地叫
出声来。刚刚通过口交涂摸在阿杰大肉棍上面的口水随着大鸡巴在我肠道里面的每一次出入,早已经被
大肉棒炽热的温度给蒸发干了,而我的肠壁因为剧烈的痛苦也难以分泌出更多的粘液充当大鸡巴与嫩肉
之间摩擦的润滑剂。由于缺乏足够的润滑,我的直肠在阿杰大鸡巴的干插之下,让是要被揉碎了一样,
屁眼里面仿佛是着了火,烧灼的痛苦越来越强烈。   但是阿杰似乎一点慢下来的念头都没有,他的手更加牢固的抓握住我的肩膀和屁股,防止着我因为
疼痛而发生的挣扎。他把我越发朝后拉向他的身体,用他粗大骇人的武器一下下有力地刺穿着我的身体
。在他的抽动下,我因为疼痛蜷起了身体,紧皱眉头的脑袋翻来覆去地左右摆动,不知道放在什么位置
才好。   看到我因为疼得流出了眼泪,阿杰终于放慢了抽动的步伐,他亲吻着我的脖子,我的耳垂,让我转
过头,用舌头舔着我面颊上的眼泪,最后温柔地亲吻起我的嘴巴。我们的舌头又一次交织在了一起。   “弄疼你了吧。”他爱怜地问着我说,抽送中的大鸡巴终于停止了运动。   我的屁眼和直肠里面此刻依旧是火烧火燎一般的灼痛,我真的庆幸阿杰停下来了。“可以给你的大
鸡巴上面再多沾点唾液吗?”我近乎哀求一样地对阿杰说。   阿杰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我想他也许很少在没有使用润滑剂的情况下和人做爱,不然那些和他睡过
的人绝对不会再认为他的大鸡把是一个好吃的果子了。阿杰慢慢地把他的大肉棒从我红肿的屁眼里面抽
了出来,然后他吐出一大口的唾液在他的手掌里,急匆匆地把这些口水涂抹在他热气腾腾的大鸡巴上面
,大肉棍立刻沾满了湿漉漉的唾液,像是套上了层透明的粘液套一样,闪闪发亮。紧接着,阿杰把他手
掌和手指上留下的口水都涂抹在我的屁眼和肉壁上,一丝清凉的感觉大大地降低了刚才那种难熬的烧痛
感。   “现在我可以继续了吧。”看到我点了点头,阿杰的大鸡巴重新对准我的屁眼插入进来。经过他刚
才的一阵抽动,我的菊花一时半会地还没有恢复原状,再加上有了新的口水做润滑剂,阿杰的大鸡巴这
一次相对比较容易地就完全插入进来。随着大肉棒的不断进入,涂在上面的唾液不但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还大大地降低了我的痛苦,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大鸡巴刚才带来的撕裂般的烧痛才慢慢转变成快感。   我的尖叫慢慢变成了呻吟,疼痛地抽搐渐渐变成了兴奋地喘息。当我不自意地将双腿朝两边分得更
开,好让他更充分地插进我的肉洞里的时候,屁眼里面异样的快感非常清楚地告诉了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杰的大鸡巴正在摩擦我的前列腺,我屁眼里面的G点,让我渐渐地变得疯狂。我天鹅绒一般柔软稚嫩
的肠壁紧紧地包裹着阿杰的大鸡巴,随着大肉棍的进出,它与肉壁之间的擦磨也衍生初无穷无尽的快感
。这种纯粹的快感逐渐压倒了大鸡巴刚刚插入时的疼痛,慢慢传遍我的全身。   我自己的鸡巴尽管依然不断地从马眼里面流出大量的淫水,但是因为刚才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早
已经从耀武扬威地昂首挺胸变成了垂头丧气地死气沉沉。不过现在,我的老二又一次因为从屁眼里面转
变过来的快感而开始跳动着复苏过来。就在阿杰的大鸡巴来回出入之间,令我的直肠反复体验着被完全
塞满和极度空虚之间的巨大反差的时候,他的大龟头竟然可以一直向前,似乎要把我的肠壁捅破一样,
直接隔着薄薄的肉壁,一下下顶在我深埋在体内的鸡巴根子上。我的鸡巴又一次变得坚挺起来,而且这
一次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显得粗壮,我龟头前端的马眼怒张着,任由阿杰的大鸡巴把我前列腺里
面制造出来的所有粘液都给挤得流了出来。   “妈啊,实在是爽死我了。阿杰,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我,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我兴奋地叫
喊着,这些最原始的语言表达着我此刻所有的感受。我还从来没有想象过我会当着一个正在操我屁眼的
男人,说出这么下流的话来。但是我现在屁眼里面确确实实是太爽了,那种酥麻酸软的快觉,那种充实
与空虚地交织,阿杰的大鸡巴探索着我体内从阿里没有人达到过的深处,他的粗壮和硕大,带给了我以
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如此剧烈的快感。我还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做一个0号竟然可以这样的爽。   阿杰同我一样呻吟着,叫喊着,甚至在他像一个野兽一样拼命操我屁眼的时候,嘴里说着喃喃的话
语。他操我操得如此地猛烈和疯狂,他的大鸡巴像一个急速运动的活塞一样飞快地在我紧窄的肠道里面
进出。我以为他就快要射了,不过我猜错了,他只是不停地用从他大鸡巴里面流出来的爱液浇灌着我的
肉洞。   “操,你的屁眼真紧,夹得我鸡巴好爽啊。我今天要不停地干你一晚上。”阿杰在急促的喘息声中
蹦出了这些让人越发热血沸腾的字眼,他的声音听上去带点发自喉咙里的咆哮,那种西北小伙的性感愈
发衬显出来。他性感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面,他长满厚实的胸肌的胸膛紧贴着我的后背。我的喘息声变
得更加粗重,无论是心跳还是呼吸,我全身上下的节奏都变得和阿杰在我体内进出的速度几乎一样的迅
速。在他大鸡巴狠狠捣进我体内的时候,我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我的手不安分地朝下面伸过去,穿过冰冷坚硬的吧台,一直来到我的小腹,我的身体在这里被折成
了直角型。接着我的手指继续向下来到我的阴毛区,穿过这片漆黑卷曲的毛发,我的手指碰到了我坚挺
的鸡巴。尽管我的手非常想在这里驻留下来,因为胀硬兴奋的大鸡巴这个时候多么的渴望能诱人用手来
抚慰它,不过,这里并不是我想要到达的目的地,我的手指继续向后面伸探过去。   伴随我的身体被阿杰强健有力地冲击撞地一前一后地来回晃动,我的手指很自然地慢慢向后来到了
我的两臀之间。我用手指触摸着自己正被大鸡巴狠干的屁眼,天啊,我摸到自己的扩约肌竟然在阿杰大
鸡巴向外抽拔的时候被从肉洞里面拖拽了出来,紧接着,这层光滑的薄薄的筋肉又在阿杰大鸡巴插入的
时候,被推挤回原位。我真的震惊了,从来没有任何一根鸡巴曾经把我的屁眼干到如此的程度,我的手
指抚摸着我肉洞门口的这片柔软娇嫩的肌肉,我害怕吗?我的潜意识告诉我,绝对不是。恰恰相反,这
让我感觉到非常非常的刺激。我的手指没有离开我的屁眼,我继续爱抚着阿杰正在我肉洞里面钻探的粗
壮坚硬的大鸡巴。它现在光是摸上去就已经让我兴奋不已了,更何况这根大鸡巴还正在我的屁股抽动,
刺激着我身体最隐秘的部位,仿佛我的指尖传来的已经不是触感,而是同屁眼里面一样强烈的快感了。   已经探索了我希望探索的一切东西,我现在该给自己已经饥渴地等待了半天的鸡巴好好的慰劳一顿
了。我用手指裹住自己的老二,紧紧地把这根坚硬的肉棍攒在自己的拳头里,开始伴随着阿杰在我屁眼
里面撞击的节奏,在上面反复地捋动。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快乐一次的性交,我真的希望阿杰的大鸡巴
在我屁眼里面的抽动能够永远进行下去,永远不要停止。   “哦...哦,爽啊..实在太舒服了!”阿杰快活地叫喊着,同时他的大鸡巴一下狠似一下地朝我的屁
眼里面猛插狠抽。那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在我的身上聚集,像是要告诉我,我快憋不了多久,随时都可
能会射出来了。这个大帅哥不停地用他的大鸡巴猛干我的屁眼,这让我此刻快要达到高潮时候的快感比
平时强烈了100倍,这种快乐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我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快活地像是飘到了天堂一般
。在阿杰大鸡巴的紧逼之下,我的鸡巴现在流出了越来越多的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到我正在自己鸡巴上
面打枪的手掌心里。。   “不行了...我快要射出来了!”我的声音颤抖着向阿杰叫喊,“你快把我给插的...要射出来了!
”不过我的宣告立刻遭到了阿杰的抗议。   “我一定要亲眼看着你被我干得射出来!”阿杰辩解着说到。随着“噗”的一记清脆的响声,阿杰
让我身体变得如痴如醉的大鸡巴一下子飞快地从我的屁眼里面全部抽拔出来。他熟练地一把抱住我的身
体,举起来扛在他的身上。我一边激烈地喘息着,一边对他的行动感到非常地奇怪。   朝四周望了一圈之后,阿杰背着我走到一张擦得闪亮的酒桌前,接着他一下子把我扔到了这张半人
多高的酒桌上面。我的后背轻轻地躺在了桌面上,冰冷的木头冻得我赤裸的肌肤一阵哆嗦。我的双腿搭
在酒桌边上,在那里摇摇晃晃地摆来摆去,我的脚趾差不多可以触到地面。   这时候,阿杰走到我身边,我看见他壮硕,坚硬,被爱液和我肠道分泌的粘液裹得湿漉漉亮晶晶的
大鸡巴正一抬一抬地正指着我,不停地在那里颤抖。我的天,这家伙看上去比刚才还要粗大,整根因为
反复地摩擦充血,红亮红亮的,冒着腾腾地杀气。尽管阿杰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但是我觉得他现在
的表情非常地古怪。他似乎已经不是刚才那个体贴我的大帅哥了,而是变成了一头想拼命发泄欲望的野
兽。   他走到我的两腿之间,用手紧抓住我的小腿,猛地一下子,让我的两条腿抬起到了半空中,我的身
体也被带得滑过了半张桌子,朝他的身体贴近。我的屁股早已经伴随着大腿,同样被从桌子上面举到了
半空中,只剩下我后背一小块地方还躺在这张酒桌上,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我试着把自己的双
腿搭在了阿杰的肩膀上,他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屁股。我自己的手紧攥着自己
坚硬的老二,在上面不停疯狂地打着手枪。   “想不想让我的大鸡巴插你的屁眼啊?”阿杰一边问着我,脸上一边露出阵阵坏笑。“快告诉我,
你现在非常想让我的大鸡巴插到你那饥渴淫贱的屁眼里面去!”   “我想!我要你的大鸡巴,我想你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死我!操我,快点干我啊!”我叫喊着,
屁眼里面因缺少了他大鸡巴的刺激,感觉到无比的空虚,我真切地希望他的大鸡巴能继续带给我刚才那
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按照我的要求,阿杰把他的庞然巨物只用一下子,就完整地重新插入到我早已经被
操得酥软的屁眼里面来。从头到根,一遍又一遍,阿杰开始用他的大鸡巴在换了位置,换了姿势之后,
继续狠狠地干我。他的胯骨不停地敲打着我的屁股,他干我时候的速度和力度都比刚才要强上了百倍。
现在的体位,我的屁股被抬在半空,每一下插入都比刚才要深得多,猛地多,大鸡巴在出入的过程中也
更容易摩擦顶撞到我的前列腺。   我现在自己打手枪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我差不多又被阿杰操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的爱液继续不停
地从大鸡巴里面流出来,我不知道我今天究竟流出来了多少,但是我知道阿杰无情无尽地抽动真的快要
把我的身体给榨干了。我把眼睛紧紧闭上,仔细地体味着他的大肉棍在我体内进出时候的剧烈快感。我
感觉自己的肛门在不停地收缩,浑身的肌肉都开始颤抖,我知道高潮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   阿杰明显察觉到了我已经到了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候了,我知道他终于肯让我射出来了,因为阿杰紧
紧地抓住我的屁股,在他用尽全身力气朝我屁眼里面进行着今天晚上最有力地一记刺入的时候,他把我
的身体同时猛地拉向他的胯骨。   “啊...啊...我射了”我大声地呻吟着。“射了.啊...啊...哦...爽死我了”我的鸡巴开始猛烈地
朝外喷射。就在我马上要射出来之前,我挣开自己的眼睛,我看到阿杰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鸡巴看,
就在阿杰的大鸡巴在我的屁眼里面给我来了最后一击的情况下,我憋了一晚上的精关终于松开,从我颤
抖着的鸡巴里面射出来的第一发精液,一下子飞出去老远,直接甩打在我的脸颊上。其余的精液都射在
了我的胸口,乳头和肚子上。我没想到自己一下子能射出来这么多,这比我以前任何一次做爱或是手淫
时候射出来的精液都要多得多。在高潮的最高点渐渐引退的情况的,我的鸡巴依旧不停地从里面流了不
少的乳白色的精液出来。阿杰用他的手指土涂抹着我射在身上的精液,将它们均匀地涂遍我的身体,我
的汗水立刻和精液混在了一起。高潮之后的我,脸上流露出非常满足的笑容。   我现在已经彻底累得一点劲也没有了,我让自己的脑袋自由地躺在酒桌上,我的一只手扒住头后面
的桌子边棱,另一只手继续按摩着我射精过后开始变软的鸡巴。阿杰继续在我的屁眼里面摩擦着他的大
鸡巴,带动着我已经瘫软的身体像机械一样跟着他抽插的节奏前后地晃动。我真希望我可以永远像现在
这样躺在这里,体验着刚刚高潮过去后的余欢,让阿杰的大鸡巴也同样永远不停地在我的屁眼里面干着
我。   又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阿杰抽动地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而且他的大鸡巴开始在抽插之间在我的肠
道里面开始迅速地跳动。   “哦...我要射了...我也要射了!”阿杰一边凝视着我,一边叫喊着。他的大鸡巴开始在我的屁眼
里面迅速地膨胀,我可以轻易地感觉到他硕大的龟头深埋在我的内脏里,停在那里渐渐不动。当他大鸡
巴的抽动停下来以后,由于缺少了对我屁眼和前列腺的强烈地刺激,原先那股疼痛烧灼的感觉重新体现
出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第一发精弹从阿杰的大龟头里面迅速有力地击打在我的肉壁上,这种感觉非
常地舒服,顷刻之间,我感觉到我的屁眼里面已经被他炙热粘稠的精液给注满了,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阿杰的精液像是永远也射不完一样,不停地朝我的体内浇灌,我的肠子里面不一会就被滚烫的精液给温
暖成了一样的温度。   尽管阿杰依旧站在我双腿之间,不过现在他已经停止了抽耸的动作。他开始变软但是仍然很粗大的
鸡巴继续填塞着我的直肠。当我们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轻松地听见他高潮之后粗重地呼吸
声,他光滑结实的身体上闪烁着淡淡的汗水,就象是健美模特在身上涂满了橄榄油一样,让他此刻看上
去更加地耀眼。他弯下身子来亲吻我,我射在身上的精液一下子也涂在了阿杰宽阔的胸口。我们深深地
亲吻着,两个人的呼吸渐渐恢复了平静。他就像这样趴在我身上休息了一会,他身上的香水味,汗味,
激情之后的精液味混织在了一起,这种充满雄性味道的气味是如此的诱人,我的所有嗅觉器官都被完全
地征服了。   过了一会儿,阿杰重新站起身子,他的大鸡巴,尽管已经完全变软了,但是依旧和我的屁眼难舍难
分,它现在的体积足够大到不会轻易地从我的屁眼里面滑落出来。阿杰把我的左腿从他的肩膀上举起来
,和我的右腿放在了一起,我屁股里面的肌肉转动着,但是即使这样依然不能让插在里面的大鸡巴脱落
出来。   阿杰转过我的身体,他也爬上了同一张桌子,和我躺到了一起。因为我们两个人的重量,这张稍微
地晃动了一下,不过我心里很清楚,这张桌子足够结实,决不会现在坏掉。不然的话,刚才在阿杰疯狂
操我的时候,它已经被我们给压垮了我们两个人把身体蜷成一团,阿杰躺在我身后,紧紧地用胳膊把我
搂在他的怀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当他的大鸡巴依旧不安分地在我的屁眼里面跳动旋转的时候,我还是
敏感地呻吟出声音来。我们两个人像是刚进行了一场马拉松比赛一样,精疲力竭地躺在桌子上。也不知
道是什么时候,我们两个人一同坠入了梦乡。枕着自己最喜欢的大帅哥健壮的胳膊,躺在他温暖的怀里
,我睡得从来没有过得香几个小时之后,我先于阿杰醒来,这个时候已经是大清早了,少许的晨光透过
窗户直射进屋子里面来。阿杰的大鸡巴依旧插在我的屁股里,不时地跳动着,并且随着他睡觉时候身体
的扭动,在我的屁眼里面变换着位置。我继续躺在他怀里,体验着这种美妙的感觉,一直到阿杰醒过来
。   “现在几点了?”阿杰揉了揉还没睡醒的眼睛,朝我问到。   “已经快8点了。”我转过头去带着充满爱意的微笑望着他。   阿杰紧紧地搂着我的身体,开始温柔地亲吻我。他的大鸡巴也不安分地在我的屁眼里面迅速地膨胀
肿大起来。   “老板可能一会就来了。”我略带失望地和阿杰说。尽管我非常非常地不希望现在就离开,但是我
同样不希望我的老板看到他的两个服务生正躺在他的酒吧里干在一起。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阿杰这时候才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我们现在必须抓紧离开了
。”他的话冷冰冰的,听上去像是一点也想不起我昨晚和他度过的疯狂之夜。难道我们俩真的就只是一
夜性吗?   “嗯,我知道了。”我回应着他的话,心里非常非常地不开心。   “想去我住的地方吗?”阿杰问我,他似乎又恢复了刚才的热情,再次将他的嘴巴紧贴在我的嘴唇
上。   突然地,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好,因为我知道这个大帅哥还想和我再来一次呢。   “当然啊!”我回答着,同时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只希望我的屁眼能夹着你大鸡巴去你家
,哈哈。”
18 notes · View notes
fauna-of-whale-falls · 2 months ago
Text
夢の中で事件を解くけど起きると忘れてしまう相方だけの探偵といつも喪服を着ている人と疑うのが苦手な助手
『防腐剤入り白昼夢3DOZEN』(金森さかな) 
   歩いていると急に道が歪んだ。自分を取り巻いている空間全体が大きな指で擦ったみたいに捻じ曲がり、視界に映っていたすべての物たちが輪郭を失って次々新しい景色へと生まれ変わっていく。そうして現れた民家の塀を仰ぎ見れば、茶トラ猫が優雅にモデルウォークを決め込んでいた。揺れる尻尾の先を目で追いながら、ああ夢か、とひとまず納得してみる。もしそうでなければ僕はきっとこのまま歩みを止めず塀に激突していたことだろう。さもなくばあの猫みたいに塀の上に立たされていたか。どちらにせよロクな目には遭っていなかった。何か危険なことが起こってもギリギリのところで自分を守ろうという意識が働くのは、夢というものが持っている良い性質のひとつだと思う。
 特に僕の夢は危険が多い。
 職業柄なのか、単に性格のせいかのかはわからないがしょっちゅう人が死ぬし自分でも誰かを殺したり埋めたりする。でも、結局何が起きても大事には至らない。だから安心して世界を探索できる。
 目と鼻の先のところにいつの間にか立っていたゴミ屋敷へ自然と吸い寄せられて行くと、表札に書いてある苗字が昨日の依頼人のものであることに気が付いた。
「山本だ」
 と、思った傍からルーレットの回転が始まる。中村、大田、国井、渡辺、と点滅ライトのようにくるくると表情を変えていく明朝体にはやはり現実感がない。一歩後退ってゴミ屋敷の全貌を見ると、壁のいたるところに張り付けられていた色紙や、庭からあふれ出さんばかりだったペットボトルのキャップや、ベランダに積み重ねられていた家電製品の山々が次から次へと消えていくのが確認できた。どんどん騒がしさを排除されていくその家はあまりにも空っぽでもの悲しさすら感じる。
 「山本」は、死のうとでもしているのだろうか。
 今回の夢の挙動からして、どうもゴミ屋敷の根源になっている人間の心が大きく揺らいでいるように感じられた。というより、少なくとも僕の中ではそういう解釈があったようだ。自分でもはっきりとは認識していなかったが。
「あのう……、すみません」
「!」
 急に声をかけられて振り返るとそこには二十代半ばぐらいの女性が一人立っていた。化粧っ気のない顔に不審そうな表情を浮かべている。服装はジーパンに適当なTシャツ、靴はスニーカー。現実の世に存在するアイテムとそう大きな変わりはない。そして全体的に色味が薄い。
「なんでしょうか」
「うちの子に何か用ですか?」
 子? 子どもとは?
 何のことだと思って視線をウロウロさせる。アッと気が付いてゴミ屋敷を振り返ると、そこはいつの間にか真新しい公園になっていた。お揃いのワンピースを着せられた女の子が二人、見たこともない遊具の傍でシャベルを片手におままごとしている。ひとりでにくるくる回転しているそれは、例えるならば一人用の小型観覧車のような形をしていた。何の素材でできているのかはわからないがやたらと柔らかそうなボディだ。
 あたりを観察してみると、ブランコも滑り台も鉄棒も、すべてがそんなトーンで出来上がっている。砂場の砂はパステルっぽいピンクとブルーとイエローとパープルで構築されており、その中に植えられた子供の落書きみたいなデザインの花々が印象的だった。
「えーっと、ごめんなさい、なんでもないんです」
 と、言いながら彼女に向き直る。するといつの間にか生まれていた赤ん坊が全自動式ベビーカーの中で大きな笑い声をあげた。
「ふうん、ならいいんですけど」
 なおのこと怪訝な表情をしている彼女の頭に色とりどりのヘアピンがポンポンと増えていく。まるで意思を持った生き物が分裂していくかのようだった。
 こんなにおもしろいことが起こっているのにも関わらず本人は一切気づいていないのだから、見ている側は困ってしまう。
「それじゃあ失礼します」
 本当はもっと様子を見ていたかったのだが、あまり怪しまれると警察にしょっ引かれかねないのでここは大人しく退散することにした。どうせどうにかなるにしたって面倒ごとは嫌いだ。適当なあいさつで場を濁して公園から離れる。
 いつの間にかマシュマロのような弾力を持ち始めていた道路を歩きながら、僕はこの後のことを考えた。次はどこへ行こうか。
 思うに、こういうときはとりあえず最寄りの駅を目指すのが一番いい。その辺の民家と違って、駅等の公共施設はそう簡単にはなくならないからだ。夢の中で迷子になりたくなかったらまずは確実性の高い場所を探すこと。
 すっかり歩き疲れていた僕は途中でタクシーを拾うことにした。
「最近はこういうのが流行りなんですね」
 そう言って縫いぐるみのうさぎ耳をつまみあげる。タクシー運転手の中年男性は照れ笑いを浮かべた。ミラー越し、目尻に刻まれた深いシワが見える。
「どうもそうみたいです」
「ゆめかわってやつですか」
 洒落ていますね、さすが僕の夢。
 いたるところに敷き詰められたぬいぐるみたちを足で踏みつけがながらフワフワのクッションにもたれかかる。外見はふつうのタクシーとそう変わらなかったのに、蓋を開けてみたらこれだ。どこに目を向けてみてもファンシー・アンド・キュート。
 運転席の首元から後部座席側に向かってティッシュケースと小物入れが下げられており、その一番下のポケットにチョコレート味のチュロスが数本ささっていた。ひとつ手に取ろうとして、ふと、値札の存在に気が付く。一本八百四十円也。ケチだなあ。これがサービスになるほど景気はよくないようだ。
「まあね、私みたいなもんがこれを運転する、っていう意外性がいいそうで」
 言い訳をするみたいに社のコンセプトを説明しながら運転手はまたはにかんだ。
「社長が変わってる方なんですね」
「そうですねえ」
 会話する傍ら、手元でうさぎのほっぺたをつついたりのばしたりする。ぬいぐるみには独特な手触りがあった。もちもちとやわらかいわりに不思議と弾力がある。水分をはじく性質があるのか、全体的につるりとしており汚れもほとんど見当たらない。
 僕はこのタクシー会社をたいそう気に入った。次の夢でも絶対に使おう。
 唯一難点があるのだとすれば、客に舐められそうなところだろうか。
 それとなく最近流行りのタクシー強盗について聞いてみると、
「ええそれは」
 その瞬間、運転手の声質が変化した。先ほどよりいくぶんか野太い「は」の音に、次の言葉が繋がっていく。
「まあ、うちの場合はそれを見越して腕っぷしに自信のあるやつばっか集めてるみてえなんで」
 かくして、頭の禿げあがった中年男性は消失した。つい数秒前までは和やかだった空気が一変、にわかに緊張感が走る。
 新しいタクシー運転手はかなりガタイがよく、なんだか急に車内が狭くなったような気さえした。頭も角刈りだし。鋭い瞳がミラーに光る。
 なるほど、これならば襲われる心配はなさそうだ。
 社長も考えたなあと感心しつつ、腕の中のうさぎに向かってこっそりウィンクする。
 そうこうしているうちにタクシーが駅へと着いた。
 鞄の中から財布を取り出し、さっさと会計を済ませる。
「お釣りはいりません。その代わりにこのうさぎ、くれませんか」
 駅に近いラーメン屋の暖簾をくぐるとそこはレトロな純喫茶だった。万事がこの調子だから楽しくて楽しくて困ってしまう。僕の胃袋がいま求めているのはこういうやつじゃないのにな、と内心不服を覚えながらも、店員さんに案内されるがまま席に着く。こうやって運命に振り回されるのもまた一興だ。
 渡されたお品書きを見てみると、幸いなことに食べ物系のメニューがけっこう多かった。僕はただただ直観で明太子スパゲッティとメロンソーダを注文する。
 一息ついたところで、手提げ鞄の中からうさぎのぬいぐるみと油性マーカーを引っ張り出した。いつまでの付き合いになるかはわからないが、こいつにも名前が必要だと思ったからだ。
 と、その時だ。
「こんにちは」
 うさぎ越し、声がした。顔を上げると青年が一人、覆いかぶさるようにして目の前に立っている。照明の位置関係のせいで表情がよく読めない。暗い瞳が僕を見下ろしていることだけかろうじてわかった。
「え、誰だよ。こんにちは」
 僕が礼儀正しく会釈をすると青年はゆっくり頷いた。「やっぱり」と言いながら、向い席の椅子を引く。
「あなた、僕を突き止めに来ましたね。エリさんの差し金でしょう」
 エリ?
 そんな名前の女性に心当たりはない。
 青年が椅子に腰を掛けると、ようやくその容貌がはっきり見て取れた。けっこうな美男子だ。やわらかい茶色の髪の毛が店内の冷房を浴びてふよふよとそよいでいる。
「いやいや、誰の差し金ですって?」
「しらばっくれても無駄ですよ」
 青年はパーカーのポケットから一枚の写真を取り出した。見てみると、大きな橋をバックに昨日の依頼人と事件の容疑者が腕を組んで微笑んでいる。そこまできてはじめて僕は依頼人の名前を完全に思い出した。
「わー、わわわ、これはこれは……、どうやらそのようで」
「仲良さそうでしょう」
「はあ、そうですなあ、絶縁状態って聞いてましたが」
「それってほんの最近、ここ数年のことなんですよ」
「へえ」
「なんかあったんです、ふたりの間に」
「というと」
「それはあなたが解答を見つけてくださいよ。でもね、とにかくこれで理由は見つかったでしょう、殺す理由」
「殺す理由!?」
「犯人は依頼人です」
「犯人は依頼人!?」
「いやいや、何驚いてるんですか? あなた自身も言ってたでしょう、そんな気がするなあって」
「えー、いつ言ったよ」
「あなたが長い昼寝を始める前」
「さっきじゃないか」
「そう、ちょうど一時間前ね」
「ん?」
「ねえ、いい加減起きてくださいよ、名探偵さん」
 違和感に気が付いて青年の方に目を向けるとそこには喪服を着た少女……僕の助手がいた。
 というところで目が覚めた。
「そういうわけです」
「どういうわけなんですか」
 乾ききったコンタクトレンズを一枚一枚剥がしながら現実の助手と向き合う。助手は僕が寝ている間もせっせと事務仕事をしていたようで、一瞬だけ大きなノートパソコンから顔を出すとすぐにまた画面の方へ目線を戻してしまった。顔は完全に隠れ、男の子みたいに短く切りそろえられた黒髪がほんの少しだけ見える。
「よく覚えてないんだけど……、でも、依頼人が犯人なんてことあるんだねえ」
 そう言って大きな欠伸を一つ。いつものごとく自分の中にあった直観の集結みたいな夢を見たことは確かだが、細部については何一つ覚えていない。唯一記憶しているのは最後に助手が出てきて、何か大事なことを言い残したということだけ。
「中間を略さないでください」
「僕は夢の中で君が言ったことを信じるって決めたよ」
「ちょっとちょっと」
 助手の眉根が寄る瞬間が見えた。
「まあ、あなたが言うならそれが真理なんでしょうけど、人のせいにするのだけはやめてくださいよ。間の推理はどうするんですか」
「推理より結果が先だよ。僕の直観力にはすごいものがあるからね。きっとそうだろうなって決めつけてるうちにこじつけが思いつくはずさ。あとは自白待ちかな」
「探偵にあるまじき発言ですね」
「地道にコツコツって苦手なんだよね」
「はあ?」
「それに、こういうパターンでしか事件を解決したことないしなあ」
「この事務所よく潰れませんね」
「ね、すごいよね」
 あはは、と僕が笑うと助手はそれっきり黙った。無音の向こう側、大きな窓と半分だけ下げられたブラインド、そこから差し込んでくるオレンジ色の光だけが見える。美しかった。僕はソファの下に乱雑に突っ込んであった夢ノートと鉛筆と睡眠薬の瓶を引っ張り出してきて全部お腹の上に乗せた。書き留めないと忘れちゃうってことを忘れて時間を無駄にしてしまったことがなんだか急につらい。きちんと筆記の用意をしてから眠らなくてはだめじゃないか。
 睡眠薬を手の上に出すとき、錠剤が瓶の縁にぶつかってとても奇麗な音がした。でも助手は気が付かない。見てない。興味がない。悲しい。僕はいつ死んでもよかった。
―――――――
金森さかな 2021.8
3 notes · View notes
rsauke0509 · 2 months ago
Text
别称 17
翌日黄昏与夜交替之时,伊万臂弯里挎着件毛皮大衣来到弗朗西斯所住的旅店的屋顶,他躲进烟囱的阴影里以避免自己被街上以及天井花园里的人发现,待花园里的人或是进入旅店中或是通过小巷离开后,他漂浮至弗朗西斯的卧室窗前。
弗朗西斯正站在圆桌边,他左手抱着右手肘,右手则端着只杯子时不时抿一口杯中的液体。因窗户是敞开的,伊万敲了敲窗户用响声示意弗朗西斯自己的到来后就径自翻进屋内。
“你来了。”弗朗西斯说,他迎向伊万走了几步,用疑惑的目光瞧了瞧伊万臂弯里的毛皮大衣,而伊万盯着弗朗西斯手里的杯子抽动了下鼻子问:“葡萄酒?”不待弗朗西斯回答,他又说:“你该多喝点儿好让身体保持暖和。”
“暖和?”弗朗西斯挑眉问。
伊万点点头,“虽说现在是夏末,可高空与飞行时的风依旧会让你感到寒冷。”他说着,递出毛皮大衣道:“我从未在使用意识体特有的移动方式时携带过另一名同族,我不知道那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我只能根据我自身飞行的经验来预估,你可以现在穿上大衣,或最迟在抵达新大陆后得穿上,否则当我们抵达马修的庄园后你肯定会被冻僵的。”
“你不穿吗?”
“厚重且会被高速的风吹得平展开来的衣服将对飞行形成阻碍。”伊万解释道。
“好吧。”弗朗西斯似乎接受了伊万的说辞,他一口饮尽杯中剩余的酒,又拽住放在他身旁的葡萄酒瓶的细长瓶颈仰头将里面的液体全灌进自己喉咙里,随后他放下酒瓶,做了个深呼吸说:“等我们踏上新大陆后我再穿上大衣吧。现在,我们该怎么出发?”
带领弗朗西斯抵达新大陆的过程没出任何意外,伊万牵起弗朗西斯的手翻至窗台上,他抬起右脚,身前花园里橡树那茂盛的枝叶、两侧与身后旅店的建筑轮廓皆如突然活过来了般开始扭曲弯浮,他朝前跨步,那些扭曲弯浮的轮廓便化作无限延伸的各色的线包裹住他和弗朗西斯,他们头顶那块混着点儿紫的黑蓝色块则被更明亮的蓝色一点点入侵,又逐渐染上层次模糊的黄与橘,当伊万在新大陆的某个山谷里停下时,位于他与弗朗西斯身后远处的雪峰表面还覆盖着一层由余辉组成的暖橘色调。
“穿上大衣吧,”伊万对弗朗西斯说,“从这里开始我们得一路飞过去。”
弗朗西斯接过大衣一面将衣袖套在手上一面问:“你说的飞,是指鸟类的那种‘飞’吗?那么你要怎么——我该使用哪一个词?搬运我?携带我?”
“我想我能抱住你。”早已设想过这一过程的伊万回答道,“我搂住你的腰,而你也回搂住我。”他比划着说。
“虽然我对自己的肢体力量很有自信,但我不敢肯定我能维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得抵抗重力两、三个小时。”
“我还会用一些巫术来辅助,但,”伊万迟疑地说:“我没有对同族使用过巫术,所以我——别担心,弗朗西斯,”见弗朗西斯睁大眼,伊万忍笑向弗朗西斯保证说:“我敢确定那些巫术能对意识体起作用,我不会让你从高空中摔下去变成一滩肉泥的。我不确定的是,嗯,巫术生效后你会有什么感觉,因为那通常不是用在活着的生命身上的……”伊万的声音越来越小,弗朗西斯的双眼瞪得更大了,伊万赶忙恢复原有音量补充道:“不是说它不能用在活物上,它也不会对生物产生任何伤害或坏的影响或糟糕的后遗症,就只是,我们通常不那么用而已。”
弗朗西斯张了张嘴又闭上,他抬手比划了个无意义的手势,沉默的与伊万对视数秒后说:“……我想我最好别了解得更详细了。你是现在就施放那个不知名的巫术还是——?”
“现在。”伊万说着向弗朗西斯的方向伸出手,他调动自体内散溢的能量拧成几束后朝弗朗西斯蔓延攀去。这些能量的触碰导致弗朗西斯打了个哆嗦,“那是什么?”他问。而伊万没分神回答弗朗西斯,他集中精力,操控那些能量变成的触肢钻进弗朗西斯的躯壳内,在触碰到如一汪积在浅坑里的雨水的、所有有肉体的生命在诞生之初就有的那个难以用话语来定义与描述的、非灵魂的存在后,他屏住呼吸,形如触肢的能量的尖端融化成某种软而轻的、介于液体与烟雾之间的东西,他控制着那些触肢在那存在的表面拖曳出特定的、人类称之为符文的纹路,这些纹路前后相连,既像是一个整体又像是能挨个区分开来,故很难说他到底是画下了一个长条状的图案还是画下好几个纹路。
待伊万画出所有他需要画的东西并小心翼翼撤回触肢放下手后,他与弗朗西斯皆长长舒了口气,“你感觉如何?”伊万问,他端详弗朗西斯的脸色与表情欲以此查看弗朗西斯的状态。而弗朗西斯露出不自在的神色用双手拍打自己的胸腹数下,“嗯,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种——”他揉了揉自己的肩脖,“这是……痒?还是说……冷?仿佛有什么异物埋在我的皮肤下,”他按压着自己的胸骨,垂眼打量自己仿佛像穿透衣服以及皮肉看伊万在他体内做了什么一般,“我分不清这是舒适还是难受,我只知道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另一名意识体的能量对你肉体内的那种——嗯,”伊万皱着眉从脑海里挑选出一个能用作代称的词,“存在而言,的确是异物。”他张开双臂,“来吧,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得赶。”
飞跃那块隔在俄罗斯殖民地与马修的领土之间的、无归属土地的旅程对伊万来说不太好受,当他开始前进后,他才发现因两人姿势的关系,弗朗西斯那头长至肩膀的头发被风牵动着不停往他脸上拍打,且似乎弗朗西斯说了什么,可那些话还未触碰到他的耳垂就被风吹远了,在高声询问几次“什么?”以及“你刚才是不是在对我说话?”后,伊万放弃同风较劲儿,他偏头贴着弗朗西斯的左耳说:“现在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此后弗朗西斯不再尝试与他交谈,可没过多久伊万又为这种被风的呼啸声填满的寂静而感到尴尬。
在穿过国界上的薄膜时伊万为了防止柯克兰感知到入侵——毕竟这次是两名意识体,且过快的速度与过强的力量在薄膜上撕开的裂缝将更大——而降落至薄膜边。
“我们到了?”弗朗西斯问,“可我觉得这附近瞧上去不像是魁北克。”
“我们还未抵达目的地,这只是为了避免柯克兰发现我们入侵他的殖民地故得缓慢通过马修领土的边界。”伊万解释说,“以及,魁北克是马修居住的那座城镇的名字吗?”
弗朗西斯点点头,他拢了拢衣领,“现在我明白你说的‘寒冷’指的是什么了,我觉得我的后脑勺仿佛被人挖掉了,要么就是被一把冰做的锥子刺穿了,”他用手梳理一下散乱的头发,仔细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又将手收回眼前打量,在发现指间什么都没有后送了口气,“我以为我的头发全像经过了一夜风雨的枝头上的枯叶那般掉光了。”
“抱歉,我之前没想到这个情况,早知道我该把毛帽也带来的。”伊万满含歉意地说,“或者,我可以对你的头发施放巫术?放心,这巫术本就是用在人类的毛发上,维那莫依宁教授给我,而我猜他是从乌克森谢纳那里学来的,你知道的,维京人。”伊万说着,侧过身伸出右手做出插入某种东西并朝一旁拨的动作。弗朗西斯好奇地望着伊万,他看上去对伊万所说的那个巫术跃跃欲试,不过犹豫片刻后拒绝了伊万的提议,“你在做什么?”他问。
“还记得我在信中提到的国界上的那个大部分意识体无法用肉眼看见的薄膜吗?”伊万的左手也插入薄膜中,他两手往两旁施力,将感知中的薄膜撕开一条能容纳他与弗朗西斯通过的裂缝,他回过头对弗朗西斯说:“虽然通常来说能使用巫术的我们对无法使用巫术的你们的感应更微弱,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从我撕开的裂缝中钻过去吧,”他抬高双手尽可能给弗朗西斯腾出空间,“就从我两手之间。”
“这样做可有点儿古怪。”弗朗西斯嘟囔道,他弯腰从伊万的双手间穿过并前进几步后回过头看伊万,随即伊万跟在弗朗西斯身后跨进裂缝之中,他们再次贴抱在一起,只是这次起飞前伊万拆下自己的领巾充作发带将弗朗西斯的头发扎了起来。在经过近一小时的无言飞行后,伊万逐渐减慢速度向横穿魁北克市的那条河一旁的高地降落,他打算告诉弗朗西斯他们抵达了目的地,但在他出声前耳边就传来弗朗西斯略激动的“我们到了!”的声音,他瞥了一眼弗朗西斯,发现对方正以一种别扭的、之后会导致脖颈肌肉酸痛的姿势转头瞅着那座高地上的庄园。
他们落在包围庄园的石墙边的一颗茂盛的树投在草坪上的阴影中,“你知道马修卧室的窗户是哪一扇对吧?”伊万对弗朗西斯说,“你们得留意时间,现在是夏末,夜晚远比白昼短,我们得在黎明前赶回基辅。”他扫视四周,确认庭院中没有巡逻的守夜仆从,他猜想或许是不久前感知到弗朗西斯靠近的马修对仆人们下了避开此处的命令,“我就在这里等你。”
弗朗西斯点点头,他扯开绑住头发的领巾、脱下毛皮大衣并将其递还给伊万,用手指充作梳子梳理几下头发,又调整自己的领巾和袖口,低头抚平短大衣上不存在的褶皱,“我看上去怎么样?”他问。
“很好。”伊万简短回答道。弗朗西斯闻言做了个深呼吸,随后他转身向着前两次伊万敲过的那扇今夜维持着已打开状态的窗户走去。
伊万望着弗朗西斯的背影,随着弗朗西斯靠近那扇窗户,窗内的黑暗里突然冒出一双扒在窗框上的、小且短的手以及一个长着金发的脑袋,接着弗朗西斯的步速忽然变快了,他几乎是小跑向窗边。伊万情不自禁露出微笑,他转过身翻上石墙坐下,把大衣搭在一旁,仰着头瞧被月光照射出半透明感的浮云,半晌后低下头眺望高地下方的河流以及在两岸城镇中移动的橘黄色的火光,那是魁北克市内巡夜人手中的火把。他数巡夜人的数量,又去数此时还有多少扇窗户里透出烛光,厌倦数数后他晃动双腿用脚尖去拨弄地面上的野草,配合着有节奏感的刷刷声在脑中回播各类乐曲,他记不清自己无声哼唱了多少首乐曲,因有的乐曲他忘记了某部分旋律,有的则在哼至某段时不知怎的就变成了另一首乐曲。他望见那些还坚守在深夜里的窗内的烛光一个接一个熄灭,虫鸣与柔和的拂过他脸庞的风使他昏昏欲睡,在他被毫无预兆的摔坠感惊醒、双手及时握紧石墙避免自己向前一头栽进草丛中后,他听见身后传来皮靴摩擦草叶的动静。
“你们聊得怎么样?”伊万问,他转过身跳下石墙,瞥了眼不远处的石造房屋,发现马修卧室的窗户微掩着,窗帘皆合拢拉上,卧室的主人应是入睡了,他视线移回弗朗西斯脸上,或许是此刻天上的玄月恰巧被浮云遮住的缘故,他不太看得清弗朗西斯的神情。弗朗西斯沉默地走向伊万,不等伊万再次出声询问就张开双臂搂住伊万的肩脖并整个人倒靠在伊万身上,伊万怔愣一瞬,迟疑地回搂住弗朗西斯的腰,抬手拍抚弗朗西斯后背数下。
“我们出发前我喝下了一整瓶葡萄酒,”弗朗西斯的话语随着湿热的吐息喷在伊万的耳垂上,大约是因胳膊挡在口鼻前,弗朗西斯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闷,“也许是酒精发挥效用的时间延后了,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对马修说了不少醉醺醺的傻话。”
伊万揉了揉弗朗西斯的背脊,体贴得没戳破意识体不但难以喝醉,酒精也不可能入胃两小时后才搞晕人的脑子的这两个事实。
弗朗西斯偏头蹭了蹭伊万的侧脸,他长长叹息一声,“你知道我先前喝酒可不是为了御寒吧?我……我都不明白自己喝酒到底是为了鼓足勇气告诉你我决定不与马修见面,还是让自己敢于前来魁北克,你敲窗户时我都还未作出选择,所幸你的那件毛皮大衣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还想着你干嘛在八月末带上件毛皮大衣呢?没想到那居然是给我穿的,于是我就告诉自己,既然你为了帮我的忙已做了那么多的准备,那么我至少不能辜负你的心意……”他的声音渐渐被虫鸣声盖过,半晌后才再次于伊万耳旁响起,“我现在心里一团乱,万尼亚,我已见过马修了,可我是否该继续同他联络呢?我有些后悔了,如果今夜我没来魁北克——不,如果前几日我没抵达基辅该多好啊,那样我只需用接连不断的宴会、游猎和性爱来抵消踌躇带给我的不悦即可,而现在……”弗朗西斯又沉默了,伊万感到自己被弗朗西斯贴着的那侧脖颈的皮肤表面泌出层薄汗,毕竟夏末时的温度并不适合两名成年男性紧紧抱在一起。
“你很可爱,万尼亚,”弗朗西斯突兀地说,“还会做些可爱的傻事。”他搂着伊万肩脖的双手松开些许,撤回身子用前额抵着伊万的额头,“战争之前我们的那次交谈,你在信中的提议,昨日以及今日你的行为,一步步引得我打破了我惯来对待非主权意识体的原则,你没想过我会因此迁怒你吗?”
“打破你原则的不是我,弗朗西斯,”伊万轻声回答道,“是你的心才对。”
“而这正是我会迁怒你的原因,”弗朗西斯低笑着说,“你让我变得像名多愁善感、没有理性思维的妇人。”
“跟随自己的心行动有何不好呢?”伊万为弗朗西斯的自我比喻而皱眉,“况且意识体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性别,我们都清楚的知道会影响人类理性多少的因素不是性别而是个体的性格。”
弗朗西斯又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非但会做些傻事,还会傻乎乎坚持某些会被人们嘲笑的观点。”不等伊万反驳或自辩,他就吻了吻伊万的鼻尖请求说:“带我回去吧,万尼亚。”
弗朗西斯与马修决定维持这种私人联系,鉴于伊万在新大陆的殖民地未与马修的领土接壤,来往交通耗时且不便,伊万对马修的拜访周期定为半年或一季度一次。马修对劳烦伊万做这等麻烦且有所风险——若柯克兰察觉到此事的话,或许会将伊万和弗朗西斯的行为从个人层面上升至政府层面,即认定是俄罗斯与法兰西觊觎着大不列颠位于新大陆上的殖民地,“即使亚瑟明白我们的国家没想夺取这块殖民地,为了恶心我们他也一定对大不列颠政府提议向我们两国政府递交公开抗议,”弗朗西斯调侃说,“况且,我不知道俄罗斯想法如何,反正我的国王非常渴望新法兰西能回到他的统治之下。”——的事感到极为不安,他数次向伊万道谢又道歉,伊万只好借自己也得视察俄罗斯在新大陆东端的殖民地的理由来安抚马修。
弗朗西斯离开基辅后,伊万的生活回归日常,在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夫娜能熟练处理政务后,他逐渐退出以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夫娜为中心的、掌管着整个俄罗斯帝国的小型人际关系网,再次成为只具有象征意义的、地位特殊的宫廷人物。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夫娜似乎对伊万回避权力的举动万分不解,这次伊万并未替她解惑,而是告诉她“您该自己思考出这个问题的结论”。同时尽管伊万退出了顶层权力圈,或许是出于情感上的需要,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夫娜仍时不时或是召伊万入宫或是前往伊万家中并同伊万肆意畅聊,并不习惯同自己的统治者有如此亲密关系的伊万曾询问为何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夫娜不将那些话留给她的情人听,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夫娜则回答说:“他们的确很能讨我欢心,可我如何能像信任您一样信任他们呢?”
在成为弗朗西斯和马修的信使后,伊万逐渐同马修熟悉起来。也因此,伊万一面告诫自己他不该做这些事,一面在发觉当柯克兰拜访过魁北克可马修仍对如何使用掌控自己体内的能量一无所知后忍不住主动教导马修,他没问为何马修不去请教柯克兰——伊万记得自己说出过这类提议,而马修的性格显然不会无视旁人给他的建议,故要么柯克兰在马修面前表现得太过不好接近导致马修不敢向他提问,要么就是马修已尝试请柯克兰教授他巫术知识但柯克兰拒绝了——而要教导巫术,仅一夜、或者说刨除花在往返路程上的时间后余下的那几个小时显然不够伊万教导什么有用的东西,故伊万向马修提议也许他能估算好时间,与黎明时抵达魁北克市外的森林中等待马修,这样他们能将一整个白日用在学习巫术上。
看上去马修对伊万的提议非常心动——伊万悄悄在脑中对比了心动时马修与弗朗西斯的表情,认为依照两人相似的神态来看,虽然弗朗西斯推测马修是因西班牙和葡萄牙对北美西北部的殖民而诞生,不过接连不断移民去新法兰西的法国人到底还是让他俩产生一种由子民构成的血缘上的联系——可随即马修又一脸为难的拒绝了伊万,“仆人们会发现我没呆在家中或市内的,若他们找不到我,很有可能去向总督寻求帮助,那样的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抬眸窥视着伊万的神色小心翼翼说:“……对不起?”
“您不必向我道歉,”伊万叹息着弯腰平视马修,“您也无须这般频繁得为各类小事道歉,熟知您的人知道您是个害怕给别人添麻烦的、愿意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替别人考虑的善良的人,但那些陌生人,或不愿了解您的人只会认为您软弱可欺罢了。而且——”伊万犹豫一瞬,接下来的话本不应由他来说,应由弗朗西斯或柯克兰来说,然而凭弗朗西斯对柯克兰的描述以及马修在柯克兰离开魁北克后的表现出的情绪低落的状态来看,柯克兰不太可能承担这项责任,而弗朗西斯也不再有养育马修的可能,故假若他不说,恐怕不会有同族对马修说那些话。
“按照意识体间的从属规则来说,我本没权利和权力教养您的,可我能瞧出这种教育的缺失给您生活带来的不便以及痛苦,所以,嗯,这不是高高在上的指教,仅仅是告诉您我们、即欧洲的意识体们是怎么与子民相处的。您愿意听吗?”伊万认真地问。
马修仿佛被伊万严肃的态度给吓住了,他茫然地眨着眼注视着伊万,两手无意识揪着睡袍搓揉,片刻后迟疑地点点头。
“我们是意识体,是独立于所有人类与动物之外的生命,人类在大地上出现后我们才诞生,我们死亡后人类也未必会灭绝,但脱离族群性的‘人类’这一整体概念,人类就只是快速出生又快速死去的、构成我们骨骼和血肉的存在而已,您会让您的骨骼与血肉凌驾于您的思维与心灵之上吗?”伊万伸出手隔着皮肤和胸骨轻触马修的心脏,“诚然,我们无力掌控自己的命运,在国家、文明与领土的层面上无法决定自己与谁成为朋友,与谁成为敌人,与谁生活在一起甚至成为家人,只是这不是您自轻自贱、把自己当作乖巧的宠物听从人类管教的理由。虽然您的体格与外貌形同十一、二岁的孩子,但您到来世间已有一个世纪了,您得让您的子民意识到您并非真正的孩子,而是一名有思考能力的、能独立作出决定的人,您得向他们宣告您已经长大了。更何况,我们的子民不仅限于人类,我们领土上的每一株植物,每一只昆虫与每一只动物都是我们的子民,您得学会脱离人类的视角,站在植物与动物,乃至于整块土地的高度来思考问题。”
伊万直起身,他走至窗边,而马修迷茫的跟在他身后。“您瞧,”伊万侧头望了马修一眼,示意马修望向窗外,“此刻您既在我的身旁,在这具小小的躯壳内,又存在于窗外我们视线能到达以及不能到达之处。粗看之下,您能望见人类是如何在一片荒地中修建起码头与石屋,如何种下大片的麦子、紫花苜蓿和油菜,如何从海洋另一端运来牛与羊,如何利用蜡和油在夜间驱逐黑暗,若您只是一名普通的人类,只是魁北克省长,那么您眼中看见这些已经足够了。可既然您是意识体,那么您就还得看见那些或是因年龄或是因性别而生活困苦的人,看见生活在房屋角落和水沟里的臭虫与老鼠,看见因人类到来而被砍伐的树木,看见那些被迫将领地让给人类的食草与食肉动物,您得看见、并真正明白人类焚烧草原、森林与开垦荒地对您的肉体会产生什么影响。”
马修两手扒着窗沿,他时而朝窗外眺望时而侧转抬头带着似懂非懂的表情看向伊万。
“您还记得我第一次……呃,我是说,第二次来拜访您时的事吗?我们皆疑惑于为何您能感知到体内那股自然的、巫术性的力量而弗朗西斯不能,同时明明柯克兰与您以及我一样,可他的附属意识体却没有相同的能力。”
“我记得,”马修轻声回答道,“我现在仍不明白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法兰西与大不列颠对待原住民的不同政策。原住民被欧洲的人们视为蒙昧、原始、野蛮的人,换而言之,未受到基督教这类一神论干扰的他们仍相信着自然万物皆有灵性,而灵性的汇聚能催生出神明。”伊万说,“我无法证实我结论的正确性,但据我调查,由于新法兰西以渔猎为主要经营项目,故与原住民多有合作,而大不列颠则倾向于驱逐甚至屠杀原住民。虽说在您的名字还是‘新法兰西’时,您的宗主国未将那些与法兰西人合作的原住民当作他们的国民,可您的肉体显然将所有生活在您的领地内的人类视作子民与构成您的血肉,我猜这就是您能使用那种力量的缘故。”伊万望向河对岸的石制房屋群,“这些年我前来魁北克,每隔几次都能看见这座城市在成长,所占据的范围在扩大,往后大不列颠会向您的领土运送来更多的英国人以及奴隶,这些新移民需要更多的土地以开垦成农田或修建牧场,这种需求必然会入侵原住民的活动范围,导致原住民与新移民产生冲突,而冲突会演变成战争或一面倒的屠杀。”
伊万抬手按抚马修的右肩,“即使您完全顺从人类,一心将自己视作宗主国的附属,认同管理这片土地的总督的立场将原住民视作不知好歹的、伤害大不列颠国民的野蛮人,当他们屠杀原住民时,那受到局限的思维和偏颇的立场也不能使您的肉体免于病痛,那时您该怎么做呢?”
马修先是怔愣着同伊万对视,不一会儿似乎对伊万描述的未来感到害怕般惊慌地说:“可是阿尔从没有——他、他同我提到过驱赶那些,嗯,‘头戴羽毛的野蛮人’的事,”马修抬手比划出单引号以示自己引用了新英格兰意识体对原住民的称呼,“他没详细讲述他们是怎么驱赶原住民的,但从他的话里我能听出在驱赶过程中原住民有不少伤亡,而他从未提起或表现出他的肉体因这些冲突而感到不适甚至受伤!”
“那是因为很可能一开始原住民就没被归纳进新英格兰子民的范畴内,”伊万说,“子民即我们血肉的一部分,所以子民的伤亡会作为伤口与病痛投射在我们的肉体上,且这种投射不会区分伤亡的原因,是因天灾、因镇压某次暴乱、因对外战争,还是这种非典型的‘内战’。”伊万叹息一声,“马修,您得做出选择。您可以一直躲在乖巧听话的面具之下,这样您不需去思考许多沉重的东西,不会经历哪怕竭尽全力去做某事却仍失败的无力与挫败,您还能躲开许多冲突,或至少那些冲突不会直接发生在您面前。然而作为代价,在您脱下面具前,没有人会将您视作独立的、有份量的存在,您本身的利益永远会被放在大不列颠的利益甚至某些远在英国的官员、企业家、本地总督的利益之后考虑,且在人们习惯您的温顺后,他们就会认定自己有权决定您的一切,例如决定您是否能独自在森林里呆上一整个白日。同时人类越是习惯您的温顺,当您未来因某件事——无论是什么事,是重要还是不重要的事——而表现的不那么乖巧时,人类就越是震惊,这震惊很快会转变为因感到自身权威被挑衅而产生的愤怒,简而言之,当您的体格再长大点儿,您想拥有自主性将变得极为困难。”
“我……您说的这些同我的父母——曾收养我的人类家庭以及其后的总督们教导我的说辞不一样……”马修呢喃道,他弯曲食指用指甲在窗口上来回划动,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用微弱的、仿佛担心被伊万之外的对象听见的音量问:“那我该怎么做呢?”
“我无法告诉您具体的做法,”伊万温柔地说,“具体的列出每个步骤的做法即意味着死板,而您需要的是随机应变,针对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立场以及不同目的的人需采取不同的方式。不过若拿眼前的这件事、即您身边的人在监视您的行踪来举例的话,”闻言马修张开嘴又闭上,伊万猜测也许马修本想反驳说他没被监视,“您想要摆脱这种紧密的监视,可以从明日开始在不告知身边的人您的目的地的前提下去森林或另一些您过去不常去的地方,等黄昏时分再回到家中,当人们问起您的行踪时,您该以一种底气十足的、混着些许奇怪的态度反问他们为何需要得知您去了哪儿以及做了什么,或您也能利用您的外表年龄,作出无辜单纯的模样告诉人们您仅仅是去森林里玩儿。您持续这样做,根据我的经验,三五次之后人们就会留下‘我们的意识体喜欢独自跑去人烟稀少的地方玩耍且他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这一印象,此后人们就不会再试图掌控您的一举一动。”
“啊!”马修小小惊呼一声,“阿尔说过类似的话,有时他来找我玩儿时,若时间太晚他会要求住在我家中,我曾担心他的总督会因他失踪而恐慌,还害怕如果他的总督发现他在我这里的话没准儿会引发新英格兰和新法兰西的冲突,可他告诉我他的总督早就习惯他时不时失踪几日了。”
“看样子您的邻居比您调皮。一个调皮的孩子总能比一个乖顺的孩子获得更多自由,因人们对前者的期望值比后者更低。”
“是的。”马修似想起了什么般微笑着说,下一刻他的神情又黯淡下来,“不但是新英格兰的总督,阿尔也不畏惧柯克兰先生,虽然阿尔时常向我抱怨柯克兰先生,例如说柯克兰先生像只喜欢把触肢插进人脑袋里的海怪一类的,但根据他谈起柯克兰先生时的语气与内容,听上去他与柯克兰先生相处得很好,哦,”马修停顿一瞬后改口说:“也许不是通常人们口中的那种‘好’,但至少……”他耷拉下双肩,“弗朗西斯告诉过我不少柯克兰先生的事,大约是想让我找到与柯克兰先生相处与交流的方式,可在柯克兰先生抵达魁北克后,我、我完全没有勇气把脑中预演过许多遍的话说出口……柯克兰先生不是个容易接近的人,我很难将我见到的柯克兰先生同阿尔嘴里的柯克兰先生联系在一起。”
“在欧洲有这样一个传言,”伊万说,‘尽管依实际情况来看,那更像是个只有当事人不知道其已公开的公开的秘密。’他想,“大不列颠王国拥有许多殖民地,不过众多附属中只有新英格兰的意识体对柯克兰而言是特别的。这名未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意识体占据柯克兰心中独特地位的原因众说纷纭,可没人对‘独特’这个形容词有异议。”伊万隐去欧洲众人的猜测不提,因那些猜测多半同些毫无根据的、下流色情的推断有关,至于伊万,在汇总弗朗西斯的闲聊和通信中对柯克兰的描述后,伊万认为柯克兰只是想制造出一个全然信赖依恋自己的幼崽,就如当初在娜塔莉亚诞生前伊万计划着将对某个还未来到世间的、附属于俄罗斯的意识体要做的那样——弗朗西斯在得知伊万的猜测后以“你还太过天真”的语气说:“唉,万尼亚,谁说这些目的是矛盾的呢?以亚瑟的控制欲来说,等新英格兰意识体的肉体成长到能勃起和射精后,亚瑟从仅做出你猜测的那些事发展到做出其他人猜测他将做的事也不奇怪。”——“而其它同族在柯克兰的观念里甚少有值得他正眼相看的对象,大部分同族都无法进入他的视野,尤其是小公国与附属意识体,余下的那些,因大不列颠赢得了数年前的那场战争的胜利,所以对他而言不是日薄西山的竞争者,就是尚且无法威胁到他地位的潜在对手。”
伊万不知自己的话是真的安慰到了马修,还是马修仅仅是体贴他的好意,总之面前这个身高已达至伊万胸口的意识体露出释然的神情,随后马修好奇的问:“弗朗西斯和您也在您说的那个范围中吗?”
“当然。”伊万笑了笑,“弗朗西斯就是那个日薄西山的竞争者,我嘛,则是个没认清自己位置的、一心想挤进欧洲的亚洲农夫。”马修诧异地看着伊万,像是不明白为何柯克兰把俄罗斯帝国当作亚洲国家般,“我的国家位于欧洲边缘,且近乎三分之二的领土属于亚洲。”伊万耸着肩解释道,“回归我们原本的话题,您得尽快决定您想要在这盘以整个地球作为基底的棋局中扮演什么角色,是扮演一个以大不列颠利益为首的‘另类原住民’,还是扮演一个以您的领土与子民利益为先的意识体?说起来,依照大不列颠现在的实力以及发展需求来看,他们必然会向新大陆东侧扩张殖民地范围,也许未来某日你我的领土会接壤,甚至发生军事冲突以及战争呢,马修。”
闻言马修僵住了,伊万能瞧出这可怜的孩子从未预想过这种可能性,他补充说:“以及弗朗西斯,英格兰同法兰西可是世代仇敌,以地理位置来说您不太可能直接同法兰西开战,但大不列颠必然会在战时要求您提供军备物资与士兵。”马修的神情使伊万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年幼意识体的后脑勺,“别担心,这不会改变您与弗朗西斯或您与我之间的私人关系。”伊万安抚道。
“可、可若我们的国家成为敌人……”
“您也说了,是我们的‘国家’,而非‘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战争给已方带来无数损失的情况下,区分敌方的国家与意识体是件困难的事,然而国家的立场随利益而不断变化,诸如几年前的那场战争,想必您也听说过俄罗斯在新沙皇掌管国家后原本的盟友立刻变成了敌人。”见马修点头,伊万便继续说:“这种事时有发生,且即便是盟友,因目标与想达成的结果不同,合作时也常出现表面上承诺提供帮助但出工不出力的情况。因此,我们在与同族相处时,倾向于避免让人类的立场和情感过于影响我们自身的交际。”
马修垂首盯着自己的双手,木制窗台上出现数道浅而短的划痕,他摩挲着那些划痕,半晌后小声说:“我……我得用点儿时间来思索您说的这些问题。”
3 notes · View notes
padam001 · 6 months ago
Quote
《「諸覺大慈大悲三昧意」教堂式簡美道場》螢幕道場 簡稱:諸覺三昧教育道場 又稱:首神三昧教堂 又稱:首神之道 又稱:三昧教場 又稱:覺意三昧 又稱:一心覺行道果 又稱:聖名法真諦 又稱:螢幕如來戲 又稱:因緣超然 又稱:淨心秘要 又稱:三密三昧 又稱:覺義教堂 又稱:真愛無染 又稱:愛的真諦 又稱:福智覺愛無染 又稱:人間覺意連結天國淨地現 又稱:神的最高奧義是純然顯現 又稱:福樂智德覺愛無染是神蹟 又稱:十無染覺 又稱:圓滿覺行六度有情 又稱:無住無念無修無證之道 又稱:首神平台 又稱:首神下台 又稱:首神比你還一般,呵呵 又稱:不要讓神丟臉 又稱:神不可能玩假的,你一樣很神 又稱:何必當真?假的真的都可純然真情意 又稱:神是解脫的,你怎麼可以綑綁自己? 又稱:奧秘在你睡醒大覺時 又稱:你復活了 等等等…… 連接《黑天本人-清淨之愛實質正義》…… 近日有許多人,觀黑天文字菩提, 已走上「首神之道」~ 用你們的話說,已證慧解脫~ 但不要以此為準。你們太有能力,你們不止這樣。 再學好「覺意」方能自展自覺寶地,覺他也如意。 有機會,來看看黑天,或等到黑天在網上公開時, 契證佛三摩地,就能契證佛地。 以下: 愛是沒有原因的~ 愛是超越緣故的~ 愛超然條件…… 愛本是解脫的~ 這是在世而出世的 人人都有經驗! 因此,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什麼是出世間的? 當你只是單純的去與一個天真的小孩互動~ 或你只是心動,而還沒發生欺騙事件、憤怒的情緒時…… 這都是出世間, 這都是超然三界的…… 但你以為乾淨才是乾淨,愛才是愛…… 你忘了愛超越他顯現的樣子~ 你沒發覺愛的超然時,這就成了暫時性的, 也就難以形成智慧的道路! 因愛入世時, 愛的要求~ 可以是最高的解脫, 也可以是最大的綑綁~ 端看你的智慧。 你的父母,不是完美的~ 大多數人的父母都是如此, 但這不完美是完美的~ 大地不是完美的, 但大地因此而完美。 我的媽媽不是完美的,我的爸爸很慘…… 但在心裡,他們好完美喔! 超越諸佛上帝,真的~呵呵…… 但我依戀而不眷戀! 入世的愛不是完美的, 但超然完不完美,愛好完美~ 愛是本能~ 愛與生俱來愛不需要學習~ 當愛連結了身心與條件~ 愛的品質,卻是需要學習而美透的~ 當然也可透過醜來穿透! 愛因你的學習與坦蕩 而上升……上升到超然完美與不完美…… 再完美,你可以捨! 再不完美,都好完美啊! 好氣人耶~哈哈哈…… ======= 我的愛,你們還學不來~ 你們還無法明白! 我願意來,就是我的愛。 我看著遺憾!很遺憾但不失清淨,就是我的愛。 愛是愛著本人淨樂超然。愛是自愛擴展的連結活動。 愛是相互成就,哪怕小搗蛋都是愛~ 愛就是盡量做不遺憾的結果、不遺憾的過程與不引發遺憾的動機。 呵護這個可能…… 哪怕結果令人遺憾,也毫不遺憾! 哪怕有所遺憾也不遺憾自己怎麼會有遺憾…… 愛是驚奇愛是平凡愛是面對愛是諒解 愛是給予愛是接受愛是道路愛是道場 愛是原始愛是文明愛是自然愛是開悟 唯清淨的愛,開悟才成為可能。 愛是實質正義!愛是超然~ 愛是天真純然,愛是不過度加工 愛是賞味期吃 愛是留給你吃……我剩下的……或我不敢吃的…… 哈哈哈~ 愛是一首動人的歌…… 好啦!愛是你們所能所談過做過的那一切的一切…… 以及你本離染的本人! 讓愛飛翔到別人的國度是自由的~ 愛別人是自由的,別把愛困在你所謂的自我! 愛是看見自己看見他人 愛知道道路建立道路 愛知道家建立家 愛是離家回家 愛是你本人的休息站與景點 愛是起點是終點 愛無始無終 愛就是在我之中 愛就是你看見我 愛就是我本人…… 愛是你本離染他也離染的淨樂~ 愛是你看著靈看著心看著身物你知道也經驗了-- 你不是這一切的一切。 愛超越靈、心、身以及一切空與色。 黑天繼續說愛~ 清淨之愛與三昧與君子之道同是很神的~ 聖而不可知之謂神,此神更是除實證本人外一切境界者無法深會, 離一切色空靈心之本境。 但也不是很難啦! 所以中庸說: 「君子之道,費而隱。夫婦之愚,可以與之焉, 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 夫婦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 你為什麼要學習讚美義人或主或大願淨土天主? 為什麼呢? 因為誠愛的心清淨奉獻的心才能離開自我的牢籠~ 才能離染你以為的身體、受做、心理、意識、假我、智性、靈魂生物活動!你才能體證本人本就超越這些 ======== 接下來,自在受記~ 你可以憑以下文字語音,自在受記~這是黑天博伽梵授的~ 哈哈哈…… 最好你已受以上的無念無住無修無證戒 簡稱「一心戒」一境戒或一蓮戒,是實契佛三昧門道。 或許你已通過其他形式開發此心量~ 沒此心量,契實相者,與世間無關也無益有情~ 這是智慧真佈施~無住佈施。 自由受戒並契一心三昧者~ 可開始自在受記~ 不要生輕視心,看待此文字語音自在受記~ 一心者,與佛親授無異。 當然,覺者親授記,多多益善~哈哈哈…… 未契一心三昧者,也可自在受記, 此記則為鼓勵性、預備性、自預告決定記別,也可以。 在此,黑天以十波羅,佛十地,讓自在受記者,自證自記~ 可直證,就是每一波羅蜜可直證佛地。 可環成,就是圓滿十波羅蜜證佛地。 可遍至,就是一成全通,無差別究竟。 正式開始…… 成就十波羅蜜: 成就佈施波羅蜜, 自證自記「玩什麼?」無住覺,開始就已出染。 成就戒護波羅蜜, 自證自記「怎麼玩?」無念覺,怎麼玩都不染。 成就出染波羅蜜, 自證自記「自由出場」無修覺,不玩也無染。 成就圓智波羅蜜, 自證自記「已出場又入場」無證覺,不出不入慧連結圓滿覺行。 成就精修波羅蜜, 自證自記「觀行自在,於一切境無礙」無畏覺,妙行無礙廣度有情。 成就安忍波羅蜜, 自證自記「和眾作受無染」無生覺,安忍無忍同現大利有情。 成就持真波羅蜜, 自證自記「真實諦不離不忘」無離覺,示現大道,明暢正法。 成就根決波羅蜜, 自證自記「一心三昧決行不失根本」無失覺,不動搖本處,不退菩提。 成就慈等波羅蜜, 自證自記「平等慧愛有情」無上覺,對染眾與修眾同施無染法。 成就證捨波羅蜜, 自證自記「方便智法不自限」無法覺,能覺能證能捨。捨法救覺有情 ====== 加一,在此: 先說踐形這一失傳的修證~ 有人形非是徒具人形~ 你超越了你的表現形式! 你超越了你的形體。 沒有任何境,不是當下解脫的。 不管你現在現什麼形? 處什麼境?在什麼卦象歸納連結? 你是日本小雞那很好,你是吉娃娃小狗那非常棒! 你是阿修羅,不得了。 你已出家,好棒棒!你剛結束你的迷亂信仰活動,了不起。 你是鬼王,哇嗚~ 你是大菩薩,哈哈哈…… 只你願意 你可現境成就! 只要…… 『只要什麼?快說……』 「不鳴你不錯!你這樣就對了。 我快,你太慢……我走遠了。」 「你懂得問我~ 你改變了你自難現境成就的新連結新接觸~ 其實,我已說完了。沒證悟到的,得跟好了。」 『呀!我懂了,但我還是沒證到~』 「好~ 可以告訴你三個重要提示,做到任一都可以: 第一,『你自己有答案,而且不管形境心等如何改變(這才是現境)……你都可以肯定的話。』 第二,『只要你的心聽你本人的話,直如是,法行就如本人』 第三,『就是剛剛我說的,如同你要引渡親友般的引渡自己~真愛無染~不要過渡干擾自己等等的……』 要來說戒了。」 『好啊,謝謝黑天!但還是似懂非懂~』 「再說一點,現在你擁有iPhone第30代不100代好了(形容而已) 有7G功能,可連結公益衛星商業衛星環境衛星等…… 混合實境不必其他裝備一鍵即可……功能先進吧! 你也有一台nokia骨董機,很有紀念性~ 但,沒開機能源!」 『喔~我知道了。 不管什麼機,我得找出開關機的能源與方法!』 「哈哈哈……這暫符合第一點」 。 來看這一段,你們無法想像~但你們還是自己想想…… 你們常把無念無住無修無證者,解為佛法身,不能說錯~ 苟非其人,不顯真身是也~ 黑天超然無修者,但你們只要先知道,這一出世間蓮種的種法~ 先自參一下: 『施飯轉勝 佛言:飯惡人百,不如飯一善人。 飯善人千,不如飯一持五戒者。 飯五戒者萬,不如飯一須陀洹。 飯百萬須陀洹,不如飯一斯陀含。 飯千萬斯陀含,不如飯一阿那含。 飯一億阿那含,不如飯一阿羅漢。 飯十億阿羅漢,不如飯一辟支佛。 飯百億辟支佛,不如飯一三世諸佛。 飯千億三世諸佛,不如飯一無念、無住、無修、無證之者。』 所謂的佛性,有情眾生普具。 福智不足難以顯發~ 所謂的佛種姓,學菩薩六度是,四念處是,八正等正道是~ 七正覺覺意是,解脫三昧是,佛三昧是也,世出世間十地法是也。 至少證不退轉時,佛種姓之佛種方說熟成。 佛種姓~當下承擔者,具之。出染決行者,具之。 但具足不易。 勇健當下承擔者,多數不敵業習輾轉假合侵襲~ 非至不動地,雖慧根仍在,仍自流轉難以大自在。 出染智德力不足之決行者,多數被觀所染而陷,被行所著而坎~ 難敵三界心意識觀行之念種勢能所擾~ 覆蓋之假演清淨之念,多為不安情緒引爆~ 哪怕慧智思想再高,不堪一擊~退至流處重來。 心難穩處清淨真實法住~ 真實法住者,無住,勝順者可度~ 渡深層覆蓋情緒暗藏之湍瀑河流與生緣染執苦海~ 黑天在此公開飯超無念無住無修無證者的出世間蓮種, 直探不動地。 強化斬斷業力染習枷鎖之力! 正佛種姓發力不為念種勢能情緒暗流所遷染。 讓你們具足學習覺意的福智。心淨,明覺,進而可契一心三昧之境。 這是這個年代極極極……無極復無極之方便淨種。 黑天生活所資已足,但為了讓求種蓮種者,有此證出世福智之緣, 黑天也告訴學行三菩提的學生, 你們不需要給黑天什麼,黑天也不需要什麼~ 但(誠供黑天說法機緣)黑天與大家說說話,大家都能各自得真實利! (或參與學行三摩地活動, 由黑天送你『記引源』老酵種~ 麵,你自己還得揉~哈哈……) 黑天超然無念無住無修無證者~ 黑天超然三世當世應供! 顯現真實應供轉勝業習~ 大悲法常住~法性本遍在,空不空真實。 但非心音語出活覺意,蓮種難生~聖種難成。 從有無色空證悟者難之又難~ 大慈行乘淨,無諸覺顯現,出染成神話。 誠供者(誠供黑天說法機緣),成無住種佈施,意思是讓黑天說說話…… 大悲種具,大慈種足~福智覺蓮現! 不得了,這是佛種姓小種子或為佛種幹細胞…… 細心保任,六度培育,必證佛地。 心寬出界,業習轉落(弱又小,匙鹽不味淡河流,日體不畏小黑子), 角落養地。 離黑天遠者,雖難供超無念無住無修無證者~ 種出場蓮種! 可供養具足戒(包括三摩地戒)僧寶, 量力盡心助其常住淨願,一年為期。 或事奉上帝樂捐教堂, 助神職牧者佈道,一年為期。 可得少分出場福智之種。 還有…… 自由受黑天博伽梵三昧戒者,盡心幫助親近親友一人, 助其解開人生最大心結,同時也自己自解人生心結者~ 可種少分出場蓮種。 先看一下這一段文,你們就知道 常樂我淨實境實體無體無相, 又多變耶~ 我不是說過妙整嗎?即一即區又超一嗎? 以下摘自《聆聽黑天人格首神之歌》: 這節是副歌,用力想的人不會感動…… 當你已知道個體無不存在體整的訊息 體整已又不是你的臆測了 何況臆測沒有憶念的品質時 當你了解了你所包括的自相似 你就已不是自仿的微細了 當你好像已看見我初生的自畫像時 我成長的創異已創異長成 誰能想像誰能 當你無法了解創異的不相像 我用了相象的相像 以後的相像 使我感動 以後的不相像 使我驚喜 我決定改變整體而超然於微細 如同個體傳回的訊息 還是,滿足了 微細想與整體的相像 但,我已不是你所臆測的 超然整體的 個體的 體現了 ===== 好,回到三無漏學三解脫門這多變的防塵裝置! 看~哈哈,你們還看不到~沒關係~ 穩處解脫三昧時,其實真實境與世間無常苦無我是同在的。 四聖諦、念處、正等正覺之行、五根五力、三無漏學等等…… 都是「諸覺大慈大悲三昧意」簡稱「常樂我淨」或稱「覺意」~ 也是諸佛的覺意自試與教習~ 為什麼? 仿自真實境~空無相無願之境。 此仿或說大方廣,非比尋常,乃是探索世間矩陣擴展, 試試是否可因此導引眾生,實契三摩地解脫境,斷惑證真。 這是從無極彼岸返世間的視野。 說無常,苦變苦執不正、無我,是以世間視野,以心出離,證入涅槃。 說常是空實相含容無常,對應戒覺意。 說樂是無相實相含容苦變苦執不正輾轉眾相,對應定覺意。 說我是無願實相無所有含容無作者,對應慧覺意。 三無漏是一體成型的,也就是淨。 其實常樂我淨也是一體成型的。 常樂我淨波羅蜜可分開說~ 真實,常樂我淨是一體的~ 但你們「不要以為此體是不變的」,這是世間看法。 從世間看法本覺不易不失是對的,圓覺不是。 出世間,恰恰與你們認知的相反~ 所以,你們的體相用的體不變看法是世間的~ 非世出世間一境的。 真實實相體,無相無體,不可思議的是其境本含容無常作受境, 而無常作受境雖佔實相體一小小的部分,卻是其體自變的關鍵~ 因此出世間實境體相多變,超越世間。 想像不到吧!哈哈哈…… 精彩美妙豐盛又寧靜!這才是實相。 但出世間其用不動搖,出染和眾利世,超然人格淨樂~ 此方便真實德用不移。又與你們的世間解相反了。嘻嘻~ 所以,世出世間一境是證來,不是論說來的…… 你們穩處三昧,實證再說吧! 不然,那些都是名相也~有名字無實義! 那就不是黑天要說的清淨之愛實質正義了。 我們再來或說的,其實也是黑天我無聊的娛樂與遊戲常常變的清淨。 因為我還沒消失嘛! 把做雜事的流程縮短,免除不必要的勞務與前行。 這個特別的卡利年代是可能的,你們都很有智慧很有福報~呵呵~ 我們想想…… 把公安說明,把流程簡明,把出染藝術工藝化~ 把內證心法法則化~把正法行法去我化~ 博伽梵是什麼教?那只是你們的認知。 至於契證原始碼,以什麼形式分享……還在民主化中! 這是我們「覺意矩陣世出世間相容」常樂我淨的遊戲三昧。 至於會怎麼樣又怎樣? 超然無念無住無修無證者,怎麼樣又怎樣? 首神又會怎樣呢? 都不怎麼樣的! 謝謝~ 好了,你們實修為重! 黑天要到別處玩了。 我有一支無影匙 拋到空中不見了 不是我鎖匙無影 是沒眼力見不得 商店道場的發展~ 其實黑天已說明宗教本質與架構~ 沒人賦定於我的自動使命已完成。 歸於淡出是其一發展。 黑天其實不用再陪你們玩了~ 誰是你最大的冤親債主呢? 哈哈~想一下…… 對!是你自己 與你給自己的困擾! 你們尊重諸覺也要尊重持戒聖弟子,但沒必要不平等~ 也沒必要神神鬼鬼的儀式~ 再了不起都是善士善友好嗎? 這是黑天我的看法~ 同樣的你也可以以此標準尊重黑天,或平等的看待黑天。 有些模擬解脫態的導引有抓到三摩地本質的邊~ 心態是對的,但導引過了…… 靜一靜,可。 三解脫態模擬適度可以, 淨願與欲神足等都非常重要的~ 有些身心(腦)非我暗示冥想設定,技術操作很高~ 而三脫態模擬是心態很高品, 其實可以互補,如三明治夾層練習, 欲安、無欲、欲神足等有時自由階段交換吃它~ 博伽瓦譚第二篇中的不失首神四個詩節~ 就是神聖依戀心要~也是博伽瓦譚的重要核心之一。 也是四正勝原版的……包括四神足、五根五力等 之後的這些是法型的轉換而已~ 『黑天請問一下,有人强調設定?有人強調隨心觀行~ 到底修證時,該如何?』 「這個年代,神聖依戀--人格性超然覺意~ 是三脫門打開主要跨步! 活覺不失首神,可隨心觀行,可模式並種子化,無妨。 活覺失真的,也應觀照,安之淡之除之轉之或放之, 讓它有出口的自由~ 別讓它模式根本化喲……明覺亮一下!過了就過了,別過度傷害~ 過度加鹽……過度怎麼會好? 好~博伽瓦譚第二篇中的不失首神四個詩節,好好領悟…… 領悟時,成見可閃現,但別讓自限的成見成為模式成為種姓…… 才好, 先行悟吧!」 先看梵天的提問,那時黑天怎麼答的…… 再接著看不失首神(妙整不二即一即區又超一)的四個詩節~ 「主布茹阿瑪說:人格首神啊!您作為至尊的指導者處在每一個生物體的心中, 因此憑著您的高超智慧,毫不費力地知曉眾生的一切努力。 儘管如此,我的主人,我還是祈求您仁慈地滿足我的願望。 我希望您告訴我, 您形象超然,那根本沒有塵世的形象,但卻是怎麽顯現出塵世形象的? 而且(請告訴我),您是怎樣以排列組合的方式, 獨自展示出用以毀滅、生產、容納和維繫的各種能量的? 一切能量的主人啊!請從哲學的角度告訴我有關這一切。 您就像蜘蛛一樣用自己的能量掩護自己。您的決心毫不動搖。 請告訴我這一切,以使我在人格首神的教導下, 作為一個工具去創造生物體,但不受這種活動的制約。 啊!我的主,不經出生就存在的人,您像朋友那樣跟我握手(好像地位平等一樣)。 我將會創造各種各樣的生物體,將為您做服務,而且將沒有煩惱和擔心。 但我祈求,所有這一切都不會令我產生驕傲的心,以為自己是至尊者。 人格首神說:經典裏闡述的有關我的知識是非常機密的,必須靠做奉愛服務覺悟它。 我現在要解釋執行那個程序所需要具備的條件,你應該仔細地加以吸收。 出於我沒有緣故的仁慈,我要讓你通過真正的覺悟,在心中恢復你對我的一切了解, 包括我真正的永恒形象、我超然的存在、膚色(形態)、特質和活動。 布茹阿瑪,在創造之前,除了我自己——人格首神,什麽都不存在。那時只有我,沒有物質自然——這個創造的原因。 你現在所看到的也是我——人格首神,毀滅後剩下的還是我——人格首神。」 接著看…… 博伽瓦譚記載。人格首神回答布茹阿瑪,不失首神四個詩節: 「布茹阿瑪啊!任何事物如果看上去有價值但跟我沒關係,就不是真實的。 要知道,那是我的錯覺能量——出現在黑暗中的反射光。 布茹阿瑪啊!請了解,物質創造的重大元素既進入宇宙,同時又不進入宇宙;同樣, 我本人也是既存在於被創造的萬物之內,同時又在萬物之外。 追隨至尊絕對真理——人格首神的人, 必須在所有的情況下, 在所有的空間和時間裏,直接和間接地尋找,直到發現這一事實。 布茹阿瑪啊!只要你永遠牢記這個教導,那麽無論是在部分性毀滅發生時, 還是在最終的毀滅來臨時,你都不會被驕傲所打擾。」 再看黑天我在此年代的說法, 於《黑天本人-清淨之愛實質正義》我說: 「毫顛之妙也是三昧之妙 毫毛之顛含有原子結構,宇宙性訊息與生命性訊息 毫顛藏無量世界。 原子也含有宇宙性訊息~ 但並非直接的生物性 而是間接的連結生命性。 所有通道都是差別平等的 但生物的是生命的 物理的是機械的 生命的也包含物理的 機械的訊息是生命場道的景境 所以,我才說生命性上帝是最初也最後的上帝。 好比說我們算是生命的~ 我們生命的溝通之基礎常是機械的 像現在文字網頁的媒介就是機械的 所以,沒有組合,實義不成, 不做分離,實義不怎麼顯明 所以,我才說~ 你當在眾生看到我, 你也要在我之中看到眾生。 我顯密不染! 因此我說, 我不在一切,一切在我之中。」 於《我是人格神》我說: 「超然遍透極機密 我的朋友啊! 以超然大愛,無礙的彰顯 才能想像…… 我的朋友們! 以超然節度,虔誠的慧眼 才能看見…… 我遍透超然,經過一切的無始 創造、維繫與毀滅而獨立不懼 我遍透本然,門戶道路的通達 都蘊含至尊家園的淨樂與訊息 我遍透全然,超越心物的實相 在被創造之中,也在宇宙之外 我遍透自然,無盡時空的遍存 從宇宙萬有中彰顯人格性存在」 於《我是人格神》 我又說: 「…… 學者應以覺者願 才破我執三昧空 此是清淨奉獻者 棄所做想思源頭 不論無始與創造 不管毀滅和經過 所有過程我遍存 一切事當得見我 這才是彌放六合 此方為卷微密藏 大空來源我稱我 空王也可現個人 一切事當見門道 如果與我無關連 哪怕價值無限好 也是錯覺影中光 如因慈悲入錯覺 應處關鍵義三昧 遠遊節度憶歸途 一時迷糊無礙回 心與物我皆超然 覺人與我同存在 物滅微妙也超脫 我存在心也在物 我超越心也超物 如見心物都有我 當知我是超心物 時與空我皆遍存 不管何時可見我 不論何地我皆在 氣空水地根識火 念思覺情都有我 差別平等我三昧 超然愛願依我門 雲端時隱時娛樂」 『黑天你說「於一切境不失本覺,能感動又不曾動搖」 是怎麼回事呢?』 「就是你不是死的~也不是石頭。 你的情感已具足覺行意向~ 也就是 你的情感不亂闖也不亂停! 你的情緒、欲望、思維動態模組~ 不會打亂你的覺行、你的真愛 你的淨願、你的顯現!」 嗯,商店道場還在! 玩一玩吧~ 黑天娛樂是大慈三昧,誠自心腑。 見離真迷苦,顯法是大悲三昧~引領真實。 迷於世間不論苦不論樂,同為迷苦,四聖諦顯~ 四不壞淨修~ 戒,如非欲心神足趨於三摩地本境者, 就不成聖戒,也算迷苦。 戒,自律自樂不輕他人可~ 三摩地本境,定散一如, 世苦世樂,都是清淨極樂平等真覺,不失真不失神。 覺意開顯八解脫是大喜大捨三昧,息欲心慧安暢。 當然也契大慈大悲三昧,不失真實神愛空覺慈悲妙智~ 八解脫, 從博伽梵歌黑天就傳下! 只是傳著傳著,你們越來越看不懂了。 在此,再一次先把此慧路簡說一下~ (實際修證操作,另說或現場說) 前三解脫,即超然情欲、愚昧、良善三種心物屬性 跨越欲痴、貪婪、嗔怒所產生執著欲色空三界交錯的種種煩惱~ 是一心三昧前的淨心。 循至證修三解脫門道! 所謂的一心一蓮(一性)或一境,是純境。 超然染淨的不二純境,是純一,也是超一的。 後五解脫,是活動場所 (包括一切元素感官心物境,或可稱為活動場和物~) 與活動場覺者交流會通的比重。 明晰證悟者是出世間禪定成就遊玩~ 循至圓證覺捨,臻達首神超然,與神相應~ 不動本處遍臨一切, 成就諸覺一切種智遊玩三昧。 『會不會黑天本來就沒講清楚?所以,越傳就越看不懂了。』 「呵~不鳴,你好會說話哦~ 也是有可能。哈哈哈……」 失去神聖依戀,你所學的真理是死的。 死的真理,沒有感動,沒有愛~是冰泠的~ 好像只是計算父母在你身上花的錢而已~ 神聖依戀就是覺意一心 向著超然人格性真理活道~ 然後,你才可能走上並完成真理活道。 以宗教來說,你信耶教而忘了耶穌~ 忘了耶穌的顯現~ 忘了耶穌與上帝的關係~ 心失正義連結怎麼做都難以契入神境。 你學佛而忘了釋迦牟尼的顯現~ 忘了各牟尼與諸佛的關係~ 研究再多真理~ 也失去心淨之妙! 你學習奉獻之愛, 忘了慈悲覺智超然, 忘了奎師那~ 那你還能有多少樂趣呢? 哈哈哈…… 但也不是說除了父母,忘了其他的關係~ 這也是不對地! 神聖依戀是強調基本衍生連結, 與各種覺智高層連結~ 也就是從神識之火花,見超靈(法身)之無相之體之覺智之…… 無相超靈,人格面向之一就是遍存每人心中的純真的良心~ 從超靈即一即區之遍,而深會人格神性不二之遍妙。 「不鳴,你知道為什麼學佛的人那麼多那麼多? 這麼的多~ 淨心的那麼少? 契一心的更少? 我們也就甭提解脫三昧了~」 『黑天莫急莫慌~ 也許啊他們喜歡慢~ 慢慢的學!也不錯呢。』 「哎吚~你在安慰我嗎?」 『是啊!也順便安慰眾多學佛的』 「謝謝喔! 那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 『不想,但請講……』 「啊!我臨時有點……」 『要講就快講~咋!』 「嘿嘿嘿,不鳴真有你的,我喜歡~ 算你拜託我說的~哈哈哈……」 「原因很重要!解脫很重要~ 淨心也很重要, 先說一說淨心的重要。 沒有淨心的三昧,是假性三昧或暫時解脫~ 五種或衍生五十種因素的心魔執境就來~ 或者停在神識的微光層次,看不清生滅因緣。 也就無法觸及法身核心不動覺智。」 「這也是黑天為什麼不鼓勵(時間不怎麼多的) 你們花太多時間修四禪八定了。 心淨契解脫門出世間真實境,世間境界無不貫透!」 「這也是黑天為什麼不鼓勵 你們視點玄為唯一法要修持了。 執玄關出入就停在靈性神識的範圍了。 終其一生難以窺見法身的一隅或只此一隅…… 也難會超靈無所從來,本人不出不入了。」 『黑天等一下~什麼是玄關?』 「是道家傳的玄關?還是一貫道指的玄關?或是家門的玄關? 還是……你要知道什麼?」 『關於「修證」法要的關係 ?與順便了解一下誰借用誰的?』 「家門的進則廳堂,再進睡醒處,出則道路~再走就賣場、車站、風景區、機場………能安能行啊! 道家的玄牝之門、谷神、天地根……一貫道的明明德、中道、明心歸家處(正法眼藏)、允執厥中、道心…… 再早希瓦的光明心、無所不容…… 最早是維施努(黑天、諸覺)傳系,難以計算的年代就傳給梵天、太陽、眾祖……這些都不是我要講的~有智慧的借用了,也沒關係,不追究!不要太執著就好~」 『等一下,黑天你說很早就有?怎麼證明?』 「維施努(黑天、諸覺)傳系的提拉克(tilaka)~ 從前額到兩眼間延伸至鼻山,長U形聖線即是。 有的加點,有的加長~ 提拉克有 十二處可再加後腦頭髮錫卡處。 到現今,還留傳著……」 『你說那些都不是你要講的意思?那你的意思是?』 「我--人格神的腳後跟~」 『什麼意思?』 「凡走過無非淨土~」 『什麼?』 「跟好~」 『還有呢?』 「兩眼間稱:ve,請他們跟好,讓他們玩得好~不玩了也是好!」 『哦~』 「色空不二」 『為什麼講到這裡來?』 「哈哈哈……世出世間一境(掃視……)」 『總有實修的真方便吧!能說嗎?』 「可以,就……先推後面點~ 講到這裡,佛法記錄上的大盲點,就要點出來了。」 『什麼大盲點?』 「色受想行識五蘊的記法,沒問題,但不夠明廣~ 實際修證問題就大了。 黑天知道毗婆尸和釋迦牟尼,都不只這麼說的,怎麼沒記下呢?」 「八解脫與勝處和遍一切處都是八解脫的深會,轉勝不清楚~ 什麼『色觀色,是謂第一解脫』這文句你們也好意思記、好意思翻?是說總要有人留著信息封包!哈哈哈……」 『我來時,不是很能體會你們的苦。 我看著苦,學習著苦…… 學苦學得很苦很苦,就是不苦~ 經過我用心感受努力學習請益實際練習幾經心智確認,終於…… 喔~是的,淺嚐了微醺的苦! 一點點就夠了~已解,眾生無明無量輪迴苦~ 好美~哈、哈…… 「叩~」 誰?誰打我的頭!是誰? 哇啊!我怎麼又無明了,我苦惱啊~ 我不是已慧解脫了嗎?』 「不鳴~你醒了沒?還是吃太飽? 你慧解脫,五因都不明不會~會個屁! 你邊行邊叨唸……自己撞到樹啦~」 『是這樣嗎? 我知道了,難怪有人說「無明緣行」 無明緣由於行。我什麼都不做,不就好了嗎?』 「是這樣嗎?」 『要不然咧?』 「我們好像不是這樣說的~」 『要不然,黑天你們到底怎麼說?關於無明?』 「不了解活動中的不活動,自失超然,就是無明!」 『不太懂?』 「不了解活動五因產生的輾轉相因緣生,就是無明!」 『再說清楚~』 「迷於活動的五因變化,執著了、妄想了、失去真心了、以為自己是活動的唯一做者,就是無明!」 『執我了。』 「被活動障礙了,煩惱了,染著了,癡迷了。」 『觀慧迷於業力,心智染了業習。』 「嗯~ 懂得欣賞風景,慢慢就能保持覺察並了解事情的成因! 學會取景聚焦,無染欣賞又超然屬性就是心智的清明。」 『還有呢?』 「無明最早叫失去瑜伽自失首神!不懂無生無滅的藝術。 不覺,沒有覺透!不覺於行~這個說法比較容易明白。 就是活動不清楚原因,不清楚相關的緣由~ 不清楚外表雖不活動但內心意識胡亂行想又妄想。 就算思慧上完全清楚活動的原因,但情緒不受控或情緒來了 就忘失了跌落了,這都還算無明、執我見! 思慧上完全清楚活動的原因,但不夠當下~ 無法來相應,去無怨,就是慢心~ 不實應超然,忘失出場職責,對場身刻意產生不正確的破壞。 也是無明~」 『黑天這五因於修證似乎很重要!那對於世俗的成就又如何呢? 又到底什麼是五因?』 「哈哈哈……」 『該不會是現傳的「五陰」吧?』 「這活動五因,是世出世間~ 既是出染主因,也是和眾要因。」 「不明活動五因~ 自失覺意覺行,思見邪暗,作意混亂,無明生起…… 憂悲苦惱又經變異衰亡,煩惱方便集聚又積業習!」 史詩(博伽梵奧義書、布茹阿瑪‧蘇陀等……) 稱「活動五因」 不明覺此五因而以為自己是唯一作者~ 執於「我是」 又非證我是「覺智超然,在內也在外,也可不在一切」 是陷入想佔有活動場的執持狀態~ 哪怕所謂的「見性成佛」也是暫時自信佛~ 非圓滿佛果~ 「見性暫時自爽佛」 實話說是「迷五因心魔執境」 哪怕神識自由出入,那又如何? 心未淨,行失覺,三有未超,說證有愧。 有手有腳慢活都活不好了~ 讓你神識飛馳還得了,不造難受業,難啊! 神識不是法身,甚至意生身都非智妙法身。 當然神識、意生身也算從屬於法身~ 應化得妙則無不是。自執自限則失三昧。 『黑天,那我們不就不用引渡眾生了。 因為還沒解脫嗎? 我們怕害到他們呢!』 「不鳴,您客氣了。 如來佛陀博伽梵,稱引渡眾生,那也要眾生肯登船上岸啊! 阿羅漢也可以稱度眾~ 未解脫的發心奉獻者,說引渡也無妨! 最好是說分享、聯誼、講習、共同實修,實驗研究、切磋校對…… 最好是了解到哪分享到哪~ 觀行正受修證到哪~只是誠實的說,最好! 分享超然知識、引領親近善士、聆聽正法、讚美諸覺、憶念向願、奉獻聯誼、學行三昧、淨樂證修、實現超然人格等等…… 以致於圓證覺捨也可以說是分享! 實行六度而分享法喜,很好啊~ 盡量不要把你支持的道場當做『說八卦』的活動場所。 不要過度狂熱……時間要分配好~ 誠實而不壓迫的分享~ 不自以為只有自己所學所信的是唯一法門 不自以為只有自己所行所證的是唯一真理~ 不要吹牛~除非你肯定別人知道你在吹牛…… 真感情就是好文章! 改變自己不喜歡的自己並打破染習,就是最好的引渡言語。 你真實證修,真愛無染,照顧身邊的人(受照顧悅納也是)~ 那就算你幫助遠方的陌生朋友,他們也比較容易感受到, 容易以愛確收! 如果在你身邊親近的人,你都失去耐心真愛關懷(但也不要過度關注成束縛)就算你像是熱心的幫助陌生人苦難,別人雖也謝你~但這總是缺乏面對自己的真正底氣!那實話說你只不過是要掌聲而已,試著以虛華治療自己而已~ 只有真實的面對自己,夜深人靜也如實自在,對別人才是最好的~ 這是深藏深行真實力超靈的顯現度。」 『啊!黑天你說得是沒錯啦! 那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解脫? 我們跟博伽梵什麼時候才能平等? 如果親近的人或不得不同處的人心中沒有愛、強制性高或習慣壞到令人難以忍受,你說怎麼辦? 還有你說的活動五因到底是什麼? 對這麼情形有幫助嗎? 等一下,再補問一題:什麼是超靈顯現度?』 「不鳴、沒了啊!就這樣?」 『嗯~先這樣~』 「謝謝喔!我都不知道問也可以問到飽?」 『嘻嘻……』 「你問你們什麼時候解脫? 其實,我可以說:為什麼你想解脫? 你什麼時候不是解脫的?你不喜歡你結的結? 你不會綁活結蝴蝶結中國結?你的中不是中? 你沒剪刀?你不是也歪一邊嗎……」 『等一下!黑天,你這樣說,好像看不起我們……小鳥們!』 「不鳴~我是說,心臟。」 『喔!對不起~請繼續~』 「其實你無時不是解脫的,這種幹話! 黑天就不說了。 但真的,只是能量延伸變化的遊戲! 隨時隨地任一方便法,任一念任一境,你都可解脫! 就是忽然或累積到頂了,就契悟了,開解了。 恭喜,這是暫時性解脫。 因為你對心的覺向穩定與活動五因緣生還未明。 所以,只要你還活動,你就容易再陷無明。」 『黑天你說,都不活動連維持生命活著都困難。 那假如我們做到了你說的:「活動中的不活動」 就是不再被活動干擾了。這樣算不算已解脫?』 「比暫時解脫好一些,已經很高了。 這是超然了活動屬性。 於情超然、於愚超然,常於善良。 但還是可能想佔有活動結果。 如能超然的各種可能的結果,就能淨心。」 『淨心能恒處解脫嗎?』 「此淨心是不受活動干擾的根本。 但如果活動五因不明,也是難以恒處~ 就像有些學觀者,自觀有時是好好,行動觀念就渺渺~ 就像有些學靜慮者,在山上穩穩的,到市區就渾渾的! 淨心又能活動五因緣生明晰, 就算已走上首神活道。」 『這樣證修還不夠澈底啊?』 「是啊!哈哈哈…… 但不代表我們不欣賞各種層次的虔修行者。 因為尚未實契空、無相、無所做所有解脫實境。 這實證超然視野,才能於不論何種因緣境都不生搖動~ 能利眾又能不經(覺透)思慮自在超然。 這是從世間活動勝處,契親臨出世間棄絕實境勝處! 這是覺意一心的勝義初證。 非現傳的八勝處,現傳的已傳偏了。 遍一切處,更是離譜。什麼『青遍處赤遍處黃遍處白遍處……』 哎啊~我的媽啊!感恩啦~」 『那什麼什麼遍?什麼什麼不動本處遍臨一切?是啥?』 「簡單說,不但要覺悟超然、明因緣、越三界、契實境~ 也就是先『心淨則眾生淨~』 再於身心超身心 又超然世出間一境一心三昧!這是遍臨一切而不動本處的重點。 超貫三界與真實境,無不遍至遍滿遍透! 不執第一不拒最後超然終始…… 然後也欣賞『可愛的執著』…… 我接著……」 『黑天黑天,等等~ 我看我們還是想先了解清楚活動五因~謝謝!』 「我接著……要說『佛二代』方便法,你不聽啊! 哈哈哈~算了。 不鳴,你知道什麼是無字真經嗎?」 『我知道啊!黑天,這很簡單耶~ 黑天你想了解是達摩的無字真經?還是一貫道的無字真經? 或是如來佛小說中的無字真經?』 「喲~不鳴,請說說~」 『拈花惹草是無字真經。』 「什麼?」 『啊!都是一樣的,拈花微笑,楊枝痛哭~還不是一樣』 「還有呢?」 『就是……沒有任何文字嘛!就是不立文字嘛~自己做受吧!』 「為什麼說不立文字?」 『就是……生命生活實在的活動……哎~』 「是不是活動是現場活動,記錄不等於現場活動~ 不要因研究活動而錯過真正真實活動! 不要迷於活動,不要不清楚活動形成的原因 與活動時保持淨心超然……」 『耶~黑天你也知道啊!』 「所以啊,不指向實際現場活動,不了解活動五因, 不了解活動中的不活動。 就不是無字真經,哪怕他是空白的一大本~ 哪怕他指玄~哪怕是真言法訣~ 哪怕他畫圈~ 哪怕他畫圖~ 哪怕他有五個字, 哪怕他叫五蘊,哪怕他拈花…… 都不算真正的無字真經! 當然有時用聲音…… 再說, 不用字是因要突顯,指向實際現場活動因緣觀行透澈體驗的重要~ 指向為什麼可以在活動中超然實證的訣竅! 所以重點不在用不用字, 是指向實際現時活動因緣、了解活動臨場要素、 玩好,超然,不玩也很好!」 『那黑天你怎麼看一貫道的無字真經?』 「非常有智慧的法要易開罐!」 『什麼易開罐?』 「濃縮果汁,但還原操作欠明確! 也不知道指向現打現壓果汁的作法。 就甭提現泡與手搖杯了。」 『什麼意思?』 「仿自五蘊~不知五蘊亦是仿。 不知法要易開罐發明者的真正用途! 或是學古經典(聖經、博伽梵歌、博伽瓦譚等)的過濾密宣法與口令~ 就是讓自家人聽懂,非自己門派,別人聽不懂!」 『這樣大道的密意,以現今分享風氣,是不是可恥一些~』 「是可恥~不過,有時黑天也會用!哈哈哈…… 這設定法要者,很有慧根~」 『怎麼說?』 「還設計了一個不錯的子亥手印~」 『好在哪?』 「好在哪?他們自己也不一定知道?有啦知道一點點! 哈哈哈……」 『你一會兒說,口訣與五蘊有關~ 一會兒又說他們自己會不曉得自己的印?想不通耶~』 「等黑天說出活動五因,你就清楚知道了。 先說『勒』對應色,反過來唸,他們沒什麼人試過~ 哈哈哈……反過來,五個字就是對應五蘊(不是很清楚的五蘊) 色不是只有色啦!是活動場、空間地點、場身、場物、型態、模型、 能量模型、數學模型、心理模型、元件、業種、因地…… 好,說到活動五因再說~ 還有子亥印,像天真的孩子~當然好! 但哪這麼簡單! 都把這當通關密印~太淺了。可惜了。」 『怎麼可惜法?』 「浪費了,設計者的苦心~ 是不執終始而歸源原因之洋等等的意思~ 除了原因之洋維施努、 乳海甘露之洋維施努、 還有孕育之洋維施努~ 這三洋三個維施努~ 又兼隱喻原實境空三昧、甘露無相三昧,孕育不執所有三昧~ 三個維施努是黑天博伽梵直接擴展。 契實了法印,則越三脫門!則契黑天之中~ 得真實博伽梵之道! 你看你們都跑到哪裡去了~ 像孩子天真,怎麼不會像小krishna啊!呵呵~ 真是的~ 怎麼沒人來三脫門呢? 其實不止是一貫道,連佛教徒與有些經典記錄也搞錯了『空三昧』 空三昧不是虛空三昧啦!我咧~」 「因你們是一群良善的實修者~ 懂得歸於一止於一,像在門口排隊的修者! 所以,得到法要歸納的好處,容易開解經典某些深義。 不代表已澈悟已解脫! 你們還有很多數人,著相執門自以為高,這是跨進實境的致命傷~ 門錯執了~打開什麼鎖也沒用。 還是真誠真實謙卑實修吧! 既學佛就當真佛子吧! 才不會讓有禮成為穿著謙虛外衣的我慢!」 現場現境無一處,不是無字真經。 現場現境無一處,不是活動! 無字真經必包括活動五因~ 不指向活動五因、現場現境與超然活動,就不是完整的無字真經~ (黑天嚴格說來,無字真經,還得包括契三昧解脫實境關鍵訊息。) 但請不要忘了 記錄也是活動的一種~ (在年代眾生於現境難於自覺超然時, 記錄超然活動知識,尤為重要!少了、缺了,就難了。) 一種積累量能質能的會集~ 知識可以是範圍性也可以是超然局限的! 傳達表達也是活動, 傳承連結合作擴展也是活動~ 斷線斷連過濾排除清淨清潔也是活動! 類比、對比、對應、相應、疊加、積體、光圖、封裝 垂疊、雙垂疊、自仿疊型、碎形連結,變形感通…… 同時感通勢能變動…… 無不是活動! 活動本質是平等的,因為都是變~ 以實際愛的超然覺智福德來說~ 活動品質透澈就有其多元的品賞的層次組合與穿透。 博伽梵與眾生的平等,不是因為說話、體證,或覺行的實際境地! 是兼顧同儕的學行樂趣、激勵與互動~ 教習不應只是教習者的獨角戲~ 博伽梵覺得有不同層次的眾生(實修眾),對於眾生才是無上的。 不同層次的修證領悟,相應與引導, 站上引渡眾生的視角~ 博伽梵覺得這樣,高於只是無上的博伽梵自己演。 因此,博伽梵方便真實多元光譜引渡劇場 角色不只是只有博伽梵的原因在此。 這是:『活動多元效力連結』 或說長一點 『活動時程種種知識法則角色方法努力實際運作行動效力合同意向連結!』 可高可低,超然高低~ 所以,你可以看成,不同層次的修證領悟,是沒有低於博伽梵的。 不過有一個事實,是博伽梵無始無終不離真實解脫境,任何境不染隨契三昧。 這個層次未到,不同層次修眾,應自知。好不好? 自證心淨再說~是不是比較如實呢? 你心淨了,你愛怎麼說怎麼說……能管你的就不多了。 佛學記錄說五蘊或說五陰~ 其實說五「蘊」這字詞不比五「因」差…… 嗯,不是不好,只是於現今引導修證並非最恰當…… 色受想行識,此說法,有點出五因概況, 但種智受限了。 其重點不在字,而是活動成因連結。 或許五蘊以引導重視身心來說,已是當時最佳說法了。 只是實際修證時多數行者變成蘊字迷失積聚迷失~ 因時間流轉與眾生心力焦點的關係~ 五蘊名義焦點局限了。 變成特別特定指示~而非活動成因成分連結~ 而非成因開放相容結構~ 喪失了連結的實相縮放、滑動與換頁之超然。 其義連外不清,內轉智便不明,勝處也就難至 。 黑天說過每一眾生每一牟尼每一念 都可說是法身「動人的自由」 黑天尊重衍生的種種說法,多重的方便~ 不過,於現今實證超然來說, 哪怕是黑天親自說的, 形式結構說法該更新也需更新的! 不明五因無礙法身也就難證一切種智~ 五因具三態性質可說為八解脫。 五因明緣起的萬法變化與超然~ 五因具念處真義~ 五因具宇宙基本成因! 是轉識成智之基礎~ 轉執意明覺意之淨向~ 轉含混現一心之實性~ 『到底哪五因呢?』 「黑天看了這麼多打混摸魚佛~ 又看了這麼多錯覺認真佛~ 也是非常清淨娛樂的…… 哈哈哈哈哈、哈 呃~不鳴 你剛剛問什麼?」 『到底?』 「喔~好的」 「醒來, 對自己的心 笑~ 世界就不一樣了。」 『更好嗎?還是更瘋?』 「那要看你平常 是怎麼看待『人』家的?」 『「人」家?』 「心~」 『不是自家嗎?』 「對!是家,是人是聖是魔~ 是瘋子傻子,就看你平常 怎麼看待怎麼善待他了。」 『你不就是心嗎? 誰看待?善待誰?』 「純真看待! 『叩~』這是不同層次的善待~哈哈哈」 『幹嘛打頭?』 「想什麼?誰是唯一的做者~ 可如一,可分離的~可自查,可連察的~ 要不然你怎麼到此,會意呢? 你把心看小了看呆了看死了。 你以為你能佔有心嗎?或你只是心嗎? 對了~ 你不是要了解活動五因嗎?」 『喔~是啊!是啊!我正準備聆聽呢~』 「活動五因(較易覺知的明顯分類)就是一切現象成因。 幻相(短暫組境)執因~ 真相(契空三昧等,不執幻相)契因! 出染遊戲(以真愛戲無常)三昧因…… 入世不染(以真心濟緣度)真原因!」 「活動五因, 是活動要素現境觀行。 是活動成分的透澈度! 是活動結果的建構、執持、放手與棄捨。 是活動的藝術~ 是明白超然的基礎。 明白了又超然,也是無明的殺手。 一切罪惡聞之,喪膽! 一切業報見之,自現自弱自轉自棄~」 「好,廣告完了……下課!」 『什麼嘛?耶耶~耶……』 遠處有兩岸~交接笑罵聲…… 接下來,已學行三昧有成或進步的學員與朋友~ 要聽好了~ 初課時,大都只是教習感官收攝與導引。 欲息心慧以身為場擴展…… 以知行觀、熱情行法,靜待花開,淨場淨心! 再來要說的, 都是三昧實際學程內容……或提要,或胡扯,都是!不要懷疑~呵,其實前面一些文,也無不是,哈~(以覺意矩陣模擬現場導契或提) 『黑天,你是不是跳過什麼了?』 「喔~你說的是?」 『活動五因啊、阿呃--』 「你們都好急喔!? 你們以為的知道不是真的知道~ 深會深行才是真知道。 要不然,淺解皮毛…… 什麼都做不到的! 觀身心不照不顧以為大覺~ 去睡大覺吧! 一下子無明老毛病~便復發了。 知道自己無明業習未斷,才是初步探及「如實知」 如實知只是很像實際知道! 非覺行實證實記也。 你們的知道大都 與做到無關~ 與到位無關~ 與涅槃無關~ 與真實境無關~ 與……」 『為什麼知道會做不到?』 「因為只是想知道而已 只是想坐高高而已 只是想寄託於『偽當下』而已 只是不想負責而已~ 只是不想否定過去的認知而深層是自我怕被否定而已~ 動力系統出問題~ 方向定位儀出問題~ 慣性路徑走向出問題~ 駕駛大問題……呵呵~ 把自在觀當成監視器,而且還是模糊的~ 當然比不上雷達、天文望遠鏡、夜視系統…… 衛星定位、全像攝影、光學奈米、單分子顯微系統等等…… 何況,觀與止(定靜)或禪淨密律等, 大都是模擬空三昧解脫境的~ 也有的是模擬慧定虛空三昧的~ 你還活著,就不可能不活動,身場內身場外都在活動。 不活動,就無法活~餓只是看著他餓……一直到餓死。 你不可能嘛!對不對,有其相應的緣力嘛~ 有其活動的動力嘛,是不是? 重點在,對於活動及結果(尤其是奉獻行動) 不執染也不自干擾,超然於活動~是真正的活動中的不活動! 而不是不活動!不活動不是真棄捨,不是真無為。 是不作為~是我執官僚。 穩處在你看的處所、正處一切行為之上(外), 穿透一切活動心意觀行知覺超然~ 你活動你看你知你覺你超然,都是你, 你不止是你,你超越你自己。」 『就是無法超然啊!』 「所以,才要了解活動五因啊~」 『一定要了解活動五因,才能超然嗎?』 「哈哈哈……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也能超然。」 『那我幹嘛了解活動五因呢?』 「位置越高的,常常越自限,可惜了。」 『黑天,不鳴算飛得高嗎?』 「喔!不是說你~ 你如果可以餓死不自在業習,儘量不提供無明營養, 這樣的話……也難超然!哈哈~」 『那怎樣才能於不明白活動五因的情況下,超然於活動?』 「跟隨覺者,向願淨地, 或不執著一切,都可能超然。 只不過這不是穩處超然~是暫時體證超然! 有的超然了,但不知為何超然? 有的不超然,也不知何為超然? 只有超然了也知道超然活動五因,才能一直超然~ 想超然就超然,不想超然也超然。 境物心境如何變化已不受干擾。 這時稱為慧定虛空三昧, 如虛空不動搖~ 不與任何境意混合的超然。 這幾乎是超然情理的極致~離涅槃半步。」 『請示另半步?』 「你好隨便喔!好隨意喔! 你知道這半步,比起前面所有行法加起來,還不容易嗎? 走了走了~快!」 『喔,好~黑天等一下……」 『黑天,何故虛空大放七彩光明? 而且像是從你這邊發出? 轉何大法輪? 請明示--』 「我剛剛,發一枚彩光訊號彈啦!」 『喔~我以為……』 「不鳴,你這就不對了。 花了很大力氣隔空取水杯,不用手~也不用機器手~ 水沒喝好,斜漏九成,大家拍手…… 手好好的不用,等沒手時又想要有雙手…… 你們沒救了!」 『黑天,等一下……你不是說你「凡走過無非淨地」嗎?』 「是啊!無一處不是。 山也是淨山啊! 他是屎、是沙、是碎石子 我們並不排斥他是淨山的一份子啊! 自己不穩定當然滾到邊邊去~ 我們還是含容的~ 但他不能假裝自己是大礦脈、寶脈、寶石啊! 你說這樣,真的好嗎?像話嗎?」 『黑天,你在講什麼?』 「我說慧定虛空三昧,離涅槃半步的先搞定! 為什麼幾乎是情理的極致?先弄清! 身語意世界第一頂先到位,出三界才有望…… 不然,我說活動五因,你們也是因名會意,難契真實。 不然我已說了虛空三昧名,你們契實了嗎?沒有嘛! 名實不相應,慧定虛空三昧極越情智如何會? 那就遑論越三有空三昧等解脫境了。 連夢見都難矣~」 『那慧定虛空三昧,黑天不先說說嗎? 還是與活動五因一起說也可以喔! 嘻嘻……』 「哇~哈哈哈…… 當然可以。 諸覺護靈山 涅槃本無住 超然始末中 真實方起舞~」 『說得好像諸覺還在上班似的? 黑天~涅槃是無住,我理解~ 但真實方起舞,這這這……怎麼說呢?』 「哈哈哈~哇↘ 那我每句也可各改一字喲! 你看~ 諸覺釣靈山 涅槃遊無住 超然始末通 真實圓起舞~ 還是, 諸覺戲靈山 涅槃玩無住 超然始末透 真實樂起舞 或是……」 『黑天,好了~ 你贏了,還不行嗎? 沒有你……我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是不是? 但你說的頂是什麼頂?捨是什麼捨? 真實涅槃又誰能……』 「不鳴,等一下~ 我不要贏! 你不帶情緒溝通,是不會喔。」 『不帶情緒溝通,還有感覺啊?』 「不鳴,你看著我~ 可帶著真誠真情啊……」 『嘔~ 黑天,等一下…… 我好像吃太飽!』 「撐死你~哈哈哈…… 好啦!黑天要認真說了: 嗯~你們想吐的先到旁邊去! 諸覺就位、諸梵就位、諸…… 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諸方學人,傾心聞思,得忍並不難,第一好簡單 然後,自淨心意~靜候……活動五因、虛空三昧、一心、覺意、矩陣……自動到來~做夢! 涅槃如果像你們想的這樣! 涅槃好可憐~ 你們好可笑! 大家~ 再來一次~ 意向看似無依又像自在,卻常偏於慣習或散形兩端~ 覺意不足一心難全, 請自覺心意~ 靜候佳音……」 「七覺支就是創世紀, 創世紀無非七覺支。」 「七覺支是活動五因的超然」 「七覺支活動五因,源因無始又重建世紀! 指明超然宗教原則!」 「覺意一心活動五因,法要源於黑天戲梵天、 示虔生、啟諸覺~ 其一:梵天坐蓮審思修忍盡出場職責~ 黑天超靈貫透水面,丟個『塔帕、塔帕』聲~ 梵天於此修證! 這是原始的七覺支、活動五因,奉獻者口中的六財富。 其二:梵天請示如何超然一切的排列組合~ 黑天示遍存遍透四個詩節~於心物一切境可見真實~ 真實也超然一切境~梵天於此修證超然三有不執所做。 其三:梵天考較並仰慕黑天顯現~ 來到牧牛場景頂禮~ 黑天依然自在放牧,如未聞見~ (也是拈草也是不立文字之啟) 梵天契悟活動五因一切現在現成,於此修證。 其四:我正說著……」 「花開不只花開因~ 來開落去誰留印? 果落總有果落時! 第一義空現純真。」 『黑天,你……講完了……嗎?』 「哈哈哈……你要聽,我會再講~ 以上是講給來幫忙的諸佛志工聽的~ 至少阿羅漢才能契得全! 把阿羅漢的沒有疑惑再剖開…… 看看覺法隱而不顯時,他們能否自覺自悟? 阿羅漢與如來覺悟是正平等的。 但對於『苦滅道跡』的施設方便真實智~ 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也讓那些以為自證涅槃的, 看看初中後善的純然真淨是超然初中後想的。」 「對於已臻達博伽梵品質的人, 我們會說,真實才開始呢! 或說已沒有開始、中間或結束這種迷思了。 一切現觀現智現脫現樂, 穩處第一義,無處不真實,無時無處非第一義空。 好,接下來, 黑天就用大眾語詞說說活動五因,與虛空三昧的重要性~」 「五因就是美麗、聲名、力量、財富、智識 (再加『棄絕(覺捨) 』就是黑天六大完全財富)~ 這是超靈穿透顯現時的形容!是超然人格的讚美詞~ 好聽,但不易理解。 奉獻者,好像也不想理解……哈哈~ 簡單的說五因是: 場、通道、參與者、力行連合、超靈顯現度。」 「活動五因,再精簡的說: 就是:因緣果報連合心力智慧行動的藝術。 而正確清楚的解說五因是這樣的: 美麗是形容『可變結構』,也是業戲的基本:種因。 聲名是形容『通道變值』的激活,也是指:緣境。 力量是形容『受體參與』程度,也是指:知力。或說心力。 財富是形容『交換效能』或說內外多元連結,也是指:慧行。 智識(智慧與超然知識執行)是形容『實行品質』,或說超靈顯現度,也是指:習果。 當我們要建立覺意矩陣時,還是用六因比較恰當! 以六爻分上下~就是一組矩陣。 所以,再加棄絕(覺捨)~棄絕是形容『跨越變量』也是指:新報。 或說覺捨出染。」 『黑天、黑天……這樣,我們好像清楚了。 但沒解釋,好像似懂非懂的~嘻嘻……能不能……』 「滾開~ 我哪會這歹命! 嗚~嗚」 「宇宙萬有與場身(現傳或說色),都是各種可變的場態與結構~ 或振動或波動或旋動等等的能態型態…… 如果一切不可變動,你什麼都玩不了。 所謂的美麗,場身或型態的暫時穩定與變動…… 五蘊十二因緣中說色, 所謂的聲名,通道激活……十二因緣中說名~ 等說到五蘊十二因緣時,黑天再解構一下~ 所謂的做受業報問題也一併處理。」 「先稍解一下『塔帕、塔帕……』與場的結構相應與安排~ 第一組『塔帕』與第二組『塔帕』 在數學上是相等的~ 在文學像是加強的…… 在實境上的是自仿微細變異的擴展…… 如同宇宙萬有~各有其相像與變異~ 又如同心念~ 以更大更廣的視角看 每一念一念念念組成不同的節奏不同的型態…… 其暫空而相續如同音樂節拍~ (黑天常在網上分享較強調節拍的說唱…嘻嘻…哈哈) 每幾個拍集合就像一種調性~ 其實,每組意向都可以是覺悟的~ 你的意念導向善良屬性或直達實相~ 於行為活動中、於內行觀照上…… 於各種現行的心物型態…… 關鍵的修習,精進的練習~ 禮敬已超然者……深契信樂 就能 升起智慧光明種 (當然所謂的信樂信實,要到第一涅槃解脫智現時,才算真信!) 知曉種種型態的作用與應對~ 該用手就用手~ 該用腳就用腳~ 該用那個層次就用那個層次~ 該用中脈輪就用中脈輪~ 用情、用智、用深層、用祝福、用柔軟語、用直道…… 用場身、用振動、用言語、用正受、用行動、用心法…… 該用什麼就用什麼…… 這是擇覺支! 個體的相互尊重、 或尊重不同價值情感型態及其自由~ 或說內在所堅持的選擇的遇到不如願的型態與結果時能面對並釋懷~ 也能如實觀照審思與接受、包容或不執意! 從激情、愚癡甚至善良型態中解脫超然~ 不管你內在是什麼型態,外在遇到什麼型態或什麼如願度, 都能解脫超然~ 或心覺遇不覺而無礙~ 這也算身身觀念處的契心契法。 也是色觀色的解脫~ (再來,不再解釋現傳的八解脫,因其文義形容已遠) 不管以往色觀色是偏重激情型態解脫或其他。 總算場與場相容,或型態與型態間如實正觀~ 或型態與型態間通道不激活,因而以不相應處理。 這些都是需要練習的~ 修證練習內外活動觀照審思測試很重要! 修到不煩不惱不用刻意時,練習的成果就會顯現~ 晚上或空閒想到時,自問精進沒?方便人己嗎?行事有活力嗎? 懂得自問就已進步,哪怕自知行動品質退步與心行缺點! 行動力差的,黑天在稍後文…… 會點出你們已有能力也懂,但為什麼做不到? 練習是熟練的基礎~ 你說你都沒在練習…… 除非你已證阿羅漢~ 那黑天就請你練習別的~哈哈哈…… 念佛禮佛唱曼陀也是這樣的~ 禮敬真實、真實才容易臨在~ 反復又反復……隨覺微妙異變, 念念又念念……直契深心不動之脈動…… 聲動本心~名動神智~ 也就可契淨心之地! 好,擇覺支,用什麼就用什麼,想什麼是什麼~ 直到 從一切型態結構中解放出來~ 從體驗場身解脫自我執著~ 一切可變的結構無法困住你~ 這是第一義覺意導向~ 或稱第一義勝擇等覺支。 直契第一義勝擇等覺支的初學者,少之又少,非常罕見! 通常得圓滿勝順各覺支~圓滿四果、成就四解脫智或登不動地! 方證契第一義。 未得忍不退,法住解脫智的修者或大眾~ (如何是忍,後說) 所謂的證空~ 所謂的證契第一義, 所謂的出三界世間, 所謂的證真實解脫三昧, 所謂的涅槃, 所謂的無住, 所謂的淨心, 所謂的息三毒~ 所謂的無慢無疑……等等~ 都算暫時的~ 未得忍不退,是暫時的第一義、暫時的出三界世間…… 『暫時』的就是『假性』的~ 也很棒了~ 只要不要得大頭症的話。 哈哈哈…… 以上,只是稍解,並非實傳練習法行。呵呵……」 「黑天看起來很閒,其實很忙! 說起來很忙,其實心也自在休閒~ 你們好像不會問問題耶~ 來了,繞了半天包了又包,沒重點,黑天又要忙了~ 那你不是賠慘了嗎?是不是! 就好像你做的問題包子,大家吃了很久很久了 還沒吃到餡?哈哈,到底……哎啊!好吧~ 或許……」 『可是,有時候我們吃黑天的~ 也好像很久……很久還沒吃到餡耶!』 「不鳴,你過來……」 『不要!』 「誰跟你說我做的是包子~ 我出的是饅頭~有料的饅頭…… 很像包子的饅頭跟很像饅頭的包子,有一樣嗎?切~ 好,要加辣的自己來~別客氣! 注意,我要出餡料了,爆漿的… 毗婆尸(含其之前)的十二因緣法…… 五蘊、七等覺支、四聖諦、四念處、五根五力、八聖道、四正勝、 四如意足、四善解脫智、四果、四無量心、等覺、慧定虛空三昧……等等…… 無不在黑天六完全財富中~」 「場是坦然的, 身是誠實的~ 如果你超越身體的概念! 你是出色的~ 也是坦然誠實的, 更是超然如實的~」 「有人問如果『有業報而無作者』那事情誰搞出來的? 也有人問如果無我,誰受報? 身體與生命(或靈魂)是可分開的,還是一體的? 這幾個問題諸佛都回答不太好~ 越回答眾生問題越多~ 所以,我看黑天也不好意思回答的太好…… 哈哈哈……還是不想……」 『黑天、黑天,總是說一下嗎?好不好?』 「你緊張什麼~我當然會說~ 我是說我不想從有沒有啦是不是啦~ 這種角度回答~ 我從活動原因說起……」 『黑天、黑天先請問一下 什麼是「四善解脫智」呢? 又什麼又是「智慧光明種」呢? 先說明這些,你就可以爆漿了~ 嘻嘻……』 「這其實是同類問題! 先過濾一下不用心聆聽者~ 就5分鐘往深密說,有空再說時再授以淺顯吧! 『熱忱生眼、智、明、覺』 就是四善解脫智實修的提點~ 所謂的智慧光明種~就是生眼智慧光明的形容。 就是我說『智光聖愛種』 也是:知法入道 於四善解脫智其一為『智光聖愛種,知法入道解脫智』 此種此智,成就博伽梵安欲無量無為戒體。 初契此種者~ 知法及四聖諦並心燈已亮。或有自設聖道頂峰想,但未實契智慧超然聖道頂峰體驗。 正是信行已定,禁制未測時~ 如能反思證修雖終仍可契三脫門真實佛道,但總為惡途未除時…… 戲份雖足,圓通未證~ 如:提婆達多其人。 已自擇覺精進,但未行方便覺~ 正受不圓明難免仍具自墮惡途的可能, 也不知喜樂覺行之智。 有些修者,甚至宗教師輩, 心思高超雖可虛擬聖道頂峰~ 但因超靈聖善煖種未具未察,生眼尚不具足,不退忍何能成? 當然就智飄不真,覺忽不實~ 以致於空轉多年,甚或以盲導盲~ 總因實底心燈未洞澈內外種因之實! 像是生眼但見高不具胚,似為智明卻觀妄未引真。 不照其界,病況不明; 不見宿種,病灶蒙蓋; 智忍不當,難以對治; 自悟尚遠,於己於眾,生死輪迴之病如何能不起? 滕口說四悉檀太……遠…… 四善解脫智是黑天的法說, 知法及四聖諦、又體證聖道智、 又覺行聖道引渡眾生、 並完成第一義空真實境無住涅槃三菩提的如來證真過程。 不小心,剛好就完成四悉檀法行~呵呵…… 實證過程及其練習導引……再說囉! 下一道點心:如來因緣爆漿~ 哈哈哈……此點心,黑天絕對會用超淺白話說明的~」 「因緣法於諸佛中~ 尤以毗婆尸佛流傳下來的較具架構~ 此架構本為放射性的或說陣列的, 但後世的記法受限~因而使得十二因緣看似簡易卻難以深契! 因緣法與五因六財富本質雖同,但架構模型卻有差別~ 此年代已具相關周邊訊息知識。 所以,黑天更好說明。 釋迦牟尼是承傳諸佛法要的實證者~ 但他的出生與出家過程,不全是他的~ 是其後門徒有意無意混合、 取代或部份套用毗婆尸牟尼的。 你們齁~亂編『品牌故事』這樣好嗎? 我是說黑天的虔信者啦! 好~沒事~哈哈」 「再看一下五因六財富的對應, 我們就要來說說動因緣生的法與超然~ 五因簡說:『場、通道、參與者、力行連合、超靈顯現度』 六財富簡說:『美麗、聲名、力量、財富、智識、棄絕(覺捨)』 合看五因併前五財富 可記為: 『場身能態變化(場所型態明辨)場身集聚體~ 訊息感官收應(心物門道透澈)通道動力介質與激活或說感官之心~ 參者努力品質(做受深會穿透) 參與知行者或說心力或參構活動者或受體參與~ 多源連合時效(資源交換行轉)資源重構或說多元效力連結~ 知識規模覺智(過程智果超然)超然和超然知識或說超靈顯現度、 其中又包括業習、新緣、宿根、宿種、時應果報與超然度~』 第三項與第五項同功異位, 就是參與者與超靈顯現度,同等重要為兩大突破點~ 而第三項又與第六項棄絕(新報或說跨越變量) 又為兩大相應證悟點~ (建立覺意三昧矩陣時,再說清~ 五項之間也是架構的重點連結…… 六項明六爻成,活動因緣包演…… 六十四書畫衍,八聖道具展,七覺支遍行, 開演六度萬行~超然無量種智! 這個覺意三昧矩陣或可縮短現世修者實證過程百倍千倍…… 在這個時空年代沒有八萬歲的人~也沒什麼人遇到千歲的~ 所以不以大智慧大慈大悲擴建此智慧實證修模組, 要現世應身契三脫門 就會成為大多數人的笑話與夢想~ 當然不只是契三脫門圓證三菩提, 現世利人利己進步可快又準, 或換場身時福慧開展覺路也較容易! 覺意新修證矩陣模組如同修證的主心骨建構~ 別忘了還有血肉等……重點還在架構的內容與生命的超然! 活動項目、生活點滴與呼吸間都是不可或缺的~) 參與者如果是覺者,超然品質無異超靈法身顯現~ 所以,參與者的知(心)力是因緣法的開展~ 即將開演『黑天超白,因緣爆漿』 又稱『如來因緣爆漿』 哈哈哈……」 「參與者絕大多數不是覺者! 所以事情就來了~ 各位觀眾,『如來因緣爆漿』大戲將要開始了…… 各位、各位,請用你平生最熱烈的掌聲 歡迎你自己~啪啪啪啪啪…… 劇情主角(i ng),就是你。真的~ 哈哈哈…… 前面生硬文字,請先暫且不用理解~ 接下來,欣賞…… 你是怎麼在時空中迷失的。?! 開始~」 『黑天、黑天…… 黑天啊! 我聽你說到: 欣賞我們自己是怎麼在時空中迷失的。 時…… 我大笑、一直笑一直笑…… 笑到哭?對!是心的哭泣吧! 好像是……』 「痛?是吧!」 『是。』 「不鳴,你手伸來~」 『好。』 「『啪--』」 『黑天,你做什麼?』 「給你禮物啊!」 『好痛喔~不知道自己是想哭還是想笑?怎麼會這樣?』 「哈哈哈……你先旁邊坐好。」 「涅槃不是終點,真實無始無終~ 你不在這一切,一切自一切~ 你不想佔有一切,一切也沾染不了你~ 明晰五因,不受時空心物能困擾了。 醒了,穩處三昧了,不出不入,無所從來了,穿透了~ 才剛啟動無終始的常淨我樂涅槃吉祥果的另一旅程哦! 當然你想安息~無論如此或是這般,都是安息的~ 歡迎你獨自一起走上~清淨真愛穿透之旅。 喔~對不起,這清淨真愛穿透之旅 你們大多數沒趕上! 沒關係,你們走在這迷途也很精彩~ 別擔心!再精彩的迷途都困不住你~ 只要你不想也能夠不佔有迷途的話。」 「你常常成為你自己認為的暫時身份與角色, 但你不是你自己可以限定的人。」 「當你看見本覺也具聖善煖種、 體會圓覺、圓證法身、覺行圓滿實證三菩提時~ 你已超然獨立受體此神識。 所謂超然獨立受體是指,一切受不會困擾你~ 你可從0趴到全然體驗而又超然,你自由自在! 你知道也做到你不在此宇宙~ 你也可在此宇宙~ 你已穿透! 當你不知道也做不到時…… 獨立受體是偉大的發明~ 否定獨立受體這個體驗三界的仿自我, 你並不能免除體驗帶來的困擾! 獨立受體,保證種能因果與概率因果不錯亂~ 尤其種能因果。此種,因緣具足生此果。 我身體割傷 你不會感到疼痛~ 或許你因與我聯誼,而產生心痛!會!嗎?哈哈~ (這是概率因果或說趨勢因果) 但我生病我身亡,卻是我自受的~ 你不能替代!(這又是種能因果) 謝謝~ 從獨立受體,你將看見局部慣性的意義…… 甚至完成法智法身不動道場。 好的,這個你,暫時講到這裡~ 接下來,看看你如何在時空心物能此宇宙中迷失的…… 以及你如何憑藉迷失的原因, 走出迷思~避免迷失……等等等……」 「毗婆尸牟尼是審思老病死後……」 不鳴:『黑天、黑天……先等等……諸梵中有人舉手! 在我的旁邊繞圈圈』 「很重要嗎?」 不鳴:『他說他叫上帝,全名好像叫椰子酥上帝……』 「聽起來……好像很有料! 不過,我比較想喝椰子水。呵呵~」 椰子酥:『我妹~就叫椰子水。』 「幹……(嘛),那麼剛好~」小聲但清楚。 不鳴:『黑天、黑天,這是法會~最上又無上的…… 旁邊觀眾席還有很多牧師、僧眾, 持戒嚴淨的…… 黑天用詞請注意!』 「我以為『幹』字,是好話。 哈哈~沒事! 不過說到法會, 不鳴,什麼時候?不是?」 不鳴:『啊蛤~』 「對於真愛穿透之旅來說, 休閒是法會~工作也是! 只是有時你們自己丟失了、 或弄僵了。 好了。先不談這個~ 法會也是『妙整‧不二即一即區又超一」的~ 對於無法在一切萬有因緣中 看見空門等解脫門的人~ 談那些 只是空口法會、空口法歸、 空口大乘、空口佛乘、空口一乘、空口真實、空口無為…… 再白話,都沒有用! 椰子酥上帝,你能在黑天談到老病死時, 加以頓點~ 想必有話要說……」 椰子酥:『黑天啟明眼智明覺~ 椰子酥感激不盡……』 「有嗎? 你們不要黑天說的都好捏~ 黑天有時也說得零零落落的捏! 椰子酥,病衰老死, 你們看也看多了~ 聽也聽到快要不想聽了~ 若有所悟、所見、所證…… 與黑天何干?」 椰子酥: 『椰子酥猜想許多覺者於成就前之出染人事因緣~ 很重要! 比如,出現瑜伽御者~助其 體眾苦、明苦因,解構習染! 並解其惑~ 其後牟尼自決重(再)生(覺選超然苦樂之安樂道路吉祥果境), 自證滅、了聖道,出貫世間。 其中少不了與黑天有關! 沒有聖善因緣,要從有無一切, 見道見解脫門,難上加難~ 於適當時候(激活發心行道),契老病死真諦因緣! 在無常世間非常難得。』 「你的意思是,瑜伽御者,活導航很重要! 這不起眼的小角色,跑龍套的~非常關鍵是嗎?」 椰子酥:『是的,黑天。』 「椰子酥果然有料,真真不簡單~ 別人迷於主角,你卻了然各要角! 很好很好, 果然具『上帝視角』哈哈哈……」 椰子酥:『椰子酥愛世人,自願當世人法眼目~』 「你的意思,這是真發心真受洗~ 洗心洗眼、洗腦洗清自我~清淨本心~ 全洗全浸重生?」 椰子酥:『是的,黑天。』 「哇~嗚~ 哇哈哈…… 但是 代誌(事情)真正不是我做的~」 椰子酥:『我不相信!』 「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椰子酥:『一定與黑天有關!』 「厚~你不會想說是其他覺者做的嗎? 或是清淨奉獻者自動自發做的嗎?」 椰子酥:『嗯~好吧!』 「我咧~ 聖誕快樂!」 椰子酥: 『大家快樂~ 黑天,從諸梵聨誼中~ 椰子酥知嘵一則重要訊息……』 「什麼訊息?」 『就是世間「老病死」是諸覺的恩慈~ 但椰子酥還是不甚明白?』 「你這樣講,怪怪的~ 沒關係,是好意! 來,所有與會者和三世觀眾~ 大家一起向『老病死』 禮敬~ 敬禮! 謝謝各位~」 「感謝椰子酥、感恩無始以來老病死。 所謂的無始以來, 就是真實境穿透世間仿自真實的形容。 體驗或實行真實品質,可稱為『超靈顯現度』 於場身來說,死是必然的,老是無常之常態、 病是常發生的情形(場身調和程度問題)…… 群的型態,心理型態都是如此~ 某場身之死,成另一場身之生成資源。 這是自然現象仿自超靈的遊戲! 諸覺出染前大都對老病死之苦體驗較深! 所以,與其說諸覺的恩慈, 不如說是覺意與眾意的交會善道足跡, 顯現世間的無痕之印。 其實,一切有無因緣(十二因緣只是較明顯分類)中的任一環節, 都存三勝觀也具黑天遍視~ 都可空門正觀、無相門圓觀、無所有門妙觀, 一切有無因緣皆具三脫門。 只是有的明顯有的不明顯~ 對執染深的世人來說,全都不明顯。 真實從空門無相門無願門穿透在世間~ 則是三苦(因緣)滅道跡。 以世俗向勝義說,則說為『無常、苦、無我』 其實可說是「老、病、死」之深行覺觀照見。 門,很重要! 見門即見道,見道非了道。 見解脫門道已不得了~但見門依然在門外。哈哈哈…… 好,有一位坐在最後面一排的覺者,快坐不住了~ 請大家拍手歡迎:一級古佛,全名一級古佛快不行了……」 「『啪啪啪……』』 一級古佛: 『我先問黑天一個小問題~黑天應該無戲論, 所以,既說出,必有深意~』 「好說好說……整體來講都是真感情,至於戲不戲嘛,嗯!?」 一級古佛:『黑天的好話……』 「請說快點~ 冷靜 不代表失去熱情 而是把心力搓圓 熱情圓融 可吃 可玩 也可拋 一切做為 自己不障礙自己」 一級古佛:『什麼是「幹」?』 「大大善哉~非常好的問題!」 『嗯~然後呢!』 「有點不好示範……」 『黑天,我是認真的!』 「我也是。爬藤類難以想像……喬木類」 『什麼意思?』 「更難想像水生出水類~ 我想以古佛的智慧應該已經想到了吧!」 一級古佛:『哦~還?我……』 「快不行了~古佛 您客氣了。 本是超然三世者,大家熱鬧得很! 共助等覺成就時因緣~有時需突顯。 諸覺群峰遍美同在同顯~才是法界真相。 如非超然者,當然難見難聞難以思議! 以親近說,說是一個太陽~ 遠近同言,恒星多得是!望遠工具延伸,你才知道呢。 何況諸覺法化身如蓮池盛開,豈是手執單花呈現奉獻可比。 何況已超然三世十方者~世間見尚可不執~ 何況舊事已新! 又何況助道分是明因緣入解脫境契出染重生, 其出染之生為無生。無生何境可擾呢! 如為留下典範儀表,雖善美~ 但不以聖道超然因緣與助道因緣菩提之戒願! 何契真?又契何真呢! 不以因緣超然之戒願,失真度……大家想想~ 多數修者對現傳戒律大都已搞不清楚 何者為聖道? 何者為助道? 何者為統理大眾了。 戒法之律與方便管理制度 與莊嚴僧團及道場等等……失真得可怕啊! 遠離真實義的戒法之律,以黑天之見,都可改了。 何況其他呢? 為民做主時代,也有退位在位, 何況人民主權已普遍, 怎麼會停在帝王概念戒法呢? 就算國主總統也能大國小國強國弱國一起出席! 一起聯合會商了~ 你說呢!一級古佛?」 一級古佛:『哈哈哈哈哈…… 哈哈……黑天果然超然三界 超然十方三世~ 最老也最新。好好好!』 「好說、好說~平等、平等~ 各有擅長~」 一級古佛:『黑天,對世人來說是平等~ 因出染無生難契。難契度平等,都不可思議! 對諸覺來說,初覺與迴行者雖平等覺但願海有別。 何況 超然無念無住無修無證者~ 又何況黑天呢?』 「其實,眾生一樣難思難議~ 差一步的就差一步,差一念的就差一念。 悟不了的、為惡的、亂嗔亂貪亂癡一通的…… 多得是!連他們自己都想不通, 為什麼這樣迷、這麼想、這麼做…… 出不了就出不了~ 其不可思議程度直逼諸佛! 不!平等。 一級古佛,你叫:快不行了~ 這種佛號非常特別?你有沒有想過? 會不會你是我心場中之一念清淨化身 在他方應顯而又在此化現呢? 哈哈哈……好,沒事! 黑天本就含容一切眾生、諸梵與諸覺, 我卻可不在這一切! 一級古佛你既顯化,表示你擅長的提問力佛眼力~ 非現場觀者可比~ 請繼續……」 一級古佛: 『黑天的好話,好像只說明了一半? 而且好話,由你口中說出來,反差效果很好。』 「哈哈哈……我說請古佛當我說錯話~ 請你饒了我吧!你一定不會理我。是嗎? 其實,黑天說時,只是好玩、超然而已~ 當然,順口包了封包~」 一級古佛:『黑天你不是說超靈不會犯錯嗎? 黑天本人超然人格顯現更超越超靈~ 怎麼反而會犯錯呢?』 「黑天一切受做超然世間,不但屬靈、遍滿聖靈又是超靈~ 同時又穿透世出世間,怎麼會有錯呢? 錯是因為沒有及時滿足眾生想。不是真的有什麼錯! 就像對我的朋友與愛侶一樣的~取悅他們,理上覺上智上沒錯! 情感相應上認錯,是真的認錯~ 不要讓他們斷了發心減了精進~ 而且世間事世間語世間意……永遠有得進步! 黑天事事項項大都比不上清淨奉獻者~真的。不是客氣的~」 一級古佛:『黑天你說: 「穿透世出世間,怎麼會有錯呢? 錯是因為沒有及時滿足眾生想。不是真的有什麼錯!」 可是眾生想,癡貪如何能滿足? 還有如此是否沒完沒了,不得清淨恒常法? 請黑天解說~』 「要時時刻刻都滿足眾生想?就只有『不滿足』才做得到! 哈哈哈……暫時滿足或相應情事,這都是助其覺醒的法行與娛樂~ 超然大圓滿者超越滿不滿足想的開演開顯開化之密行。 至於世人認為的恒,是存偏差知見的。 只有在變化中,恒,才珍貴! 恒,其實不被變化所變化或隨其變化而無礙~ 可在一切可不在一切。 不在一切就沒有所謂的不得清淨! 恒,以易經來解說,可能較容易導正世間想~ ䷟上雷下風,雷風,恒。 雷是振動的,風是流動的~ 恒卦反而用變化大的意象來表示。 只有在不斷的活動中,才能保其生命活力~ 以因緣法說,顯示了時刻有無變動時處,法性皆具。 以超然法說,更顯示大覺慈智超然不被動搖的清淨。 也才能契慧定虛空三昧。」 一級古佛: 『此慧定虛空三昧是解脫三昧嗎? 還是契三脫門並實證解脫三昧必要的經歷呢?』 「慧定虛空三昧是三脫門觀而偏向空門觀的一種。 雖非為實證解脫者必經~ 但為實證解脫者所尊重。 慧定虛空三昧可算是世間智跨越至出染的高峰智性! 明虛空性可包容物能,並處物能中而不為物能障礙~ 保持此智性並明晰活動因緣~ 這是世間智的高峰成就, 有助於契三昧解脫境與穿透世出世間成就一切種道果境智。 已在解脫門前廣場。 讀懂解脫門上對聯~ 已不是一般佛門師輩亂啃亂吐的因緣法。 雖現傳的因緣法,大家都看得出來他們已盡力盡智了~ 但還是慘不忍睹啊! 啊!黑天說錯了~ 他們已超然寫意了~畢卡索化了,把立體扭曲的很真實了。 感謝感謝!」 「花果並蒂: 有人想到蓮花茶, 有人想到蓮子湯, 有人看到直接傳系~ 有人看到出水傳奇! 誰見因緣? 誰契超然? 誰穿透蓮池 在這邊有的沒的~ 感謝有你! 新年快樂~」 「有一種說法叫:聖靈充滿。 穩定此智性並契遍滿高峰經驗~ 這是精進努力式維持像是智性解脫~ 還不是實證解脫境。 此智性靈性遍滿高峰體驗~ 只知其高其滿,不明無處不是! 低處也是,平易也是,去除也是…… 聖靈充滿後才是面對自心宇宙無量眾生的時候~ 三世無盡念能作用 業力的顯現與投射 於世間境象際遇的考驗、測試、跳脫與轉化釋然~ 通過了,證此智忍之真心實情,才契不退忍。 一般觀者,因未證此智忍~ 雖像是現觀現脫,是則是矣~ 實淺行~非深會~ 在意識表層可以, 一旦重念頑習瀑現~倒成一片。 所以,不要仗著淺念可以,就以為可以。 執內外之狹義, 觀時妄尋尋妄~ 非正確探尋聖道,非淨因心戒願與四正勝! 觀時困守自心~ 滯悶等待伺候,非覺察非照見也不是三昧。 實證解脫佛三昧者~超然自在顯現。 見因緣明因緣契緣德緣力緣智 見超然明超然契一切種道果境智。 不再癡迷妄觀。 超然觀行智覺自在~而自行方便真實。」 一級古佛:『請黑天繼續……』 「再來有一大段,說的好話聽起來……不像好話!」 一級古佛:『無論黑天如何變奏,在場都堪…… 不鳴:『黑天、黑天……邊緣的有一些起身, 好像要走了』 「你們緊張什麼呀? 來來去去多平常啊! 有的膀胱不好不可以嗎? 有的想起身運動一下不行嗎? 有的想假意離開,然後躲著偷聽不行嗎? 有的對黑天此真情感動,拿面紙不行嗎? 有的對此法要期待精進大躍進想再禮敬……」 不鳴:『黑天,他們全都行五體投地禮,然後~ 又坐下了。」 「好,很好,懂得真心,但累贅了。」 「十二因緣主要是說明 生命存有的現象生死因緣與迷失。 偏重迷失的因由! 但太刻意了。」 「刻意到有點假! 門的指標與門框裝飾~ 好像要很明白很明白的告訴你, 門在這裡, 因緣的運作是這樣的…… 錯!大錯特錯~ 越描越黑越看不清門在哪裡(或許門是黑的)? 哈哈哈……」 「好,黑天好人做到頂,好話說到底! 如果你們以為現傳的因緣法是讓你們明晰因緣運作的…… 對不起~ 幹!去掉幹~ 你們的腦袋瓜,也長不出好果子了。」 「你們被十二因緣拖住著亂亂闖了。 你們好慘! 諸佛好狠! 什麼緣什麼,然後什麼存在什麼就存在, 什麼不存在什麼就不存在…… 好合理喔!真的好合邏輯啊! 讚嘆啊! 一群……好可愛的眾生啊! 我的天啊!我的黑啊!」 「好像要打開門~ 卻加了一道道鎖! 這加的密,量子運算也解不開了。」 「當然一般初覺是打不開的~ 本來黑天也不打算公開, 直接談統括一切活動並出染的五因與六財富的…… 算了, 虔眾發心不同了。」 一級古佛快不行了:『所以……黑天』 「當然黑天與虔眾是不同的, 為了表示黑天始終如一。 本來不公開的,此時也是不公開的~ 哈哈哈……」 不鳴:『黑天、黑天, 連諸覺都把不知「什麼」往空中丟來了…… 黑天快躲!』 黑天接過了諸佛的禮物。甘露水、醍醐啦、椰子水等等等…… 拿起了其中的三合一醐露水,咕嚕喝了幾口,然後說: 「差距,這就是差距! 眾生想與諸覺意的差距。」 「黑天可以不公開的! 為了表示利眾之心,公開~ 為了表示黑天超然於公不公開的自由與權利,所以公開~」 「有的假,很真~在假合的現象劇場獻真心! 有的真,很假~ 就是說的很真但都是迷失的迷醉的自我暗示。」 一級古佛快不行了: 『黑天你說: 「十二因緣主要是說明 生命存有的現象生死因緣與迷失。 偏重迷失的因由! 但太刻意了。」 又說越描越黑? 又說初覺難解其鎖? 請給我們一個解釋!』 「本來就是說明生命場身顯現在時空的情況嘛! 為什麼搞得這麼複雜呢? 其實複雜也沒關係! 我也常常把一些簡單的更簡化~ 把一些複雜的豐盛化。 重點是,不要亂延伸。 舉例來說簡單的四神足~連初覺者都說不好的~真的。」 「一級古佛,你們傳到現在普及版的十二因緣名目 請簡明說一下,說出名目就好」 一級古佛快不行了: 『大都是說: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這些~』 「對嘛!都是在解說五蘊的變化與執取嘛! 現傳五蘊已不能完全代表活動五因, 五蘊偏重身心因緣。」 「十二因緣,『無明』先不說 『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 這些統括起來,就是『生』嘛! 也就是生命聚因的解說,然後偏向執染迷失。」 「所以先不說『無明』的話, 就是生的聚合與衰亡變化。 就這麼簡單~ 你們怎麼搞成那樣呢?」 「生的聚合與衰亡變化, 這多好的事呀! 你們怎麼只看到憂苦的那一面呢? 看明白,行不行? 啊!不行,因為你們已加上『無明』了」 一級古佛快不行了:『嗯!都快不行了』 「所以,你們把十二因緣與五蘊的『行』都搞錯了。」 「十二因緣也不是全不行了。 說淺顯的有些也是有助大家 理解五蘊、四諦與四預流支等等的……」 一級古佛快不行了:『還有呢?深的?』 「深的就是讓眾生自覺自悟出染法與看見解脫門。」 一級古佛快不行了:『此年代眾生,可以嗎?』 「你說呢?」 『所以,黑天你要不要幫他們呢?』 「幫啊!」 『幫到什麼程度?』 「哈哈哈……都是佛。 都沒有眾生,未來佛豈不孤單!」 一級古佛快不行了:『啊蛤?』 「幹,有人想到粗的~ 幹,有人想到細的~ 有人想到行動! 有人想到精進! 有人想到便利! 誰想到生處~ 誰想到你在這裡幹嘛? 誰想到你幹嘛到這裡? 誰想到活動精要? 又誰想到重生? 誰能想到真心允可實情允行? 誰能想到調御三有? 誰想到自行自止? 誰想到自在觀行? 誰想到幹不幹行不行? 誰連結了根種與花果? 誰契出染前的勇健? 誰明砍斷業習的實用? 誰了解直心直道? 誰了解迴路坦行? 誰知行不止行不行? 誰知行是八正道? 誰知行是七覺意? 誰知行是觀四念處? 誰知行是三十七、四十二、六十四……無量道品? 誰知行是聖道助道與迴行? 誰知行超然行不行? 誰知幹是一心? 誰知幹是解脫三昧的關鍵? 誰知幹是放下? 誰知幹就是幹……不能也做不了假 幹!是實證~不是真幹實證的,騙得了所有人騙不了自心~ 誰真正了解出染後的四神足? 誰又能說出契解脫三昧的關鍵,如首神無上意願之行跡之具足? 誰又想到我的蓮花足…… 誰又解出我像壞話的無上密行密語密意的無比好話? 誰又解了契了真實行? 誰又解了脫了佈了解脫知見與行制? 不要只是講幹話! 沒有真心實證的幹話! 幹!是世間法~ 幹是低下的重要的不執住法我的行跡! 幹!是出世法~ 幹!貫透世出世間…… 講不出做不到出染都是不行的~ 出染了,哪怕幹話都是真實語。 以上,好話實話與幹話,不及備載…… 還沒…… 對了,怕行的觀者也是幹! 但不是真幹~ 要不然!迷看手機顧看手機的, 什麼好事都不幹也幹不了的~ 豈不早早出染了? 迷於五因不是幹! 不明五因不是幹! 幹是古佛的眾生裝! 幹字是無上法~ 幹字是極低下的也是深入民心的無上法…… 幹!看腳下! 幹成就一切施主~ 幹成就無住無相佈施~ 幹是大瑜伽! 幹是戒的無上清淨願! 幹是調御丈夫~ 不是只想當丈夫! 好了,這句是幹話……」 一級古佛:『黑天請繼續……』 不鳴:『黑天不要停……』 「幹!是聖名法~ 虔誠者說之行之思之轉之御之得無量無邊真實利! 無心者說之種下無量無邊菩提善種子…… 善心模仿者說之種下智忍三昧因…… 亂說的不敬的,新增惡途等著你! 幹啊幹,豈能不慎而玩之~ 哈哈哈……」 不鳴:『蛤~蛤↗啥米!』 「不鳴,怎麼濕濕的?你怎麼噴那麼多口水呢?」 不鳴:『黑天,那是我的冷汗!』 「哦~」 不鳴:『有震撼驚嚇到!但還是不太懂?』 一級古佛:『你白癡啊?』 不鳴:『古佛,你、你怎麼看出來的?我裝得多像智者啊!』 一級古佛:『毫不費力!很明顯的~』 「嗯~呵呵」 不鳴大叫:『你們、你們……啊啊↗↘』 一時四座同聲驚悟:『啊啊啊啊……米……』 黑天一喝:幹! 化轉眾音,忽顯龍吟金翅圓音穿透三昧…… 一時, 超然十方三世 現超然穿透音~ 穿越無量諸佛之手之手持空中花…… 震動三界~波及無量佛地…… 直心菩薩契證覺行三昧~ 三地諸佛同契甚深堅固微妙聖名法~ 八地諸佛同證真愛迴行地~ 無量諸佛同法歸無法(不執高下法,以歸導無量智眾) 清淨願海相海實性海藏本山…… 無量清淨大願迴行覺者從無住(無執著染)覺波羅蜜遍證難契地 又無念覺波羅蜜直證嚴身地 又無修覺波羅蜜直證善寶地 又無證覺波羅蜜直證妙金地 又無畏覺波羅蜜直證能威地 又無生覺波羅蜜直證淨樂地 又無離覺波羅蜜直證廣勝地 又無失覺波羅蜜直證通覺地 又無上覺波羅蜜直證迴行地 滿足薩婆訶智…… 又無法(不執高下法,以歸導無量智眾)覺波羅蜜圓證噗潭地 又見一笑……牙齒、口、舌……放非常光…… 還有, 不想形容! 無量劫見聞者及海邊山谷等地,市井惡口、邪念、殺業眾生與惡道眾生及時醒轉契證善生善處…… 無量劫低下虔眾立契善智善覺…… 無量劫修羅、俢羅王由此轉識成智助行佛道樂愛佛道…… 無量劫信實行者,成就淨土…… 請補足差額。 不鳴:『黑天你看我這麼說對不對? 你說你超然六財富,表示你在六財富也可不在,是嗎?』 「可以這麼說。我不以六因緣果報顯現時,虔眾也難見!」 不鳴:『所以,只見其因緣名目,是一般知識的、代用的、象徵的,是嗎?』 「你要這麼說也沒錯。雖是知識代用象徵,妙智者一樣可通透。」 不鳴:『那六財富或五因,或十二因緣~其項目, 雖是知識代用象徵,只要善智者好好解構導引出本質, 是不是也很不錯?』 「是的。知識名目各種象徵只要不太過度強迫接受與扭曲, 都可以導出其本質~ 證了其品質。」 不鳴:『那你為什麼不逐一說說十二因緣,或會通著說明呢?』 「不鳴……你、你……」 不鳴:『怎樣?』 「你變了,你懂得轉了。 是不是通透還得試試?」 不鳴:『真的嗎? 好說好說~ 你試吧!』 「不鳴,請你以清淨熱情、 滿懷虔誠又誠懇的說出『幹』 不帶嗔貪、癡疑與傲慢~ 也沒有羡慕嫉妒恨……請開始!」 不鳴:『啊~嗯…… 奇怪?我看黑天你講得那麼順…… 對不起,我好像說不出口耶?』 「我順? 哈哈哈~看你說得好像我常練習似的? 你還有一點點羡慕嫉妒恨,難怪你說不出口~ 說了也不會順的! 你念的『佛』?肯定還不是佛。」 不鳴:『啊蛤?』 「參與者,源力,意識定頻出問題! 覺智不足、德用力量偏差~ 然後色不色名不名! 就是, 誤解場、通道與參與者……還有其他~ 所以,幹不幹佛不佛! 名識失智源也失功能德用。 『名』失其指令 (更別提『命』與『命令』了), 失其定頻,失其調頻, 失其通道,失其頻寬,失其調壓, 失其激活、傳導與傳輸。 只具電線此名~ 沒接上電源~ 也沒接上電器~ 更不具導電功能~ 你的電線,不導電,更談不上半導體。 直流不行~交流也沒! 你色不色名不名幹不幹佛不佛 電線都不電線了,積體電路迴路精藝是夢話!」 不鳴:『什麼?黑天,你說什麼?』 「哈哈哈……」 不鳴:『黑天你怎麼看現傳的念佛法門?』 「我怎麼看嗎? 我看是我看。你們要怎麼看是你們要怎麼看! 我怎麼看? 不鳴~ 再來這段 我黑白講 你注意聽 莫驚莫疑~ 超然大師級的如果說(何況黑天,厚~) 黑白講、黑白煮、黑白創、黑白轉…… 不是指操作技巧~是指心態自由自在~ 這樣也達本源,那樣也契本願~ 往回也回家,向前也向家~ 這樣是正法、那樣是行法,是此是彼無不是心法……」 不鳴:『哦~喔。我明白轉識成智心法了,真的~ 原來黑天的胡扯瞎說,不是真的黑白講~ 是心態心法自在,清淨超然流露! 感謝黑天。』 「你說你明白!那說說看轉識成智心法。」 不鳴:「就是啊,知識啦、經文啦、法要啦、聖名啦、曼陀啦…… 這些雖像成品但還不是你的成品,是素材。 或說半成品與食材,還不能上桌~ 你要變成成品或食品才能營養又好吃。 重點要能消化轉化。 還有,不要素材所迷惑。 時空心物能的品項變相,對覺者妙智來說, 都可導可護、可用可捨…… 例如,有人說對不起、愛你、謝謝你等等的很有體證 那是分享者有感,而相應的某些人與圈子,也很有感~ 對不同的需求者,自有其對應的話語~ 像是,你好棒!去做吧!你欠扁嗎?滾~ 但別忘了都是要美味營養好吸收消化與新陳代謝又吃得安心! 都是要圓證覺智~覺行圓滿是吧! 不要忘失模式圈子分界的方便性, 也不要忘失開放性共通性的普遍。 類似如此!是嗎?』 「你說得……」 不鳴:『我說得怎樣?快說……黑天?』 「好,我們繼續,後面還有更好料~」 不鳴:『黑天我說得怎麼樣嗎?』 「你們這些怎麼那麼愛刷存在感呢? 不是到處找惜惜,就是要人按讚? 走啦!邊走邊說……工作還很多~你沒事做嗎?」 不鳴:『啥米?』 「你這樣算是已明白不被知識外境染著的要領~ 真正的轉識成智還要,包括意識流動、身行活動、感官言語知覺超然與名相分別超然等等…也就是超然五因並穩處覺智超然本處。 你說的加上我之前說的,就接近了,好,再看一遍此前文片段: 『穩處在你看的處所、正處一切行為之上(外), 穿透一切活動心意觀行知覺超然~ 你活動你看你知你覺你超然,都是你, 你不止是你,你超越你自己。』 意識是體驗的、分別的、生物的, 意識層次越高,智性智能越高~ 但不代表解脫妙智。 至少做到能感動而不染著並不被動搖覺智本處的境地, 而又包括你之前所說的~ 才觸及到轉識成智的範圍! 好啦~你說的,也很重要~好不好?」 不鳴:『好吧!』 「生處,以人間最好,當然要親遇覺者或善智等…… 其次是其他安樂國土~再其次是隨覺願生其他善道。 如果你還未自覺或對三世業習還沒十足把握~ 也還沒有培養清淨真愛也就是神聖依戀的話! 然後呢體力活力生命已到後段班的話~ 安樂國土是不錯的選擇。 這是我的看法~」 不鳴:『黑天,我沒聽錯吧?』 「你們太輕視老病死了~ 多好的設計啊! 多好的闖關啊! 太好了~ 不見苦的樂土,不見得修證容易,也不代表自心已苦滅~ 雖說比惡道好,但遠遠比不上人世間淨地道場道心道人。 待我把入道因緣契機說一說~ 你就明瞭啦!」 「我說的神聖依戀,除了清淨的愛與超然之外~ 當包括『我說的四預流支』。 清淨之愛與超然,黑天前面說許多了。 所謂的四預流支再前提就是慈心福德與勇健力。 慈心福德與勇健力,如能再做到我說的神聖依戀~ 定然相應與覺者同顯或見遇覺者,最差也能具足親近善智因緣。 除非你自己太驕慢,或者是因果法則壞掉了。 哈哈哈……」 「神聖依戀是人格性的超然淨心, 相應人格性的淨地與親近覺者因緣引源。 依戀人格首神博伽梵,何處非人間淨地何處不見遇覺者呢?」 「所以,重點不是生在人間,而是神聖依戀定然引源, 在世間見遇善覺善智~ 合乎人格品質品味的自在修證! 或生在人格性超然淨地~」 「首神聖依戀~就是你臨在首神的六財富。 進而契入我之中~循而臻達博伽梵品質~ 聖依戀,由心讚美憶念聆聽~ 場,具首神之愛就能顯現美麗讚嘆場身~哪怕他老病死。 到底 老病死好在哪裡呢? 我們來看看!」 「談老病死前,我們先釐清『苦』與『修』 把苦修無間隔的連在一起,本是好意~ 卻很長的時間被誤解了。」 「生命的流程 好像都差不多~ 產品卻差很多! 有人抓牢業報, 有人送走煩惱。 有人留下禮物! 有人計劃落跑~」 「苦,是完美的進化設計 ! 提醒你已到了迷途邊際~ 等待你破壁、出迷~ 或是吃下去!」 「苦,可以是一種和諧~ 也可以是一種恐佈平衡! 但你沒必要苦苦的刻苦, 讓苦,產量過剩!」 「在『法』需要自我介紹, 介紹後又得刷身份證~ 並且需要許許多多人輾轉介紹~還少有認識的人時! 此經文典籍方便取得但難以掌握精要的年代…… 苦是大法師~ 病毒也是。 老病死都是不得了的。 真的~ 比得過自以為覺悟的涅槃界證果者。」 「老病死,再來者都需禮敬再禮敬! 謙恭再謙恭~ 你是覺者,好那很好~ 你是開悟大禪師,好那很好! 你是乘願再來大菩薩,好那很好~ 你是覺者再來,好那很好~ 你證眾生第一義空,好那很好~ 你證阿羅漢第一義空,好那很好~ 你證菩薩第一義空,好那很好~ 你證博伽梵第一義空,好那更好~ 你證博伽梵迴行地第一義空,非常好~ 你圓滿大博伽梵薩婆訶智覺捨一切,非常非常好…… 請大家再一次感謝『老病死』 沒有老病死,不好玩的~ 你連捨的權利都會失去的~ 不要說覺、說智、說願、說淨、說真實了。 真的~ 你再高,都得傾落,都會忘了 那個不需要驕傲的自己。」 「好了好了,小寶貝們,不要再搶戲了…… 許多清淨菩薩大願善智金光天使向我反應了~ 耶? 不鳴,你在幹什麼?」 不鳴:『嘿嘿!我在重組製造「大法師」然後擴展「大法師」啊!』 「什麼意思?」 不鳴:『黑天你不是說覺法不顯時,有時病毒也是大法師嗎? 我正在改良大法師,製造更多苦情大法師嗯唄!嘻嘻……』 「且~趕快停止愚癡的行為! 時間不停~大法師已換裝成疫苗預醫與藥劑了。 自以為善意的惡念,要淨化處理。 明顯惡意要幹掉當肥料,加以酵素轉化…… 或以決願智火焚化! 只是不同體系分支的善念,要寬容讓它開花~ 殘念放飛原野空海或還他自由…… 念本來沒有好壞,但因引發者、流動者、收放者、 相應者、聯誼者、開發者、超然人格者等等的不同而…… 啊!反正, 你以什麼覺意覺向覺性品質智境含容,就帶出了什麼~」 「你們常把準備流程,當做不夠當下! 常把還原流程,當做不夠自在! 你們被什麼什麼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不可得~唬弄了。 當下自在本是一心……當下本是於三世超三世。 什麼什麼心不可得,於現代語境,或可這麼說: 『明晰去來今流程,而不被其流程與自念心所困擾!』 其實你們以為的,也不能說錯!只是畫面侷限了心自限了。 觀者因現境限境,錯估當下真義~錯把念之書皮當內容。 限於眾生第一義空者,當然比迷途眾生好~ 但自以為無上,就不一定了。 雖見緣起法性變遷流轉~ 而識隨其流!無力於業習……最高仍是苦中作樂。 心未淨,一心三昧未明未證~不要說什麼無學非無學, 這種笑話!拜託~」 「以預流支來說,我看得比你們自以為證涅槃還重要!為什麼?」 不鳴:『對!為什麼?』 「因為完整的語境,清楚的流程~ 才不會發生沒人願意留下幫忙的情形! 才不容易發生上了魔毯下不來的狀況! 所以,我沒有先教你們直證解脫三昧真實境。 哈哈哈…」   不退忍是淨心證成,也是一般說的究竟涅槃圓證三事。 所以,只要稍有體證,黑天也可看成你已具淨心的實力~ 或是向著淨心前進或回歸! 一切因緣不能影響你行證實道,也算淨心。 但人格性的超然涅槃是果園的不同果樹。 不同動物在森林,不同游玩身型的海生類~ 你本完整。沒有我的執持也完整。 不是你是水滴他是浪我是海。 這種假性超然~ 這種偏離人格性的假裝自我銷毀。 當然,非人格性的水滴、小空、微塵般的解脫設定, 也非常高了。 只不過,完整的解脫必含容人格性與非人格性的。 通常我所強調的人格性超然,就已含非人格性的超然。 七覺意就是古七佛或說七賢七聖七仙人。 失覺則金花是空花。 失了覺意,說什麼佛傳承,又有什麼意義! 嚴格說起來~誰能污染心呢? 什麼能使心染污呢? 好,了解此意,也算淨心。 一心,未貫澈世出世間時…… 通常是指根本決行聖道已不搖動! 禪行印透。 實知心力。 觀行映照。 真實聯誼。 有些面向指一般現傳的禪定, 但禪定的定,現傳的……有根本上的集體認知偏頗。 而一心三昧,是穿透世出世間的~ 一心三昧是指,含容並穿透諸覺、諸梵(包括菩薩)與一切眾生。 所以覺意尚未成,一心三昧就還沒囉! 諸覺境界尚不可思議, 何況超然諸覺、諸梵(半神人等)與諸眾生之遍契呢? 有時當眾生很容易! 有時當眾生很不容易! 有時不當眾生時欣賞眾生更不容易…… 有時你以為你可以沒有你? 有時什麼不是你? 有時何必以你而自限了心? 有時是什麼使你成為你? 有時是什麼使你成為你之為你? 有時是什麼使你存在? 有時是什麼影響你的顯現而已…… 為什麼黑天說預備入流(體行聖道),覺意證修養成教育之前提 慈心、福德、勇健力很重要呢? 一個是良性意願旋環的規則力! 一個是穩定的資糧緣境! 一個是敢於破壞迂腐框架的膽識行動! 沒有慈心,所學所行,失去正向正道~ 福德不足不積不佈,半途而廢常有的事。 勇健力不具不顯,世出世間解脫無望,最高也是淪為清談之類! 好,我們來看看體行聖道的基本安全規則, 以慈心、福德、勇健力為前置準備就是修證基本安全規則! 以超然、人格、淨樂之活動也算修證基本安全規則! 以淨心修行不動搖心性心志為基礎也是修證基本安全規則! 以不過度狂熱,不過度擾人的互助互愛行動(或奉獻行動)也是修證基本安全規則! 如果有所不足時,怎麼辦? 不用學了嗎? 可以先穿鞋子再穿襪子嗎? 「當然可以,祝福你一路順風~啊啊,你沒事吧!」 這時,請了解一下修證流程,並不是什麼壞事? 也不算浪費時間! 這時,謙虛、虔誠與求法行道的決心就顯得特別重要了。 不鳴:『黑天,請等一下~我有問題!』 「看得出來。嗯~請說」 不鳴:『黑天你的大語境我想學。 就是你說法說話時,有時我感到地球生態環境像在回話呢!』 「你想太多了。」 不鳴:『還有你說: 「嚴格說起來~誰能污染心呢? 什麼能使心染污呢? 好,了解此意,也算淨心。」 那我早已是自然淨心了吧? 那我還修證個什麼屁呢?』 「你這個問題非常好,先回答!哈哈……」 「你無量念心劫已遠已過~宿世以來, 怎麼說……自然淨心呢? 你說你不修證就淨心? 哼~ 連聽黑天連環罵,都沒機會吧! 所以啊!什麼不修證?五因四諦,七覺意都不知道在哪兒呢! 觀四念處?或許都搞不清楚呢? 觀有需要把止分開嗎?四念處,處不是處所嗎? 不就是住處嗎?住址嗎? 就算你住的是暫時的是租的~ 也有住址吧? 觀四念處不是觀四意止嗎? 觀身受心法四種面向的意之所向, 意之所止嗎? 你念坐哪邊面哪邊向哪邊看哪邊? 你們怎麼越修越遠,越不知止呢? 哈哈哈…我也講遠了。」 不鳴:『黑天,遠了沒關係~ 知道意念的住處住址做什麼? 那『定』又是什麼?』 『不鳴,你要睡覺吧!有睡處嗎?有睡處吧! 暫時的睡處也是止~長眠的是安息。呵呵~ 所以,意向意止主要是你要找到你自己醒來的地方, 也就是真實本處。 三脫門在哪裡?找不到了迷失了? 所以,要了解因緣法超然法。 觀止、行向以證解脫境來說,都是同樣的境地。 尚未證穿透世出世間時,觀止只是還在學習波羅蜜。 所以,不管是儒家的、道家的、佛家的,基督天主的…… 尚未實證穿透世出世間時,都是修行的猴戲! 還差火候還差波羅蜜還差超越角色的執取。 禪定的定,原指你的一切觀止行向穩處真實解脫境。 不管你在哪裡?什麼時候?做什麼?不做什麼? 看什麼?不看什麼? 還沒臻達時, 是指你觀照、覺察、思維、諦審時所能呈現的狀態! 也就是你行止於修證時達到的各品質,才有各禪各定的分法說法~ 其實每一種世間禪,心念覺意對了,都可指向出世間禪的。 好,再說回來淨心……」 「心當然是沒法染污的嘛~ 要不然你用最強最無上的清潔清淨法劑~ 也無法清淨本心。 但你們已然重重覆蓋而迷失了, 說淨心,只是知道此淨心本質與品質的含意~ 所以,我說:了解此意,也算淨心。 還不是已做到呈現並不失去此淨心品質喔! 別搞錯囉。 所以,我又說:淨心又了解五因是不再迷失的基礎!」 不鳴:『原來如此! 那黑天你說,至少誰才做得好: 「呈現做到並不失去此淨心品質……又明了五因」呢?』 「至少得貫透世出世間者……善逝~」 不鳴:『善逝?』 「對!善逝」 不鳴:『嗯?請黑天開解~』 「善逝還要解釋喔? 那我不就得把十大名號都講一遍? 那博伽梵、耶和華沒說到,會不會不公平呢?」 不鳴:『不會啊!』 「要不要順便把十大名號與無明行動的十大因緣也對應對應?」 不鳴:『好啊好啊!』 「不鳴,你過來一下~」 不鳴:『不要!』 「不鳴:你知道阿含等佛經上的『龍』是什麼嗎?」 不鳴:『不知道!』 「你的食物能量來源你不知道?你不是金翅鳥嗎?」 不鳴:『我是黃不鳴小小鳥~還沒長大,不算是!』 「不鳴,你知道易經上的『龍』是什麼嗎?」 不鳴:『也是不知道。』 「不鳴那知道聖經上的『龍』是什麼嗎?」 不鳴:『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黑天你問這個幹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哈哈哈……」 有時候, 你一直不認同的事情~ 說不定, 是你會意不夠完整? 重新 打開你的內在通道, 或許你能看見 隱在其中的彩蛋喲~ 黑天蓮花運動: 「你就是道場!」 連結顯在佈施與內證智慧 的行動~ 發揮,清淨的愛實質正義! 合理減輕地球負擔, 互助互愛~ 相互學習~ 支援互補 ! 愛散發慈智光芒~ 愛開出覺願花朵~ 出染本人即是道場~ 隨時隨地出染重生~ 你的身心也是道場~ 開始建設蓮花道場吧! 近日黑天,將陸續公開創世紀與易經的關係~ 聖經與易經的破題! 公開創世紀與七覺意的關係~ 公開連佛家頂層善智都忽略的: 七覺意就是三十七品道的教法流程,內證過程,也是內證波羅蜜! 接續會再以某種方式公開連天主佈道者都不知道的: 實證神的超然法~ 內證波羅蜜黑天六財富,就是覺意三昧矩陣的原理~ 請如同數理化學等應用在自身實證與各領域~ 宗派是門戶,是安穩的修證場! 不是把自己關起來~ 出不了家,走不出門。 不鳴:『黑天,什麼是「神的超然法」呢?』 「神的超然法,就是:大覺貫透三摩地,彌賽亞三菩提~ 也名義人義境,也名全奉獻屬靈穿透,或說神聖依戀的道果,也是心的自由愛的真諦……」 不鳴:『黑天黑天,能不能……簡單一點、生活化一點、容易理解而又不容易誤解的簡易說一下這是什麼法境?』 「不容易誤解的簡易說一下? 你們大都已誤解或小解了你們的經文了。 好的,先休息一下!上廁所的時間……到了。 我們等等就來說一說『諸覺修證流程』…… 以有限美好體驗無限美好的……」 不鳴:『耶耶耶……黑天黑天,請等一下!』 「又怎麼了?」 不鳴:『好吧!沒事。 你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是我誤會你要跳過了……』 「要不然呢?且~」 我們先把流程倒一下。 所謂的「無限自由」「無限美好真實妙整」 不是指世間的~ 是指體證解脫境的,心與覺智的無限自由。 這不是推理產生的。 所以哪怕智慧無上,未體證此「 心與覺智的無限自由」 都是淺薄的~ 脫解妙智心的無限自由,是實證出世間的實相。 也是判定是否自覺的基礎印證! 生為人,有機會從個別受體的有限自由來內證無限自由~ 是幸福的、是尊貴的。 所以,當我們建立矩陣時,六位分數是平圴的~ 又可疊加的。 以修證來說第五位比第六位重要! 以回捨來說第六位比第五位高遠。 我常說的覺捨就是回捨妙智。 當你已體證心的無限自由時,不可輕視種種方便智與受限的自由。 真正的心與覺智的無限自由,是可以穿透有限自由的~ 是可以體驗種種有限自由身的。 這種超越無限與有限的自由,才是心的無限自由。 所以,未證一心三昧,哪有般若三昧。 這是一體之兩面而已。 其實能見微知著的實證者,會看見六位皆具三脫門三脫境的。 我說的三摩地,不是非人格性~是定通印透回捨妙智超然人格的。 一般非人格性的三摩地,就是指定境,很久很久心的暫歇~ 「心的無限自由」,不是在社會上你想幹嘛就幹嘛! 是指證境時一切心物無法綑綁你~ 一切欲望、抓取、見執不能接觸到你、影響到你。 又妙智穿透一切有無緣境。 當然末達解脫三昧時,一心與智慧都很重要。 一心又能息三毒覺行善福德,可善稱「心解脫」 明因緣透四諦智慧又懂回饋,可尊稱「慧解脫」 這些已非常非常難得了。 因為已走上首神之道! 請注意「心解脫」「慧解脫」是難能可貴的尊稱。 以有限自由個體證無限自由之境~ 然後無限自由之心妙智境回捨有限個體與世界~ 就真的是大覺貫透三摩地了。 心慧的無限自由實證 不因體驗有限自由場身而減損。 若說心慧的無限自由實證是100分,再體驗時只會往上加~ 有時,在體證出世間過程或世出世間過程時~ 你需要暫時限縮的自戒,這使你淡化欲望抓取見執的干擾~ 也使你不掉入無明因緣的惡性循環。 所以,戒如果不是契了因緣法的~遠離無明惡因緣的, 哪怕你什麼都不做!也是犯戒的。 所有因緣法、波羅蜜加入回捨智,就是超然法。 加入一心三昧也是。 戒疊加回捨智,就是淨法淨願! 佈施也是~一切萬有五因交錯都是你的施主~ 世界就是大施主! 你是乞食者。 (當然你也是自己的施主) 這是乞食的意義。不要忘了施恩施主。 不要忘了回捨一切。 你們對「捨」對「數」的實證理解有問題! 所以,七覺支就只剩依文解義了。 菩提分的教理與實證,無法契合,無法融會~ 怎麼談得上大方廣一乘一道了義呢? 不鳴:『黑天等一下!我們憑什麼信服你說的開示悟入法要? 是不是?』 「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哈哈哈……」 不鳴『我明白了,實證又來了難以計數的過來人,是嗎?』 「希望花開好……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 哎啊!急壞種花人,苞也無一個……」 不鳴『這麼慘啊!』 「也不會啦! 實證一心三昧回捨妙智三昧不出不入的人~ 何況是絕頂無法探底不可思議的黑天呢! 說什麼也可以輕易從你們的有漏修法中, 補成無漏升級一下的~」 「別說什麼,我看台灣偉大的四大山頭~ 所說的『六妙門』全都沒實證到一心三昧! 福報慧根,當然是很大的~ 黑天不會因而貶損他們的成就與方便。 原本的六妙門不是智者大師說的……他解說的…… 不算壞!但容易誤導修學能至的高度! 當然黑天也不會因而降低對智慧行者的尊重。 第一個『數』就弄得太狹隘了嘛!下手神足入道有問題~ 後來的怎麼解釋得通呢,修證得好呢?是不是? 好,黑天不是要解釋六妙門的~『數』有空時倒是可以說一說的~」 釋迦牟尼的包容力,後世教徒顯然還有得學! 教你們讚嘆梵行~你們只表象化看見上帝的作工。 不鳴:『黑天等一下,有人舉手要發言 一位是阿羅漢廠長~ 一位是如來總裁!』 「請兩位到前面來……」 上來後找不到座位的兩位同聲:『嗯……』 「好,沒問題了。那麼,請下去!謝謝~呵呵」 如來空中椅、空後椅、如意椅,你家要坐什麼椅?由你,不是。 沒事,如來總裁的意思我明白,待會說~ 阿羅漢廠長固化SOP,常不主動發問,很難聊! 好,差別還是在整體升級與更人格性操作和說得好~ 不但要說得好,還要啟發做得好的可以說得好…… 然後呢! 呵呵…… 做得好為什麼說不好呢?因為沒透!不名如來。 做得好重不重要呢? 也很重要~看你要養成什麼角色。 沒過過河~能過,就不簡單了。 勇敢往前衝~跌跌撞撞爬上岸了~小果果,好棒! 再來一次~好險……總算也上岸了~也吃果果吧! 這一回,無住的往前衝衝衝……有點險阻但總算上岸了。又吃果果。 好,最後一回成功,應該就是大成功了。衝~順利上岸!哈哈哈…… 吃大果果囉。 等一下大果果,請往回游~ 『不會!』 要不,從這一條比較不急的游看看? 『沒把握!』 還是我們來規劃一下,一日遊上下游? 『不會規劃!』 大果果,你知道岸上有島,島上有山嗎? 『我以為上岸就是了。』 好,你已得到無上大果果了。 但長得比較有創意的榴槤大果你好像沒什麼接觸到? 「大果果,請到結實纍纍的榴槤大樹下,稍參坐一下,休息一下下……… 你肯定會有大突破的~」 大果果:『黑天,你沒騙我?』 誰知道? 哈哈哈…… 有些奉獻者,雖明白心與覺智的無限超然穿透。 但並非一定以此證果為目的。 他們以親近學習博伽梵為超然終始的淨樂。 其初心無疑也是果道種心。 這是超然奉獻流程的。 過程與結果互為淨樂果種。 以證果為目標時,流程合乎時地實力實修就是好流程。 自我迷失的因,反之即是證果的好方法。 迷於不安的欲動、分別抓取、染執著見之三界自限~ 反之也是體驗豐盛三界有限體驗身的助緣助境。 甚至是解脫好用實用的法境! 你的法,你自己有興趣嗎? 好接觸嗎? 好理解嗎? 好掌握嗎? 好實行嗎? 能證解脫三昧嗎? 以證大覺貫透三摩地來說~ 有無量無邊的可能路徑、交錯、網絡與迴路! 但總歸來說, 怎麼才能知曉並達到此地的方法? 對了。提醒一下~ 有一區很像很像證區的誤區也算證區。 叫迷於證地。 因對我是的執著~ 因對神識的執著~ 因對身外身的執著~ 當無限無量多身也覺意不執意時……無量無限穿透一切有限 而無能限何能限時…… 這時,已契難契地。 這不是一切流程直接導致的。 這,黑天已在各法本中透露了~ 我們來看看比較普遍的流程…… 厚厚厚……你們真的很有智慧! 對!你們答對了。 直接問已圓證者,就對了。 好簡單哦~ 哈哈哈…… 不鳴:『黑天、黑天……醒醒~黑天你沒事吧!』 「不鳴謝謝你的關心,我有什麼事?」 不鳴:『黑天如果你是圓證者,有人問,你就會答嗎? 又會答到什麼程度呢?』 「哈哈哈……不鳴,你問得真好~ 好到不需要我回答……哈哈哈……」 不鳴:『如果千年後,可能大家都不相信了……哎!』 「你是指什麼事?」 不鳴:『還能什麼事?就是你與椰子酥上帝對談的事啊! 哪有那麼巧的,你們說瑜伽御者帶領決心出染者看見「老病死」 就發生了全球關注的病毒事件?』 「不鳴,那你們希望地球生態怎麼活動? 你們不希望大規模戰爭,也不要大的天災? 地球又太悶了…… 所謂人與天地共同反應進展這事? 你們怎麼看你們或他們或我們呢?」 不鳴:『蛤? 但,總有人可以像偉人那般救贖代罪吧! 要不然,也可以像果地淨種相應或信實相應這種因緣因果性質場吧!』 「不鳴,不能只是單一方面的執著與只看一個時代的某些反應。 所謂的威權嚴懲、所謂的博愛犧牲等等…… 有其時代背景環境與眾人心力的適用顯現!」 「不要因威權嚴懲就以為耶和華不仁! 不要因耶穌博愛犧牲就過度強調捨身取義。」 不鳴:『那怎麼辦?以如來方便智淨樂果種相應場界,總可以吧?』 「這只能是自受用還有相應眾的場界,現象過度驟變 業苦(對某些人來講)也只是轉個時地、換了妝扮到來而已~ 說到,果種場因緣也就連到回捨智~ 回捨智是七覺支的臨滿~ 回捨易行智自展,就是正語法覺智。 七覺意證得真,說得出,行得妙,就是八正道。 八正道是內證外顯傳習開展的證真過程。 說出並簡制內證七覺意就是八正道。 得空再說,四念處就是四聖諦,就是四詩節…… 四正勝也是四聖諦,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八道 都是四諦超然法。 只是你們內證不足,就看不出這些都是不同證真過程的描述與簡制。 所以,你們把四諦與道品分得太開了……弄錯了~ 教與證搭不上了~ 也就是搞不清楚這是你與心意念頭的聯誼開發如來戲! 黑天先把你們欺騙大腦的把戲說說…… 再來說體證聖道流程~」 「說穿了,這都是諸覺傳下的解脫三昧行制。 有的對應時代,有的已遠…… 說四諦、說無常、苦、無我…… 說空、假、中…… 都是蠻有距離的描述解脫真實三昧的說法。 諸覺傳下的法,絕大部份是摸擬內證真實解脫三昧的說法與簡制。 不要說誰是誰唯一獨創什麼什麼法的說法,聽眾想吐…… 光是大家溝通的語言就不是誰……自己獨創的了。 沒了語文輸入輸出態,大家聖默然~誰說法不說法……誰知道? 當然,內證時,還有心目、心語、心息、心味、心聞、心覺等等等……哈哈哈…… 好,回到大腦有那麼好騙嗎?這個話題……」 其實,黑天不需要護法。 是你們自己想護法~ 我的法,誰能毀? 看都看不到!看都看不完~ 哈哈哈…… 所以,要搞清楚~ 這是方便的、廣義的, 你們需要行施心力滿足因緣善願~守護你自身的善緣法~你們需要藉此幫助虔眾! 不是已證護法。 法身在哪都沒影呢?你見著啥啦?護啥法? 法身善導因緣,因緣何能轉法身? 當客人,做學生,學威德……先! 心態先調整好~ 哎啊!還是先搞清楚我說的「神聖依戀」吧! 有的已是多處廣義的大護法行者~ 真的很大度~ 思愚與黑天雖現實中沒接受~ 但已在心裡讚嘆不已! 思愚與黑天當你們是不同階段的威德~ 哈哈哈…… 就先超然誠偽的坦然神聖聯誼唄~ 「哇~ 你們對大腦的騙術還不行! 對大腦的最高騙術是…… 是真誠! 坐在角落的大果果,胃怎麼了? 哈哈哈……」 「真誠的對待它~但不要過度寵信它…… 讓它知道還有胃等需要照護! 大家都很重要~ 明白整體的需求~但超然於整體。 明白身體的需求~但不被身體控制! 你超然身心,但不是忽視身心。 你超然五因,但不是忽略因緣。」 「耶~這些熱心的、雞婆的、隨興的、大願的善識天人、菩薩、天王、大地、大樹、大氣、小菌等等等…… 直道是正直智慧圓通真誠的……實質好,程序也OK~ 要幫忙就幫忙漂亮一點~好不好? 不是直就好~不是轉就好~ 不是行業等價就好…… 有啟發性一點……好嗎? 別讓他們一直陷在自我欺騙當中! 『啊!我覺醒了。』 『啊~明天會更好~』 『啊!完了……』 『啊……我一定怎麼怎麼……』 『啊~我不是這樣的人?』 會這麼說,你就是!別懷疑~至少可疑……呵呵~ 要行動!要建立潛時覺性意識連結~ 要當覺性潛時一境發射站、基地台…關鍵連接站…… (或是,你要當覺性衛星、行星、恒星、蟲洞,自己決定好不好?) 不要欺騙大腦~ 大腦會先預支給你~但你都沒有付諸行動~ 大腦也會懶得理你~因為你都只是自我暗示自我催眠!」 「有的人說,『黑天你就是天選之人~末法眾生的業就靠你擔囉!』 還天選、我呸!你們這些人真是的~ 我自己就是天啊!黑天啊~ (改變業習業力不是這樣的……) 別害我! 但也別以為我怕眾業~ 我看來,業也是覺性的~好玩的~因緣也是,你們也是。 只是你們看不出來嘛。 有時哪怕業變了, 也不一定對你開悟出世間、超然世出世間有幫助的~我忙什麼? 要改變什麼呢? 你們覺得需要改變,就得明晰它~看透它…… 才能對自己對大眾產生真實利啊!不是嗎? 你們不努力~不決心學習智慧行動,怎麼聽得到、看得懂、做得到……解脫三昧真實法呢?是不是!」 「答應黑天,好好學行聖道,好好祝福這個世界與眾生~ 好好圓證穿透限無限、無限限自由美好真實! 不要只是三分鐘熱度!至少三個月~好不好? 三個月內,黑天至少已公開很多很多了~ 怎麼幹掉你的業習啦、怎麼轉業行業新的作工啦、超然奉獻等…… 幫幫自己幫幫這個世界~ 愛護這裡,超越這裡! 愛護自己,超越自己~ 好不好? 接下來,大規模戰事~大災變都還很可能發生的~ 大家覺行連結,至少可避免許多禍事! 尤其,中方啊、中方(還有,少數野心家、好戰者)! 還不是你們稱霸世界的時候~ 克制一點……想想也醒醒~ 你們漢藥方劑化學化了嗎?經典方劑科技『合成哦』~ 單方純化技術到頂了嗎? 高療效漢藥方劑(君臣佐使多方)化學合成品質如何(代謝率與動力測試),量化標準普遍了嗎? 草本原礦保養的,分類保護程度如何呢? 人道(野生動物等)飲食做到什麼程度呢?」 「別傻了~再多武器……經不起多個強國下手的。 正義不是沒有血性!而是熟成純化血性~化為公義的愛。」 「沒有智慧的勇氣行動,不是領導人該做的~ 要有一球兩極並協的智謀~ 當然單一相容是方便啊! 但已走到這裡~ 建立規格的模組條件才是該考慮該做好的。」 「國民黨沒有不好(不是指人事活動的好壞),也不是民進黨就好! 沒有國民黨,民進黨也生不出來啊~ 共產社會主義沒有不好(不是指人事活動的好壞)…… 沒有共產黨中國也沒有辦法像現在民生的成就! 各有各的歷史意義~ 國家發展有時某些時代的初階~集權容易決策實施嘛~ 但有頭有腦,感官也不是裝飾用的…… 血液細胞也不是沒用的…… 是不是? 一旦發展到一定程度~ 你們就注意到 神經等傳導反應也很重要喔! 分工與回饋機制,該新陳代謝更新升級了。 甚至該培養可以試煉的對手!對不對。 要怎麼發展制度,你們的才智也不需要黑天多說~ 你們可以自己決定的~ 但像民主民本民權這些可獲得相應民心的元素~ 不該忽略吧!你們說是不是呢?」 「聖魔一念間~ 要當大魔王也行! 又能決定橫行多久呢? 一百年、兩百歲? 這就是型態生命週期的法則~ 再好再壞就得消失在命運之輪了。 但你知道,你會在哪裡嗎? 哈哈哈…… 別逞一時之快! 你沒圓證四神足啊! 活不了多久的~ 圓證六通四神足的,幾百年算輕鬆的…… 因為可以息法化身直通解脫無漏真實境嘛! 但好笑的是~ 可以這麼做的,通常不會這麼做! 為什麼? 尊重生命法則~重視同顯的伙伴! 身體可換才時尚~才不會怪怪的…… 除非有特別的使命與大願。 哈哈哈哈哈……」 不鳴:『黑天你說的內證流程倒一下: 「所謂的 『無限自由』『無限美好真實妙整』 不是指世間的~ 是指體證解脫境的,心與覺智的無限自由。 這不是推理產生的。 所以哪怕智慧無上,未體證此『心與覺智的無限自由』 都是淺薄的……」 還有, 「真正的心與覺智的無限自由,是可以穿透有限自由的~ 是可以體驗種種有限自由身的。 這種超越無限與有限的自由,才是心的無限自由。」 喳喳喳~等等等的……』 「怎麼了,有什問題?」 不鳴:『為什麼「這不是推理產生的。」為什麼?』 「你弄錯了。 我的意思是指已到解脫門前的~ 這門是自動門~不是用『推』的~ 你們推,沒有用! 有時,是我們從你們後面輕輕的推。 大部份是用遙控的,再來是用感通的。 最差也是觸控的……」 不鳴:『黑天等等~ 聽不懂!』 「哈哈哈…… 好,你又弄錯了。 生命常常是從錯誤的步伐中學習的, 方向不要搞錯就好。再調整看看! 方向搞錯也沒關係,懂得正確搜尋就好, 懂得善問就好~ 懂得從善美的方向、慈智的方向、愛的方向 重新出發也都可以的~ 你會找到真心深深的感動! 你也會願意幫助那些迷失的朋友的。 好,當你都失去方向時…… 恭喜,你回到你心底曾經的出離感~ 你們大都有過的感受,『你不屬於這個世界!』 哪怕正在熱鬧的家聚~哪怕身處繁華的街道…… 『你不屬於這個世界』 『你不在這裡,也沒失去什麼』 但你知道他們愛你,與你聯誼…… 你也願意~但『你還是不屬於這個世界』 哪怕你與這世界的萬事萬有貼在一起~ 你也是遠離的。」 不鳴:『黑天,我是問你「為什麼不是推理達到的」這個問題?』 「哈哈哈哈哈…… 你忙什麼? 你錯得一塌糊塗! 但也不算什麼事~ 太感性的,容易喜憂~ 缺乏省力模式~基本邏輯不夠的話,雜務忙不完的~ 忙得團團轉。生活就算快樂也難長久。 太理性的,生活快樂不容易~ 真心投入聯誼也不容易! 但一旦找到舒展模式,就容易快樂持久。 不過這個持久也是相對的。 我說的,就是陷入過於理性的推理~ 是自遠離出染的。 尤其難以感受的又很抽象的推理,就陷在心的無色界。 那些具象與抽象之間名相交雜的推理,就陷在心的分別色界。 而陷入過度型態化、感受化,受內外感受激盪的、欲想的…… 就陷在心的欲界。 過度是不好的~ 不是不要有理智,不是不要有情感, 不是不要有思想…… 而是不隨心務而轉。 出染是平等的~ 其體證契應的程度,是喜樂的泉源! 所以,為什麼快樂很簡單?因為出染是遠離重習的。 為什麼有的人快樂很困難很勉強很沉重?因為重習染衣加身!」 諸覺的教證開展…… 因時因地因民風等條件 形成便於離契證修的各種宗派! 各有各的美~ 各有各的迷。 黑天不是要把所有宗教門派煮成一鍋, 你們別誤會了。 而是從圓證覺捨返觀 揭示其中宗教原則的真義與實修參照! 但這是活的照見,不是死的解剖。 也不應該,只片面理解而不圓通。 就算黑天沒有顯現,你們也別擔心~ 你們自己有身心,有感官~ 有人群可參照~ (要不然,你還沒死,怎麼知道也確定自己會死~哈哈哈……) 這也是自心與群體智慧交融的可貴之處。 你們甚至該大膽站在諸覺巨人的肩膀上~ 如果巨人已沒了肩膀, 你們可站在有關他們的寶塔、教堂、道場旁的大樹上~ 也可以聽聽看參考一下他們流傳下來的證修航道或腳印~ (不過,流傳這東西,不是偏離就是升級, 或是升級了偏離…… 又或偏離了升級……呵呵) 他們對於無限自由美好解脫真實境是怎麼說的……又怎麼契入的? 他們是怎麼清淨行業或怎麼在如來願海悠遊的…… 他們面對身心這對好友是怎麼處理好煩惱問題而無漏無惱的…… 他們怎麼面對、看待、轉化與觀行,無常變動境、業習與業苦的…… 四不壞淨的說法,是比較屬於組織內部凝聚式的說法。 這個說法像是門派觀念的強化~ 其實是以成就論述的! 雖然近似神聖依戀~ 但於現代,較難達到, 親聞佛音難~現見引導難~僧成就四雙八輩難! 證入世出世間三摩地圓滿戒體更難! 不要說證入~連契入解脫三摩地程序操作法都難得一見了。 連發心成就三摩地之戒行都不容易持囉~ 以下摘自《預流相應》請看一看: 於佛成就證淨,曰:『彼世尊為應供、正等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也。』 於法成就證淨,曰:『世尊之法為善說、現見、不時、來見、引導、智者應自知也。』 於僧成就證淨,曰:『世尊之聲聞眾為妙行者,世尊之聲聞眾為直行者,世尊之聲聞眾為應理行者,世尊之聲聞眾,為和敬行者,謂四雙八輩者是。世尊之聲聞眾,為應請、極應請、應供養、應合掌、世間無上福田。』 對聖者之所樂不破、不穿、不雜、不穢,離脫,智者所讚,不執取,成就能發三摩地之戒。 再看一下雜阿含經的摘錄: 佛告舍利弗:   「如汝所說,流者謂八聖道;入流分者有四種,謂:親近善男子,聽正法,內正思惟,法次法向;入流者,成就四法,謂:於佛不壞淨,於法不壞淨,於僧不壞淨,聖戒成就。」 這兩段文,說得真好~不愧為大牟尼與其大弟子! 大牟尼與其大弟子肯定是不迷於組織內與自己內身的…… 但後世學人就難說了。 沒了活動五因或說時空心物能活動場所, 五蘊雜食身哪有容身之處! 但反過來說,沒了身心世間, 器世間這世界對你也沒了意義! 有時安居閉關內觀時,較強調身心世間, 是避免有些學人「閉關而不返觀」感官務外而不觀照身心世間, 把實修丟一旁~將身旁雜事看得比什麼都還大! 也提醒有些學人「安居也安意」過於任妄念紛飛~ 迷於雜念渾心,念走舊習路徑,不念法品道則自失真實覺意! 修證主要是自身心感官~自迷主要也是身心感官。 不是說,外在的食物能量蘊育場活動場不重要~ 而是你怎麼連結外境外因與自身心感官的,又怎麼聯誼開發的…… 得空(老是這麼說…哈哈) 再聊聊你怎麼發現後架構覺性的? 好,現在就聊! 哈哈哈哈…… 你觀察見聞覺知是覺性的表層接觸,當然清淨觸發很重要~ 所謂覺知的覺,是現受讀入, 知是回溯記憶與感通推演…… 覺意是明晰又超然於見聞覺知等根識境, 覺意是覺性而包括了念心思想智性、意識、神識等開發與超然…… 不要迷於回憶,但不能沒了記憶功能! 雖都是自一心開展,不過渾渾而過迷惑自限者則自住迷途! 返照達底後架構,則稱本覺~ 契入解脫三摩地真實境時,稱本妙覺心。 回捨身語意智慧,學行簡制貫透身心世間與器世間, 可稱慈悲引渡眾生…… 圓滿擴展覺行,稱圓覺、稱無漏四神足、稱三菩提…… 阿含經大牟尼與大弟子的對話記錄, 體證聖道流程預備教育大都是這樣的~ 算是普遍性,可跨宗派的簡說: 親近善智, 聽聞正法, 思理作意, 法隨法行(成就能發三摩地之戒)。 再看一下比較接近以上流程的其他經典說法, 楞嚴經的體證聖道記錄, 觀世音從聞思修入三摩地的流程簡說: 親近善覺, 發心受法, 聞思修證, 入三摩地~ 這兩個體證流程可參照相似處並互補。 都不離七覺意菩提。 也不離我們的覺意三昧矩陣。 容後會通! 都是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很不簡單。 不管是親近善覺善智、發心信受、思理作意或 聞思修證……目的是體證聖道出染清淨真實! 而解脫三摩地是關鍵。 這個年代黑天建議你們「神聖依戀」來貫通這些過程~ 因為你染的是人心念中的種種情感情緒思維 等種種自心與關係連結…… 由人格性的神聖依戀較接近染源,較易突破! 所謂的內證,不是只有一般的內觀~ 內外一切心念與人事關係無不是內證的返觀照見! 達到什麼層面,穩處連結什麼層面…… 就是你覺醒的層面! 內觀時的種種智境, 如能純然觀察知曉超然也是非常高的境界了。 我說過了~ 「不執染也不自干擾,超然於活動~是真正的活動中的不活動! 而不是不活動!不活動不是真棄捨,不是真無為。 是不作為~是我執官僚。」 觀時,看清自己念心是必要的~ 該怎麼做怎麼做,是超然的,是人格性的,是出染的, 是淨樂…… 愚慧相容煮出新智慧! 不在於你是不是導引?是不是任便? 是在於覺意是不是失連了。 當你觀行離契作意(如理作意:活動時沒離開覺意聖道) 沒被緣心緣境淹沒,就是活動中的不活動,是無為的。 如果只想遠離……以為觀就是智果種, 那就是忽略,一切無明活動也是從觀識而起(互為因果)。 觀念身心時,感官是有記憶的…… 覺意在場!你不管行法不行法都不染,才現觀的真清淨…… 堅持不參與,難以等到結果時~ 好,你不內觀了。 要喝水了……要吃飯了…… 你的嘴巴還是得參與行法了。 為什麼吃了善惡知識樹上的果實, 就被趕出本覺伊甸園, 因為迷於身心流浪世間, 就忘了本覺是通往覺意三摩地解脫真實淨樂之地。 迷於身心,就誤以知識觀察分辨為解脫妙智慧! 當然,就吃不到真正的生命之樹的吉祥果實…… 連看也看不到! 什麼都看遍了就是看不到生命樹的樹影…… 吃了生命樹的大果實就是大覺貫透三摩地,與神同在。 小的生命樹在伊甸園~ 大的生命樹大果實在創世紀! 吃吧!哈哈哈…… 等 聖經創世紀與易經,還有與七覺意的關係說好了~ 也許就請學員都在此螢幕道場……學行修證! 黑天或許那時,就教大家實務操作了(甚或也直接導證,不一定喔!或許黑天就不在此了。呵呵~) 前說「所謂的內證,不是只有一般的內觀~ 內外一切心念與人事關係無不是內證的返觀照見!」 一切文字言語、外境人事,無不可導入實證。 所以,黑天所言,你也可以看成都是實證,都是甘露,都是導引。 內證其實就是實證! 實證包括甘露製程、營銷與金流物流人流宅配等…… 發想採樣採購等無不包括~ 有時說內證是傾向甘露製程、製成與運用! 《聖經》天主與基督之信眾都對先知等的記錄很有信心! 但此年代信徒,尤其與科學相關的從業人士~ 說起許多章節,說得感動自己感動別人…… 這個站起來見證~那個昏死了也見證! 非常不得了的信心。 但一旦說到或別人質疑「神七日創造」 自己怎麼兜也兜不圓~自己聽起都非常牽強! 你們就是不會參考「覺者」所說的見證~ 以為人的覺智再怎麼超然,也非神的話,不可信~ 然後拼命問自心,有沒有聽見神的旨意! 這等矛盾,黑天個人是欣賞的喔~ 不是開玩笑的…… 哈哈哈…… 有的比對完了~看不懂! 有的不知道這是大方等! 大圓滿 大方便 大真實 大…… 有的等著下午茶……不知這是觀光果園自助採集(擷)~ 加下午茶 有的就適合碎片不明白微妙~ 有的努力掘井……但不探勘 有的不行動,然後看著「我」? 有的等著……神…… 新伊甸園一時遊…… 一日遊……長住遊……自由行 開始~ 「搭~大家慢用! 這是大西瓜沒切~ 這些葡萄每顆都切八塊! 還有,這一盤瓜子……可費功了~ 黑天特別請隔壁的阿嫲親嘴用所剩不多的牙齒 去殼的~吃吧! 別客氣…… 每樣都準備得好好的~ 是不是? 蛤?味口……胃? 好消化不一定吃得下? 哈哈哈哈……」 茶泡好了。 配點應節的~當點心好像也可以~ 你們喜歡包山包海,然後自己覺得委屈 又怨山怨海的人,適合! 「你自己包的料, 你不知道?」 「吃吧! 一切的酸甜苦辣, 你都有份~」 「這是你的參加獎! 至少…… 哈哈哈……」 你們這些自稱上帝的兒女~ 我想你們對上帝還不熟…… 7日創造,怎麼使你們停滯了呢? 你們雖未完全退卻!卻忘了探究神的真義! 你們的信~未相應圓滿 你們的望~未清淨滿願 你們的愛~未穿透數理 7日創造,是你們重生的盼望,超靈的復活 你們被先知所困,不知面對面的絕對權柄~ 其實先知沒有困住你們, 是你們相應高度不夠! 信就是相應的高度~你們信不足~ 「什麼?不服?」 好,來~ 請看這裡, 再看一下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 『1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2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 3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 4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5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 6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7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8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 9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 10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 11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 12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糢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13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8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 9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 10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 11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 12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糢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這一段再看一遍! 領會一遍神的旨意…… 我們就來說說什麼是神的旨意? 對於神的旨意!你們大都是亂定義~呵 為什麼我說你們對「神的旨意」大都是亂定義呢? 因為,我想這樣麼說,我願意! 不鳴:『黑天,你不怕別人說你是無賴嗎?』 「無賴、耍賴?不!哈哈哈…… 因為,不明白『神』與『神的心意』? 怎麼會想遵守『神的旨意』呢? 不想遵守,你明白做什麼呢? 要演戲啊……宣旨……」 「神超乎靈、靈超乎魂、魂超乎身子…… 神貫透三者! 以現時的語言說 你與外境的連接交換體驗是身與感官~ 你內在運作著感覺感受、情感情緒、心念思想、理則智力等~ (運作外顯時,就是帶著心意的言語與行為) 而生命意識存於其間…… 更深的是神識(或說靈魂或神魂) 再深後架構的就是本覺,與神智(法身)的連結。」 「有許多天主基督虔信者,把屬靈的品質當神、當神意~ 還不是! 屬靈的意思以佛家的說法,是願出世間。 許多道家的修者,把靈魂、身外身當無上, 就陷入比『質子』迷思更嚴重的狀態~ 什麼是質子迷思呢! 靈魂看似永恒,其實只像質子堅固~ 遇反質子則湮滅。靈魂不容易滅但還是會滅! 而且容易帶著體驗執染或說帶罪。 形成這一切的稱法性~ 法性嚴格說一切緣起遍存。 但依然不能代表妙覺心不能代表神智。 一切法性架構場身之妙覺心,則簡稱法身或神智。 無心智妙覺是法沒錯,但不能代表法身妙智。」 「不是來自法身神智,怎麼是神的旨意呢? 至少也得來自本妙覺心或本覺嘛! 有的連靈魂深處感動的層次都不是,就說是神的意思! 你們真是的……」 「都不要妄圖代表神, 也不要把自心擬意推說神意。 哪怕完全奉獻者,心未完全清淨時~ 都不要把自意當神意! 完全奉獻者,頂多就說『神的臨在』 好嗎? 你們無法用未完成清淨的心揣測『神』的~ 連義人都不能全然明白『神』的」 「神的心意,在其大方向~ 在其微妙處! 不要把瑣事當細節……」 「神的心意,在7日創造~ 神的心意超乎想像! 神的愛超乎世界超乎身心…… 如果你還難以體會神的超然神的愛, 也無法確定你是否愛著神? 至少讓你的愛行在信中…… 讓你的愛行在光明的守望中, 超然著一切期望的清淨願力清淨奉獻! 甚至你可學習讓你的愛行在黑暗,主動自發著光~ 引領虔行者~ 讓你智慧的愛進入你的信中! 讓神的愛臨在你的智慧愛你的信…… 這樣的智慧修證、這樣的智慧愛、 這樣智慧的信行者, 也可說是神聖依戀…… 先多吃些聖靈九果吧!」 「你不吃聖靈九果, 也不想研修神7日創造的真義! 不返觀本覺找回覺智,補充愛的智慧~ 該做不做,聖道不走…… 才在小事等著神的旨意~ 整天問著神要我怎樣怎樣~ 神要我選這個工作嗎? 神要我結這個婚嗎? 神要我跟這個男的交往嗎? 神要我去旅遊嗎? 神要我去遊學嗎? 神要我吃宵夜嗎? 神…… 很閒嗎?」 請把易經乾卦卦詞象詞文言看一下: 再把創世紀7日看一看: 領會一下~ 就來說說不同場域文化 對精神文明的相似描述 穿越tarot-廣度萬法-周遍含容 別讓路?我貫通! krishna本人 超然至尊人格首神 平凡了一切不平凡 活潑自主 破解 僵化偶像 驚天巨雷! 你心反對的是,失去神性的推演~ 不是神智自由的綻放! 塔羅大秘儀,把7日創世覺意說3遍! 塔羅小秘儀,又把7日創世品質說8遍~ 『什麼?』 等等黑天會把「與神相應」先說一下 建立潛時覺性連結,共轉導向 不然,你們將為自己的失去良覺的安排之不良慣性反應 接受更苦的洗禮! 不鳴:『黑天等一下……請問一下,什麼是面對面的權柄?』 「就是你們的面對面不是我說的面對面~ 面對面是心對心~深心相應。 通常需要見面,但見面也難以面對面! 面對活的解脫神境,可算面對面~ 不然來了再多次,也非面對面~ 不然我在你面前,也非面對面~ 生命中歸依黑天者是面對面! 向黑天學行三菩提等課程者是面對面…… 都不曾親見黑天,但在黑天眼中神息中禪定者,是面對面! 我願意面,你願意面,願成仁成實成權~方便令真實,真實命方便! 就是面對面的權柄」 不鳴:『面對面,也沒對到面?沒調好頻率?哇~ 那如果我們都不要有的沒的, 請黑天直接導證解脫境?可以嗎?』 「可以,但目前只有極少數可以, 你們絕大多數聽不懂,看不到! 還太早沒什麼用~但如果契證型態完美,就能大用! 但型態完美比進伊甸園,還難~呵呵…… 『以無上意願活動』就是了。 不帶任何期待,不執任何結果~ 超然一切角色智慧的愛…… 直入解脫三摩地~ 甚至貫透世出世間三摩地!」 不鳴:『蛤?這樣,就好了?可以了?』 「對!所以,太早說,沒什麼用! 哈哈哈……」 「那說點有用的…… 虔誠者,不管什麼角度接觸我? 不管我有沒有釋放解脫品質? 對你們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處! 這是超然型態完美的力量…… 超然型態完美先不深入解釋。 但品質可說一下,就是一切場困不住你~ 一切場有一切場的美! 一切場一切型態一切物件一切條件~ 你超然,你欣賞,你建立你放棄你自由你清淨你喜樂等等等……」 「超然型態完美,就是果種相應超然完美…… 就是我有沒有說話、有沒有示現、有沒有做什麼…… 都不能減損超然完美自由的美、超然完美自由的愛~ 超然完美自由的穿透! 哪怕看起來缺了什麼少了什麼多了什麼等等等……」 「超然型態完美,發生在穿透解脫境以後。 也發生在時空中……未圓證覺捨,就沒這回事!」 「以六顯行位的上位(第六行位)來說,是捨是護,是覺智捨護~ 圓證者, 業力已休整。」 「當業力不亂其心,業力就是你的玩具玩法,你的良性程式,你是玩家。」 「你成為不亂其心的玩家,可玩可不玩,你就是覺者!」 「梵天就是遊戲商研發遊戲者,也是平台整合者~ 也可以是總工程師~ 但不要以為梵天不能成為玩家! 一般遊戲者,都可以成為玩家了,何況梵天呢? 當然玩家如果有興趣,也可成為整合者。 有些宇宙梵天沒能成為玩家…… 我看,此年代顯現的世界的梵天就是玩家。 未等正覺者,莫輕忽!」 「與神相應的程度, 矩陣六顯行位與二藏行位,都各有力量。 當然圓證三昧透行位者,才較完全! 而黑天尚未解構覺意三昧矩陣, 要求你們完全相應是強人所難! 某種程度來說,『與空相應』就是『與神相應』。 就是之前所說的虛空三昧,如穿透物質包容場物的『空智』。 或空三昧的『解脫品質』~ 或能含容生化一切的『可能界空性』或可說為心境『重歸多重可能』! 這三個加上五因六財富的品質,又心達本覺地。 就可看成神愛的超然品質。」 「品質意會了。觀照思想思惟才不會亂想妄想疑想…… 觀想不只是心繪圖案或生硬描繪! 而是看見觀賞自心想著什麼? 心想著明晰的看見! 心為何觀照不明,看不見~ 為何無法於內在輸出願景或體證呢? 因為高度不夠!照明不足。」 不鳴:『那怎麼站好觀的制高點?加強心燈亮度呢?』 「你們體證不足,願也不足~ 願是格局,是高度! 願是望~守望的心~看清歸船、看清歸人,給予引導~ 望是引源。 望是乘行道路。 生命無望就是無明的生命。 高雄要到台北,高鐵上的烏龜,比得過狂奔的野牛~ 這是引源、乘行高明的信望愛。」 不鳴:『那狂奔的野牛也上高鐵呢?』 「剛起步或不用多久,就會被趕下車! 或許,還會遭到處罰!呵呵~」 不鳴:『潛時覺性連結,與空三昧等解脫品質有何關係呢?』 「你所接觸的心物種種條件,都可以是覺性連結與神相應的助力! 這是心智自由解脫品質。 你所觀行的心物,面對的打擾,都不能影響覺性連結與神相應的質量! 這時是心智自由解脫品質。 你面對自己或別人的執持,無論良善的或惡劣的,都不能阻隔覺性連結與神相應的自在~ 這就是心智自由解脫品質。」 不鳴:『黑天你說得很對!但這……好像是~廢話! 因為,我們接觸了條件、打擾與執持執境就破功了~ 哪還有什麼心智自由解脫品質的影子!」 「不鳴、你過……」 不鳴:『不要!』 「哈哈…你說得對! 穿透解脫境時對自我慣性驅動的作用與反應之超然~ 不需要努力~因靈念覺意本遍圓通。 未臻達並穩處此境,則需大大的努力與方法。」 「但你們該開放的是契入解脫三摩地的可能~ 該堅持的是心離染著對聖道的修證與對神的了解。 開放契入解脫三摩地的可能,就是解脫前的無上淨戒。 你們對此已僵化已偶像化。 然後,對福智神愛覺願超然的聖道行持,卻軟綿綿的……」 「你們不但看小看偏你們奉為圭臬的經文~ 記錄不全的就算了,連清楚記事的也被選擇性的忽視了。 在黑天未說出『怎麼幹掉你的業習啦、怎麼轉業行業新的作工……』 時, 先看七覺支的前導經文…… 七覺支的經文,我們就不看了~描述記錄有很大的差距!」 「這一段七覺菩提前導也是八正道的前導, 是可能化業習很好的描述…… 雜阿含:『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是名修八聖道……』 相應部:『依遠離、依離貪、依滅盡,回向於舍以修習念覺支……』 七覺強調內證與種相應等覺智,八道就是已證已說, 也就是七覺加正語法智就是八道。」 「依遠離是親近善覺善智離染者,進而,自現出世本覺,離染身心世間。」 「依離貪(無欲)是聽聞正法,是發心受法,是返聞自性與返觀照見的淨心修行,及其至則坦然覺行。」 「依滅盡是學行思理作意,依法聞思修證,並超然樣本~五因已明……與空相應與神相應! 超然五因時……及其至則契入解脫三摩地~ 穩處穿透時,在染離染,眾生國土心皆清淨,方為真滅盡。 非自斷法智恐懼體驗之非人格性超然者可比。 自意擬設滅盡以為聖道境界以為淨,反而容易出錯!也難大進。」 「當然啦!前導是大方向,流程因修習與修者的會意能力差別也是可重排重組與交錯作用的。 回向於舍(捨)最容易被看小了。甚至被忽略了。」 不鳴:『黑天你這麼說,我們可以看成這是覺意的三依嗎?』 「可以這麼說,我們超然宗教,並不代表否定宗教儀式儀軌或形式。 你們因緣具足,要信什麼正教,也都可以~ 我們只是突顯~其內涵真情實事。 你要看成三寶(佛法僧)覺、法、聖眾可以~ 回向於捨可看成『聖法實成』清淨無為真實。 或你要看成聖父、聖子、聖靈也可以。 你要把牧者師者,代表成聖者傳道(包括導證解脫三摩地)也可以~ 你要奉成聖覺者名字,來依,來受洗受浸,也行!」 「七覺就是八道。 七覺八道或說聖道的前導……也是四念處也是四聖諦~ 『依遠離、依離貪、依滅盡,回向於捨』 是跨平台的受洗~」 不鳴:『怎麼扯上念處與聖諦?』 「對啊!前導就已是四念處已是四聖諦了。 何況七覺意本法,何愁不含四聖諦與四念處呢? 黑天說了,七覺意本包三十七行道品與四聖諦的~ 所以,覺意三昧矩陣也是。」 不鳴:『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簡說一下~很多很多的,說不完的~真的,呵呵…… 依遠離是身身相應,是見苦又體知苦。真遠離染著,出染解脫,明現覺智,則不造苦業或不作不堪之業事~ 廣大化則渡苦引眾,如善覺者之回捨。 依離貪是受受相應,是明集解習,淨心行持。 依滅盡是心心相應,是知盡證滅,三毒消,無明煩惱盡,礙與無礙不相妨害。 迴向於捨是法法相應,法隨法行,行道了道,圓證覺捨~ 簡說一下,說到矩陣再說三十七道品在其中吧! 我們先來說,你們納悶的、忽略的『回向於捨』的『捨』囉!」 沒證到,哪有捨? 證不圓,哪有捨? 但圓證覺捨,最嚴格的標準是首神人格顯現。 至少得滿足歸於願海維施努(毘盧遮挪)海藏十地佛。 歸於願海後之無住無念無修無證者,稱穩處穿透。 最高可稱與神相應度:93.75% 沒有神的「話」就沒有捨。 這是對於諸覺諸梵而言的…… 對於奉獻者來說,虔誠的捨就是捨! 我可悅納~ 對於大眾來說,虔誠的捨才是智慧之愛~ 我也接受! 沒有捨就沒有世界! 沒有捨就沒有超然…… 捨是平等、客觀的做或不做! 捨是平等、客觀、清淨的~奉獻、休整與升級! 捨是放下一切~一切可協調的一切…… 捨是沒了世間一切執一切法的狀態! 捨是淨是無為是真實的~ 捨是真心! 一切虛情假意與捨無關! 捨是主觀的可放下主觀的證悟與道路。 捨是真心簡制。 捨是你吃著不知何時何人種的愛的果實! 於是你感動,你學了~ 於是你超然的,做了~ 於是你教著怎麼種怎麼改良…… 於是你看著 他們 圓證覺捨實不易啊! 因此,捨,是大成就!是含容一切善法~ 看似未圓證的善德,看似不圓滿的清淨~ 看似沒圓通的奉獻! 你明晰而含容~ 捨,當捨時…… 捨是該然之愛之行 回向於舍是三依的圓滿! 回向於舍,是圓滿的源引~ 回向於舍,是清淨的覺意~ 回向於舍,是超然身舍~是讚美型態的美利! 善用其身吧! 善用道場吧! 奉獻者~ 圓證覺捨大不易啊! 不然,怎麼要有光就有光…… 又何必完工歇工安息? 不然,沒完無休不安的……哪是神念呢? 又如何把神念行於水,活化黑暗淵面與虛空呢? 不然…… 不鳴:『黑天,等一下…… 什麼是「要有光就有光……」 還有7日創造又與「乾卦」何干呢? 能先說說嗎? 拜託了黑天~』 「為什麼?」 不鳴:『不然, 我會陷入名為不然的混沌~ 又或,迷失在沒有路燈的黑夜死胡同……』 「是喔~哈哈哈……啊!我忘了~」 「乾䷀很好的符號與圖畫! 卦爻詞形容得太飄了。 象詞有把品質拉回來~ 文言改朝換代時,言義變動較少, 是文明強國跨界書面通用語言! 但現代已不通用了~ 啊…… 講到這裡~ 不鳴還有與會觀眾,請等一下~ 我罵一下看起很強的國主(領頭人) 與看起來很強的宗教財閥(影響者)……」 不鳴:『黑天你要罵人,你生氣了?』 「黑天很少罵人,其實是罵人搞出來的事! 黑天又不是死了~生氣很新鮮嗎? 喜怒哀樂黑天活臉而不動搖本境…… 黑天意向影響世間潛時意向~你們清淨奉獻時也是~ 黑天生氣發怒你們要開心~要感恩! 為什麼?」 不鳴:『為什麼?』 「為什麼嗎?嗯……你們猜想一下吧! 是的~ 因為奉獻者很開心,善良有福的人很開心…… 因為,黑天如果生氣,會是實質正義的另類發聲! 哈哈哈…… 顫抖吧! 昧著良心的主事者啊~ 不知及時改正的人啊! 我的話, 對良善奉獻之人是甘露, 對昧著良知者(不虔誠的人等…)有引導或催化的作用…… 對執迷不悟的領頭人,更多是業叢的催化養分~ 業叢哦~就是一大把一大把你們自己造的業!」 不鳴:『黑天等一下!所謂「不教而殺謂之虐」 你雖已說了宗教原則與內涵, 但解脫三昧大覺貫透大家未明未證…… 而且你所謂不虔誠的人,或許只是還來不及吸收實行~ 更重要的是,我們還不清楚你說的 「玩業力,清淨奉獻行業」等…… 大家都嘛說他們自己是大修行,大證悟, 大明師, 大義人, 大聖靈, 或大神經病 誰知道?』 「不鳴,你是說誰啊?」 不鳴:『你…不,我們…不,他們……呃…』 「什麼?說清楚!」 不鳴:『我……就是請黑天再說清楚,我們努力領悟~ 祝福他們進步囉!』 「如你們所見已看的現象業叢示現。 這裡不多說。 黑天像罵自己的小孩不守安全規則的可能闖禍…… 來緩和諸護法諸梵諸天好友們 和你們自己業力動向與熟成! 要不然,執迷者的不良慣業 以及守護大願之諸緣力,一旦大匯集~ 就不是這樣的! 諸善覺善智善良者奉獻者,所謂的潛時覺性連結~ 就是分散與轉化不良業報保護虔誠者,保護你們所愛並可以愛確收的人。」 「無論何時何地,捨護自心的光明淨愛與覺智超然。 『自心的光明淨愛與覺智超然』是穿透的…… 是一切可棄可捨可協調……的源力。 此自心源力,就是聖善煖種~ 戒體成就之所由。契入解脫境之開力。」 「什麼都可棄可變可重組, 此心源此戒此法此神意此淨愛不可失!」 「此戒是行動力之源! 這是你永遠能說服自己~ 以愛以義服人的根本。」 「你會讓你的小孩在車水馬龍的道路, 任意穿梭多次瘋行,不管不顧不提不護,以為自由嗎?」 「你的意念如同你的小孩你的朋友~ 自由也得法治~ 愛也得光明正義~ 養也得教吧! 你的證悟自覺自證也是可驗證的! 先說一下矩陣的顯行程序~」 「程序就是數! 數就是連接本,連接覺,不離一切, 數轉數,數變數,數衍數,數歸數…… 數通理、通量、通質……通自然、通協定、通文明~ 數超數時,則,數就是一切!」 「數也是對話,也是指令~ 是調音,是規也是矩。」 「數就是 果種、相應,型態、週期,緣境通活動。 數就是 通道、差別,類別、管理,傳動通解阻。 數就是 離契、平等,建構、導向,超然通屬性。 數就是 連合、擴展,智模、重組,能力通模組。 數就是 比例、穿透,編程、系統,驗證通公義。 數就是 覺智、捨護,評核、整合,休整通升級。」 「所以,自證時,驗證通公義! 所愛失光明所證失公義,失去清淨之愛實質正義! 哪是覺證? 那是自爽以為自覺佛。 客氣的說,是證不全~ 生氣的說,小心入魔!」 「但千千萬萬不要以 公義、大愛、慈善、宗教、公益 等美名為名……而貪得無厭,失去根本~ 或許開始是公益想的…… 但以後是利益導向的~ 這是領頭人主事群該反省的。 黑天相信組織底層大都是真正發心的…… 但偏偏主事者,很會包裝很會行銷 很會套路,彷佛可以隻手遮天~ 底層的雖是真發心,但不敢由下而上彰顯和平之正義~ 也是同謀,共犯結構! 貪得公益功德美名~自心有愧! 則『公』字,使業力業報加乘~恭禧~ 自種的苦果吃不完了。 還有剩,可曬苦果乾,以後繼續吃…… 哈哈哈……」 捨說不完,所以,捨說,先告一段落! 以後說到就說到,沒強調就沒強調。 數再說一下,你們內證時比較弱的部分~ 尤其下手時。 要不然,也是說不完的。 於真心實情說數兼理 於光愛穿透數理…… 順說一下7日創造與乾 或說及坤~ 內證返觀時,於眼回光, 於耳回聽~ 於息返聞心音覺意…… 六根都可連自深心~ 數就是 心意外境連通的型態探索~ 數就是 觸接念心升起的由頭與路徑! 數就是 調整本妙覺心與念聯誼的方式~ 數就是 絲路跨界通達的十字路口交通~ 數就是 調音,調根與息與念的節奏和旋律~ 數就是 心意的歌,與心的對話,愛與活力的舞台! 吹奏與弦樂器,正式演奏前 (或用一段時日時), 大多數得先調音…… 音不準,雖努力靠譜也不靠譜! 吹嘴運用很重要~ 輸入法也很重要! 你們返觀時的數調,就是明晰心念調和心念的內證輸入方法。 有修者主張把氣息留鼻孔入口處~ 有智者主張眼觀鼻端~ 也有人覺得要垂簾觀兩眼中…… 也有的覺得平視平常心就好~ 等等等…… 到底怎樣比較好呢? 當然是越方便越容易上手並拿手,傳真度高 失誤率低~ 然後省力又好用又完整的內證輸入方法好囉! 最好又刺激又好玩~安全並一學就會, 一點就通……馬上圓證,成佛做祖, 人生圓滿,毫不費力,覺捨穿透~ 你們找到了,請告訴我! 先謝謝囉!呵呵…… 或許先了解鼻孔向下的意義, 對你們內證的打樣……比較有幫助! 「最好又刺激又好玩~安全並一學就會, 一點就通……馬上圓證,成佛做祖,人生圓滿,毫不費力,覺捨穿透」的心行法要是有。 能消受的人,此年代世界總數,比頂層大富豪的人數還少! 如果你正好是~ 我們就會說明七大超然圓滿。 好,不管你們是不是, 也無妨我到時候,想說就會說~ 數就是訊息~ 數就是你與身心和世界交換訊息的數據。 數是訊息也是代表振動~ 更廣義的是完整體證過程! 指令、語文都是廣義的數! 樂音、歌咏也是數的擴展~ 數也象~也是模型,也是動態! 當你了解體會『數』也是品味~ 你不一般啊! 那麼你便具備不被一切排列組合困擾的基礎~ 同時,也才不會被我們接下來要說的體證解脫境之打樣所限制! 一切訊息、振動、語文、影像、形態、具象的,抽象的~ 品賞的、品味的~ 授受的、消化的、代謝的、新組的 都是你本人與世間場境的一切所譜的歌~ 或可以是歌的組成小部分~但不要以為這不完整。 可以是背景、可以是節拍、也可只是一個音階或音符! 你本人與自身心和世間訊息變換交融 就是你的業力之舞~ 也可以是舞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段掉鏈表演…… 也不要以為此部分不完整。 對,一般的說法,這是片段~ 但,你超然完整時, 所有準備、所有還原、所有片段、所有試煉~ 完整的好不完整喲~呼呼 當你看透數,超然數的自衍迷失, 你便看見數可以承載了心、也可以攜帶著念…… 你也可以試著體解,呼吸就是數~ 諧和操作呼吸的念因子。 念因念力的輸送帶,是數!調整方式是數~ 調節心音是數、調準、調下調上、 調和調伏心意都算數的功夫~ 以無上覺意列印、如來戲微影刻塑、光明音語言指令、 心息奈米穿透、微組音波一切調符、妙形包證映射快攝…… 懂得這些人格性超然法……實證體驗不是快可以形容的! 但黑天為了你們的真實利~ 讓你們有機會直證正等正覺,所以還不能讓你們『吃太好』~ 否則,反而傷根本!哈哈哈…… 喔~對了! 數,是「正等」…… 如說到「坤卦」再說等正覺吧! 清淨的愛,打破一切宗教的藩籬! 愛是個體世界關係連結的淨化、學習、交流與穿透。 愛義清淨,超越三有~ 也是奉獻者的新作工,超然者的重生~ 面對苦業舊習的心音覺智法寶。 圓滿了義說,超越三有,穿透並調御三有~ 三有三界身心世間器世間無能礙。 實證解脫三昧時,也是超越三有~ 不鳴:『黑天請問一下,什麼是三有?』 「直白的說,就是自然就有、作者而有、交會而有。 也是五因的簡說。」 不鳴:『明確的說呢?』 「明確的說,自然就有,其實是難以溯源作者的現象; 作者而有,是明顯的有人或有其他生物或群體參與而產生的; 交會而有,是介於兩者之間的頻譜或衍生的。」 不鳴:『還有沒有更深入的說法?』 「真實空三昧,含容一切有。 無作無所有三昧,超然一切作意願望存有。 無相淨三昧,不為一切有的變化、作意的變化,交互的變換組合所困! 實證並穩處此解脫三昧~ 三有一切苦業,不涉及本人,也無法接觸到圓證穿透的你。」 不鳴:『那如何是圓證穿透三有?』 「未證解脫三昧,問圓證覺捨穿透太遠了吧!」 「還不知道『神』是什麼?還沒『見神』? 如何『以神見』又怎麼『以神穿透世間』呢? 是不是?且~」 不鳴:『黑天,請你不要以為準備不是完整喲? 也不要以為還沒,就不能準備喔?』 「是是是!不鳴,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熟悉呢?」 不鳴:『你說過的啊~』 「不鳴,你懂得念佛,佛念,佛所念所言…… 你這是讚美神。 已觸及神的法~ 比一直呼喊神名的人,高一些~ 比一直呼喊經名的人,高一些~ 懂得如黑天所言所向…… 你的信超然一般發想~ 你的信已近聖依戀! 哪怕尚未全然通達,已不得了。」 「型藝文明、道聲文明、人醫文明、科技文明、精神文明~ 是五因的世間福德。 都可以是出世間的基礎! 可以感恩,但無需崇拜~ 於世間實證解脫三昧境並穿透,此戒此法此神, 是你們該永生保守的發揚的~ 離此真實覺意,一切崇拜都是偶像投射!一切儀軌都成僵化教條! 什麼是偶像? 名牌是偶像、蘋果咬一口是偶像、過度藝術化是偶像…… 追物拜金是偶像、過度科研是偶像、追逐外星文明是偶像…… 陷入古文明是偶像、米奇、寶可夢、臉書、微信、youtube過度黏著都是偶像…… 既然偶像掃除不完,就不要被偶像所迷! 感恩它、超越它…… 佛像、黑天像、神像、上帝像、耶穌像、外星人像…… 可以感恩,但無需崇拜~ 感恩是真心情感的釋然~ 沒有任何東西值得你的跪拜你的祟拜!唯有你找到證到內裡的神。 所謂外邦神、他神、別的神、外星神、天外神, 什麼什麼天人的、 幾維度又幾維度的、幾次元又幾次元的, 太陽月亮什麼什麼石頭的木頭的…… 如果無法連接並行了內裡超然的神,都不是神。 但如果你能因而記起圓證解脫、自在覺捨、全然超然…… 什麼偶像,都不該成為你了解神的障礙! 一切世俗的禮俗! 可以感恩,但無需崇拜~ 可以善俗美化,但不必過度衛道。 外星文明古文明什麼什麼先知,又如何? 沒有像這個年代的世界 使你這麼接近解脫實境的,為什麼? 哈哈哈…… 因為我顯現了。 因為我正說著! 不管什麼文明,如果不是能保守並發揚解脫清淨真實神境! 那又如何?」 「圓證覺捨穿透者,何以不失聖善覺種? 證解脫三昧真實境,超然空有所有, 並不是一般靈魂自由出體的狀態!不要搞錯了。 神識出體時,雖似飛馳無限,仍受慣業染著影響其心~尚未得自在! 所以,其自覺自證是不是穩處解脫境呢? 你可從他的公義覺智之愛彰顯, 與是不是受業習困擾情緒困擾中查驗~ 自己驗證也可如此。」 「黑天所說的『當於一切眾生中看見我』 『此我』指的不是神識靈魂的執持範疇! 當然,一般用語的自我,是獨立受體範圍,也很重要。 但當自我,覺態限於神識執持,就悲劇了!執我業習層層疊疊~ 難除無明之見!」 「不只道家,維施努信者,上帝信眾,還有許多禪淨密律修佛者,也都把『我』的覺態弄錯了。 以致於…… 有的執持靈魂,有的否定靈魂。 否定我、否定靈魂,並不比自我者高!也沒有比較好修~ 無我非我的,本是實況覺態心量!是好的是有益的…… 但過度否定也是一種隱性執持~反而使自己修不好。 記住現象暫時和合轉變,心不佔有~才是愛的本質。」 「黑天我說的『一切在我之中,我可不在一切』 是解脫證境的說法……當然不能馬上通達是正常的~ 你們不必自責! 面對業力、習氣、情緒、愛義抉擇時不為所困, 又不失解脫出世間證境~ 才是不退轉菩提的根基! 也才是圓證覺捨穿透的基本功。」 「黑天顯現沒有自限!也不應測度! 黑天不像神~很不像。 很不像人格首神!為什麼不像呢? 因為是是是,像是像。 我說過我是百分之三百以上的…… 所以也可顯現1%的相應度。 沒有看透外相的……如何看見『一切在我之中』 或『我可不在一切』或『當在一切眾生看見我』呢? 是不是?」 「看不出來,不怪你們~ 真的,哈哈哈…… 誰叫我,穿托鞋,話亂講, 顯現隨便形象, 又不好親近(雖然對奉獻者來說這是誤解) ……等等等~ 好了。 『請跟我學,但別學我!』記得喔~」 「不退菩提是不離解脫真實清淨! 尚未實證解脫三昧,就談不上不退菩提~ 圓證覺捨穿透,何以穩處? 不退菩提就是除了菩提,沒什麼不能退的! 是,什麼都可能的…… 穿透時,天真如孩童時小黑天krishna~ 不是像小孩任性。 而是懷著興緻展現生命!世間一切事會不會沒關係~ 做得好不好沒關係~什麼身分都沒關係! 可以是王子,可以就乞食。 讓出心,給世間一切經過……」 「當然這是淨清流露超然證境! 所以面對業習無明煩惱, 黑天在這裡提出幾點看法~讓你們清淨行業,超然奉獻。 第一就是淨清流露超然證境(當然未證解脫境時,這只是學行)。 第二就是超越過去現在未來的自己~你超然自己。 你大於過去的你大於現在與未來的你~你超越你自己! 所以,不應為某一時期的業困擾,因為你大於你的某時期! 當然,心淨光明智慧有愛不造苦惡之業,才是超然。 第三是大心地覺態無量心量。地大不怕一點點的舊業廚餘,轉化還能養地。 第四是走向走在聖道,實證聖道。不同的業趣有不同的路徑~ 走好聖道惡業難以靠近你,走好聖道願力淨清時如遇舊習業力,打個招呼,還能得到助緣助道!還沒清淨願力時,至少重報輕受~把壓力受力分散變成按摩,也是可能的。 第五實證穩處解脫三昧真實境,穿透時不退菩提。苦業與你無關。 第六妙智慧超然奉獻。未證時,可行內外波羅蜜。資糧助道以化苦。 第七神聖依戀,三依解脫三昧之圓滿回捨。苦業自變軟弱無力。 第八好好學黑天,了解博伽梵至尊人格首神, 無論如何,這都是你的超然樂趣。 第九、第十、十一等等等…… 好了,面對苦業的方法,我已提供太多了~ 先把前面七點搞清楚好好實行吧!」 「所以,圓證覺捨穿透時,不退菩提為基本功, 如天真孩童小黑天krishna的玩著~ 配合節奏是玩~玩著不同節奏也是玩~哈哈哈…… 黑天唱歌好聽,但老是沒唱準節拍~嘻嘻…… 與虔誠者聯誼,有機會說說黑天、說說首神、說說諸覺…… 幫助他們走向聖道,盡你的出場職責。 再來沒人站來出導正宗教本質真義時, 你要能頂上去~做你該做的。 彰顯愛的真諦、正義、覺智與心的自由。 然後又圓證又覺捨,又另一種穿透! 聽明白沒? 還有沒有問題,不鳴?」 不鳴:『關於穿透,應該是沒問題了。 怎麼玩神毯怎麼下來都清楚了。 回到老問題,我們怎麼上神毯呢?』 「你說上魔毯啊!哈哈哈……」 不鳴:『怎麼契入解脫三昧真實清淨神境? 好像黑天你,連呼吸下手都沒示範一清楚呢?』 「不鳴,你看過嬰兒爬行比賽嗎?」 不鳴:『這麼無聊的遊戲,怎能錯過呢?』 「聽誘導的嬰兒一直快速前進,是不是很厲害?」 不鳴:『是啊!』 「這不是賽馬,所以,大家一直往前是好啦! 但如果有的嬰兒突然往橫著爬~有的往回爬~ 有的原地大哭! 是不是,比較……好看!」 不鳴:『啊?』 「哈哈哈……」 不鳴:『黑天你好……好殘忍喔?』 「開玩笑的,如果我只是大愛慈悲我就不是超然超級大智大愛大慈大悲啦!」 「這麼說好了,圓證解脫自在,法身成。 是法的型態完整作用完整。 這是超然法身。 一圓證實成,其實十方三世都成法身。 但對未證解脫三昧者,只是擬想。 你們要以超然法身濟世入病、濟災變入苦難海……不容易。 所以,黑天只好這麼做!」 「依於遠離、依於離貪、依於滅盡此三依一捨,是七覺意的前導。 說穿了(空三昧是清淨真實離染、無相三昧是離相平等離染、無願三昧是作受覺智離染),三依就是仿自解脫三昧真實境。捨也是~ 而圓證覺捨不容易,全然超然不能成為空想主義。 所以個體獨立受體自我的福智,很重要!面對解決眾生個人人生的問題 也很重要。 因此,捨的解脫妙智就含容了世間福智~」 「也沒那麼難啦!易經~ 只是你們自以為『得意』而『忘象』了。 既定的知解,怎麼是了義呢? 自以為了義,怎麼是圓滿了義呢? 又圓滿了義豈能測度超然圓滿了義呢? ䷀,這六爻畫從底初到上,還不是一樣的質量嗎? 對,質是一樣,量速隨以複加…… 因此『能』的品質形容代表就現平等之差別了。」 「用九,什麼用九?用什麼九? 用、是通、是通用、是圓通, 是迵、是洞察覺行…… 『初九:潛龍勿用』這一句形容得太爛了……」 不鳴:『等一下!有人站起來,請求發言~ 他好像叫:黨意……』 「什麼好像?問清楚!黨意,姓藍的先別管,綠的還可以…… 他該不會是姓『紅』還是姓……」 不鳴:『他說他姓『襲』抄襲的襲……』 「哦?!」 襲:『黑天你好,我是複姓!』 「所以……是……襲紅黨意,還是……」 襲黃黨意:『世襲的襲,黃帝的黃。』 「世襲的襲,好啊!不要侵襲的襲,就好啦。哈哈哈…… 請坐請坐!」 不鳴小聲說:『黑天黑天,同一個字!』 「咋~不鳴,你~要不要學學人家說話!多好聽啊~ 難怪人氣一流耶! 好,沒事……」 襲黃:『聽說黑天跨宗教也是超黨派!特別來請教黑天,有關黨的發展問題。』 「是黨的突破改變?還是民族發展?還是國家發展? 或是製造掌握發展?」 襲黃:『應該都有吧!』 「問題還真廣大啊!不過,以黑天的角度,這是小事~ 非常非常的小……」 襲黃:『怎麼說?』 「黨是服務民族的吧!黨是改善社會的吧!」 襲黃:『可以這麼說。』 「那黨是以控制國家、消除國家還是服務國家為目的呢?」 襲黃:『這個?』 「其實你們的黨組識,還無法代替政府的組織功能與品質。 就算勉強代入,也是勉強而已。 運作燃料不對屬性不對,影響壽命週期與健康!」 襲黃:『請繼續!』 「政府是服務社會的,輔治人民的!是吧?」 襲黃:『可以這麼說。』 「你解放軍事能完整代替民族文化嗎? 可完整代入文教系統嗎? 可完整代替經濟科技嗎? 可完整代入人民自由生活與民力彰顯嗎? 可完整代表社會正義嗎? 可完整代入政府各級治理單位與法律法治嗎?」 襲黃:『解放軍事不能,加上黨!就可能代替政府。』 「對嘛!不管有沒有以『政府』之名,還是得行政府之實嘛。 只是變成『黨』得增設政府的功能嘛! 最後,疊床架屋啦! 黨府不分與政教不分,都不是這個年代世界最好的方式。」 「所以,軍事得為政府服務,保護人民。」 「不管這個政府主治範圍,你們要名為王朝、馬漢、國家、王國、國族、聯邦等 等……」 「你們的軍隊還沒國家化嘛?! 我們清楚你們黨的祟高理想!? 但黨高於民族高於國是怎麼回事? 如果黨是全球化組織,倒是合理~ (但跟政府功能還是兩回事!) 哈哈哈…… 別讓軍意成黨意。 不然,你們會成為你們自己都不喜歡的自己! 你看過…狂熱偏激的邪教組識嗎? 襲黃黨意大菩薩~」 襲黃:『可是我們要維護領土的完整啊!』 「武義,是伐暴、阻侵、平亂等用的…… 小島亂了嗎? 所謂的領土,以黑天來說是出染之淨地,是宇宙是地球 你們夠愛護地球嗎? 破壞與建設的重組符合人格性嗎?符合公義嗎?」 襲黃:『黑天,我指的是國家領土~』 「哇~不錯不錯,你以國家這個單位說話了, 哈哈哈…… 有形領土最好的劃分是天險與地勢~ 再來是人力明確的協定! 還有政府治理範圍。 無形的領地,影響力範圍、自律與自由的啟發…… 經貿、文化、宗教,精神價值,還有心量等等……」 襲黃:『可是武統的聲音……』 「等一下,武統,對小島來說…… 很負擔!」 襲黃:『呃……』 「襲黃黨意大菩薩,別誤會!我是說…… 小島現階段要統治你們,會很辛苦!」 襲黃:『什麼?』 「不必要的野心虛名爭戰發起,再怎麼成功都是失敗的。 以平息爭戰的心奮力保衛!再怎麼失敗都是成功的~ 何況經濟之利,常常是那些適度涉入或不涉入的人獲取。 還有,你知道,決定槍桿的方向是什麼嗎?」 黨黃:『……?!』 「你當然知道!但知道得不透澈。」 「你只知道要師出有名。那名正言順呢? 還有,帥師改名呢?更改指令呢 ? 你知道只要把爭戰的名令方向改對,你們就從裡到外都翻了。 當然啦,要會改! 黑天反對無謂的損耗爭戰,所以,在此先不建議怎麼改。 你應該聽過心理戰、精神迷惑、世界就是迷宮、眾生誰能不受瑪亞世界幻滅的影響等等? 呵……」 「如果不是勝負立見的事!誰沒有朋友,對不對! 你們自己說的,誰沒有幾億同胞呢? 有時人民只是沒掌握足夠武力罷了,不代表都是乖乖牌啊! 誰能代入名令力量,很難說啊? 還有大自然呢! (說這話後,馬上發生地震~ 你看!他們真多事啊!) 好啦!人民都希望過好日子。 你們的目的,也是如此不是嗎?」 「別動!不要輕舉妄動。 輕而易舉的是活的心~ 輕舉妄動的是迷的心。 你們還有很重要的歷史使命! 不是那些虛名~」 「這事,一般資本主義國度調整得慢…… 你們有心,有打破規則的心~ 如果能做得好,做得超然! 功果圓滿,不可思議……」 襲黃:『請問黑天,是指什麼事?』 「什麼事!當然是崇高理想的實現嘛~ 只是你們實現手段雖高,但還不夠高~ 雖不太文明,但也不是不能升級! 做好了,你們就可功成身退或再轉型了。」 襲黃:『到底什麼事?還有為何要功成身退?』 「你們想爭鬥的事,還能什麼事? 我看你連黃老tarot都搞不清楚了。 要新到哪裡去? 襲什麼?黃啥? 襲字不也代表『龍的傳人』嗎? 不是要傳承龍的衣缽,建立新社會嗎? 想知道什麼事?當參考?當資料? 放倉庫?死知識? 我看你有必要再教育勞動勞動手足與腦心新式協調!」 「你們想的社會,太狹隘了。 不是只有你有社會,別人也有社會啊! 新社會要有社會間的獨立與連結,全球化地域特色化。 不管說『功成身退』或『功述身退』 都不是你們想得那樣淺? 天道很淺嗎? 法性很淺嗎? 本覺妙心很淺嗎? 法身很淺嗎? 自動化生生不息很淺? 自律與自由的自然制約很淺嗎?」 「神聖之旅、聖王之道,聖道…… 這些學者、信解者、修者、行者的通病是什麼呢? 退,退不到解脫處;用,用不了圓神行! 當然,這不只是你們的問題~ 是所有聖道觀行者的問題。」 「來,園丁們! 生活是思想的活現,精神的實化; 所以,生活是現實的,也是理想的。 我們先慢著教習呼吸念意怎麼悠遊三海維施努~又或怎麼內證輸入? 請先以你們知道的深長好順呼吸, 就可以了。 待會兒~我說『吸』的時候,你們吸時並 自說默念指令:『一切在我之中』……」 襲黃黨意:『黑天、黑天……』 「然後,我說呼的時候,你們呼時並 也自說默念指令:『我可不在一切』…… 然後,於呼吸間、或呼吸與下個呼吸間……自訴默應指令說:『……』」 襲黃黨意:『黑天,呃……』 「你還在啊!等等……」 襲黃黨意:『黑天,打擾一下~』 「打擾?會嗎?你要不……在空中,先站一會兒~」 襲黃黨意:『黑天,這裡可以嗎?』 「嗯~再過去點…… 左邊一點,再退後一點,好,謝謝! 因為啊!我們那邊有園丁在放沖天炮~ 不小心噴到,就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 不鳴:『黑天,不是沖天炮,是禮炮。』 「禮炮,有誰要來嗎?」 不鳴:『是撒種子用的種子禮炮。』 「撒種子用禮炮?太傷本了吧?」 不鳴:『那以後用和平鴿撒種。順便操練一群和平鴿帶著酒, 如果如惡臉的雞飛上來 ,讓他醉! 好好招待招待~哼哼……』 「如果是順便招待雞,讓雞醉? 那用一群遙控小飛機撒種子,也可以啊! 總不好,每次用禮炮撒,用大飛機撒…… 成本高啊!好不好? 襲黃黨意大菩薩,你說是不是? 在我們園區,我們操鴿群飛玩具,可以吧?」 襲黃黨意:『蛤?』 「你要問什麼?」 襲黃黨意:『龍、政治文化與黃老有什麼關係? 還有貧富差距擴大的社會問題……還有……』 「好好,這些都講不完了。 雖然,我有拒絕回答的權利! 但顯然這些命題,許多人許多國度不同主義的社會 都有興趣了解~ 你就先下去,自在坐著靜靜等待吧! 我先把園丁宣導,說一段落,再回答,說說」 「自從組創『笨蛋型手機』以來, 人們的三魂至少有一魂掛在雲端~ 各個恍若神仙更似遊魂~ 大家高高在上~目中無人,親人不親,埋怨增長 各持己見,迷目度日,不知所以……」 不鳴:『黑天黑天,園丁教習,說好話啦!』 「個人也差點深中其毒……還好已毒解轉福~ 哈哈哈…… 我的意思是,笨笨的也能選取知識訊息! 很方便,到底能不能開智慧呢? 我對離染者深表看好。」 「純念淨行顯發或導引,貫七覺支的始終。 也是矩陣六『顯行位』連結方陣圓陣系統的『先藏行位』。 與『透行位』同樣重要。 與捨說淨法智『迴藏行位』也等重。 於宣導來說,卻是一切的重中之重! 矩陣六顯行位加兩個藏行位,就是八正道~ 矩陣加先藏行位就是七覺支。 矩陣加兩藏行一透行是方陣。 矩方圓通是契源旋升至無住無念無修無證…… 聽不懂,沒關係,我只是快說一下過去,你們略觀就好~ 重點是我說先藏行位的 純淨覺(靈)念行於一切物心。 呼吸純淨覺念宣導, 『吸』的時候,你們吸~ 並自說默念指令:『一切在我之中』 『呼』的時候,你們呼~ 並自說默念指令:『我可不在一切』 然後,於呼吸間、或呼吸與下個呼吸之間…… 自訴默應指令道:『與空相應』 雖然你們還未契解脫三昧第一義空~ 但你們行證善解的空相應,也無不在第一義空之中。」 「吸,一切在我之中~ 呼,我可不在一切~ 呼吸間,『與空相應』 這個法行練習,可從下手到出染重生又捨護眾生與穿透。 不要以為只是下手心法操作。」 「呼吸間的『與空相應』默應指令也可擴展到吸與呼。 『與空相應』是與第一義空相應! 你們純淨坦然操作時,也是『與神相應』 一切在我之中,我可不在一切也是神的品質~ 此兩者相加乘帶入,也是與神相應~ 『與空相應』也是與超然一切相應! 也是與一切可能性相應~ 也可與愛義優解相應~ 熟練後或想變時,你也可默透『與妙智慧相應』 『與大悲相應』『與愛相應』等等等…… 純淨不動,至變無礙時,就是與神相應!」 「給予祝福、改善關係、改變自己…… 或面對恐懼,或行善不執,或精進方便~ 也可用此法行」 不鳴:『要做幾個呼吸呢?』 「思理作意時,一次完整的,就可以了~ 坦然念想時,三次七次都無妨~ 其實, 一切在我之中, 我可不在一切, 與空相應,不限呼吸時 也不限呼吸間…… 是你還活著嘛! 總得接著呼吸~呵呵……」 「當然,不管你有沒有呼吸~ 或說,有沒意注或意觀呼吸~ 『一切在我之中、我可不在一切,與空相應, 與神相應,當在一切眾生看到我~』 這純淨品質都在,就更好了~ 哈哈哈……」 「不要說,純淨覺念啦! 一般正念法行,你自己都不敢又不懂給息身下指令~ 才讓妄念於心地胡作非為,能怪誰呢? 是不是!」 不鳴:『黑天,假如連一個呼吸都沒做好~ 可以嗎? 假如連一個呼吸都沒做好時,心就跑了~ 怎麼辦?』 「不鳴,請過來一下!」 不鳴:『耶~不要。』 「什麼?我要稱讚你…… 這兩個問題,真好~」 不鳴:『真的?』 「第一個問題~其實已不重要了。 因為他還小~一加一還不會算! 如果他很大了。算了……不重要了。 第二個問題,你要認真的問問…… 他心跑哪去了?認真問! 心念跑掉時,有沒有跟他再見?」 不鳴:『黑……天、我覺得你…… 好像很認真回答,但又好像在……嗯~」 「我是認真的~心念跑掉的,有沒有跟他說再見?」 不鳴:『喔,他說絕大多數都沒有, 也沒留下住址?對!他是這樣說的~』 「大好了。恭喜他! 如果……」 「佈施的智慧, 成為你想要的自己。 圓正明覺,強度具足, 就連通宇宙法則之力(宇宙之道), 又能要有光就有光,此時,你就是上帝的個體顯現~ (當然大多數人,登寶座沒坐熱,就掉了。哈~) 精神是精華~注重清淨願因,建構好因,建構境因, 找出原因的原因,就能找到內裡的神。 化度一切而不被一切動搖品質的是本覺, 也是,孕育一切的法則妙心~ 從本覺你將看到神! 契入解脫三昧境,你就摸到神……的腳。 現在,請看一看自己的腳~ 哈哈哈……是不是?!」 「生命意識,活在念想思行覺察中~ 生命體,終究消亡, 但生命的進化,是指意識於念想思行覺察中已旋升。 而生命的最高進化,是解脫自在的無限自由穿透。 清淨念是微型法身~ 念不只被動的受~ 也不只主動的作~ 念不但可超然的觀~ 也是慈悲傳達無染的清淨智慧和給予。 超然觀照不能只是窺視!要超然聯誼,要正視~ 甚至要凝視也要掃視更要遍視。 你與念的聯誼和開發…… 有顯在意識腦脊感官的~ 有潛在意識器官腺體神經的~ 有心場心後迷走連貫超然脈動的! 證入解脫三昧神境,不需要固定規則。 也沒有一定的矩陣! 因為解脫是超規則的~超宇宙世間的~ 這是對因緣願力悟境強度具足的人說的 (但相對也是容易進到「上了魔毯下不來」的誤區!嘿~) 絕大部份的人,非常需要法則之力。 不是局限個人領受的智慧法則。 而是善用宇宙法則的智慧連結,連通世間組創福智~ 開通解脫神聖的旅程……」 「念可以是散亂的~ 也可以是組織的~ 念人格性的顯現,是指可以溝通穿透的。 念沒了思維組織,連說話都有問題! 精神力散漫~ 生命力散亂暴衝,不是不行~ 而是一直如此,又不虛心學行~ 是毒害自己,又沒公德心。 念的組織振動,就成思維與思維振動。 精神力場的良善傳播,才是一切成功的成功的精華 (黑天曰:寄於物載無妨其精,謂之素!呵呵~) 太過僵化,念思無法解放~開展也不良。 身體如此,思想如此,意識如此,精神也如此。 不會協作與僵化,一樣難以提升! 不會念思協作,連駕牛車都危險~ 何況有些念因子是光速的超然的~ 高速振動的念思,需要放下身段放下既有的執持,才能與之協作~ 才能開好思維的代步工具,才能開好聖道領航行乘 此清淨念圓正覺思之神足顯發覺行。」 「不管是誰想誰要誰適合掌握製造關鍵、 高端服務、核心技術等等 總得發展營運不是嗎? 終究得以法治層面導入協作, 才能服人~也才能統領大眾! 不是嗎? 能民主多數同意最好, 不然也得讓多數了解體解或願意支持包容嘗試…… 不以更高遠公德公義的格局實行,哪怕成果算是成功, 伴隨而來的常是紛爭纏累~ 不管集權和分治的比例佈施如何? 總還是參代議決之形式方便!不是嗎?」 「財富不均,不是要完全齊頭式的平均捏, 人啊!別搞錯了。 但不能讓大怪獸任意在農田翻滾吧! 你把人家股權經營權吃了~ 他還不是可炒匯炒股…… 滾得更多~當然不一定健康快樂有愛啦!」 「什麼是開天? 為什麼又要補天? 還有什麼什麼射日追日的…… 還中華民族咧? 伏羲道治道傳在哪? 黃帝的聯合各大聯盟包容眾小部落怎麼運作? 黃帝請誰明觀宇宙之道了解各地域文明法則源流的呢? 怎麼建法?怎麼行法? 老子延續誰的理則法則釋道明德呢? 龍在天也在這裡啦!龍……嘿耶~ 我看有人只想著恐龍啦!」 「回到……每個人食量不同的問題! 吃得規律,有些循環不吃~生吃、火烤、調料等等…… 營養調配是後話~是以後可以先制的後話! 問題是,你能吃多少? 沒有人說你不能吃比別人多,但你能吃多少呢? 吃多一定健康快樂嗎?還有……」 「當鑽石與泥板你們賣等價時……哪有什麼財富不均的問題。 不過當稀缺性材料、合成、人才、研創、生產技術等還是稀缺時~ 稀缺是稀缺的方式! 服務更多人、提供給更多人便利使用時…… 準擴是準擴的方式~ 優質是優質的方式。 都該得比較多~都可吃得更多! 但為了您的健康,請不要吃那麼多~好嗎?」 「你會在花蓮鄉下開晶圓廠嗎? 不會嘛!對不對~ 首先人才集中交通物流水電等等…… 說說關鍵性的人才與產業鏈~ 沒有眾人,哪出人才?哪能集中人才? 沒有其他企業與政府,哪有那些產業鍵? 經濟發展你們是有很大很大的功勞~ 但都不是自己獨創的功勞!請記住。 都不可能是自身行業獨自可辦到的規模! 記住了? 你們用了很多很多資源才能轉換的~ 這些資源的基底多半不是你們自身的~ 不要太貪,回饋很重要。 貪得財來天降災! 天是眾意是大覺願之力是大自然潛規則~ 是上帝看不見的手,也是因果循環法則……」 「回饋不能只是想到才做~死後才捐~ 要逐漸法制化,人格性化…… 不然你們以為群眾會用什麼高明的手段解決不平之怨呢? 積財過度少數集中不公義~資源分配過於不合理, 是民怨不平重要原因之一。」 「解決財富不均過度擴大的社會問題~ 最好的方式是發心人格性奉獻加修法。 不修法以法對治,就得變革~ 改革總比革命好! 過度紛爭,能量激盪不安過盛…… 自然引發動亂、戰爭或天災地變! 這是能量對流法則…… 也將是你們不主動調配的結果~」 「開天是把餅做大! 補天是分餅泡茶……」 「高度強制分配是最不好也最不得已的。 開天把餅做大~善用宇宙法則,人力大願~ 產業新境建立,扶植相關新組良善循環~ 如同人工取火、轉種改良等…… 後說文明發現運用創建,基本上不離覺意三昧矩陣~補天也是如此。 補天是分餅泡茶~善用資源分配轉化流動流通…… 以法則智慧補現象法則運作的不足~ 補天……吃著餅配著茶~關心分配、環境資源循環利用、養生等等!」 「開天者~突破世間出世間解脫三昧……失傳 補天者~穿透無限自由於有限現象……失蹤」 「力黑這小子,不錯! 簡直是當時的觀自在也觀世音啊~ 不愧黑字名啊!呵呵~ 其行法說法,儼然已觸及 黑天所說的本覺與無漏欲神足了……」 「雖皆為承自宇宙之道!開創聖王之路…… 但安全取火功力有別~ 轉種佈施成功更勝眾業…… 任眾業自玩也是一招啦! 但屎尿亂撒時期你們得享受久一點~ 甚或成就垃圾生活圈~宇宙大垃圾樂園也是可能的! 所以,請別忘了,覺意大願也可以是廣義眾意啊!」 「不要說精密的生命體~ 只靠眾業私意『自己自然演變』 想成就規律性可玩性高的遊土,很難很難啊? 又能更新桓久的~就更難更難啊! 由此可明,覺意大願之可貴! 聖道接引之慈悲啊! 聖王之道之難得啊!」 「你們看過現代社會所謂的無政府狀態的群眾嗎? 不要跟純樸的聚落或時代比~ 有比野生動物(森林或草原)圈的食物鏈情形還高嗎? 哈哈哈…… 意啊意~ 願啊願~ 到底行不行呢?」 「持斧開天利眾(領眾)者,王~ 這是具象的形容~ 主要是能優仿宇宙之法則於現象……」 不鳴:『黑天等一下! 明晰宇宙之道,善用領眾者王~ 那明晰宇宙之道,就解脫了,是嗎?』 「你想得美~」 不鳴:『為什麼?』 「是接近聖道,比較不容易迷失啦~ 還要看王者,有沒有證得聖道啊! 光是王就有很多種囉~ 有『王祿仔仙』阿~ 有明王、昏王、王八……不,霸王啦~ 聖王啦等等……」 不鳴:『黑天,你開放給求法者「抽牌」是不是 類似「王祿仔仙」呢?』 「嘿嘿……呵呵~是…很像啦!哈哈哈…… 黑天很像王祿仔仙,但不是~ 王祿仔仙比黑天厲害太多了。 好~聊別的」 不鳴:「就聊抽牌!」 「其實解脫品質、精神文明歷層支援模式~ 就在精神力場式的抽牌! 在黑天引導下……你傻傻的你」 (活動一個月後停止) 「哈哈哈…… 好玩吧!」 不鳴:『比點數還是比大小?』 「不要小看比點數,點數也是質量的一環~呵呵…… 其實我要你們比超然比三脫! 但你們大都做不到,所以,引導你們」 不鳴:『什麼?』 「可拋式的願力~好好做,只因為如此!」 「如果不是對比,就是自比~ 與自己超然的部份相應! 三脫超然、淨願、重構、超相應…… 就是『抽牌』 其間無形中傳習求法者,占察法~ 就是呼吸超然法,順便或可調整與空相應品質! 是停是頓是空還是切?是貼呢還是透!或仲或中等等…… 也可就順應其展開吧~ 當然所有抽牌求法都會給,但他們有些不一定懂收? 就像他們給自己的業願人生禮品~ 許多人都被自己的禮物封包砸到!而忘了拆禮物」 「回到…… 當出現大怪獸群或個體, 有一定時日,穩定出沒時…… (因為虛浮的短命大怪獸也是常見的~) 股份制就從股份解決。」 「不過不管如何?也不能干擾到營運開展~ 決策模組與營運模組領航系統建立完成,才重構。 甚至還得幫助提升營運質量! 如果政府介入,不能讓其他社會體系覺得不公平與不安全~ 才是吧!」 「不管是公義代營或扶植新業 或循環經濟產業~ 總得導向或糧食或資源或產值產力不均處,或新優境開創! 如多國連結並都有此股份比例導向, 那富足普遍時,哪有什麼糧食短缺境地長處的問題? 當然啦!代營督導單位,勢必也得新創或升級!」 「簡單的說,就是在地回饋全球考量。」 「簡單實際操作,就是在地循環經濟產業建立或協作。 如果還正高度成長擴建本業時,碳權使用或可暫時佈局執行! 最後還是得投入建立循環回饋經濟體系! 如真的無暇顧及~ 結盟協作、釋出公益股份、交付代營全球資環系統等,總不能省吧! 也需遵從新法規(當然得先有法規,哈)。」 「各國政府啊!大公司啊! 立法吧~ 不要一直喊口號,那不是指令啦! 大公司『至少先』努力做到『碳中和』吧! 是不是? 政府至少努力先做到『資源正義』的『適足平衡』吧! 是不是? 還有王者大力士們至少幫幫弱小的人們維持生活吧! 跨社會連結~ 好不好?要不提供工具環境等等的, 蛤哼~可以吧!」 不鳴:『那炒股炒匯醜大怪獸的問題呢? 政府不方便出手吧?會影響投資吧?』 「黑天很閒嗎? 黑天不懂你們怎麼不會處理這麼簡單的問題捏? 很困難嗎?」 不鳴:『黑天不要這樣!解脫這麼簡單的事~ 我們大都也沒做到啊!是不是?』 「對厚~哈哈哈…… 請參考交通法規! 回答好了。」 不鳴:『請……再答一點點~總是要讓人覺得不干擾資金交易市場吧!』 「我發現我不但大慈大悲大智大捨捏~ 我好像也有大耐心喔~呼呼…… 各國交通規定與罰則不可能全一樣吧! 有國際駕照,我們也得讓人家上路,是吧! 但大貨車,得規定一下走什麼道~ 聯結車也得安排好吧~ 如果他們亂超車甩道又沒限速,會怎麼樣? 規定一下,也合法情道理嘛! 現在不是,大資金流你反而任他們快速衝撞! 不對吧! 甚至進出時程都得比一般車輛多一些限制吧~ 道路交通安全事故少,還怕大家不上路嗎? 道理於此,大道至簡~ 其他自推吧。」 「民主需要法治制衡輔成~ 法治也需要民主升發更新。 黑天此話,不但符合政治文明~ 也適合宗教文明。」 「民主不成熟不完整時,王道代替民主~ 民主法治都成熟時,成熟的民主法治就成新的王道。」 「當宇宙之道未廣大發明時,明晰梵行聖者,是燈塔。 當宇宙之道已廣大優仿選取複現時,梵行清淨者, 開啟自覺妙證之機! 當自覺三昧妙證可觀可明可普傳時, 妙證覺性廣大連結,是淨化集體潛意識的美利慈智力場。 三昧力其難為一般觀者所見所會, 是心的定見、傳習語偏所誤! 定字是心平身正行止有度~ 是三昧成因的一隅~不是主要成因與成果。 以三昧力來說好了, 其法則行法 說明以現在語較貼切是 遍……照……印……透……觀行無礙,離契平等。 至於怎麼突破法則,契證解脫三昧呢? 黑天//////最早最老最小也最新……黑天說的算! 他說也有參考價值~」 「政治、宗教與教育文化等都可以是精神文明的一環~ 其實,不管什麼類的文明都可導歸精神文明! 而精神文明也可導歸解脫真實境,黑天說的~ 不管個體的或群體的~ 達到了某種…… 嗯?此法對黑天來說像大便一樣, 不是我不想說~是我還不想大! 聽懂沒? 所以,解脫三昧是精神文明的突破與穿透! 政治對話、教育溝通可幫助熟成民主法治! 主權有爭議時,應先溝通對話~ 一直長久難以形成共識包容時, 也別急著野蠻爭戰勞民傷財…… 有時可用法律方式來縮小認知差距~ 真的不行,一段時間的冷靜是必需的。 只想靠拳頭是小孩子衝動的遊戲! 打群架是幫派的行為…… 如果都不接受好辦法的時候~ 不失為好辦法!哈哈哈……」 「政治還不成熟時~宗教最好保有一定程度的獨立超然! 因為,政朝一般難比正教持久~ 民主政治成熟時,宗教不要讓政治為難~ 組識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政治要提供宗教空間~ 宗教要支援政權教化~ 以黑天來說,什麼不是宗教? 什麼不是精神文明? 什麼不是圓滿報身報境? 不要以為政治渾濁!對,是渾濁~ 但能於政治出染者,很可貴! 不要以為宗教乾淨!錯~有人的地方都一樣! 但能入世覺救大眾而離染者~不得了。」 「可不以錢為目標的富豪群~要限制其投資標的~ 幫助他們遠離慣性的貪嗔癡~ 人生有意義的事,還多著呢? 精神文明,還需要你們開拓呢! 大財富來得早,不幸~ 大財富用得晚,死了還太多~ 不要說可恥,但至少要引以為戒! 避免因而精神層次下降成…… 自由落體!」 「股份制的營運主管們~不要藉著職務自肥~ 肥也要有一定的等比吧! 同工同公司有些參照吧! 哇~你們變相挖投資股東的錢~ 不好吧! 你們是很有能力,但沒有其他人才一樣不可為啊! 還有,照你們的理論~ 王室可以亂花錢了嗎? 經濟成長中國家的總統與行政首長要領多少啊? 而實際上才領多少啊! 你們有的公司領同公司同工好幾百倍~真誇張…… 你們比總統難得!是嗎? 黑天知道你們至少有100個理由詮釋你們的正當性~ 黑天不是要與你們比口才啦! 黑天只是說好玩的, 對,說好玩的。 哈哈~」 「我的神廟的管理委員們~ 我們是全世界最有錢的神廟! 本來我應該覺得可恥,『死後才積』這麼多錢~ 但你們相信我不會死~所以,我復活了! 是時候了,照顧好苦難的人吧~ 借發財資金給善業虔眾吧! 關於這些krishna與維施努化身們的大財寶~ 不用直接給我了。 給他們用,給他們製造善的循環~ 就等於是給我了。 我說了喔! 你們不做,要來神的境地,會關關卡卡的喔~ 不騙你們喔! 奉獻者啊!聽懂沒?」 「還有啊! 該做的時候做~最美最新最真最善最樂最淨~ 全奉獻有全奉獻的做法~ 半職志有半職志的權宜~ 掛職工有掛職工的權利! 富有好過時,不要讓廟裡的菩薩職工比人家收入少~ 廟裡富麗堂皇,菩薩比餓很久的羅漢還瘦還扁,這樣對嗎? 『我們都很胖啊!』那是吃不好的油~ 自心先快樂開朗,傳遞品質才不會只是勉強比較形象…… 好不好!他需要善業工作嘛~ 會當職工,是需要生活、學習還有家庭要照顧! 何況,你們有的已經企業化了~不要壓榨人家~好嗎? 甚至要提供優渥一些,才能放心做好事!」 「還有…… 再說一點點就好, 我們就來說說古文明實證道本十序八正七法…… 還有淨地心法。 哈哈…… 關於krishna與維施努化身們的大財寶神廟群~ 旋升佈施,善資循環先做! 其他,合理發展可以,不要炒地皮~ 要比那些『可不以錢為目標的富豪群』 更謹慎管理財務!投資標的要更嚴格設定~ 要比一般企業財務報告還透明~ 好不好? 不要自以為清高,要真清淨平等~比他們早覺醒! 信任成熟的民主法治! 要不然,也要當成熟政治的助力。 如果,你們還在初創!有信心有計劃管理營運得好~ 我甚至可以建議政府讓你們……嗯~ 發行限定彩卷?或許吧! 是不是?」 「還有,最後一點……」 『且~✖✖〆○……』 「真的」 「最後一點~ 其實奉獻者、神廟、慈善單位~ 都已經夠好……你們真的好優秀!真的~ 『心』是到神的境地的最後一關, 黑天只是希望你們都過心的這一關,才不會…… 可惜!」 「最近,有醫師、老師、宗教家等等的來求法! 其中有一位學淨土的行者, 是黑天的舊識~他告訴黑天他前些日子心肌梗塞~ 差點掛點,到自己瀕死的時候方知用功不夠!」 「黑天說了許久,內容都可以出大本書了。 但黑天在這只分享一下『淨地心法』 為什麼有阿婆一心持名念佛,可以順利往生~ 為什麼有許多高僧大德善知善識,持名念佛(包括奉獻者的唱誦),關卡重重呢? 因為,哪怕你平常心多堅定? 最後,得過『自心』的那一關! 因為你最後『沒過心』 這關係深心或深層意識的問題~ 阿婆力如此行如是,所以過關。 你力尚大餘,卻只行如是,所以難過關。」 「念佛者、華嚴法華行者、觀者、禪行者~ 都一樣!取證得過心的這一關。 觀者常把現觀現受的超然當做『心』~ 並不全面! 感官收受心念的觀照,確實可解脫~ 如果你潛意識已淨化為無煩模式的話! 要不然,此刻可以、這次可以~ 慣性意識舊劣習一現~還不是全倒。 哈哈哈……是不是! 什麼是坦然念想覺行? 潛意識已更新超然,並達心場深度時。 阿!你們一直只看演技的細節, 不改劇本,那能升級劇情!」 「不過度刻意做作,也是觀的實相! 一般有的修者認為不干涉,就是觀智~ 那是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 你生重病時,會去看看醫師吧! 因此,觀的自在,不限於行不行。」 「如果你把觀、把念佛,當成只是腦訊息作用~ 就大錯了。」 「修養是你平時的待人接物。 修行是你半夜醒來時,常想著什麼?你的第一念又是什麼? 這都是關係到業習與潛意識的~ 潛意識中毒了,一直清理 感官表面是沒多少路用的。 清理淨化,願意升級淨願模式, 則,顯在意識感官作用,無不是莊嚴自心的清淨授受與願行。 跨越這些,淨化升級了,無一不可為覺性心場所超所用!」 力黑就是力墨或名力牧。 不是說黃帝請他明觀道法,他才開始動作的~ 他本是四處為家觀照各文明源流,又具備統籌歸納能力的~ 『黃帝四經』(或黃帝書)理應是「力黑書」的片段傳承! 大都為力黑所觀所言,黃帝問道或解或複言~ 現代學者命名『黃帝四經』 我們就當那是指黃帝年代流傳下來的書契產物。 力黑與太山稽的天佑對話,其實是指果報勢能與人格心聲! 不是否定盡人合天!同時也是提醒避免過於殘忍的處置戰敗的敵人。 力黑在『外經』問岐伯關於修行人走火的調理~也很經典! 先以物華精能的消長相濟,再行氣血順理更新。 美利大國很會做生意。 天佑說,或可提醒其扶植主義的對象更替時,留點德。 你們信上帝不是嗎? 扶植主義當然比殖民主義進步! 只是已經佔了工本的便宜而大銷世界, 當然容易造成與代工者的貿易逆差嘛! 你又銷又漲的,也不一定補得過來啊。 扶植主義尚有進步空間,至少在更替對象交接期。 被扶植對象國,也要超前佈署~末期要早早覺醒! 不鳴:『黑天黑天,你在忙什麼?有人要抽牌…… 你……?』 「你還要玩抽牌~我是要你們玩抽牌嗎?」 不鳴:『不然咧?好玩嘛!』 「別貪玩迷戀~聖道旅程已現前!越來越好玩的,哈哈」 不鳴:『是、是?不是你說可以玩的嗎?』 「是可以,你自己可以嗎?沒我你還玩不轉,不是嗎? 神聖依戀不是依賴。 是清淨的愛,不是貪欲。 欲望情緒是驅動和燃燒動力~可以有,但不能過多過雜, 燃燒不完全,排放情緒污染,害人害己!」 「我忙的我玩的,你們還沒辦法觸及啦! 我們先來說法說王道說聖道~」 不鳴:『黑天你這樣講,我們就不愛聽了……』 「是事實啊! 有目標很好~上下文流程清楚很好…… 聖道你們還沒看透證透,不是嗎? 有些是說質量強度得具足! 有些是說階段行動得具足! 都得具足,不具足,想也沒用,不想也沒用!」 不鳴:『難道你還能玩出聖道,不成? 為什麼我們就無法觸及?』 「我暫時是不會告訴你的~先燜著……哈哈」 不鳴:『黑天,你……打算食言?』 「怎麼說?」 不鳴:『你不公開覺意三昧矩陣嗎?你不公開神七日創造嗎? 你不公開七覺支了嗎?你不公開易經與聖經的開經關係嗎? 你……』 「這些都會公開!會清清楚楚的公開……」 「不管是王道或聖道,皆以道為本。 所謂的神明,也是(不是現在人俗稱的神明神格) 無無明 是指『至神之極,見知不惑』 是指『破無明』 是超然正知正見! 及其至也,是出染,也是解脫智見。 不被見聞覺知所迷。 或以善戒為階行~ 或以自勝為序曲~ 或以無上意願為動機~ 或說擇覺或說正見或說行法法行…… 這是你們以為的乾道大慈『正覺』。 或許是我說的坤道大悲『正等』是明晰眾生的『先迷後得』 因為見迷者苦之,才說這些的。 都是覺救迷者無明者,才說這些的~ 是大悲法,是圓明正等正治聖道。」 「古文明之八正,也是民用聖道的體現~ 黃帝書:所謂『規之內曰圓,矩之內曰方,懸之下曰正,水之上曰平;尺寸之度曰大小短長,權衡之稱曰輕重不爽,斗石之量曰少多有數,繩墨之立曰曲直有度。八度者,用之稽也』 莫停留在古文明只是結繩記事啊! 已經是『日用公理公制』的實現了。」 「即使現代的度量衡 也還不出當時『日用公理公制』的對應。 可見……還是現代進步一些~哈! 規軌:時間(週期) 矩積:電流強度 懸力:發光強度 水平:溫度 尺度:長度 衡重:質量 容量:物量 曲直:弧度 不過, 簡單對應一下! 原理法用,都是很直觀人格性的~」 「所謂的八聖道所謂的八正道 是又返身而修而展的。 是十序或十階較易理解的部份~ 是大家相對可認識的協定與認知~ 也是身語意的智德義修習開展之道。」 「黃帝書: 『道者,神明之原也。神明者,處於度之內而見於度之外者也。處於度之內者,不言而信;見於度之外者,言而不可易也。處於度之內者,靜而不可移也;見於度之外者,動而不可化也。靜而不移,動而不化,故曰神。神明者,見知之稽也』 這已是描述『接近解脫三昧門』的功用部份。 登之契之,直入不動地! 『道者,神明之原也。』這是相因的。 也就是說已不迷不悔的人,基本上是明晰宇宙之道的。 黑天所謂的相因是因為, 至神者(博伽梵),又是宇宙之道的根本淨行。 解脫無漏清淨神足,難以思議,不可測度! 佛十地以明行足無漏神足,難契地,起說。 迷苦因緣以無明行,說起。」 「先看一下,黃帝書這一段: 『天建八正以行七法:明以正者,天之道也;適者,天度也;信者,天之期也;極而反者,天之性也;必者,天之命也;順正者,天之稽也;有常者,天之所以為物命也:此之謂七法。七法各當其名,謂之物。物個合於道者,謂之理。理之所在,謂之順。物有不合於道者,謂之失理。』 明正、適度、信期、極反、必命、順核、常律七法~ 其中『有常者』是無常而有常。 指生命有其變化週期規律,與場身生滅, 古稱『常』是指常見的無常變化規律生滅現象。 與常樂我淨的解脫證境不一樣! 也不是執著外境外緣有什麼什麼常樂我淨的四顛倒。 所謂的建八正行七法, 是明晰宇宙道理的基本規律,做到做足心清淨了~ 就具足契道的準備……」 不鳴:『契道與明道有何不同?』 「明道是知道怎麼具足怎麼階序怎麼行法~契道是初證!」 「黃帝書:『強生威,威生惠,惠生正,正生靜。靜則平,平則寧,寧則素,素則精,精則神。至神之極,見知不惑。帝王者,執此道也。』 這是王道合聖之序。 好,大多數看不懂! 那,換看一看阿含何義經(什麼效益智德目的真義) 增支部: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具壽阿難往詣世尊所在之處。至已,禮敬世尊卻坐一面。坐於一面之具壽阿難白世尊言: 大德!善戒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善戒者,以不悔為義,以不悔為功德。 大德!又,不悔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不悔者,以歡悅為義,以歡悅為功德。 大德!又,歡悅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歡悅者,以喜為義,以喜為功德。 大德!又,喜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喜者,以止(平靜息諍)為義,以止(平靜息諍)為功德。 大德!又,止(平靜息諍)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止者(平靜息諍),以樂為義,以樂為功德。 大德!又,樂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樂者,以定為義,以定為功德。 大德!又,定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定者,以如實智見為義,以如實知見為功德。 大德!又,如實智見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如實智見者,以厭離為義,以厭離為功德。 大德!又,厭離者,以何為義,以何為功德耶? 阿難!厭離者,以解脫智見為義,以解脫智見為功德。 阿難!如是,善戒者,以不悔為義,以不悔為功德;不悔者,以歡悅為義, 以歡悅為功德;歡悅者,以喜為義,以喜為功德;喜者,以止(平靜息諍)為義,以止(平靜息諍)為功德; 止者(平靜息諍),以樂為義,以樂為功德;樂者,以定為義,以定為功德;定者,以如實智見為義,以如實智見為功德;如實智見者,以厭離為義,以厭離為功德;厭離者,以解脫智見為義,以解脫智見為功德。阿難!如是,善戒者,次第而趣於最勝。』 這是比丘聖道修證解脫義。」 「反正你看懂看不懂,都看了~ 再亂一下~呵呵…… 參照參照雜阿含經495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尊者舍利弗在耆闍崛山中。 爾時,尊者舍利弗告諸比丘: 「其犯戒者以破戒故,所依退減,心不樂住;不樂住已,失喜、息、樂、寂靜三昧、如實知見、厭離、離欲、解脫已,永不能得無餘涅槃。 如:樹根壞,枝葉華果悉不成就,犯戒比丘亦復如是,功德退減,心不樂住;不信樂已,失喜、息、樂、寂靜三昧、如實知見、厭離、離欲、解脫;失解脫已,永不能得無餘涅槃。 持戒比丘根本具足,所依具足,心得信樂;得信樂已,心得歡喜、息、樂、寂靜三昧、如實知見、厭離、離欲、解脫;得解脫已,悉能疾得無餘涅槃。 譬如:樹根不壞,枝葉華果悉得成就,持戒比丘亦復如是,根本具足,所依成就,心得信樂;得信樂已,歡喜、息、樂、寂靜三昧、如實知見、厭離、離欲、解脫,疾得無餘涅槃。」 尊者舍利弗說是經已,諸比丘聞其所說,歡喜奉行。』 你看,到舍利弗所言所記,說明已略有不同了。」 「契道,古稱『素』,初證三昧,已如實見,智如真~ 及其至也,即是真實清淨無為解脫。 妙證不足不遍者,不知素,也就無從知艮(根) 根於清淨無為真實境……而穩處熟練~」 十階序不明所以修行失當! 黃帝書: 強、威、惠、正、靜、稱、寧、素、精、神~ 這是以內證自勝(含外顯佈施)品質具足而言的。 阿含經: 善戒(淨願戒護)、不悔、歡悅、喜、平靜息諍、和樂、寧定(寂靜)、如實智見、出染、解脫智見~ (黑天調一下文字形容,避免其描述失真太厲害!) 這是以階序觀行品質具足而言的。 兩者相近相通~ 都為『苦集』之解散,『苦習』之重構,淨心具足契道準備與契證。 黃帝書,前七對內證描述較好。 阿含經,後三對契道說明較優。 都是七覺支的描述與延伸~ 流傳都不是那麼完整! 但仍可見其心行道路。」 「其實,不止七覺意, 連四聖諦、外六波羅蜜、內六波羅蜜、四念處、四正勝、四神足、五根、五力、八聖道等三十七道品都在此~ 只是其描述過簡,以致於一般學人,難明難會難契!」 不鳴:『黑天,等一下! 你說這樣就這樣,你點評那樣就那樣? 那我們也可以這樣那樣~』 「哈哈哈……還在迷宮,當然你要這樣、那樣,都是一種嘗試, 沒什麼不可以的~ 啊!迷宮一切出口,我都在! 從出口反推,怎麼會不曉得可不可行?會不會通? 是不是? 加油!呵呵~」 「我們看看力黑書(黃帝書)這三段: 『虛無形,其寂冥冥,萬物之所從生。生有害,曰欲,曰不知足。生必動,動有害,曰不時,曰時而背。動有事,事有害,曰逆,曰不稱,不知所為用。事必有言,言有害,曰不信,曰不知畏人,曰自誣,曰虛誇,以不足為有餘。』 此言,身行言語意念的正邪之業~ 『公者明,至明者有功。至正者靜,至靜者聖。無私者智,至智者為天下稽。』 此言,正道聖道的公正明通~ 『道無始而有應。其未來也,無之;其已來,如之。有物將來,其形先之。』 此言,緣起無始,性空有應,載體合和…… 再看力黑書,道原篇全文: 『恒先之初,迵同太虛。虛同為一,恒一而止。濕濕夢夢,未有明晦。神微周盈,精靜不熙。故未有以,萬物莫以。故無有形,大迵無名。天弗能覆,地弗能載。小以成小,大以成大,盈四海之內,又包其外。在陰不腐,在陽不焦。一度不變,能適蚑蟯。鳥得而飛,魚得而游,獸得而走;萬物得之以生,百事得之以成。人皆以之,莫知其名。人皆用之,莫見其形。 一者,其號也;虛,其舍也;無為,其素也;和,其用也。是故上道高而不可察也,深而不可測也。顯明弗能為名,廣大弗能為形。獨立不偶,萬物莫之能令。天地陰陽,四時日月,星辰雲氣,蚑行蟯動,戴根之徒,皆取生,道弗為益少;皆反焉,道弗為益。堅強而不可撌,柔弱而不可化。精微之所不能至,稽極之所不能過。 故唯聖人能察無形,能聽無聲。知虛之實,後能大虛;乃通天地之精,通同而無間,周襲而不盈。服此道者,是謂能精。明者固能察極,知人之所不能知,服人之所不能得。是謂察稽知微極。聖王用此,天下服。 無好無惡,上用下行而民不迷惑。上虛下靜而道得其正。信能無欲,可為民命;上信無事,則萬物周遍:分之以其分,而萬民不爭;授之以其名,而萬物自定。不為治勸,不為亂懈。廣大,弗務及也;深微,弗索得也。夫為一而不化:得道之本,握少以知多;得事之要,操正以正畸。前知太古,後知精明。抱道執度,天下可一也。觀之太古,周其所以。索之未無,得之所以。』 這就是儼然如當時的觀自在也觀世音, 沒什麼特別宣傳的力黑之上德不德。 傳黃老的道原之本。 (可看成,創世記的另一種描述) 這些,我們就不再多解釋了。 接著說說內證以及龍……」 「黑天所以說無漏神足~於道超然於道是什麼意思呢? 『我』的神足,比道難思難議! 既不被時空心物能宇宙之道法則所困~ 又能超然彰顯清淨的愛與美的賞創 之真心實情妙行。 那道、法則重不重要呢?重要! 那是你探索聖道與回饋世間的協定。」 「黑天說所謂契證,基本上是明晰宇宙法則的~ 不是叫學行聖道者,都當數學家都當物理學家都當科學家…… 不是!也不是叫學人各個都可玩弄很多公式。 而是明晰宇宙基本成因,明晰因緣以契實相。 不明晰因緣與現象的基本成因~ 哪怕契證也容易不足不遍,偏於小空小有…… 非妙證,更談不上圓證!」 「不要說清淨解脫真實境啦!就說現象界實際狀況~ 科學沒辦法算的,太多了。 算數只是現象人格遊戲的一種較為公平的協定與運作! 舉例來說,你可以用微積分算出一個不規則湖泊的表面積~ 那只是非常接近現象而已。 現象是湖泊有微風,波光粼粼,湖面輕輕飄動~ 再精密的儀器也無法把湖面的微波動態總表面積算準的。 這只是物景的動態!就不能完全算準了。 何況活物,何況你想算湖旁大樹(還正成長)繁榮枝葉的總表面積? 哈哈……好~ 所以,我說 『算數只是現象人格遊戲的一種較為公平的協定與運作!』 沒有這些接近通則的物理觀察計算歸納分解提純, 可玩的範疇就容易受限! 這些接近實際是事物的邏輯與基本輪廓。 很重要! 對人格性遊戲來說…… 但並沒有高於,你好好欣賞一顆樹,一朵白雲 一次生命的感動,一回久雨的冬陽~ 請記住,並沒有!沒有……」 以下摘自: 奉獻你的愛,讓愛傳出去~廣義歸依黑天 有人說馬槽裡的事不在化身之列 有人說十字架不在我的化裝舞會 我卻說垂降的搖滾演唱 在鮮紅的燈光投射 有疊加的舞域 自因素數組態重複加速的舞技 次方開展容易觀看的觀眾席 也都是本源化裝舞會的 我肯定這平安夜之後固定的十字架 比得上野豬獠牙上旋轉的地球 喜劇笑聲與悲壯呼喊 同在世間佯常 願那苦難的承擔 換得最後眾人嘴角弧度上揚~ 願再臨時的成長 如同今夜平安 認真喜悅的遊戲吧! 向大家說一聲:晚安 上帝之子的天真 是最真實的妝扮 應許之身 萬暗之光 ================== 以下摘自:聆聽黑天人格首神之歌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啊……」 如果因果只是因果,誰能逃脫? 如果因果不是因果,誰想播種?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啊……」 你的呼喚,我豈不聞不問呢? 如果因果不因你們聖潔的慈願改變 人格性何存呢? 如果因果輕易讓無力的緣左右 因果又怎能稱為因果呢? 當阿爾諸那處罰該死的罪人時, 怎麼也得聽取我公義的要求啊! 削髮去飾流放, 這是大家滿意的結果啊! 十字架上的祈禱, 其實呼喚已足夠! 而你替無知的人求恕, 我能說什麼呢? 如同你至苦的承受 也是至上的成就啊! 不必擔心無明之人 至少有兩種情境 他們得受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啊……」 節度的法則嚴謹不寬鬆 也不輕易被改動啊 如同生命的節奏與結束 如同星球的運行與日照 精彩的動線給那自在的人 你可以忽前忽後 忽去忽來 可以直行 可以旋繞 可以替那該死的人求饒 你知道節度的法則與精彩的動線 是如何溝通 不必擔心 你已成就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啊……」 我很想裝做沒聽到 繼續我的大笑…… 但我豈是淺薄的人 我的嘴笑著,有時更心傷 我臉部停格,有時更感動 誰叫我是節義的組成 誰叫我是慈愛的全景…… 「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啊……」 你把跳動的心給了我~ 你說我怎能不顧你的…… 你的……笑容~ ================= 以下摘自:黑天本人-清淨之愛實質正義 大地法身神變新歌(二)見證是憶念 靈魂啊! 心地同大地意念都由心 誰照顧誰就成,園丁 靈魂啊! 誰能夠在你心園深耕播種而開花呢? 誰是你果園的舞者? 你的心田,最記得什麼? 能記住過程並重述正確實見的是見證 誰的說詞可信,誰成證人 誰在現場誰注意著,怎麼發生? 還有你該做些什麼? 是注意著雜草……還是關懷品種? 靈魂啊!你總連應出新的軀體 新的體有新的能量受做 新的能量受做連著新的心念升空 念念又有新的受做,業向由頭 當你念頭不由自己 你只能被動的接受 最後不堪回首 念念流轉永難回頭…… 因為你沒有找到釋放念能方法與源頭 說好聽是隨波,事實上難以自在自由 大地啊!靈魂們! 見證法也是憶念法要 念念自由調控又好 多數眾生做不到 面對物質自然世界又無處可逃 靈魂業事體驗苦樂躲也躲不掉 不要把念據為己有 又限制自由 也不要讓念自生滅 任兒童漂流 怎麼唱出自在之歌? 念念皆因心地 幾人能成園丁? 又有誰能包荒築堤 該種想種此念稱意 種好種好此意稱憶 因著見證果記果新 因行真實義人如理 大地啊!靈魂啊! 誰成真實義人 誰是那只有靈魂的遊魂 靈魂為何能連生體驗身 沒有一氣呵成的生命 失去神聖能量,靈魂與心身都不管用 這神聖能量穿越靈心腦的清淨之愛 這愛,本人在身顯在,就是三昧力見證 入園出園照顧不自在的生命, 讓該開花的開花結果的結果,讓該雜草共生的共生 你就是園丁 你是心中的見證 心中的明燈 心中的恒星 亮著一首歌 大地之靈啊! 誰能見證?誰成義人 誰是義人見證 見證願見證,本人會本人 願是生命原變頁頁詩,解脫妙行同存 願行是稱念,一邊自由走一邊回源頭,平衡不墜落 願字一半源流一半心頭 憶母念子,憶念親子和樂 鳴鶴在陰,誠愛發心 其子和之,信母念真 念念平等新賞舊 念念無礙相覺救 念念不害善願成 念念守護心不漏 平等心賞腦外,普賢在側 無礙腦智歸心愛覺人,文殊來了 不害願轉惡由,地藏在這 守護相應離憂,觀音也在呢 這些兜得圓率得真,彌勒笑一笑 這些做好不忘本人,佛母嚇一跳 稱念淨樂一片的,極樂阿彌陀到 由此契三昧,上帝摔一跤 大地法身啊! 憶念見證,該然正見 自然現戒,純然本願 循證又證,正法大行 沒有什麼現行不需憶念種種 現在現炒料理的,也要先前先種好收成 現場經道也需現念心意,會意其念就是憶 所有經典的也需有人憶 以後時空還得有人譯 憶念,是會解記要正見也是見證 見證以全正見,正見是憶見證 因證行證,可密可大可推可展~ 意畫未來憶前時空也是現時憶鑑! 知此知本可得覺願聖種,腦連心、心場連超靈,歸展本人 本人行超靈之道,心場賞腦智境人格超然,是行願不忘本 牟尼心腦事實平等,聖神啟動守護三昧因 賢人名位無礙,不害德助聖神方入三昧境 ====== 不鳴:『黑天,你不是說數是一切嗎?』 「我說~當數超數時,數(才)是一切!」 不鳴:『那,我們的迷境(自迷於條件) 所謂的時空心物能也是如此嗎? 你要不要定義一下?』 「全都重新定義還得了…… 那你們還活不活? 你看喔,我稍微囉嗦一下,就好…… 我說活『話』是道,是法則規律性產生連結、衍生指令~ 事情無論規不規律、符不符合法則,都發生著不是嗎? 例如我說 『如果因果只是因果,誰能逃脫?』 或『如果因果不是因果,誰想播種?』 或這句『能記住過程並重述正確實見的是見證』 好,這些字大多數都懂~ 但這些超然於規不規律的話語, 其實是一組連結、一幅QR Code、一則通道、一個畫面…… 連接著你自己解釋,這是你對事件的詮釋! 連接著我原先的意義,可以說通道連接定義或命題~ 這句話語是假合組創的,表達我的看法~ 你欣賞知道假合背後的意義,是因美顯如真。 你覺得我亂寫如舊瓦老屋不堪,但你如畫家般的取景重新詮釋~ 你知道此意境是你新的看法!你賞創此詮釋, 此境困不住你,你也不心煩~這是因藝美契如真~ 或你超然此境 或你直觀句義,清楚並超然自他意向~ 這,已經很高了喔,幾乎是修者以為的如實智見~ 但,是嗎?」 不鳴:『喔、算了,黑天。 但就「時間」這個命題,總可以定義一下吧?』 「是可以啦! 但黑怕不小心,得了諾貝爾獎,怎麼辦?」 不鳴:『什麼?』 「喔!沒事~哈哈哈…… 其實不管科學家、天文物理學家、宗教家、哲學美學家 對『時間』的定義!已經很好了,真的…… 黑天如果也提出定義這個命題,並沒有要否定他們的意思~ 只是方便指出覺意三昧矩陣的陣位基本成因! 此矩陣的六顯行位並不是『時空心物能』拆開的單一組件的~ 是覺意提純後的組創指向! 內證其實與這有關,但矩陣先慢著說那麼多~ 其實不要說超然『型態』完美此大命題的六小項之一, 就時空心物能本身,未指向提純之前,也是複存的。 物質或載體本身,即含時間。 這是覺意矩陣的重要開展之一。 到時,會說明! 好,時間到,現在簡說~ 通常,所謂的時間計算, 只是你活著時能觀測到的其中一時段而已~ 例如,你們賽跑~ 同時起跑,等距離的跑線到終點,較快到達終點又沒違規的人, 所用的時間較少。 是這樣沒錯!距離除以速率等於時間。 算出來的時間不是頒獎那時的時間(其條件背景已不同) 都只是時間當中的不同時候的時間標記(或說時段)而已! 不同時段的觀察與計算,只是人格性的遊戲規則! 不是時間本身,不是超然的超然時間。 你站著不移動,就沒時間嗎?沒時間感嗎? 其實,不只是移動距離,物變率(物質變化運動,含自變率)是觀察時間的重要因素! 接下來, 黑天簡單為我的超然武器『時間』下個另一種簡明定義……」 不鳴:『黑天等一下!時間為什麼是你的超然武器?』 「你會感受到的……難以超越的武器! 超越了,是恩典,是工具,是乘器,也是三解脫門的按紐~」 不鳴:『喔!那我們請黑天開始定義「時間」……』 「我有說有要定義時間嗎?」 不鳴:『耶~你怎麼這樣?黑天你……』 「你還記得啊!哈哈哈……所以啊! 沒了暫存與長存記憶,怎麼遊戲啊? 怎麼開悟啊?是不是?」 不鳴:『到底要不要?』 「會!比你所能想像更專業。呵呵~ 不但具平衡美,還含數理幾何!」 不鳴:『那你到底要不要開始?』 「哎呀!反了」 不鳴:『什麼反了?』 「其實能真正定義時間的,只有臻達博伽梵品質的人~ 只有穿透超然解脫三昧,超然時間等迷宮的人, 又能超然自己的定義的人, 才具足覺智定義我的超然武器『時間』……」 以下是定義前的定義…… 「你們想定義時間,最後還不是被時間定義了。」 「你們不管想不想定義時間,也都得被時間定義了~銷毀了…… 如果不想被時間定義,就來(證)到博伽梵的境地吧!」 「博伽梵欣賞並尊重時間~時間好像也尊重並欣賞博伽梵~ 呵呵…… 這是定義前的定義。 也是覺意矩陣之所以,一種法陣三種計分方式的原因~」 「一般大眾、 發心並走上聖道者、 圓證穿透解脫三昧者……」 「以下內容涉及可能得獎的……時間定義還有數理!歡迎盜用改組~ 如果諾貝爾獎想頒給黑天,恕黑天不接受~ 為什麼?不是我不想要,是因為你們太慢了、來不及了……哈哈哈……」 不鳴:『聽不…等一下, 這是不是黑天你說的黑天在忙在玩的,先燜著,我們無法觸及的?』 「這些?還好吧! 這些會在這邊公佈。 好啦!告訴你,你知道就好~ 小聲一點……」 小鳴:『嗯~嗯…… 你偷盜?你……怎麼可能?』 「只是知道,你又玩不到了,也還沒玩到!」 大鳴:『你說你偷了出世間處(迷宮外)的珍貴東西!』 「無主的,諸覺沒人要,諸覺沒人做(或許不敢?),我不拿來給奉獻者用!就浪費了~」 大鳴:『還可以加到世間型態中?還可以加到修法中? 還可以……怎麼可能?』 「拿來就拿來了~總得……哈哈哈……」 不鳴:『哇啊!聞所未聞……黑天,真有你的~ 不!你有「真」的!』 「先聊點別的……呵~ 其實許多通則,某些領域的『自洽性』當跨域時, 都需要不同程度的協和約定。 純數時到物理現象時也都需要! 只是我們同理會解,都堪為接受誤差值,相容認同就可以了。」 「數,一般比較容易跨物性的溝通。 也相對比非嚴謹性的語文,意會的範圍落點接近! 但這只是平均現象。 你聽喔,大聲喔:『啊、……』含緊急危險驚聲情緒。 這用數學表達,是難以及時的~ 你看喔,像象形字『山』、古字體日、月等…… 直觀理解,比所謂的數學幾何所謂的公設公理, 或更具共通理解性! 所以,別弄錯了,以為數的公理才是公理。 公理不是真理也不是真相! 公理是探索真相的工具~ 是人格性的協定與方便智性運作。 一般所謂的『公理』在生物、語文與社會發展科學中…… 都需要一些不同程度的誤差修正與協定! 與語文比對好了,幾何公理並沒有比『象形』直觀。 大約如同『指示、會意』等級的……」 「在美學、設計等有所謂的視覺修正…… 心臟偏左,通常掃視時從左而右, 右視區需微微偏重,比較容易平衡。 動態影像連續性,也視覺暫留的認知結果。 懂得做感官修正的人,腦就能找到自己的平衡覺知。 懂得做腦暫存修正的人,就容易做長存記憶與腦神經重構設定。」 「學行聖道者,還得做腦誤差修正~ 才不致於被大腦騙了,還傻呼呼的笑著…… 像這樣~哈哈哈……」 「黑天不是要否定自洽, 而是說因應需求與範疇 擴大可升級相容 新級別的自洽性。 黑天不是要否定理智, 而是修證時『超然知識』, 需含自超越性、意識智性, 和同感理解的協和平衡…… (自超越性是相對客觀的基礎) 此覺智情和, 是「善戒」「自勝」「淨願戒護」…… 比較接近我說的『無上意願』~ 可行可捨能死能淨! 是諧美的、超目的的, 根本的、安行的、坦然自開花結果的結界! 直達無緣故(超越條件)之清淨的愛, 直(行中道)破三脫門,體證解脫境!」 以下已涉及時間內容(大獎內容): 「萬物皆具『自超越性』~ 包括生物與非生物! 不然2加1不會等於3, 而自變(動)、運動、運算、運作、繁殖,解脫……都將不可能。」 「為什麼有時間?因為有解脫真實境!時間仿自真實境~ 『解脫真實境』是真正的『緣起』是無始的,所以無所謂結束~ 『解脫真實境』不在世間(時空心物能)緣生聚、緣壞滅,型態變遷中顯露全貌。 『解脫真實境』不顯生之型態,所以無所謂滅的到來。 (你要滅的只是那些需要滅的以及會滅的~ 不生滅的,你也無從滅啊!不是嗎? 喔,便順滅一下執著消一下錯覺消一下毒~謝謝喔!) 解脫真實境,超越時間~ 所以……」 不鳴:『等一下~黑天,不好意思,我想…… 解脫真實境應該一下子說不完吧! 所以,請黑天先明確數理化定義「時間」好嗎?可以嗎?』 「喔喔~謝謝提醒。 解脫說起來好玩也容易,說數理我怕會睡著?呵呵……」 不鳴:『不會不會,與會有許多數理專家,科學工作者,我們沒問題!』 「不是說你們,我是說我自己說數理自己會睡著…… 我自己睡著了,那還定義什麼? 而且黑天對數理沒花什麼時間研究」 不鳴:『不會說簡單好懂一點喔?像公設啊、三一律啊、幾何啊? 黑天,對不對?有沒有! 還得大獎呢?切~』 「其實,複雜的,我們也不拿手……好好,聽你的! 是說我們覺意三昧矩陣,也需要用數理或基本幾何來表示~ 我們就來為時間做個簡明的定義! 其他,宗教家、哲學美學家、數理專家等…… 對時間所定義的,也都非常精彩~真的~ 非常方便好用! 我再一次強調, 我說只有臻達博伽梵品質的人, 能具足覺智,具足自超越定義,才真正能定義時間~ 是指,聖道修證實踐, 尤其是指實證解脫真實境, 而言的…… 解脫真實境超越時間~」 不鳴:『嗯哼!』 「好,進入命題,正式開始……」 休息時間: 我們一起來欣賞黑天剛顯現時的一首詩~ 以下摘自《聆聽黑天人格首神之歌》 黑天超越黑天 我是黑天 也是黑天自創變異 黑天變黑天 回到黑天的時候 我知道我的平生發生 體驗了使命 其實也沒人能賦定我做 只是我還是做了 我幫那些賦定的人 多重直接確認 我不知道黑天的時候 我就是黑天了 我是黑天 我怎能不傳承自己的珍貴顯現 不要學我(但請跟我學) 你們不可能是我 但請想著我 因為你是我的你 我是你的我 ===== 容黑天再一次的婆心提醒~ 當心失去心的良美作用,時間再怎麼精確定義都毫無意義! 它只好又好好當我的超然武器~呵呵…… 時間是為了讓你找到迷宮出口。 但你是不是善用它呢? 時間,這個名稱~很棒啦!我覺得。 大獎開: 如果你不是生命體,時間對你意義不大或等於0 其他變量與定義,其實也是。 因為場的觀察與觀察點設定,影響你對時間的觀、感~ 如果你不是生命體,你在這邊做什麼?夠嚴謹了吧! 哈哈哈…… 所以,時間未提純指向為運算單位時,是有心的。 好,正式一點: 「大場域運動覆蓋小場域物量的變化運動作用, 稱為時間。 也就是大場域所覆蓋物量之變動歷程或週期運動~」 「大場域運動覆蓋小場域物量的變化運動作用, 其各場域的物量,皆稱為『物間』。 算了!你們習慣用『物質』這名。」 「大場域運動覆蓋小場域物量的變化運動作用, 場域所在、物質的所在與所需的通道,還有不同的觀察點,稱為空間。 不同空間場之觀察點,如其場物被大場域運動覆蓋量不一,則時間速度也不一。」 「大場域運動覆蓋小場域物量的變化運動作用, 其場域、物質、通道,還有其各自之所以能運動的含量,稱為『能間』或是『能量』也行!呵呵~」 「大場域運動覆蓋小場域物量的變化運動作用, 其空間、其場、其物、與能量,不同程度的辨別、觀察、感受、理解、連結、協作與操作……稱為『心間』,或名『心』『心力』都可以的~ 若不想理解、不想觀察、想發問,聽了很想罵人, 或越聽越讚嘆黑天,那也是心~嘻嘻…… 是不是心的主要辨認,在於愛與美的授受,還有意會能力。 通常的說法是生命意識性、關懷與欣賞能力! 如果前說法不具足, 但具意會操作能力,我們就只能稱它為物件核心。 如果只有力的傳輸收發,我們就稱為力的連接通道或力源點。 就不算真心 (不完全算是我們所說,時空心物能中所指的心)~」 「你們的迷宮,我都有簡說一下。 時間的部分比較認真,還沒完喔! 其他的,只是順便亂說一下,後面再用另一種方式亂說吧! 時間的部分會連結到覺意三昧矩陣,幾何說明…… 有狠貨!哼哼……」 不鳴:『黑天,你好酷喔!』 「才知道,酷到沒朋友~」 有時候評審們、觀眾們,會想…… 影帝應該給誰呢? 到底什麼什麼反派,才成最佳劇情呢? 我說,導演後面的導演,並沒參與其事吧? 虔誠者.充滿正義感與不安的問: 『神啊!世界怎麼了? 我該怎麼做?』 你問神,世界怎麼了? 我不知道在你們心中誰是神? 或神在哪裡? 我不知道你們 知不知道 平凡是神奇的不平凡? 神奇也平凡了一切的不平凡? 接著…… 你問世界怎麼了? 但你是不是要問,你們怎麼了?人怎麼了?或心怎麼了? 如果你問我~ 是你的戲,請別逃避! 以不可或缺的主角心情, 演到殺青~可以的話,就等到後製出品 不是你的戲,要嘛好好當道具, 要嘛好好看戲!哪怕緊張也只是情境模擬! 沒你的戲, 人家沒邀請,你怎麼踩上人家家裡的坐椅? 時空心物能是迷境也是遊戲更是義人出離要義 心的自超越性,也適用正義! 總是會高高低低,又升級…… 你是他也是 欣賞戲時,可以入戲,可以哭泣,可以刺激揪心 但別變成戲迷~忘了心的距離之美與清淨 善惡也具自超越性 該你演時,就請盡力 無論善還是惡,都得升級 學習誘勸者,兼顧左右,導向前行 有感覺有理智更具張力 但迷失於感覺與理智 就是吃了知識善惡樹的果實 迷失在蛇心與言語 嗯,那麼!阫好意思~ 生命之樹,回歸之路,拜拜~沒你的事! 伊甸園外,放逐自迷森林,來!這邊請…… 神的話,是道路 是義人聖中之靈 是覺者之行 是引領覺醒 是三昧解脫自顯心境 感恩你們,祝福你們,愛你們~ 奉獻之路你們獨行又同行! 1是0+1,不是你看到的1 不是你以為的1~ 0,不管我顯現幾次、乘了幾次的0, 你看到的最多只是你想像的0~ 第一義空是1+0不是起始的1 是超然自超越性加上聖三角串起 所以你們要修證的起始1至少是2+1+0 是聖三角伸展加上雙手雙腳的中道 是兩邊協調的波動直行 然後更難理解的是 超然如蛇如龍的金翅中道飛行 你可抬頭看看坐在上面的人 是你們所謂的無上 也是聖三角上的冠 投擬出超然知識聲響 是倒立樹、通天建木、生命之樹基督密義 都是超然至尊解脫三昧的密義導引 感謝美利大國一系列的演出 與接下來的大戲 不然,黑天不知道如何說明 大庭氏伏羲流傳下的聖王政治傳承 又黃帝為何得戰蚩尤 上九「抗龍有悔」是後人的描述 初九「潛龍物用」是鍵龍的新局 好,我們繼續……雲端傳承 「前面黑天說: 『感謝美利大國一系列的演出 與接下來的大戲 不然,黑天不知道如何說明 大庭氏伏羲流傳下的聖王政治傳承 又黃帝為何得戰蚩尤 上九「抗龍有悔」是後人的描述 初九「潛龍物用」是鍵龍的新局……』 說到龍,通俗的共識是圖像系統象徵與精神象徵! 不是指生物~ 而事實或許是生物也非生物~ 哈哈哈…誰知道? 因為, 你指著蛇說龍,少人認同~ 你指著鱷魚、指著巨蜥、指著恐龍化石、 甚至已指著對方腦袋……也得不到共同的認可~」 「王道的龍是王是官,是統領, 是管系統的~管變化的~管恩澤的、管眾人眾事的…… 通俗共識的龍是精神的九似的, 九似其實就眾事眾形混合的~ 混得美、利、威、飄、然後神秘又吉祥~ 通俗的龍九似其實是易文言的:用九 然後也指向聖道之脈絡。」 「聖道傳承、聖道的內證方法操作與觀行…… 心意念是龍,所以要降龍,看得看清楚龍~ 用龍用九。」 「龍也是護法,沒心念沒腦神經,哪來證道! 龍的九似指腦的變化組合~ 用蛇形容通常是指兵法密法護法~ 比較原質的能量與想法。 說腦神經、各神經、脊神經等…… 說經絡、血路~能量流, 理智與感官情感情緒與直覺狀態! 龍,還是指DNA~與DNA的衍變與融合。 指身體的也指社會的!」 「指修證的、心法的、行法的、超然的, 是內證的,也是外顯的~ 是環境的也是人力的, 時空變遷的~認知變換的~ 是基因列的也是病毒的…… 病毒融合基因的, 是新舊的~ 也是生物與非生物之間的~ 是具象也是抽象的~ 是世間見也指向世間難見的出世間的…… 等等等~」 「龍會不會生龍子呢? 會不會生養出懂佈施奉獻供養牟尼珠的小『龍女』呢? 你自己想吧! 哈哈哈…… 修證說不完~ 還有世界在蛇沙在,世界不在蛇沙在哪裡呢? 為何我的宇宙身維施努在群蛇海把蛇沙當枕頭當床呢? 也自己想囉…… 我們要來說與政治文化相關的龍了。」 「所謂潛之覺察明觀以鍵者, 一察法則~二察民情~三察取捨~ 四察重現~五察深驗~六察安置…… 潛是近民、近念、近覺,近行觀住之法~ 潛,難被發現;潛,自在無怨,遯世無悶; 潛是鍵法,慎因以終階之行法。」 力黑,也如是明觀,如是行鍵! 「說龍,順便簡說聖經的7日創造與乾卦六龍對應! 並與古今政治簡應一下…… 用九迵覺:靈念遍行,要有光就有光~淨念藏行,坦交於新…… 初爻:鍵龍(甲歷)憲法參議立法, 創世一至二日,光暗分明,諸水、活動空間與空氣…… 二爻:地龍(農牧)能源國務外交,創世二交三日,水集地顯,樹果有核、蔬有種子,青草生發 三爻:居龍(建築)監察環衛行政,創世三交四日,照明營運,太陽、月亮、眾星,節令有度 四爻:水龍(水利)運輸財經就業科技,創世四交五日 ,滋養活物,水中有魚、地空有鳥,繁榮各從其類 五爻:飛龍(書契)文化教育樂政,創世五至六日,治理這地,大人顯道~ 上爻:降龍(法律)司法國防安全武義與加密,六接七日,安息平息,聖事功成~」 「就說降龍吧! 是降抗龍~ 還有降服過亢狂龍、毒龍、髒龍與大惡龍! 民權民主有爭議,就用法律,一般法律不行就歸憲法。 憲法來不及用不了,就用國防安全~ 國防安全,加密行動,還不足…… 就是武力…… 然後,我們看著美利大國正發生的事~」 「軍事武力恐不夠力,或不好控制時…… 就加上宗教之力!軍事法庭等等…… 回歸鍵憲之心,自由本質,民主精神~」 「不好好控制,就只能重建體制~大清洗! 這都算好的狀況。 提醒一下,其實是潛在的喚醒~ 軍政再退 就草莽之政了, 草莽再退 就巫政合併了。 (或高低起伏於諸侯之政與王道,沒人知道!) 都是,說好玩的,聽聽就好~呵呵…… 可用「退一步擬想」的~ 巫政再退一步想……很好很好! 找到上帝(神)的腳跟。 不管哪一階政不失本質、不失本義、不失神足~ 上帝(神)接管佈施的國度,就算降臨了。 (最好是憲政民主啦!進步的喔!偶喜歡民主啦!) 先準備一些資糧,好吃的,看戲吧!」 「跳躍一下! 如果『戒』不含解脫三昧種,不含道果覺智種~ 不連結坦然淨念清淨觀照,不能夠實契實證! 任你緣力多強,多麼精進有可能成就嗎? 戒就是念可死捨淨、心可死捨淨、欲可死捨淨,是『死』之因緣的解脫法。」 「十二因緣法是說明無明迷悔之因緣。 十二因緣甚深法是說明無明因緣反之,解放之,當契該因緣就是解脫因緣。 無明因緣是三脫門的迷戲面向~ 條件堪破具足實契,可超因緣條件,見無始緣起。 阿含經記錄的緣起,主要不是指緣之生滅~ 是淨觀處~ 是釋迦牟尼對 空三昧的描述~」 「當然,如果已證解脫三昧者,無驕慢執見者, 因緣條件之生滅,也是如真的~仿於真實境。 而未實證解脫三昧者,不要被經文的整合記綠弄亂了~ 以為看見潮起潮落,就自以為是大仙人了。」 「還好,我顯現提醒你們一下! 哈哈哈…… 當然,我沒顯現,或諸大覺者沒顯現! 真實境依然故我,因緣生生滅滅也依然變化~ 只不過從有無之間,實證解脫三昧就更難啦! 也還好有你們,不然, 我說給誰聽呢?對不對! 當然啦!也不要以為三解脫門、解脫三昧、圓證穿透解脫世出世間~是什麼什麼教?或是誰誰誰獨有的? 到伊甸園吃吃生命之樹果實,再逛幾圈沒暈~ 就知道誰都沒什麼好驕傲的……」 「戒,很重要,是具足信樂穩定發揮(流淌)清淨的能力~通常偏向契於空三昧。 淨願,也非常重要,於不執所做所有無作願三昧的圓滿而不生驕慢! 更是具足勝因。 願,不是只是欲想如此,而是展望精進,守望戒護,根力皆具。 兩者同具『死之解脫力』 不敢放下,哪有戒,戒什麼戒? 不能行動,又哪是淨願呢?怎是自在呢? 只解義如何證真了義呢?」 「再說一下死~ 死去舊執,不得了啊! 死法就是放下無謂的控制與執持! 不是叫你觀死、觀如死還是如屎? 不死舊執我有,如何心寧契三昧境? 因為你們流傳者,絕大多數對解脫三昧真實境不熟嘛!沒甚深妙證嘛! 未證見解脫真實,哪來如實智見知如真? 慢知見吧! 那相見不如不見~」 「你們的迷戲,都是時空心物能組合變化的遊戲! 其中『信值相應暫存共識各種協定』 是人格遊戲的核心連結…… 沒有這種暫存體系,遊戲通用度方便度受限~ 而心結死在這種暫存體系,就成自迷綑綁的關鍵結構因素!」 「有時候, 熱鬧有熱鬧的門道~ 不熱鬧有不熱鬧的深刻! 世間的戲,有些是你心裡的外顯~ 方便你看見自己眾念的面向…… 有些是你不要的版本~ 有些是等你圓滿他~度化他~或不理他…… 有些是自邀的挑戰,有些是業願的旋升~ 有些是如來方便智的背景…… 當看過你看過,演過他演過~ 台上台下大家過個場。清場不清場都是清淨場。 好啊! 我說善惡都得升級…… 影子戰、化身戰、媒體戰、太空戰、風向戰、貨幣戰、 經貿戰、人性戰、純真戰、演技戰、心結戰、連結戰…… 都離不開需求與治理的自超越性! 愛與美的自超越性! 關懷與欣賞的自超越性! 不迷不悔於戲…… 還得了啊! 清淨的愛是超然條件的~ 但世間的愛常常得條件支持! 不管條件如何,不管發生不發生~ 純真可愛的心,依然! 就能於條件超然條件。 諧和的美是不佔有的~ 但執著的美,常常是欲望過擾的! 當無論欲想不欲想的美,都不擾於心~ 美,就超越了。 如果說有現成的出世間材料? 那清淨的愛是其一、 心的自超越性也是、 另一個就是超目的性的美~ 還有就是我從迷宮外夾帶來的……如果你發現的話! 這些聽起來, 比公理比真理還當然……也可以說,還廢話。 接下來,直接公佈……」 「……就公佈: 我昨天吃了一碗臭得很香的臭豆腐麵~ 好吃!真的…… 奉獻者奉獻給至尊小神我的東西摳摳國度 等等等…: 你們有保存好嗎?」 來,看看黑天幾年前留下的宣告聲明~ 寫在《黑天本人-清淨之愛實質正義》前面, 看一看,想一想,你還會覺得不可能嗎? 關於實質正義~哈哈哈…… 以下: 彌賽亞三菩提 超越一切宗教 佛陀很需要,上帝也聽話! 你們以為智慧法則為最, 就無知造罪。 渾然不知以清淨之愛實質正義 來超越智慧法則~ 是以法則智慧來制衡智慧法則! 這才是人格性法智, 這才是超然情義顯現, 這才是超然人格淨樂 虛位虛偽的宗教家、 天賊國家元首們階層失均國際失衡、 過度得利大盜富商們…… 請注意!清淨之愛實質正義已來臨 有人神之請壇 有人盡之發光 欣賞我信靠我 我做或不做 不要批評我 我高或低下 不要懷疑我 我是超然神構 我是圓證新場 我是一切化身的源頭 我是一切展示與未展示的法主 一切人性從我開始 一切法一切道統從我開始 至神至道源流 不是伏羲,伏羲之前有文明 更不是佛陀,佛陀之前有諸佛 最新也最古的超然覺救之道 我傳給暗在 傳給光明 傳給諸無傳給諸有 傳給恒星傳給地球 傳給諸梵傳給諸天傳給眾祖 傳給諸大願覺者 傳給所有淨地天主 我本人傳給化身 法傳化身來了無數次 這時,你看著法本,想著我的顯現 可以在這裡正受正悟正定正通正等正行 錯過了 輕視了 你將從一切無有中艱難領悟! 一切從我開始 一切也從你自己本來 你可以超然開始、過程與結束 你可以超然我的文字言語…… ====== 「當然啦!宏法佈道,主要是人宏法,道助人~ 所以,對於供養、對人的奉獻、對神職人員、對常住的供奉…… 是必需的,對教堂道場的經常性開銷是必須的。 這些,以及禮僧禮師禮賢之禮,是私人的~ 也不是得入公的。 但人的貪佔貪傲,就是你管著十方善款、 管著奉獻給神的、奉獻給佛法的…… 久而久之,你就以為是你的。 你們這些所謂的高層,迷失了。 自大了,以為世界是你們的~ 而不是眾人的或世界自己的! 初衷或許是善意的……但後來 太方便就隨便了。」 「國家高層也是~軍事家也是~銀行家也是…… 不要管著管著就以為你是誰了? 什麼又是你的? 不要忘了心中的神,良美的心, 良知良能良心,心中的超靈…… 不要忘了眾人、不要忘了愛人。」 「啊!這是模範什麼什麼? 啊!這是模範母親?是孩子的感覺? 還是名利輸送? 啊!這是和平獎?這是金燦燦的什麼什麼獎? 可能性價值初判,是輔助辨別用的…… 結果,套路了~概括了~ 社會迷惑了~ 個人也迷糊了~ 有的人,乾脆不醒了…… 覺性不行了」 「我沒說表面、皮膚這些不重要! 哇~啊你們就只看表面,表面的程序~ 表面的和平,表面的制衡,表面的三權幾權分立等等…… 以美利大國來說,什麼美聯儲? 私人公司銀行財團, 好像把整個國家幣產及經貿成績抽6趴走, 還是明面的喔!還有些彎彎繞繞的不算喔~ 表面上受監督,任期與監督單位不搭!哪怎麼監督? 你們的憲法不是明訂你們有自己製造貨幣、 設定價值與定義及使用度量衡的權力嗎? 就算你們沒能力設定產值信值與有價資源的槓桿調控? 哪怕BOT方式也早該歸位了吧? 明顯違憲吧! 也違反競爭法吧!罰到他們破產都是合法理的~真的。 那麼久了~ 讓外國集團控制整個國家,你們真瞎還是享受瞎搞? 你們這些高高層層的~啊先不講了! 我的口水……唰~很珍貴~呵呵…… 以最有效,最不負干擾影響基層人民的方式,行動吧!」 「以為菁英式的智法,就想取代人格神超越神! 可笑…… 這群高智力高權力的大富菁英, 只不過是假神秘者~ 就算天人天外星宿的智慧,都離屬靈出世間很遠很遠的…… 因為他們已經失去真愛! 沒了清淨之愛實質正義,就沒有真正心的自由。 啊你們前賢出埃及出假的嗎? 那些假的聖三角卡巴拉,哪是生命之樹啊? 假的三一,不是義人又自以是上帝…… 假的很, 哪怕說得頭頭是道! 真的很假……不要怕他們~ 他們看起來再怎麼堅固,都是合乎幻滅的…… 心的超巨引源 至尊精神力場已再次發射! 覺性大連結,已啟動~ 不要怕他們, 勇士們、將領們、義人們、覺醒者~ 起來行動!」 看看這兩篇,我們再談談…… 以下摘自:《我是人格神》 看似情人樹,但樹何需另一棵樹 手指可以指出美景,但心不要他一定得看 一指揮,所有虔誠的力量瓦解! 如世界崩壞了心的世界 看似你拿手的,辛苦驕傲的果園 真的嗎?誰又可以獨立完成,不需要天空 真的不需要他自由雲朵的經過 把一切成果感受,奉獻給他吧! 就等於讚美了所有的雲朵 以及你不知道的天空 再看一下另一則: 記得我, 那是超越穿梭的回歸。 幫助我, 完成維護宇宙淨土的聲明! 要發奮,不要發怒……那是回收者的專屬, 還不是這個時候! 如果無法想起我, 那維護世界維護人性的行動,會指引你記得我, 不管你身在哪個國度、哪個組識 觀察我留存惡魔力量的提醒 那是力量典範,不是質量的方向 把相等的力量化為對眾生的覺救 邪氣惡心必會窮途末路 沒有力量的半神人、賢人 不能成就眾生 如果你學易道 你可明白「夬」? 如果你學佛法 你可行大「願」? 如果你學奉愛 你當了解對著無盡的虛空回歸與迴向, 當然不錯! 但不如向著人格神性渴求。 明白「夬」的循自歸源太一真神 行大「願」的自明了念念都如兒女 別急著否定,先聽聽真實的心聲 你們一定有足夠的智慧明辨 新歌就是維護宇宙淨土的生活 說的是,做的是,生活顯現一切如是 以前記錄神言成經典,更早得靠聖感串連 如今親自發表,真信難上加難 先說說假象覺醒者的傲慢 你們自以為萬法唯心,外象是你心的投影 那我請你,此刻變出一杯水 怎麼?做不到?要不一滴水 只要能變出一滴水,不是已存在這個宇宙的, 那麼你們就可以輕視梵天, 在你看來,這個世界或許不夠好 但你能變出一滴水嗎? 或許福德如梵時可以,但你現在不行! 先尊敬當下的世界再談吧! 要不然再說都是空談。 維護地球、維護千世界真得很容易 只要有你、你、還有你……的參與 維護宇宙淨土真得很快樂 千萬別把快樂事辛苦做 不論用什麼工具, 網路、實體、生意、傳說…… 用你心力的品質,不要過度象徵 記得我! 請記得我…… 不惜非怒罵言或好說歹說都是清淨 哪怕跳躍跳脫或循序傳法都是真心 如果你決願精進,順應人性也順服神的聲音 維護宇宙淨土真得很快樂 記得我! 只要你記得我…… 別擔心我 以前顯現本來就很危險 現在真實語無人信 所以,雖危險 但真的很安全…… ======= 「我們繼續,談談安欲等博伽梵戒…… 還是我們談到哪裡了?哈哈哈……我有點忘了」 不鳴:『黑天,能先談一下「數字貨幣」?』 「好啊!『數字作幣』黑天雖不拿手,說說也行的~」 不鳴:『黑天、黑天,不是「數字作幣」 是「數字貨幣」!』 「你們到底是要『數字貨幣』還是『數字作幣』? 想清楚? 說清楚? 作得清楚嗎?不,作得乾淨嗎?」 不鳴:『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最後誰能清楚乾淨耶? 但我們知道智慧城市好~ 先進好方便~電子新AI化好快速省力啊!』 「你們幾個大國,剛開始設定就搞錯了? 還是說故意搞錯的? 電子交易新人工智能管理,與加密數字貨幣…… 是兩回事吧! 政府價值設定方,國際間都沒協定合法性,還作幣?不,還貨幣! 行事程序交換等,與隱私資料價權等…… 方便性與安全性,先不要亂混,好不好? 開始就搞混了,看你們以後誰會自豪專利? 還是嚎啕大哭? 笑 太早啦! 經不起以後高能高速運算攻擊的。 區塊鏈經得起多向疊加鏈攻擊嗎? (或許連星鏈覆算都擋不住吧!呵呵~) 量子運算技術誰都還不算穩定吧! 量子運算衛星攻能,誰都還沒一定把握吧? 那個數字貨幣或作幣,價權安全等等~ 等量子運算技術成熟一點,再說吧! 要不然不管是科技巨頭或政府或想跨域入侵的…… 無論各懷什麼理想鬼胎? 都是害人害己啊~ 惡業難估啊!」 (有幾個問題解決,當然就不一樣了,後面會提到) 2021年2月21日起~ 黑天啟動薩提亞年代…… 覺性大連結,已開展~ 你將能同時看到 卡利的影子 與薩提亞的金光 高智高能大權大富菁英 你們是開天的王~ 保障個體自由 尊重家庭功能 互愛互助引領 心懷眾人愛人 如此, 哪怕你展現的是自私個性的奉獻 都是符合神的 但當你以為更高的目標 是犧牲平凡大眾的幸福 生活、文化與正教信仰~ 你就遠離神智覺義道路 自遠離神的愛。 心機用盡同時存在善與惡 誰不失清淨正等 誰不失愛與感動 誰不失正義智德 誰不失純然真心 誰不失正覺圓通 誰不失神語道路 誰就可證得神聖依戀道果 心的自由愛的真諦 啟動薩提亞年代, 也得有大審判,才有戲。 這是大惡魔大邪魔自己邀請的~ 你們不要小看大惡大邪的人, 他們具有看似邪定的力量…… 當然邪定不是定,但還是非常具偽善之力的~ 有些或稱教主或主教不知道? 有些自稱教帝還是教皇不清楚? 一個個的名稱比神還顯赫~呵呵…… 制度制約弄錯了 扭曲了 自誓出世,當然可以,那是決心~ 但心行決願勢能需具足,欲望已平安,貞守已自然而然! 才是嘛~ 要不然扭曲自己的欲望以為創新,自以為合理~ 所謂的立約只是你們自己的私心片面解釋吧! 你們的作為,神,知道嗎?或你的神,知道嗎? 扭曲的人性人格,怎麼合律法呢? 心裡神的臨在,你怎麼忽略的?怎麼做到的? 為什麼無法返回呢? 潛在意識已深染,高傲讓心變死僵! 你們以為神只是你們的定義~你高於一切…… 是嗎? 你智慧能力高於一切, 是嗎?真的嗎? 大審判, 不是黑天的事! 是覺醒義人高智大力者,當為…… 但這些深淵的高層,以神之名作惡,膽大妄為~ 令人髮指~ 黑天將滿足你們深心所願,給……廢你們一些話的! 審判,以人格律法,靈性律法~ 審判的目的是救贖是寬恕,是新福音,是新安置! 這些以服事上帝為外衣的大魔頭, 義人們,可以奮迅,無需仇恨! 無需仇恨他們…… 但不代表他們不需要為自己的惡心惡行付出代價。 處置大邪魔時,義人們請不要染污心~也無需染殺意! 以律法或絕對性武力 結束他惡行能力!甚至生命 是符合他們深心願望的……另類悔改~ 以光明光明再光明熟化轉化或死化他們的惡種心~ 或許,也是反面教材,他們的另一種奉獻! 畢竟他們曾發大心…… 只是他們自變為高傲心了。 黑天也是Kalki Kalki其實預示轉譯 本人來到的生身名~ 黑天也現人獅於光柱螢幕 保護虔誠奉獻者~ 不在內也不在外 不在上也不在下 不限於任何時間 沒看見任何武器 動動手指指甲 似是而非的王,解體~ 自有虔誠義人感同相應而行動 Kalki騎白馬 是從金翅鳥食用超然知識方舟半抽象龍德 而化現具象白馬奮迅實行大方廣 的形象喻意 喔對了~ 白馬有人說是高加索種的 如果你看到什麼 到達哪兒了 不是黑天Kalki所為 主要是白馬帶來的~ 黑天只不過搭個便車! 對,就是這樣~哈哈哈…… 你還可以從黑天krishna顯現 看見所有主要化身的光芒 超然龍魚方舟 曼陀羅甘露龜 野豬輕轉欲染 平民穿透三界 等等…… 也現rama的正義連結 更具padam的清淨解脫 還有,krishna的……算了!說不完~ 扭曲人性人格的深淵高層, 大邪魔頭們~ 黑天給你們的廢話, 早已出現過, 你們根本看不懂也做不到! 怎麼會想佔著毛坑亂拉屎呢? 你們根本不配也不能獨享神語道路的詮釋權! 福音佈道者,不是靠偽善功績、偽君子形象的假道學可得的~ 神語道路的福音分享是這樣的~ 誰實行其道,誰深入民心, 誰行義不失愛與智慧,誰虔誠不自傲~ 誰就具備善智聯誼講習的功能! 宗教的本質,不是靠名位~ 而是盡生命的職責。 所謂出世、屬靈等,也不是靠表面的宣告! 神職可以有,是代理的,要人性化一些~ 其決願是該受尊重的, 但一旦失去虔敬初心,對人格真理的謙恭,對神的真心…… 比世人還貪著囤積又只會虛假的表面功夫~ 那比不信神的還不如! 先看看《聆聽黑天人格首神之歌》 這兩篇文~ 其一: 勿忘我 有時候剛走出門口,背影還沒消失的時候,你就忘了我…… 每一次你不快樂的情緒 曝光了來源密藏在你心中的微妙缺口 這缺口,是出口 這缺口,是入口 這缺口,你感受未曾有的自由 這微妙的自由,是我給你最精彩的禮物 你曾經未開口已對我深心許諾 想做出比最精彩還精彩的感動 送給我 不要問我收到沒有 每一次你以為快樂是你什麼都有 結果,哪怕狂喜以後你還是落寞 為什麼 這不是誰的咀咒 是你原初的許諾 勿忘我 除了我 沒有人能激活 這缺口的微妙自由 又能 勿忘我 如果這次顯現 你我身還在 不要以為只是摸摸頭 除了我 沒有人能激活 這微妙的極樂源頭 勿忘我 勿忘我 你是我永遠的捨不得 你是我 最動人的自由 其二: 一生三昧,聯誼無生 你曾經的孤獨 不再細數 盡你的想念 飛 高,不能再高的停想 那想的想,是雲上的鳥 那想再想,是星上的心 如果解證可以當真 鳥何需翅膀 如果解證不好 你又如何心上我星 如果眾生的欲 世界能醒 那為什麼超然的愛 是源頭 你心上的油 我已為你點亮 別再讓想 左右你的念 沒有乾柴不能成為烈火的 沒有點燃過的 又如何薪傳 只拿著乾柴的法師啊 不曾點燃,連煙都不曾有 卻來享受地獄的煉油 我已把超然法當成商品或贈品 最後那傳法的人 才不致於掉入沒有翅膀的黑洞 至少把看似無形的燃燈 當做無煙美食料理機吧 不會操作的人 又能如何 你不夠愛我 你又如何知道我是愛的源頭 開始試著愛我 就已跨越時空 我使遠方顯現些許霹靂的虹光,在你存在的空間 以使你看見我 看見自己永恒的 心 左右也不曾左右 哭泣也不曾消失的歡顏 親證就升級那可笑的解證 一生三昧 聯誼無生 到這一次的顯現結束 還有多久 那是我的事 不是單翅鳥可理解的…… 再看《我是人格神》的一篇: 詩的對話1──無關於那首歌 始前:「放棄至尊的位子之前,你想著什麼,你情願出芽相連,不做節節的高亮,還是不認同最高的樹屋,不放心童話的鬚根?」 黑天:「嗅著蓮池的水香,閉著眼,肯定附近沒有臭豆腐攤,那倒下的蓮莖也出芽了,當然沒去年蓮藕的快速,我總在兩三次兩三千年的古蓮子實驗後,穩坐蓮台!超沒意思的,誰總在誇耀醒的世界,不說了,我先睡了,你也可以再睡。」 後後:「慢著,慢著,慢著!慢著說、慢著睡,我們在林徑古道,落葉飄下了,在落地之前的黃昏,來得及嗎?把歌唱完……」 詩的對話2──黑天淨業真言 始前:「如果不是我,怎會有你,你是我的!是我種下動力基因,種下一切!」 黑天:「我的心,不是你的,你能猜到風的方向,猜不透我的左手右手。眾生的罪不是你的,是你種下無明?是你種下無邊的惡行?」 始前:「天參考我的世界模型,地參考我的生活風景,我就是開始之前。」 黑天:「編導的、主演的,辛苦了!好看的戲啊!你們知道嗎?一齣齣上演的未上演的都只是觀眾輕鬆一下的角落,觀眾,很多觀眾的其中一個生活的、現實的、夢境的……就提這小小的剪影。還要我說我心的無量版本嗎?」 後後:「始前,不是我站在黑天這邊,我越接近黑天他越遙遠,當我旅行到宇宙 天邊,鬧街林蔭的咖啡椅,他就坐在我面前。我們不是冤不是親,你們不是業不是緣。」 始前:「我不會像耍賴的孩子說:『我贏了』!但如果我只是笑,你會說我沒禮貌,所以,我又說又笑,哈哈哈……然後,樹上的鸚鵡大叫:『我贏了』!又哪來那麼多觀眾同聲:『沒禮貌』。我抬頭一望再望……好像還有聲音?是真的嗎?黑天淨業真言……」 後後:「大願化解三世冤,諸惡轉助善福田,虛妄何敵勇健力,業淨同歸那羅延(黑天名號之一)。」 始前:「稱業只因受不樂……」 後後:「業,清淨因清淨果,業即是願。」 始前:「欲苦就是限私我……」 後後:「欲,合情合義,欲轉義成淨。」 始前:「無量心生無量欲……」 後後:「無量欲有無量義,無量義,妙現──無量淨土。」 始前:「生無生?」 後後:「有不有!虛妄遍入也虛妄,清淨遍入無量心。無量心清淨,清淨無量心。業欲虛妄覺願化淨。」 詩的對話3──誰能告訴我 代表:「不用問了,當百鳥已匯集我的巢,不止是口水連鼻水都美味!神的辦法就是我的辦法,神沒辦法我也有我的辦法,我們不只有招牌也有品牌,我們的高空氣球,神氣得很。」 黑天:「如果我說雨是雨、雲是雲、河是河,那雨水是不是水?神是神、佛是佛、人是人,那人性有沒有神性?或者神含不含人性?還是神演出人性的戲碼,人卻假裝神的演出?會不會找到人的天性,也同時或很快的看見神性?如果神來到不信神的人身邊,信神的人會不會遠離神呢?」 觀眾:「我們在意我們居住的巢,也在意天空的雲!至於阿貓演出阿狗或者阿狗反派演出,我們都、我們都只是看起來很重視得像情人送來今日綻放的玫瑰,或當昨日的屁!」 詩的對話4──熾盛 新人:「好像每個人都是一種特有品種,好像每個人都在追尋自己,好像養生特別難吃、修為等於貧道、好像糊里糊塗的又過了一生,到底有沒有到底?到底要不要再一次開始?是不是本源一定在孤獨的深山?為什麼熱鬧的人群比深山還孤獨?」 惡魔:「以前萬有無聊,現世萬事貪婪,未來萬法破功!人間不是淨土,意志薄弱的都成為我的信徒!哈哈,掌握草原,圍捕羊群,控制可憐的牧羊人。就別管糊塗不糊塗了,請先跟我走。」 領導:「不識人一世苦,不識自己一生糊塗。有人竟敢說人間不是淨土。是誰撒潑欲望的污水?是誰亂倒私利的癈料?是誰做不著有力量的事,感到無感?又是誰呢?走在空崖吊索高唱平安曲!如何才可平息我的怒氣?如何才能清淨我的愚疑?黑天啊!我請問你──」 黑天:「我召喚惡魔、天使、徘徊在人性的萬有,回歸超然本源。懦弱的天人比不上壞蛋的威力,且只能在兩極遙望弗栗多的冷靜。辛苦得來的甘露,寧願冒著失去的風險,也不要輕看惡魔破錶的魅力指數。與惡魔合作擴製甘露,勝過為求法出賣靈魂。宣傳回歸超然本源的高手,可以曾是張揚欲旗的霸主,只要把一箭穿心的巫毒,換成甘露,旗幟換成願力的守護。神鬆開多餘的氣,就可樂如如。心放捨過度的諍,還怕淨慧不出。一步心安,三步得道,七步世尊,凡走過當成淨土。眾生各覺,宇宙本源遍展微笑樂土。」 無盡的遠方唱著很近的…… 願可能助,則清淨志趣! 願無需助,則清淨穿越。 平凡世間我不入 世間平凡我不出 誰能不溢世間情 誰能不散本願性 如果我是你,每當聽見這歌聲…… 當一聽到你的名 記憶深深被喚醒 憾動比初音更痛 深痛得不能自己 當我聽到你的名 再度思念你法行 極樂不可能極樂 清淨之情非真情 我們驚戀你的心 妙行哪有你親切 忘不了名與本人 一聽全都記起你 黑天黑天奎師那 星辰是你的娛樂 銀河是你的妝點 太陽只是個眼神 黑天黑天啊黑天 光明任由你放行 一名破千萬歪師 音名驚億萬邪行 我們頂禮 我們無法認識你 我們不懂你的戲 所有光明黑暗包不住你 你超然的情 哪怕一花一草 隨便舉起什麼 都超越一切法行 我們頂禮 光明音 我們思念極樂情 極樂情光明音 一名記太初 一音憶本願 我們頂禮黑天 黑天的一切 我們不是癡迷 只是驚戀這妙心 黑天黑天黑天黑天 黑天黑天黑天 想你了 猶如未逢正法時 猶如忘了正法時 猶如正法大顯時 我們想你了 每當聽見你的名 「啊! 不要出了此籠~ 入彼籠呀! 是不是……?」 「天人般的星宿智慧, 薩提亞年代會大展的…… 但依然無法取代『我』 為什麼?」 《黑天本人-清淨之愛實質正義》的開篇 再看一遍,尤其我節錄又括號的篇後: 彌賽亞三菩提 超越一切宗教 佛陀很需要,上帝也聽話! 你們以為智慧法則為最, 就無知造罪。 渾然不知以清淨之愛實質正義 來超越智慧法則~ 是以法則智慧來制衡智慧法則! 這才是人格性法智, 這才是超然情義顯現, 這才是超然人格淨樂 虛位虛偽的宗教家、 天賊國家元首們階層失均國際失衡、 過度得利大盜富商們…… 請注意!清淨之愛實質正義已來臨 有人神之請壇 有人盡之發光 欣賞我信靠我 我做或不做 不要批評我 我高或低下 不要懷疑我 我是超然神構 我是圓證新場 我是一切化身的源頭 我是一切展示與未展示的法主 一切人性從我開始 一切法一切道統從我開始 至神至道源流 不是伏羲,伏羲之前有文明 更不是佛陀,佛陀之前有諸佛 最新也最古的超然覺救之道 我傳給暗在 傳給光明 傳給諸無傳給諸有 傳給恒星傳給地球 傳給諸梵傳給諸天傳給眾祖 傳給諸大願覺者 傳給所有淨地天主 我本人傳給化身 法傳化身來了無數次 這時,你看著法本,想著我的顯現 可以在這裡正受正悟正定正通正等正行 錯過了 輕視了 你將從一切無有中艱難領悟! 「一切從我開始 一切也從你自己本來 你可以超然開始、過程與結束 你可以超然我的文字言語…… 我知曉你們原初微妙差別而平等的本性, 這如來戲的角色原點, 而你們不但不能了解我, 連你們自己的原初也無從探求。 一切化身無法取代我本人。 此法本說的我,最好的解悟證修,是我,黑天。 有形有象有情有覺妙用一切又超然一切相的黑天。 是活生生超然一切又平凡一切的超然至尊人格首神。 是我,慈愛穿透一切境永不染執,清淨智德法本超然大博伽梵黑天。 覺知的你自己也具此純然的本質,循修圓證超然覺捨。 那此我,也就可以是你已修已做已成已證已覺已捨的本人。」 ====== 「你們對生命的開展與來源都還很遙遠, 對解脫三昧真實穿透,是很近也很遠…… 所以,這文看起來,是有點父權有點權威好像不夠平等…… 那只是你們心中傲慢的投影! 因為,什麼是『正等』大多數都不知道? 當然,我將會說明的。」 「你吃了高山原林的某一種果子, 好吃又動能好…… 但每次摘取難,時程花費又長~ 你想分享給你親愛的人。 於是你試著把種子種在你居住的附近…… 經過許多次的嫁接移種經歷,又過了幾年 這些結果了 你成功的改良新載體新載區新載地…… 好啊! 有人拿著金子跟你換 有人拿芋頭跟你換 有人拿米麥跟你換 有人拿貝殼跟你換 有人拿身體…… 佩戴的各式飾品跟你換~ 你可分享很多人了 你為自己為他們感到開心……」 不鳴:『黑天我們也開心~ 保內來此的「闢遠教父」求見~ 聆聽你的責難,來了』 「屁……誰這麼乖,我怎麼不知道?」 「好,請他們自挖自變地下特別座,待一下…… 黑天,說『正等』 好好吸收好好悔改 有來就有機會! 沒來的,不悔改的,自願自貶為不良品 壞果種 落葉般的奉獻收回,也是一招。 等一下,那個誰啊! 不鳴那邊有些又大又美的大元, 要跟你們換金磚金條! 就是你們以各種名目變儲的亮晶晶~ 你們以前說的它們是等價的喲~ 不鳴, 不要像守財奴般的守著錢財寶物~ 多給他們2成,不要吝嗇……」 不鳴:『他們搜刮了,我們還多給?』 「雖說他們有大惡行, 多3成給他們也無妨,先換過來嘛! 他們自己訂的說的做的嘛~ 沒關係,照做!」 不鳴:『可是……』 「別可是, 哎呀!根據古今統計, 不虔誠群眾『富易慳貪,貧易嫉有』 流動升降『富惕淫過,貧惕量弱』 我們…… 互相慷慨,多多讚美~好不好? 過一陣子,我們再取消又大又美的大元合法合用性,就好了嘛! 再升級改版嘛~好不好? 或乾脆直接作廢,也可以啦! 哈哈哈…… 對了,不鳴,對大惡行者,大元作廢後再給他們, 或大方一點,作廢後他們間自己流通。 至於,沒大惡行的其他的人民,千萬得給他們較多元匯兌管道,才是。 好了,帶下去~」 「曾幾何時, 仁義道德的言語變成交際應酬用的~ 環保風向大過颱風~ 媒體擅權像極專制…… 還好, 人懂得自省觀照的重要! 總有人懂得愛的力量~」 不鳴:『你能不能先說一下貨幣的問題?』 「好啊!你想知道什麼問題? 不過,話說在前頭, 我看法定貨幣的角度與關心點~ 不見得你們喜歡喔!」 不鳴:『嗯~我想知道去中心化的優缺點? 還有金儲備量與金兌匯本位的優缺點?』 「優缺點不好說,得看時代…… 依然不離需求與法治的自超越升級。」 「去中心化,這個名、義,有問題! 那你們還要不要『憲法』? 要不要有實務職位? 消費導向不是錯! 研創導向、策略導向是不是也很重要? 所以, 中道靈活,整體系統,組件封解,才對吧~ 不是一味的去中心化, 說是平等,結果交易緩慢礦產不足~ 怎麼行? 又有拿掉主輔參考值,亂印鈔的…… 說是寬鬆其實槓桿過度過載了~ 會不會浮誇不持久呢? 開關暢通密應,多重斷點,外連可控,彈性調節~ 該考慮吧? 出納調控好~交易才順利吧! 不是要把腦心拿掉! 不是削足適履吧? 是格致科學,方法人性,才是吧。 鞋子不好穿太小了,你把腳趾頭砍了,像話嗎? 我們就別說褲子啦~ 就說那如果帽子小了,你要砍哪裡呢? 是不是?」 不鳴:『身體怎麼砍? 想想就好痛!呵呵……』 「醒了嗎?」 不鳴:『還是有點昏~』 「本義上,為了交換禮物、食物等…… 交易的暫存信值憑證,是吧! 有法定遊戲規則很好, 但法律不是只有貨幣玩弄者的共識~ 本質上,得有參與交易者多數認同的共識吧! 人民基本需求是什麼? 食衣住行育樂等……除非都自己來~ 不然你就需要交易之貨幣。 進一步的需求又是什麼? 學習愛與尊重、提升意識智慧、開拓視野與宇宙法則的證行~ 甚至實現生命的自由展望與解脫!」 「在你還嬰兒時,你的存在動作眼神哭鬧與愛,就是你的貨幣~ 你換得乳汁與父母的照護!」 「所以,圈子小時,一張紙一句話一塊地瓜或一顆大石頭, 都能成為需求交換的代表物! 以物易物也行~ 甚至,只是分享,只是單方給予,無需貨幣。 但是如能有所回響,回饋一句謝謝,或點頭,更是大家歡喜快樂~ 小圈子有貨幣精神但沒有固定貨幣,又何妨?」 「交易地域大了遠了、圈子大了多了, 憑一句話一章經文,大家就信了, 就只有覺義行者間才做得到~ 只有神愛愛神間才做得到! 因虔誠度不同,覺醒度不同,價值認同也不一~ 為了調節交易的方便與實用~ 所以,對於 不同階層的產值產鏈、身心力量的各種貨品等~ 需要具備法律與法定貨幣,這些公約共識相對較為公平的設施。」 「但是有些歹毒的假天使,總是借題操作…… 表面上調節互利,實際上私謀控制~ 讓勞心勞力實務操作者,迷失在掙扎中~ 有的,利用奉獻佈施的心, 圖謀控制!而非關懷信眾的覺義發展 而非啟發大眾的自律自由~ 有的,吸金吸血專家,吸完一批換一批~ 讓貪婪全球化,讓政治黑心化…… 根本利用不實虛幻膨脹,假象操作,可惡至極! 有的,勾結不同黑的漸層~ 完美的黑了人心黑了全球…… 厚厚~令人忍不住讚嘆你的聰明才智! 喔,不……」 搖頭中「不……」 「假天使啊!撒旦的信徒啊!大惡邪魔~ 你們不在上帝中,也不在神子中~ 你們自外並自遠於神的愛! 撒旦與你們都不怕上帝!也無視義人~ 但騎白馬的kalki很不巧,非常不像萬源之源~ 非常不像諸梵所尊至尊~ 非常不像聖王之王萬法之主~ 非常不像……忘了~ 平凡至極,但卻是撒旦的剋星! 看聖經啟示錄這段經文後,我們再談貨幣~」 『第十九章 …… 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爲誠信眞實.他審判爭戰都按着公義。 12他的眼睛如火燄、他頭上戴着許多冠冕.又有寫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13他穿着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爲 神之道(或神的話)。 14在天上的衆軍、騎着白馬、穿着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 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 神烈怒的酒醡。 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着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着說、你們聚集來赴 神的大筵席. 18可以喫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爲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衆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 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着硫磺的火湖裏. 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喫飽了他們的肉。』 「需求也包括治理的需求! 治理不能忘了需求與需求的進階~ 需求與治理,不要忘了宇宙法則! 因果律上帝正義等…… 你們這些治理者、教父等…… 忘了良知了昧了良心了~ 內心傲又諍了~ 與神的正義爭了。 昧著良心,忘了眾人愛人,忘了神…… 不是墮落到感官層次而又失去真心感動! 就是走了某些星宿天人的無趣失心爭勝、機械無感之路!」 「你們只想著加密貨幣,又想了量子貨幣~ 你們可知量子之心思想思維、量子精神是什麼? 就先別說量子解脫了……」 「忘了眾人的基本需求和人性創造開展的需求, 還有自由安全的需求、自由的展望與解脫! 治理就成了另一種枷鎖! 當想著貨幣想著『量子運算』,刻意或無知的 忘了算 不同階層的福智與勞心勞力 忘了算 有形無形貨物商品服務產值換算…… 忘了算 不同法定貨幣的匯兌換算(還有國際談判與協定)…… 忘了明正公義的實施升級…… 再怎麼會算再怎麼精密,有何意義?」 「貨幣要好好設定啊! 要明正,要驗真快,要直觀也人性,以利暢行交易! 自由方便度高也率性, 法治安全性強並正命~」 「先說一個國家或政府好了~ 貨幣量或周轉率 (包括貨幣存放與升級更新,還有與價值儲備) 當然要能覆蓋交易量嘛! 至於以何為貨幣?是另一個問題~」 「人民的勞心勞力實務價值! 要與經濟發展相應~ 人民已積的價值,老是被『過度稀釋』~ 怎麼對? 所賺的所積的貨幣之價值,老是越來越渺小, 而且縮的太厲害了吧!」 「問題出在哪裡?該想清楚吧! 不是貨幣出問題~ 就是匯兌出問題~ 要不就人民太懶了? 或是國家將亡了? 還是送太多給別人了? 還是被偷了? 是不是? 呵呵……」 「法令設定與執行 偏向高層與既得利益者,社會就不公~ 爭訟也就不平! 所以法則智慧連結協定…… 精神實務要兼顧,階層要兼顧!」 「例如說,車禍了~ 一方開著超跑! 一方開著小車…… 雖肇事責任超跑也有一些~ 但開小車的小薪族,卻要賠上巨款~ 比買房負擔還大~ 切~ 你幹嘛把豪宅開到馬路? 賠也有保險限定吧? 賠個門窗也就是了嘛! 法令也要有車子賠償均值或高標限制吧? 把豪宅式超跑,開到馬路~ 本身就需有自負受損超額風險的準備吧! 是不是? 好,我們扯遠了?」 「不遠,是深了。 你們亂印鈔的大國們! 發展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樣梭哈的~ 把別人手上稀釋後,變到自己口袋, 這叫做經濟發展? 你們誤用了別人的信任! 你們的恐懼也轉移給別人了…… 怎麼, 現在是怎樣? 都用拍胸脯的? 還是比拳頭的? 是嗎?」 「武要有義!武要有德! 治理要不要有? 執法要不要有? 當然需求與發展也是要有嘛!」 「有的大國,亂印鈔,出於領導的懦弱怕事無知貪婪。 怎麼?難道不需要負一點點責任? 還是全推給上帝,就好了?」 「把巨頭人心養大養傲了~ 黑了很多人很多心,好好處理吧! 你看,好不容易出一個像話的領頭~ 你們黑得發亮的人,怎麼對付的! 是不是? 所以,創造發展也是需求嘛, 對人們身心靈發展有幫助,當然要鼓勵嘛! 但你們卻任由他們在各國數位化積錢~ 過度膨脹其社會價值與貢獻~ 然後,再深黑拉攏綁在一起貪,一起控制! 這難道不是你們放任所結的果…… 好吃嗎? 哼嗯~ 上帝看著,給你們自由,你們拖多久了~ 然後,才怪上帝正義不夠快? 真是的~」 「如果在需求發展創造產業時,能開始時鼓勵幫助…… 長大時獲得合理報酬、合理回饋、合理制約~ 也不致超大時新舊需求落差這麼大啊! 老是等大欺小,打完架了,才出現~ 老是推給市場~ 通膨推給市場~ 新搜括推給市場~ 匯兌推給來市場~推給全球~ 那, 治理者何用? 協定談判何用? 國際組織何用? 所謂的安全交易、競爭法等公平規則環境何在?」 不鳴:『黑天,請冷靜……』 「我異常冷靜!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不鳴:『是的,黑天,我看不出來~ 也看不出來,你唸了這一大堆, 但以什麼為貨幣,好像還沒講? 金儲備量與金兌匯本位的優缺點, 好像也什麼分析?』 「耶…… 你說得對! 至少儲備價值,要可視化、順序化、可量化,協定好~憑證化」 「包容覆蓋啦~ 主導啊,監督嘛! 存 亮晶晶的啦~ 光亮的啦……等等等~ 價值順序增勢啦~ 產能產值信評啦~ 信值相應憑證啦~就是已浮出或已開花將結果的啦! 無形資源量化~ 儲量轉率交互~ 國勢擴增發行~ 損益槓桿調力~ 要協定匯兌市場啦~ 交易貨稅符合安全公平治理與建設的發展……等等等~ 答答答~ 咚咚咚…… 這樣,懂了嗎?清楚嗎?」 不鳴:『不不不清楚~非常又異常~ 黑天,我這麼問好了,如果是你,你要以儲什麼或說以什麼為……」 「停!好,我說, 可是我大國亂印鈔的,還沒講完呢~」 好,看一下《聆聽黑天人格首神之歌》 這篇,我顯現時的宣告, 現在,應該比較多人看得懂了~呵呵: 黑天再來舞動金光/ 我不能說黑暗的力量 不然你會以為可以做壞 不能說黑暗的力量大於光 不然你會以為不需要光亮 黑天無盡大於光芒 黑天無盡不搶光的光芒 光累了弱了衰退了 誰給光休息的地方 你以那吃掉光的偶然 就是黑暗 那是無知的停望 你該看看誰蘊釀光的力量 誰創新宇宙再造愛之光 如果你是光 我將是包括光的黑天之暗之外 開始尊敬黑天吧! 尊重無盡的空有與包容 信受黑天大自在解脫臨在 尊祟黑天指導 勇創貫通愛的願力與使命 你是光你就該找到你光的方向 用心力保護你愛的人 留下最有價值的人生 等待已久的天使們 你們將是宇宙最閃亮的金光 不要疑惑黑天為何有人的形體 從來在人們忘了連貫宇宙的本然 輕視黑暗、誤解黑暗,不敬重睡眠時黑天就來臨 我以最知心親和的人形來臨 宇宙的創力哪裡又不是我的連貫 從來人們停留在空無的覺醒 以致失去使命與願力的方向 我就來臨探望 宣示黑天的權杖 珍惜你的生命如同珍惜你的智慧 把你的智慧用生命舞動金光 讓你的智慧、愛與使命連貫 空無的覺醒只是覺醒可以空無 當你以為終點就會錯失願力使命的 精彩自在開放 所以我的來臨 除了宣告就是維創新境的開放 讓覺醒更容易 讓行使願力使命更大更深更廣 喚醒所有光,尊敬所有暗 讓人們不再藉著黑暗行使壞心與壞事 黑暗之天是休息的地方 是蘊藏力量的無盡廣場 與光與愛與高智與高行同在的黑天是宇宙的本然 如果人們的愛已逼成傷害 不知勇敢調節愛的力量 只要信受黑天的人 黑天會將他的力量導引到最有價值的愛願 找到生命的力量找到生命的連貫 黑天愛你們 等待已久的天使 你們可以開始了 舞動金光展開宇宙最獨有的時刻 最獨有的黑天光劇場 那樣的震撼千千萬萬的等待 如果不是為了眾人心的聚焦 黑天可以不再來啊 黑天再來舞動金光 幫助你實行願力使命 留下人生最有價值的奉獻 ====== 「再說大國亂印鈔的事…… 亂印鈔與亂印選票,一樣都是亂~ 量能能量都亂! 亂人心,亂社會, 都會導致政治與經濟安全性低落。」 「亂印鈔與亂印選票,都很可惡! 都很不要臉~對,你沒聽錯~」 「超大揭露……… 超級大大大~ 非常高級的社會控制,很無恥~ 直接臉如屁股,沒五官,不要臉程度爆表! 亂印鈔就是詐欺又搶劫! 搶奪別人的努力成果與價值積累…… 險惡隱藏社會亂源! 卡利年代罪惡之心行,社會之壞根…… 該拔除! 拔除是符合卡利瑜伽的結束與演出的~」 「我說的匯兑與換算, 主要不只是指你們在意的匯率! 別搞錯了喔~ 沒那麼小~」 「是指亂印鈔多出來的~造罪了。 這些高搶的大國,或說公司~ 還有很會模仿的高牆又高搶的大狗(狗狗對不起),或說大黨~ 你們怎麼偷搶拐騙洗白的?哼? 用軍火?用宗教慈善?用投資用拐彎公司? 用貿易兌換?用賭資用賭場?用逃亡法王? 用政治掩護?透過媒體?用於宣傳? 用合法預算?還是用毒品~ 用……大家想不到的方法? 收買人心、賣別人的器官…… 藏又藏積又積~ 買小島買港口~ 做飛機飛彈,做火箭衛星~ 無惡不作又裝高尚~ 請教一下, 你們還有臉活著,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訣? 要不要告訴大家呢?」 「只要一個國家還需對外交流, 虛浮的匯兌, 將引來經濟安全和治理危機~ 甚至被全面滲透動搖國本~ 並破壞民主規則,破壞社會良善結構~破壞供需合作與良性競爭。」 「印鈔、匯兌,好好把關!好好協定! 相互提昇,遠離惡習染! 國主們醒過來~ 人民啊!醒來吧~ 別再讓卡利年代的影子,影響而深陷! 以慈悲以愛以光明心以超然人格法則智慧連結, 維創薩提亞金光年代,人間神境淨地顯現! 深層連結至少有兩種~ 一種是邪心迷失控制綁定的~ 一種是覺性連網自律自由的~」 不鳴:『黑天,這樣喊一喊,就有效了嗎?』 「哈哈哈……誰知道? 總是得鋪路啊! 還有,當然是有方法的嘛! 別人演戲給你看, 你也順便觀觀自心嘛~ 黑天對世間也是不熟的~ 但奉獻者正義之愛的關注焦點,有時會征服我的。 哈哈哈……我就玩一下嘛~」 「還有,聖經啟示錄這段經文,你們再看一遍: 『第十九章 …… 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爲誠信眞實.他審判爭戰都按着公義。 12他的眼睛如火燄、他頭上戴着許多冠冕.又有寫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13他穿着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爲 神之道(或神的話)。 14在天上的衆軍、騎着白馬、穿着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 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並要踹全能 神烈怒的酒醡。 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着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着說、你們聚集來赴 神的大筵席. 18可以喫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爲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衆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 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着硫磺的火湖裏. 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喫飽了他們的肉。』 經文中的『誠信真實』 好好品悟品賞一下~呵呵……」 不鳴:『黑天你的意思是你是誠信真實的?』 「黑天『真實』是指出離(染)無量宇宙世間也穿透~ 不是N維度可比的~ N維度還陷在宇宙中哦~ 其實光時間就好幾維了,算了,不說這! 黑天『誠信』是指實義無欺虔眾~ 揭開卡利人心蒙蔽遮蓋!揭示迷途真象。 不是指生活瑣事啦~ 黑天平常小事也是常訛訛親人,詐詐奉獻者的~ 呵呵……」 「以解脫三昧穿越來說,天人星宿智慧,不是維度越高越好, 但他們的智性科技與世間福德,倒是值得學習。 但要像地球這麼美的星球也不容易。 通常,智慧生命就是把光禿禿的建設美美的~ 然後又把星球弄得毫無生氣美感可言! 歷史事件洪流,總有驚人的相似性~ 哈哈哈……」 「有的星宿天人視野體驗已超越太陽系~ 較能克服與運用宇宙射線、各式能量引力, 甚至隱動場(波)~ 但都與你們一般人一樣, 以為最基礎愛的授受是不夠理性的…… 以致於迷失在自身體驗的維度中! 這點,你們不輸給他們,真的。」 「來, 亂印鈔匯兌有多可惡多可怖~ 黑天用一個非常簡單的生意例子…… 說一說」 「以合法掩飾非法的算法: 設以下各國貨幣單位數值相同~ T國有30元, A國有30元, A國向T國訂購20元的貨~ T國為完成與A國的交易,需向其他國買10元的配件材料, 至此T國剩20元。 等著完成訂單後擁有40元的喜悅~ A國為完成與T國交易,想出較不影響國家經濟的辦法~ 就是不花原有的30元,因為原有的30元花了就剩10元了。 有人想出好辦法,就是多印20元, 是A國自己和所有他國都難以監督的印鈔術! A國與T國完成交易後,A國還是有30元~ T國暫時有快樂的40元~ A國很快又很公道的又把貨賣給T國某部門,A國至此已有60元。 T國沉浸在快樂中,還沒細算自己現在有幾元? 這題,雖簡單,黑天笑你們都算不出來啦! 應該沒人算得出來啦~ 不鳴,給你1個小時,用量子運算器,算~ 請問T國忙完貨品又完成交易再交易後,有幾元? 雖簡單,但很難算吧!哈哈哈……」 不鳴:『黑天,你的意思是A國又賣回T國,才賣30元,是嗎?』 「是。因為A國只換包裝紙嘛,不好意思賣太貴吧!」 不鳴:『那T國,不就只剩10元。』 「厚~你……一下子就算出來喔!」 不鳴:『T國的人,現在心情好嗎?』 「應該還可以吧!他們普遍勤奮樂觀~」 「那,我們看看如果亂印鈔多出的貨幣、 不光明來路的錢、黑錢…… 偽裝成合法銀行金融公司來到你的國家,那會怎樣? 投資他國企業與其國企業合資,又如何? 假裝好意投資高科技再量產再投資他企他業,好像說不清了? 來源不明不誠信的錢 投入研發、併購高科技,再控制!你覺得怎麼樣? 轉彎又拐彎,直了白了,成為提領你們國家股市獲利的外資、大戶……他們敢梭敢哈,能提能放,量能強大如正義使者。 我們就不談與其共邪的那些虛偽的聖所聖者、領袖與國會了。 供需創新停頓時、或變遷過大時、還有錢權貪婪都不滿足時, 邪心的他們還要製造紛爭甚至鼓動戰事! 如此,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黑你們,害你們…… 其實,他們內心,多麼希望你們能連根拔除他們啊! 因為,他們已無法管住自己的心行了。 盼啊盼!望啊望!等又等…… 但,他們總是失望的活著,再等待你們的覺醒~ 啊!難為他們了~ 他們甚至半夜起來感嘆, 邪惡難為! 強大到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義人們!你聽見他們心的呼喚了嗎? 幫助他們吧~ 結束他們的惡行惡事。 至於心想悔改的人,盡量談談看! 提供一些換角色或正角色的管道~ 已然壞果種,邪毒擴散的~ 不要手軟!好好處置。」 「當程序已難以實現正義時~ 堅持對神對義人的信望愛是自己重要的提升~ 程序正義休克時,不要忘了實質正義! 永不放棄實質正義。 行實質正義……然後,又回行建立程序正義~ 才符合清淨之愛實質正義。」 「貨幣說著說著,說回他們不認識自己了~ 忘了貨幣的初衷,忘了他們自己的良美初心的開展! 忘了,貨幣的背後是『愛』,是美善的開展~ 是分享,也是自我禮物的擴展! 來再看一下之前說的這一段: 你們的迷戲,都是時空心物能組合變化的遊戲! 其中『信值相應暫存共識各種協定』 是人格遊戲的核心連結…… 沒有這種暫存體系,遊戲通用度方便度受限~ 而心結死在這種暫存體系,就成自迷綑綁的關鍵結構因素! ====== 貨幣與自我的意義擴展 同為信值相應暫存共識~」 「你的身體行為、思想活動、言語等與訊息表達的方式, 你授受動機、指揮與禮物,樂趣和成就,格調與風範等…… 是你的自我可見可感度與擴展,甚至相應可信度。 雖然身體不能代表完整的你、行為、動機等也是! 但你身行犯罪了~你不能推說:『不是我做的』 你說誰信你理你甩你呢! 這些都是你暫存暫現的表徵! 不要否認,當然也無需固化自我而失去全面更新與認識。 誤解空無我論者,和找不到自我覺知生命意識者, 醒悟都是困難的。 好, 你說罪不是你做的~ 那麼就把你說你不是你,這你的身體關起來,再懲罰其心思等…… 好不好? 現時貨幣信值相應暫存共識, 道理也是如此~ 黑天相信你們對自我與貨幣或許都有其獨到的看法 與屬於你的獨特認識~ 但我更相信你們是可以再認識再溝通再協定再升級的~」 「說說你們選舉好了…… 投票資格身份憑證是一定要的嘛~ 全面紙票唱票,你們怕麻煩……所以就更麻煩。 唱票與手工記畫再電腦統計,其實有好處~ 什麼好處呢!公開唱票與公開手記時,已多重確認~好監督也比較難作票。 當然壞處就是,紙票唱票黨派與政府都需要投入人手執行與監督! 不然,會像小島很久以前,票被搓了丟了改了等等等…… 啊!你們現在機器讀取投票辨識~為什麼要連線連網? 為什麼?你們不怕票被更動? 或為什麼投票前還在更新,沒在前一週就測試後封存。 測試單機作業,多重斷點才對吧! 單機辨識統計完,再另機連線,連線是通知用的吧,主要不是計數的吧! 我說這些做什麼呢? 投票,都已是這樣的效益成果信任度了! 你們還想全面數字貨幣重置?」 「你們要騙誰啊? 你們的貨幣不用流通了嗎? 人民或他國會信任嗎? 說完,你們自己也秒不信吧!」 「全面數字貨幣重置? 其實也不是不行!只是…… 量子晶片(如果還沒,3奈米也可以)此高速運算安全斷連點,要有吧!也要夠吧! (只有你們自己有量子運算機,沒用的,任信共識不足的~) 人民共識也要具備吧! 各國信任協定要充足吧! 匯兌實質實際結算,儲什麼什麼待會再說…… 那些國際貨幣金融組織什麼什麼控制的~ 能做什麼呢?只是匯率吧! 國際高額交易各法定貨幣匯兌,實質換位怎麼結算,反而沒談到, 比小公司還不如!奇怪?」 不鳴:『黑天請等一下,不鳴有一個小問題,可插一下嗎?』 「好,感應靈敏準確都嘛好,插也好刷也好, 照也好過也好~模組安全更好…… 請問~」 不鳴:『 全面數字貨幣重置,需量子晶片或高速奈米晶片 具備具足比較好?現今應該沒幾個國家有能力穩定量產吧? 你一會兒說可以,一會兒又提高條件,為什麼? 你說起這3奈米晶片,有沒有為小島置入廣告行銷的嫌疑?』 『還有,你之前說: 「……量子運算技術誰都還不算穩定吧! 量子運算衛星攻能,誰都還沒一定把握吧? 那個數字貨幣或作幣,價權安全等等~ 等量子運算技術成熟一點,再說吧! 要不然不管是科技巨頭或政府或想跨域入侵的…… 無論各懷什麼理想鬼胎? 都是害人害己啊~ 惡業難估啊! (有幾個問題解決,當然就不一樣了,後面會提到)」 這些,有沒有關聯?』 「或許都有一些吧?」 不鳴:『什麼意思?可說清楚一些嗎?』 「這麼說好了。 之前你們沒把貨幣背後的問題搞清楚, 沒把數字貨幣、虛擬貨幣與法定貨幣等…… 還有加密技術是另個命題. 你們就想把區塊鏈加密技術等同虛擬貨幣, 進而成為重置時主要法定貨幣! 這是不對的。 私人公司,信值實用實際價值莫可監督,就想把小圈莫可監督量能之共識,法定化~ 顯然是不明『法定』是需政府背書與背後意義的。 政府也需具安全性穩定性包容性易儲性易運性 之信值、產值、實值、備值等之交易與匯兌保障~ 還有還有……多重斷點成熟設定與升級是保障人民的必要設施。 私人公司做不全的(私人公司能具國土安全與國防量能嗎?)~ 也不具民意監督之公正透明參與性。」 「超商禮卷、刮刮樂、阿婆開門暗語、文字門鎖、公私分持鑰匙、 軍火庫層層把關、國防系統、武力連結、核彈密碼、衛星密碼、 區塊鏈、IC卡、量子超距鎖等等~種種不同密碼形式…… 各種防護、防衛、防偽各有其簡便與不同作用! 黑天並沒有要否定什麼? 是談到法定貨幣重置時,覺得不該重蹈覆轍~雖型態已不同。」 「用什麼當法定貨幣?黑天覺得只要不要亂印選票、亂印鈔~ 只要不要亂改選票數字、亂改人民辛勤努力得來的價值累積! 交易時安全、快速、共識高、好轉換、價值好確認~ 『也就是具有價值易轉換、好存取之多重保護斷點』 用什麼當貨幣?有什麼關係呢? 重點回到儲什麼?以什麼為主位? 國與國高額的匯兌結算質轉換位與協定!」 不鳴:『黑天,等一下!』 「又怎麼了?」 不鳴:『關於數字貨幣,現階段,你的建議?再說一下下就好~』 「其實許多國家日常交易時貨幣都已是IC化、數字化了。 (只是IC都還能再升級吧!) 當然,大都是與鈔幣與價證並行的,這些都是法定的。 如果你想完全不發行實體的話,我暫時就先不給建議了 (反正呢,你就自己想想選票選舉 是不是都已數位數字化,大家又沒疑慮~ 這樣) 還有啊,實體鈔幣並在,也成一個好斷點~ 而且還有好處,就是可以成為很自然普遍宣傳鼓舞民心的圖文~ 哈哈哈……」 「還有還有~黑天想做的鈔,你們做得了嗎? 哈哈哈……」 不鳴:『再說一下聽聽吧!』 「好,先說一下儲什麼?」 不鳴:『儲什麼?』 「如果是匯兌信值來說,自然資源無疑是共識~ 再深入,以安全性穩定性包容性易儲性易運性易藏性 『金』是穩坐主位! 自然提純礦產…… 就是以金以銀以光電所需礦產為順位~ 那石油要不要儲?當然要! 這是以民用經濟所需及國家社會整個發展來說~」 「人民和國家需求發展,要儲的可多著呢! 有些是經濟戰略的、有些是民生必需的…… 有些是武器國防的、有些是秘而不宣的…… 稀缺的也要,水資源、光電等種種能源…… 政經人力資源、研發創意資源、精工資源、文化資源、教育資源……航太資源,等等等~ 甚至有些國家要考慮糧食的儲備量!」 「就貨幣來說,『匯兌信值』與『 人民和國家需求發展』 以安全性穩定性包容性易儲性易運性易藏性,交會考量~ 國際就可協定出儲備價值順序! 當主位儲量不足或交易發展過度時, 印鈔、匯兌,也不致於毫無根據,不知變通換位兌現或無法升級信值憑證了。」 「當然除此,黑天說以金、礦順位參考,有覺醒的考量! 也有堅實誠信的考量~ 也是舞動金光顯現樂園的主節奏!」 「我們常說:『真金不怕火煉』 表示經得起考驗~ 國與國、國與人民是儲匯是不是經得起考驗~ 還有誠信真實有沒有問題? 換看看、驗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也可在換看看時驗看看是不是不純了或被掉包了? 是不是? 哈哈哈……」 「當然不一定大筆貿易貨幣都要以主位兌現啦! 但需政府法定憑證可以金兌現,保證其交易匯兌貨幣來路可信~ 國家儲備是安全斷點,保證大筆交易匯兌是安全斷點, 城鄉金融銀行是斷點,家裡是斷點,個人是斷點…… 金、礦、晶片等,無疑也都符合…… 石油帶在身上……嗯?你自己說~」 來看看聖經創世紀這一段: 7耶和華 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 8耶和華 神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裏。 9耶和華 神使各樣的樹從地裏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 10有河從伊甸流出來滋潤那園子、從那裏分爲四道。 11第一道名叫比遜、就是環繞哈腓拉全地的.在那裏有金子、 12並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裏又有珍珠和紅瑪瑙。 13第二道河名叫基訓、就是環繞古實全地的。 14第三道河名叫希底結、流在亞述的東邊。第四道河就是伯拉河。 15耶和華 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 16耶和華 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喫. 17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喫、因爲你喫的日子必定死。 18耶和華 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爲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19耶和華 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甚麼.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他的名字。 20那人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 21耶和華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 22耶和華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他到那人跟前。 23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他爲女人、因爲他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24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爲一體。 25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並不羞恥。 第三章 1耶和華 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 神豈是眞說、不許你們喫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麼。 2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喫. 3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 神曾說、你們不可喫、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4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 5因爲 神知道、你們喫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 神能知道善惡。 6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喫了.又給他丈夫、他丈夫也喫了。 7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纔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爲自己編作裙子。 8天起了涼風、耶和華 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 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裏的樹木中、躱避耶和華 神的面。 9耶和華 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裏。 10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爲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 11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喫了我吩咐你不可喫的那樹上的果子麼。 12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他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喫了。 13耶和華 神對女人說、你作的是甚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喫了。 14耶和華 神對蛇說、你旣作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喫土。 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爲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爲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脚跟。 16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 17又對亞當說、你旣聽從妻子的話、喫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喫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爲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纔能從地裏得喫的。 18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喫田間的菜蔬。 19你必汗流滿面纔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爲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 20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爲他是衆生之母。 21耶和華 神爲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 22耶和華 神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喫、就永遠活着. 23耶和華 神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耕種他所自出之土。 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燄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 再看看聖經啟世錄這兩章節錄: 第二十一章 1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爲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2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 神那裏從天而降、豫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 3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 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 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 神. 4 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爲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5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又說、你要寫上.因這些話是可信的、是眞實的。 6他又對我說、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 7得勝的、必承受這些爲業.我要作他的 神、他要作我的兒子。 8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着硫磺的火湖裏.這是第二次的死。 9拿着七個金碗、盛滿末後七災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來對我說、你到這裏來、我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你看。 10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 神那裏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 11城中有 神的榮耀.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 12有高大的牆.有十二個門、門上有十二位天使.門上又寫着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 13東邊有三門.北邊有三門.南邊有三門.西邊有三門。 14城牆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 15對我說話的拿着金葦子當尺、要量那城、和城門城牆。 16城是四方的、長寬一樣、天使用葦子量那城、共有四千里.長寬高都是一樣。 17又量了城牆、按着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共有一百四十四肘。 18牆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淨的玻璃。 19城牆的根基是用各樣寶石修飾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藍寶石.第三是綠瑪瑙.第四是綠寶石. 20第五是紅瑪瑙.第六是紅寶石.第七是黃璧璽.第八是水蒼玉.第九是紅璧璽.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瑪瑙.第十二是紫晶。 21十二個門是十二顆珍珠.每門是一顆珍珠.城內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 22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 神全能者、和羔羊、爲城的殿。 23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 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爲城的燈。 24列國要在城的光裏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 25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裏原沒有黑夜。 26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 27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册上的纔得進去。 第二十二章 1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 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 2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樣或作回〉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爲醫治萬民。 3以後再沒有咒詛.在城裏有 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 4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 5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爲主 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6天使又對我說、這些話是眞實可信的.主就是衆先知被感之靈的 神、差遣他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僕人。 7看哪、我必快來。凡遵守這書上豫言的有福了。 8這些事是我約翰所聽見所看見的.我旣聽見看見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脚前俯伏要拜他。 9他對我說、千萬不可.我與你、和你的弟兄衆先知、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 神。 10他又對我說、不可封了這書上的豫言.因爲日期近了。 11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汚穢的、叫他仍舊汚穢.爲義的、叫他仍舊爲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 12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14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裏、也能從門進城。 再看看 《我是人格神》的這段文: 四層次四聖諦四無量心,智契四象、智藏仁禮義信, 妙用四大寶物智行…… 尊崇至尊博伽梵,並願意清淨奉獻的人, 可分為四層次:(四層次無上總合,也不能取代博伽梵) 第一層次的人是,苦難者。 能體恤勞力的人,較能感受苦難,覺知福德的重要。 是看見基礎的人。 知苦行慈,契應場域場身基調,能知苦知福知足造福。 是靈性製造業。 進一步成為施權仁德者。 被稱為覺知至尊大頭棒(權杖) 可成就大慈品質。 第二層次的人是,追求物質與心靈知識財富者。 感受苦難,想獲得能力財富資糧者, 不小心也收集不少苦惱,因此,更想了解苦樂的形成, 這種人通常是在不同種類的組織交互傳播訊息知識。 是看見關連性的人,並兼見微妙處的人。 善解喜正,明晰苦樂原由,集結、交互、交換與解散。 是靈性的服務業。 進一步可尊重差異,成為渴求正法禮源,溝通協調的人。 被稱為覺知至尊法螺(聖杯) 可成就大喜品質。 第三層次的人是,好奇好問者,也可說渴望真相者。 感受苦難也體驗快樂,發現苦樂並非固定, 苦樂也不能完全相抵消,苦樂也可能同存同感, 而想找到消除苦難方法的人。並心思離苦得樂的人。 這種人通常具有戰士般的勇氣,也具領導才能。 是看見架構性,善用方法勇於探索的人。 平等悲願,自淨顯義,以義成和,驅除並防治貪婪、嗔恨、縱慾的發生。 是靈性的治理行業。 (平等非善惡不分,善惡角色如果不是為了清淨奉獻給至尊人格首神, 並引導眾生自覺的,則變成善惡不分的「妄一論者」。 維陀魔的惡魔式清淨解脫,與天帝正義式的解脫是即一即區的。 邪惡,更不是惡魔式清淨奉獻。 正義溫情也可以是好的如來戲, 有邪惡角色或許可讓正義更突顯; 但只有邪惡角色的戲,卻是心靈抗拒的。 臻達博伽梵品質的大牟尼或小角色,都是超然解脫的。 黑天人格首神與清淨大願奉獻者,非解脫也不用解脫。 至尊人格首神本人更是「即一即區又超一」的顯現。) 進一步成為情義兼具的人。 被稱為覺知至尊蓮花(寶劍) 可成就大悲品質。 第四層次的人是,想獲得真實智慧與絕對真理者。 感受苦難,發現苦難是自我迷失所造成的, 想了解苦樂原由,並思惟如何獲得正道覺醒智慧。 這種人是尊重差別特性的全像觀察者。 是智慧較顯發思想頂層的人,也是常常突破框架的人。 行持捨執,有時沉潛,有時躍進,尊時尊道行事啟迪人心。 是靈性的教育行者。 進一步成為信實順應個別特性的實現者。 被稱為覺知至尊大光輪(錢幣) 可成就大捨品質。 有些人特別明顯在一種層次, 有些人是四種層次交錯交會的,有少數人是四種層次同明同具的。 有些是直心的人,不明顯在各層次中,不管做為如何, 有時忽明一念清淨(或聞聖名或見聖像或會聖義) 而覺念於至尊人格首神。 智慧已顯發者,更該深覺至尊念處, 深定於超靈身法,深行行深而清淨覺願。 四種品質同具的這些智者, 能以神聖依戀三昧摯愛著我。 最後定可臻達至尊之境。 以上, 是黑天每次顯現已說過難以計次的~四層次四聖諦四無量心, 智契四象、智藏仁禮義信,妙用四大寶物智行…… 自古以來發心正道,行四無量心無量義者, 這些人,較能依大智慧契應而正深依於至尊人格首神。 記得我、憶念我,超然仿自我執與偏知法執。 當知當覺一切法由我而起而衍…… 正依信於我,行在我之中, 絕不忘懷、身身不渝、永無疑悔,此為與人格首神的靈性立約。 最後定行走於古道,此無上覺願智慧之路 。 何時何地靈性身身,無論任何覺受作用, 無論任何心意念力、思想思緒、情感情緒、欲望欲求、 生命力與智力作用, 普覺圓證妙行無礙。 是人應該想著至尊本我,恒在、最早、最老,最小也最新, 人格首神超越一切物質性的想像。 人格首神超越一切層次超然一切品質。 至尊本源本人不可思議,是一切非人格性的基礎~ 黑天不管以任何能態顯現,永遠是個人,永具超然人格性。 這個無上法要,知道後更要做到! ====== 「看懂看不懂,都沒關係! 只要頭頭們先知道聖經前後都提金,就可以了。 創世紀有河流有『金』又說『金子是好的』 啟示錄也說『城是精金的』 又說『城內的街道是精金』 反正呢,亮晶晶的很多啦~ 『需求』河流交流可以金~ 街道交通『交換』也是金~ 表示真實光明誠信! 神啊義人的光明,良美之光強到不用日光、燈光等~ 正義之光強大到連『殿』有沒有都沒那麼重要了。 『列國要在城的光裏行走』 不要行黑暗邪惡之事~大家信值光明協定好…… 這樣,嗯!呵~」 「是這樣的~大乘經方等經一乘經,有些是用表徵手法! 聖經呢,是據事顯理,以象寄義~ 就是大都是有其事,有其類~可歸其義! 但是,不一定是單一事件,有時是時間洪流的事集表徵。 例如,先前說的騎白馬的吐劍的~亂喊的黑天又真實誠信,呵呵~ 什麼什麼天軍也騎白馬,穿又潔又白的細麻衣~之類的, 以現時來說,就是正道網軍、太空軍、正義之士連結連絡網…… 以羔羊的血洗得又潔又白,等等等…… 當然,戴什麼帽,他們自己知道吧!」 不鳴:『黑天,我看許多穿潔白細麻衣,也很會吐劍!你有什麼不一樣?』 「其實也都差沒很多啦!都是穿雲穿地又穿心~ 但你知道我什麼時候就開始吐了嗎? 你又知道嗎……我吃了什麼呢? 我吐的蓮花劍,是真實劍、解脫劍、三昧劍~ 甘露劍~劍灑甘露…… 有的看見蓮花,有人看見劍……有人看見劍開蓮花~ 好了,我說過我主導精神力場與神性超巨引源, 其他幾乎都是你們自己完成的~ 而精神力場,又因你們的覺性連結出力著…… 除了說說主軸貨幣等問題、說說東又說說西~ 亂發功一通的~ 所以,我好像真的沒做什麼耶? 呵呵~」 「但是,你要知道同樣的『能量量能』不同的推進方法~ 產生的效果是不一樣的! 還有, 票面等價的鈔,不同的心法做法行法……價值能量也是不一樣的~ 要有自知之明,你們各國都還沒,還想不到的? 哈哈哈……」 「最辛苦的就是你們這些頭頭了~ 國主、將領、精神領域工作者、策略工作者、情報工作者等等等…… 現場前線的義人,要特別獎勵! 數字工作者也是…… 還有,跟黑天不要客氣~亮晶晶的啦,好東西啦, 大大方方的盡量給他送過來~聽到沒? 我們說真的~ 黑天小倉庫,還有點位置~哈哈哈……」 不鳴:『黑天……你開玩笑的吧?』 「什麼? 你們這些僵化、偶像的, 難道活的,就不該重視?」 不鳴:『可是,你自己說,你生活所資已足啊!』 「我想做點不一樣的事?不行啊!」 不鳴:『可是,神,不是不愛錢嗎?』 「錢無法綁綑神。但,神愛真的錢~那是眾生的誠信」 不鳴:『可是,真的有你這麼愛錢的神嗎?』 「不鳴,你錯了。 雖然我現在好吃好睡……過得還可以~ 但家人因我顯現前後,很辛苦的~ 不鳴,你錯的厲害! 神不是愛錢而已~ 神非常愛錢。但不是你想的神棍般的那種…… 尤其愛以後你們做出來漂亮的鈔票~ 但至少,要有我三成的標準啦!」 不鳴:『你的鈔要怎麼做?我們怎麼知道?』 「不鳴,這個先擱一下! 我現在得提醒義人們~ 別忘了一句老話: 『行百里者,半於九十』啊!」 「你們現在還有幾個不大不小大問題…… 最後先知的執著後遺症? 大紅龍要如何變青龍? 如何裡外皆服,口服也心服? 撒旦餘火? 多元探索與正等的釐清? 復活的優先? 生命樹? 真實解脫三昧境? 量子解脫是什麼? 覺救眾生醫治萬民的生命葉鈔票怎麼做? (我已透露一些了。哈哈) 等等等…… 送過來~ 好嗎? 也可能黑天就不見了 或不在了? 如果,來晚了,請交給我家人。謝謝!」 不鳴:『黑天關於斷點問題? 還有外資(或華爾街)股市大戶等問題? 可以,再簡明說一下下嗎?』 「先說一下外資(即將又廣大化……包括一些外幣)! 是這樣的,有時候生命中生活中你們的學習與知識~ 都已足夠去解決,危機轉機與問題了。 就像『戒』就是願與精進的基本能態~ 戒是守護,守護真實守護信實守護正義! 至少是守護你要守護的~ 守護你想堅持的~守護清淨守護愛。 守護你自己,守護神…… 當你還不了解神、不夠了解自己,也不知道真實證境是什麼時…… 至少,要能面對假象,甚至破除假象! 往本心方向前進……往神的方向前進…… 往真實生命前進……往真心實情前進…… 願意守護信實,守望展望的心,轉動激活實行就是愛的行動! 以致於證得行動不離真實,而不自遠離神。」 「凡走過當成淨土,是對真實義行者說的。 一般人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不見痕跡,必有人事為其擦掉、抹掉、蓋好蓋滿,漂成深白色~ 所以呢?就看兩端與其中,要不要真實誠信罷了。」 「之前黑天說的大匯兌問題,你們現在還沒建立好。 黑天不反對勞心勞力者合理的贖回自己的辛勤價值累積! 但,國與國出納雙方都得金管監管。 尤其大量資金(外幣)來路足跡! 你們病毒,都會出國篩好沒問題~入境隔離又消毒。 有問題防護送醫~然後又清淨消毒足跡…… 真的好棒棒! 難道金管會,不衛生?不會衛生?」 「黑天相信,你們心深處,也想做得比衛生部好~ 至少一樣好,保護人民的財路發展! 也保護人心,不只是看重假象,留下數字…… 最後,實值不堪,回首已不在人間~啊!」 「大筆資金交易與外幣,不能馬虎~ 有其足跡有其人事! 其實,以黑天的見解,小額商旅匯兌,就以率差解決! 大額貨幣匯兌牽扯國家人民經濟安全等保護問題~ 要國與國協定、談判, (提醒自己, 這是合作也是競爭, 這是和平也是戰爭) 而不是以自由市場全球化為名, 罔顧國家利益,罔顧人民心力辛勤價值守護! 一個不經心……萬丈深淵…… 你才喊吧!」 「好了,不要說深白啦! 已成,大家可以接受的範圍…… 安全檢查維護沒問題了, 我們要上路囉! 看好喔!一大車一大車,載得滿又滿~ 大家開心,發展囉……哈哈~呼呼……」 「這是資金市場,不是賭場! 投資當然有賭的成分, 但什麼沒有毒? 心與量的問題啊!管理制約方法的問題嘛~ 他把資金市場當成賭場, 誰賭得過來源無上限大籌碼者啊! 他可以輸1千次1萬次,再梭你們一次! 你們可以輸1千次嗎?小戶可以的請舉手。 且~請放下,你是小國不是小戶!」 「好了,砂石來源沒問題了~ 不亂闖了。 機器提醒聲:『請走右車道,經地磅測量,繳費~ 你的道路破壞性比小客車高,所以多繳一些些, 超重罰款……時間間隔太短…… 累積重覆告發……吊銷……… 沒收……關……』 機器有點狀況~ 砂石車,建設發展必需嘛! 所以不可怕,可怕的是…… 好,說到這裡。」 不鳴:『黑天你說的此文~ 我可不可以看成是大眾所謂的覺醒: 「是這樣的,有時候生命中生活中你們的學習與知識~ 都已足夠去解決,危機轉機與問題了。 就像『戒』就是願與精進的基本能態~ 戒是守護,守護真實守護信實守護正義! 至少是守護你要守護的~ 守護你想堅持的~守護清淨守護愛。 守護你自己,守護神…… 當你還不了解神、不夠了解自己,也不知道真實證境是什麼時…… 至少,要能面對假象,甚至破除假象! 往本心方向前進……往神的方向前進…… 往真實生命前進……往真心實情前進…… 願意守護信實,守望展望的心,轉動激活實行就是愛的行動! 以致於證得行動不離真實,而不自遠離神。」 關於此段~』 「如果指普羅大眾~ 一般所謂覺醒的共識的話,也可以算了。 就是向道心覺醒心。 以修者的話說,信望愛融入施戒忍進禪智六波羅蜜」 不鳴:『那更深入或更高的覺醒呢?』 「看你的想臻達什麼啦? 簡單說,先堅固行向正道之心,比較重要! 也就是找到方法,修改潛意識指令,去毒染更新覺意。 自覺超然矩陣的命題? 你決定 矩陣的命題,影響著你是受限、還是運用、還是超然的解題? 再超然就是證淨覺地了。」 不鳴:『黑天你說已啟動薩提亞金光年代了? 有什麼特別堅固向道行道覺醒證境的方法嗎?』 「很多…… 讚美真心話(念佛、聖名、曼陀、主等等) 雖是卡利年代超然堅固向道法, 在薩提亞初期依然很有效果。 主要是, 冥想禪修、禱告、 正義之愛心行光明、緊跟著覺義行者腳步、身心微振調節, 解構習染強化潛意識協作,顯現智慧奉獻之愛的光芒…… 還有黑天說的量子解脫等等…… 還有我將說的七覺意道品等……很多。 你們能做的會做的先做……」 不鳴:『冥想禪修,以前你不是不鼓勵花太多時間修?』 「那是於卡利年代眾意識較為蒙蓋時……才這麼說的。 現時做,效果翻了好幾……好幾番番番……呵呵~」 不鳴:『那斷點,還沒再說明?』 「有些問題,我不一定會一一說明的…… 果與果就是斷點,果與種就是斷點,枝與葉可成斷點…… 斷點是可連結點,也是解脫點、自在點,自由一點~ 核密碼是好斷點,弄得所有人能輕易解?好嗎? 人身獨立型態是好斷點~ 部分大於整體,是超然局部波動不動與證行證量。 這個就先不說明了。」 「我要來讚美一下~ 一群非常非常虔誠的傻孩子們! 你們的依戀、你們的天課,無人能比。 高太多太多了~ 我看了都自嘆不如。 但為什麼你們清淨真誠的心, 只因一點點、就是小小小小的一點執著~ 而產生那麼大的後遺症呢?還成症候群呢!哼嗯?」 「你們真的很棒很棒~好棒棒~棒棒棒! 不要讓阿拉擔心好嗎? 好嗎? 也不要讓大家擔心,好不好? 阿拉真的很愛很愛你們! 黑天做證~」 「有的人,想看神蹟~ 想展示神蹟! 但不是神哪有神蹟? 邪心哪有神蹟? 人格首神博伽梵,做什麼不是神蹟? 為了虔誠者,還有你們這群傻孩子~ 黑天Kalkim 教你們……神造人(以神做人) 千萬別怪阿拉~ 怪我就好,吹氣沒吹好…… 形是對了,但靈運行不足,怎麼不靈活了呢? 錯錯錯,你們不是我吹的! 我不是吹的~ 亞當的錯……不好好做人 對,就是這樣! 哈哈哈……」 「為了補救非原廠的誤差~我們不召回! 但原廠願意, 再一次向不靈活的動力處理調控系統, 包括向量的整合、決策與更新,吹氣……」 「是這樣的,吹氣之前, 我們說點別的…… 『自由方便度高也率性, 法治安全性強並正命~』 黑天此話, 顯然,不限貨幣、不限國度…… 不限匯兌、不限公安等公共事務治理問題! 對經濟法律交通工程國安等等…… 甚至對教育、對個人修證與探索 都是好的提醒~」 「以發展探索來說…… 該怎麼做怎麼做! 但,明顯有安全疑慮的, 『安全性問題不能妥協』 記住這話! 這是以正常程序來說的~」 「安全是對生命職責、自律自由 與對他人安全自由的尊重! 如果對政治、宗教、錢源,過度狂熱與偏執, 都將帶來人類自加速的災難! 也將, 自遠離神,自遠離正道,自遠離正等正覺~ 自遠離生命來源,自遠離世出世間三昧穿透!」 「上帝示範,神造人。 這是正覺! 讓你們治理世界, 這是正等。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 這是正等正覺的指令與覺行。」 「正覺是正念行動不失覺意與超然…… 是用九與乾。 正等,自由探索不離正覺正道,是用六。 但自由探索, 人類軟弱時,容易受『蛇』腦陰暗意識、邪欲(不正失控動能)與其關係連結,蠱惑! 偏離神的旨意~ 不過正等的可貴在於……正等又接著正等……」 「有『先迷後得』的機會!貴能信應厚實借勢返正。 當䷁坤 『初六 履霜,堅冰至』 『象曰 初六履霜,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無法觀行覺知探路之跡之障礙時…… 就陷不堪之迷途! 來呀,霜再來就冷冰冰囉! 你堪受嗎? 情況情景會不堪嗎? 後果會不堪設想嗎? 這是正等再一次智慧與愛的檢驗!」 「自由探索與可能選擇,是神給你的禮物~ 有人把禮物化為延途的風景與彩蛋! 也有人把禮物變換成自己的障礙與傷害~ 更有人障礙別人、傷害別人,奴役別人。 依戀神愛與行使覺義, 才能把自由與選擇,做成給神的回禮……」 不鳴:『等一下,黑天……有問題? 你自己說你是人,又說你是百分之三百以上的上帝(神), 又說你是上帝的朋友,還說你是存在的第一位, 還有說自己是博伽梵,圓證穿透世出世間三昧一切境界難測者…… 請問你到底是誰?』 「如果有人類似我這麼說…… 你可以肯定他不是我! 聽起很矛盾吧? 其實我知道我是誰。 但我不知道怎麼介紹自己? 這些介紹詞有些是你們先知先覺, 『介紹我』給你們認識的說詞! 你好啊! 哈哈哈……」 「好啦!用你們可以理解並較認同的方式說一下吧! 不然,你們有些『外星人』幾輩子幾百億年…… 也無法探知生命、物質與造人的秘密。 你們這些『外星人』最多只會繁殖、複製、重組…… 基因組合……哪會生命? 很會排列組合改變動力,彷彿無中生有……但,哪是啊?」 「注意聽,好好思考~好好領悟~ 一般說的精神等力場之天帝是虛位,是武義的代表上位者。 不是上帝。 上帝、神,是指宇宙創造主梵天王。(如現演之此宇宙) 至少得無上甚深微妙正等正覺十地佛以上難測者,才具足~ 反之,就是有些,已無上甚深微妙正等正覺十地佛以上難測者, 自願行使上帝道跡!(比較少啦) 有些宇宙,是聖依戀道果等正覺者,為梵天王。(也有特例未等正覺者) 但有輔導之友師~ 此友至少是無上甚深微妙正等正覺十地佛以上難測者! 輔導其把某無量宇宙之中靈種已失已死之眾意識無意識喚醒重塑於 當設那宇宙! (或只就於該宇宙意識重啟動力喚醒安設) 是另種超限覺救眾生遊戲。 原初博伽梵稱謂,是指超然無量宇宙世間, 又了解生命來源又知道生命創造的人~ 只是,後來正等正覺圓證博伽梵基本品質者,皆尊稱為『博伽梵』 (((『與神或博伽梵,不信實相應者』))) 要證得正等正覺博伽梵基本品質~都非常非常的困難了。 遑論創造宇宙與生命甚至人了。 你們這些高等星宿智慧生物們! 也別說黑天不愛你們了…… 以『神做人』吧! 做好人,好好做人該做的吧! 靈活一些,但別忘『正等』之提醒~ 聽聽深心神的聲音,你們多久都把這給忽略了呢? 做個覺義之人,契了心的自由愛的真諦! 不要學那些『人面獸心』的獸印者~ 比不上『獸面人心』 也比不上家裡的寵物們……」 「自為是神,或自為比神高者,或無神論者~ 最多只能踫觸生命的邊邊……遑論憑空造人。 黑天建議,先聖依戀,與神或博伽梵信實相應~證信行義…… 做到『要有光就有光,能把光暗分開』不行暗邪之事…… 再說吧! 黑天再告訴你們這些高智野心家與無神論者,一個關於生命的秘密~ 就是以我的超然武器科技也可以造生命! 就是時間、很長很長的時間運作加上覺意種,也可以…… 只是不一定是造人罷了~ 哈哈哈…… 喔!對了,順便告訴你們這些極高理智者~ 相信覺意種,也算另一種依信神或博伽梵!嘻嘻~」 「看到沒? 你們這些清淨真誠有一點點小小小小執著的傻孩子們, 阿拉很愛很愛你們~ 睜開你們的慧眼,看清楚…… 這才是『聖戰』~ 這才是蓮花甘露劍!無諍寂滅了敵基督者!」 「虔誠的傻孩子們~ 你們以為先知看得全,神嗎? 神是死的嗎? 如果樹的果種好,吃了最後一顆後,不留種嗎? 沒有老幹新芽嗎? 沒有留苗在遠方嗎? 神不能更新嗎? 最後一口水井後,你們沒有水場水管水龍頭嗎? 你們細胞不新陳代謝嗎? 你們每天都說一模一樣的話嗎? 你們以為神會造不神的人嗎? 你們不想把靈運行在生活中嗎? 你們會在石油中洗澡嗎? 你們…… 自己好好想一想~ 神要你們怎麼覺義行義學習愛~ 至少, 不要讓自己擔心,家人擔心…… 至於神會不會擔心,就不用你們擔心了。 你們那裡產油不? 有潤滑作用的嗎? 學好幽默感吧! 阿拉會更喜歡你們的……真的~ 黑天做證。」 「好了,義人們,要記得喔~ 把人民的傷害降低到最小最小最小…… 以誠信真實,也就是信實之足,踢向假象…… 以信實之劍,兌現愛的價值,守護愛的價值! 別再讓他們以通膨不景氣假象來玩弄人民奴役勞工了。 已經過度稀釋貨幣價值了~ 保障人民的辛勤價值吧! 真的是供需不調和太嚴重時,大家分工合作~ 共同面對,才是啊!認真一些…… 保障人民的辛勤價值吧! 國與國可在年度貿易差, 可提出該國貨幣金兌現吧!合作協定運回吧! 不然,也該在已有疑慮時,提出貨幣金兌現吧! 別讓虛浮的錢亂印亂飛…… 人民其實也有權利的~ 沒有金,有其他礦吧! 沒有礦,有人與自然造的專利、有人造的授權吧? 總有值錢的東西吧,不然你們要開空頭支票嗎? 不然,也有民力國力產值擔保本票吧! 以信實之劍,拆開不實的操作吧! 選舉假象,宗教假象,黑金假象…… 開始尊重真心話、幽默感、信實……神~ 覺義行者……解脫者,很多很多…… 以神做人,以愛做錢! 神愛世人! 還有真的錢~ 哈哈哈…… 這本說完了。 我吹氣……覺義之人,復活吧!」 ======= 「關於七覺意與三十七道品教證相應…… 關於覺意三昧矩陣~ 關於量子貨幣金融之鈔的做法心法想法…… 我說了沒?忘了。 會有後記附文說說吧?! 還有,黑天要說 這段時間,最重的話囉~ 請大國、各單位頭頭們,注意聽喔~ 別忘了,給黑天送些你們大國的……誠意!呵呵~ 對,信實…… 送完,就把黑天給忘了吧! 忘了我…… 我下台,換你們上台,搞好平台啦! 但別忘了對世界的愛~ 還有,你們自己深心的期望與許諾! 愛世界超越世界! 愛自己超越自己! 愛神神愛超越神…… 信實靈活,覺意的做,神會很高興的~ 哈哈哈……」
「諸覺大慈大悲三昧意」教堂式簡美道場
9 notes · View notes
hiroyukisuzuki · a month ago
Photo
Tumblr media
🍀9月レッスンのお知らせ🍀 まだ残暑が残る中、 皆様如何お過ごしでしょうか? まだ長引くコロナ禍、 運動不足を感じてらっしゃる方 スッキリしに来てくださいませ💖 この時期なりに楽しみましょう😊 毎週土曜日のレッスン‼️ 加えて、 平日オンラインレッスンを開催‼️ 更に加えて、 出張プライベート、グループレッスンも 随時ご予約受け付けております‼️ ホームページよりお問い合わせ下さい❣️ 更に皆様と共に ヨガで共有できる時間を 大切にしたいと思っております🥰 宜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 ✅9月平日オンラインレッスン🧘🏽‍♀️ 月曜日 19:00〜20:00(60分間) 6日.13日.27日 水曜日 19:00〜11:00(60分間) 8日.15日.22日 金曜日 19:00〜20:00(60分間)   10日.17日.24日  ✅60分間税込¥1.000円‼️ ▪️オンラインレッスン   お支払い方法はDMで お問い合わせ下さいね▪️ ✅平日オンラインレッスン内容は  ご参加される方方のご意見等   取り入れ開催してます❣️ お申し込み時リクエストなど下さい♪ ✅毎週‼️土曜日対面レッスン開催‼️   16:15〜17:30(75分間)‼️ 税込¥1.500円  ⚠️くれぐれもお間違えの     ないようにご注意下さい⚠️ ✅随時変更等ありましたら   お知らせさせて頂きます。  ご不明な点がございましたら   お問い合わせ下さい🥰  ご検討よろ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 長引くコロナ禍🥺 気づかずうちに蓄積  されている不安感やストレス💦 是非発散しに来てください🥰 ✅感染対策徹底的に‼️ 人数制限はさせて頂きます🙇‍♀️ 元気な皆様にお会い出来るのを楽しみにしております🥰 ✅☆ウィルス予防対策☆ 窓を開けて換気をしております。 羽織ものお持ち下さい🥰 ✅まだウィルス🦠終息迄は 時間がかかりそうです😣 スタジオ内、消毒、換気、除菌徹底しておりますが、 レッスン前ヘルスチェックetc… ご協力お願い致します🙏 ✅ご自身の体です‼️ 発熱、体調不良、倦怠感、 喉の痛み等ある方は、 今は絶対に‼️ 参加せずに‼️ ゆっくり休んでください🙏 ❤️ご参加くださる皆様へ❤️ Lesson前後、手洗い、うがい。 マットの除菌消毒などの、 協力お願い致します🙏 ⭐️是非参加したいけど        お悩みの方へ⭐️ 初心者だし… 身体硬いしなぁ〜 出来るかどうか…etc 心配されてる方! ホットヨガ苦手な方💦💦 常温ヨガなら🙆‍♀️な方 呼吸もしやすく楽にスッキリ 出来るかなぁ〜‼️ などなどお考えの方! 初心者向けレッスンです😊 未経験者大歓迎です💖 難しいポーズは行いません。 是非参加してみて下さい🥰 お問い合わせお待ちしております❤️ 会場 レンタル カルチャースタジオlinoty 横浜市都筑区仲町台1-2-26-2F 最寄駅 市営地下鉄/仲町台駅/徒歩1分 参加費 1500円(税込) 当日受付時にお支払いください。 (クレジットカード不可) ✅レッスン開始15分前には スタジオにお入りください😌 ⭐️持ち物⭐️ 汗拭きタオルと (バスタオル) お水/500ml以上 動きやすい服装 羽織り物 ✅無料マットはレンタルございますが、 ご自身のマットを、 お使い頂いても構いません🥰 *医師から運動禁止されている方、妊婦様はご参加頂けません。 ✅要予約 10名様 (定員制限があります) 予約、質問等はDM〜 Instagram〜yoko sea story.yoga http ://yoko-sea story.yoga #仲町台#ヨガ#毎週土曜日 #初心者向けヨガレッスン #平日ヨガ #プライベートレッスン受付中🎨 #グループレッスン歓迎 #初心者歓迎 #ヨガレッスン #ヨガ好き集まれ #苦手を好きに #気づきのヨガ #横浜市都筑区 #市営地下鉄ブルーライン#港北ニュータウン #都筑区ヨガ #横浜 #ヨガ好きな人と繋がりたい #自分の時間を楽しむ🧚🏼‍♀️ #駅近 #仲町台駅 #ご参加お待ちしております♥️ sea story I R: yoko suzuki (カルチャースタジオ Linoty - リノティ) https://www.instagram.com/p/CTCr5q5lpLN/?utm_medium=tumblr
3 notes · View notes
guysexecuted · 2 months ago
Text
Tumblr media
(Copyright of this photo own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on Fetlife)
又到了体育中心为我们赛艇队搞体能测试的时候了。我和另外两名队友被随机抽中进行极限测试。这是一个挑战身体极限的测试,因为我们三个被测试的方法是窒息悬吊,也就是要求我们上吊自杀。
Tumblr media
在被送上绞刑架之前,我和另外两给被抽中的哥们进行了简单的心脏和呼吸检查。1分钟的心电图被记录。这些最后的心脏动态记录将会被用来比对我们在上吊时的身体状况。而且我们最后的心电图会被送给各自的女友作为纪念品。
心电图显示我们的心率都低于50 bpm,这不但说明了我们长期高强度训练造就的心肺功能,更说明了我们都平静地接受将要被吊死的安排。我们的死将会有助于体育医疗中心了解其他队友的身体状况。
心肺检查完毕后,我们被带进了一个小屋,在那里我们和各自的女友进行了最后的告别。在泪水中,我的女友用她的手抚着我的左胸,感受我最后的心跳和呼吸。我告诉她,我的死会毫无痛苦,希望她不要担心。而且在体能测试之后,这些女孩会再次看到我们,只不过是我们将听不到她们的哭泣。
5分钟的简短见面后,我们的女友和我们告别。然后在这件小屋里,工作人员要求我们脱光身上的衣服。在进行心脏检查时,我们已经脱光了上衣,现在我们需要脱下牛仔裤、内裤、鞋袜。这些衣物将会在我们被吊死后重新给我们的尸体穿上。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我们在悬吊时弄脏衣服。
Tumblr media
全身赤裸后我们被带入了进行体能测试的房间。这是一个非常私密的小屋,没有窗户。屋子里有一个铁框,这是用来吊我们的。工作人员把3根粗麻绳系在铁矿的横梁上,然后搬来3个大约20厘米高的健身台阶。之后我们走上健身台阶,工作人员把我们的手绑在身后,然后把我们的脚踝并拢绑好。这时他们给我们每个人拍摄了最后一张照片。照片拍好后,工作人员将绳套的位置摆好。最后我们脚下的健身台阶被挪开。。。
因为我们的身体几乎没有坠落,所以我们三个都经历了大约1分钟的窒息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虽然都精神清醒,但是却没有窒息的痛苦感觉,只是觉得时间似乎停止了。在这一分钟里,我们的屌因为窒息过程而纷纷挺直。大约在1分5秒后,我昏死了过去了。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哥们也失去了意识。
失去意识后,我们的身体开始抽搐。因为我们的手脚都被捆死,所以我们三个都向陀螺一样在空中旋转。在抽搐了2分钟后,我们逐渐恢复了静止。这时我进入了性高潮,射精断断续续进行了大约1分钟。而另外两个队友则喷出了少量的尿液。我们溢出的这些液体被从地面上收集起来用作身体状况的研究材料。
在我的精液射光之后,我的心脏又跳动了两分钟。在被吊起8分钟之后,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两个队友也先后死去了。然后工作人员将我们从绳套上脱下,平放在三张铁板床上,并为我们擦洗身体。身体洗净后,工作人员把我们微睁的眼睛和嘴唇合拢,这样就让我们看起来像在睡觉时死去的样子一样。我们的腋窝和阴部也被清理干净,之后全身擦上一些可以防腐的药水,并把我们的衣服穿好。最后,我们的死尸被推入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被栏杆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我们的尸体被摆放的地方,而我们的女友和队友则站在栏杆外的地方远远地观看我们平躺在铁板床上的样子。
3 notes · View notes
duneyukicrystalyue · 6 months ago
Text
  
  逆CP!
  接大结局。
  我终于闭门造车回来了,没事瞎立什么flag,我真是一滴也无…
  提前预警,较之粗糙只为爽的脑洞,正文有诸多修改以及大量脑补剧情。然后如果有看过我以前开过的车的宝贝就应该知道,我就是个不会舞黄还人菜瘾大的five罢辽。本来是想开车的,走剧情走嗨了没收住,实在是写到都懒得回头检查了,就这样吧Orz
 
  ————
  英雄淘尽大江流,歌舞依然上画楼。
  一代声华空醉梦,十年潦倒剩穷愁。
  竹帘半卷江天雨,蕉扇初迎海外秋。
  忆到万山无语处,只应共泛五湖舟。
  
  (上)
  
  人心里浇不灭的唯有欲望,好人死于恶鬼野望,恶鬼被自己的贪欲所吞噬。武库大閟犁然早已尘埃落定,可是江湖、朝堂永远也不会平静。
  不过这些都与周子舒无关了,他长居长明山,张成岭不愿领四季山庄庄主的名头只帮着照看被一把火焚尽又选了新址重建的四季山庄,时不时去长明山探望师父讨教功课。
  长明山冥昭瞢暗孤寒枯寂,张成岭知道周子舒坚守此处不过是为了等一人苏醒。 
  这一次来张成岭还是没有看到温客行,他便知道那人还酣眠于美梦。多年过去张成岭已经放下了往日过好了当下,不过对于那段被师父和温叔一同保护训练的日子,他仍心存怀念。
  走不出来的人是周子舒。
  送走前来探望的张成岭,周子舒迎风负手而立,长明山上的极寒霜刀此时于他而言不过清风徐徐,心里无解的空洞才是蚕食他的元凶,无根浮萍怎能长久,不知他的根何时才能归来。
  小站片刻周子舒便回了山洞,他拂去身上雪粒轻笑低语:“老温,成岭今日又来了,他说邓宽和小怜已经喜结连理修成正果了。”
  洞窟里无人应声。
  周子舒上前扶起躺在寒冰石床上的温客行,让他坐起身,一头雪白华发自温客行身后倾泻而下在冰床上铺陈开来,周子舒拿来梳子从发尾一点一点梳上去,他一边梳一边絮絮叨叨:“你的头发又长长了好些,梳起来也越来越麻烦了,懒骨头你最好早点起来自己梳头,都多大的人了,还要我来帮你梳头。信不信哪天我厌了,就直接剃了你这烦恼的鬓毛?”
  “阿絮,我都快被你聒噪死了,成岭的性子是不是跟你学的啊。”虚弱喑哑到只剩气音的声音接过了周子舒数年来自言自语的话茬,“我现在浑身没有力气,你就帮我梳几次头怎么了?”
  周子舒的手猛然顿住,他动也不敢动,幻觉出现了太多太多次,多到他已经快要分不清真实与虚幻的边界。
  端坐于身前的人身子一软倒进周子舒怀中,周子舒拢了满怀,那人仰起头,双眼仍是闭着的,好像开口说话已是尽了全力,再无多余力气睁眼,周子舒感觉到了他控制不住的颤抖,他的声音愈发无力:“我好冷啊,阿絮,你快给我暖暖。”
  温客行经脉尽断,虽然在沉眠的这么些年周子舒已经为他勉强续上了经脉,可武功内力全失已成定局,周子舒就是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替温客行把失去的内力修炼回来。温客行没有知觉时需要靠这寒意保命,但当他醒来,他眼下就只是一个体弱的普通人,如何承受得住长明山的酷寒。
  周子舒抬手抵住温客行背后穴位,内力不要钱一般送进温客行体内,温客行颤抖的幅度却越来越大,到后来他几乎是神志不清地只会重复两个字:“好冷、好冷…”
  怎么会这样?周子舒焦虑不解,按理说他的六合神功足以使温客行暂时抵御寒冷侵蚀,怎么看起来温客行惧寒竟是更严重了。
  就在周子舒束手无策的时候温客行用力往他怀里挤,躺了这么多年,四肢身体并不听控制,温客行用尽全力的结果不过像小猫的撒娇顶弄。
  太瘦了,周子舒被温客行的骨头硌到,他伸手揽住温客行把自己的衣服往他身上披。即便有周子舒想尽办法温养,温客行还是瘦得脱了形,原本衣服架子般的好身材只剩了皮包骨头的凄凉,他缩在周子舒怀里不断发抖,面色被冻得青白。
  温客行呼出来的微弱气息都带着冰霜,这个冰天雪地里只有一个热源,他凭着本能把自己塞进那股柔柔热源之中。可是不够,太少了,他还是冷,冷得彻骨。
  随着温客行的扭动,周子舒脸色逐渐变了,心上人在怀没有人能坐怀不乱,可是心上人重伤未愈身体脆弱危在旦夕,便是禽兽也不该有这种想法。
  “阿絮,阿絮,你身上好温暖。”温客行只凭本能喃喃,“我想要更多…”
  温客行的手哆哆嗦嗦想要伸进周子舒的衣襟里,周子舒一只手搂着温客行,一只手主动解开自己的衣带给温客行取暖。神志不清的温客行只恨不得让自己同周子舒骨血交融,好换来片刻暖意。
  温客行迷迷糊糊间感觉到头顶的吐息,便仰起头送上自己的嘴唇。唇齿相贴,耳鬓厮磨,此前无论是周子舒还是温客行,从不曾与任何人有过这般亲密的举动。
  电光火石之间,周子舒想起了温客行为他传功时所说,他已经是他的炉鼎。周子舒立刻明白过来,他们已经彻底绑定在了一起,惟有双修才能助温客行摆脱这个寒冷困境。
  一吻结束,周子舒将人放在那张寒冰雕琢的床上,将已经解开的素白衣裳脱下,温客行口中仍声声唤着阿絮。
  “在呢,”周子舒俯身,帮温客行宽衣解带,“阿絮在呢。”
  即使温客行身体机能几乎停止运转,在他昏迷的这么多年来周子舒还是会定期为他擦身换装,所以周子舒脱起温客行的衣服已经相当熟练顺手了。
  不得不说即使温客行瘦骨嶙峋,这具身体却仍是美的,多年不见阳光的肌肤比身下寒冰白得更加耀眼,其上遍布的疤痕在周子舒看来不是瓷器上的瑕疵裂纹,而是画纸上水墨渲染的一幅名为过去的图景。
  周子舒亲吻这些伤疤,肩膀、胸口、腰腹,他吻过的地方染上几分淡粉颜色,直亲得温客行哼哼唧唧祈求更多。
  在天窗时逢场作戏多了,风月场上的方方面面,周子舒除了亲历欢好之外,对这种事耳濡目染得已是十分熟悉。
  他的前戏极尽温柔,携云挈雨搓粉抟朱,细致地一寸寸打开温客行的身体,从未被探索过的隐秘之地大大咧咧对周子舒敞开了大门。
  不知是不是温客行成为他的炉鼎的原因,周子舒只觉得温客行的身体契合得紧,像是剑与剑鞘那般天设地配生来就该在一起。
  六合神功从双修结合处,在二人体内流转不停。
  温客行的喘息逐渐由痛苦变了个调子,似欢愉似难耐,勾得人心里发痒。
  冰冷寒窟难掩两情缱绻,端得是红裙溅水鸳鸯湿,几度云朝雨暮。
  随着双修同协,二人同时攀上高峰。
  “阿絮,你这是趁人之危,”得到双修滋养后,温客行已然缓过劲来,他的身体不再颤抖,只是声音依然嘶哑得不成样子,“你胜之不武啊,我不服。”
  周子舒把衣服披在还是动弹不得的温客行身上,劳心劳力地伺候起这个高位截瘫的大爷,闻言十分不雅地翻了个白眼:“省省吧你。”
  温客行的眼睫颤了颤,他积蓄了半晌力气猛然睁开了眼睛,岂料还未看清周子舒的样子便被烛光刺得痛哼一声:“唔…”
  听见动静周子舒立刻抬手捂住了温客行的眼睛,他弹指灭掉了幽幽跃动的烛火,气急:“这么久不曾见光,还敢贸然睁眼,温客行,你莫不是想当个瞎子?”
  “好久没有看到阿絮了,刚才…也没能看着阿絮的脸,”温客行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在周子舒手心扫来扫去,“我想你了。”
  周子舒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但他还是撕下了一截衣摆蒙住温客行的眼睛,“先不要急着睁眼。”
  “阿絮,你怎么撕我的衣服啊。”温客行委委屈屈。
  “现在瞎的人又不是我,反正你也看不见自己穿的衣服是什么样,就算撕掉一截也没差。”温客行似个人偶娃娃般乖巧的任由周子舒摆弄穿衣,周子舒重新梳顺温客行的头发,“长明山太冷不利于你休养身体,等下我们就回四季山庄。”
  闻言温客行的第一反应则是皱起眉,“你能离开长明山吗?”
  “重建的四季山庄选址就在长明山附近,不碍事。”周子舒用簪子绾起温客行的白发,拍了拍手,“正好成岭也念叨你许久了。”
  “这么说我们要回家啦。”温客行勾起唇角,“我好高兴。”
  对于自己被周子舒一路抱着下山,又被抱着进了四季山庄的事,温客行索性破罐子破摔了,他自暴自弃地想着反正自己看不见,只要自己没看见就当做无事发生。
  “师父,温叔这是?”张成岭已经成熟稳重了许多,只是在他们面前还带着几分时间洗不去的年少意气。他看着被师父抱在怀里,满头白发黑纱覆眼的温客行既兴奋又难掩疑惑。
  “已经醒了,长明山太过寒冷不便养身,所以才回四季山庄暂住些日子。”周子舒言简意赅地解释了眼下状况,多的半句也没提。
  张成岭还待再问,靠在周子舒胸口温客行出声了,“小成岭,别学你师父啰嗦,我都快累死了,乏得不想听你们说废话,我们的房间在哪儿?”
  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的张成岭领着两位没脸没皮泰然自若的长辈去了四季山庄的主院,院子格局同周子舒记忆里一样,房间内部布置细节却不尽相同了,好在收拾得十分整洁,温客行强撑了许久,此时才挨到枕头就昏睡了过去。
  (中)
  在四季山庄躺了小半个月,温客行终于可以下床了。名为下床,实则是从床上换到了轮椅上。龙渊阁最后一个传人张成岭亲手做的轮椅,不仅可以自主操控移动,还安装有各种瞬发暗器。
  眼睛上厚厚的黑布也换成了一层薄薄的白纱,温客行自认为已经完全没问题了,但用周子舒的话来说就是恢复不能一蹴而就,要一点一点慢慢适应。
  “阿絮阿絮,听庄里的小弟子们说上元临近,山下筹备起了庆祝,我可以下山赏花灯吗?”温客行一醒就安稳不住,整天不是想趁周子舒片刻不在就压榨自己疯狂复健恨不得马上恢复成全盛状态,要不就是一个劲撺掇周子舒同意带他去山下赶集。
  周子舒知道温客行没享受过什么,来人间一趟抱着的也不过是与之共焚的自毁志愿,现在大仇得报重担已去,自是对人间烟火向往得紧,周子舒捏了捏温客行的脸,心里暗自满意终于长了点肉,“你现在又瞎又残,还想去看花灯?”
  “好阿絮,不是还有还有你嘛?我动不了,你就是我的腿;我看不见,你就是我的眼睛。”温客行当然不是对赶集和花灯念念不舍,他不忍心叫周子舒像叶白衣那样了无生趣的活着,练六合神功者不能接触人间烟火,那他们便不入烟火,但他可以陪他去看人间繁华。
  后来周子舒还是抵不过温客行那烈女怕缠郎的招数,在温客行见缝插针的撒娇攻势下松了口同意带温客行下山玩一圈。
  上元佳节当日,周子舒把温客行里三层外三层的生生裹成了个球才推着轮椅带着人下了山。
  “阿絮,那边听起来好热闹,我们去那边看看好不好?”温客行操纵着轮椅,玩儿得不亦乐乎。周子舒满脸无奈地跟在他后面,在温客行快要撞上人或者物的时候伸手挪一下轮椅方向。
  “那是耍猴的,我看到旁边有卖糖葫芦的,”周子舒不想去体验人群拥挤,他拉住轮椅顺手掖了掖搭在温客行腿上的毯子,凑到温客行耳边道:“老温,你想不想吃糖葫芦?”
  温客行摇头,周子舒不能吃这些食物,那他也不会在他面前吃东西,“我们去看猴戏吧,人演的猴戏看多了,我还没有看过猴子演的呢。”
  “行,咱们去看猴戏。”周子舒妥协。
  那灰毛猴子脖子上系着绳,尾巴被剪得只剩短短一截,它在围观百姓喝彩声中倒立翻滚半刻不敢停歇,周子舒皱着眉,根本不喜这样把集天地之自然的生灵扭曲成人力穿凿附会玩意儿的演出。
  温客行看不见,纯粹只是跟着人群的叫好凑热闹瞎捧场。
  “不好了走水啦!南街走水了!火烧过来了,大家快跑啊!”一阵叫喊伴随着浓烟打破了节日的欢乐气氛,每个人都惊慌失措地想要跑开,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人人拥挤相互推搡,摔倒踩踏惨叫四起。
  周子舒反应飞快地去拉温客行,却见轮椅上空荡荡的已经没了那人的踪迹。
  事情刚发生时,那猴子受惊跳到了温客行腿上,温客行还没来得及把它扔出去,就有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将一张带着异香的帕子按在了温客行的脸上。
  温客行猝不及防吸入了一丝那手帕上的香味,整个人立刻有些晕眩起来,他心中一惊,好厉害的迷香。
  他不动声色将外息转为内息,同时做出已经被迷晕的样子。
  来人手脚十分麻利,见药起效扛起温客行就溜,轻功应当也不差,几个起落就从喧嚣人群来到了一个安静的下处,温客行装着晕冷静地评估着对手的实力。
  “这不是那个又瞎又瘫的残废吗?”有人开口,“我们费了这么大劲,你就劫了这种货色?”
  扛着温客行的人啐了一口,把温客行放下就开骂:“你们这群吃不来细糠的山猪哪里见过真正的好货,那集市上都是些姿色平平的村姑,就是全抓来也不及这一个值钱。”
  细糠·温客行:……
  他感觉到覆在自己眼上的布带被解开了,一只手掐着他的下巴抬起他的脸扭来扭去,“看看这样子,经手那么多美人,你们可有见过这等极品姿色?”
  几人仔细打量,啧啧称奇。
  一身苏芳锦袍衬得温客行露在外面的皮肤白皙莹润,身如玉树风姿绰约,脖颈处一圈百草霜的皮草显得他的眉眼愈发精致,像是富贵人家千娇万宠温养出来的不谙世事的小公子。不知何故造成的灼灼华发更是能激起人心里矛盾的保护欲与凌虐欲。
  “老拐,这人样貌虽出色,到底身有残疾,如何卖得出价?”另有人疑惑。
  叫做老拐的人嘿嘿一笑,“你小子还是太嫩,殊不知啊,世上有得是贵族老爷就好这口,只要找对了买主,这美人可抢手着哩。”
  自坐上鬼谷谷主之位以来,哪头恶鬼在他面前不都得乖乖收起身上的刺,全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大气也不敢喘一声?温客行自诩纵横一世什么时候受过这等的天大委屈,听着身边对自己评头论足恨不得上称称出几斤几两好按足称卖掉的露骨讨论,他咬牙切齿得快要装不下去了。
  硬了,温客行的拳头硬了。
  可惜温客行如今只恢复了不到两成功力,冲破那点子迷药药效都费了些功夫,又无趁手武器在手,别说是杀光这群拳脚功夫似乎都不错的人牙拐子了,他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
  该死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得赶紧处理了这事,阿絮找不到他得多着急。
  (下)
  周子舒确实快疯了,人群散去只留下一片狼藉和空空如也的轮椅,温客行身体如今弱得比美人灯还不如,都不用风吹,走几步自己就散了,他这次怎么就没能抓住温客行的手?
  六合神功运转到极致,周子舒终于捕捉到了温客行的气机,若隐若现的微弱气机让周子舒的不安升到了最高,他飞快追了上去。
  气机消失的小院外漂浮着浓重血腥味,周子舒抬脚便踹开了门,院子里横七竖八躺了好些人,都是已经断了气的尸体,周子舒一眼望去注意到的只有那个闭目站在院中唇角带着血的人。
  即使温客行虚弱至此,他也不是任人采撷的娇花。
  那人听见了周子舒踹门的动静,再无力抓住手中充作武器的簪子,仿武库钥匙的白玉凤头簪掉在地上,发出叮当脆响碎成了两截。他转过头,没有丝带遮挡的眼睛缓缓睁开,霎时间那双眼眸中敛入光华万千,其中惟驻一人身影。
  他既欢喜又歉意:“阿絮,我不小心把身上弄脏了。”
  周子舒几步上前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温客行今日穿的衣服颜色看不出沾了血,摸上去却是一手湿热血痕。
  “怎么不等我来?”周子舒擦去温客行唇边的那缕血线,心疼得不行。
  温客行笑:“怎么能让美人被这些东西弄脏了手?我原想着解决掉他们就去找你的,阿絮,你来的真快。”
  “眼睛没事吧?”周子舒克制住心里的慌张,面上一派平静。
  “没事了,他们解下眼罩我感觉到光线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能睁开眼睛了,”温客行忍着浑身上下的酸胀疼痛,倚在周子舒身上借力才能勉强站住,他解释道:“但是我不想看到他们,一伙不入流的拐子也配入我的眼?我第一眼是要留着看阿絮的。”
  被表白了一通的周子舒不多言语,抱起温客行就要回四季山庄,惹得温客行哎哎直叫:“咱们还没看花灯呢!”
  “看什么花灯,回家。”周子舒黑着脸,“我不该带你出来,就应该把你关起来,看还会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温客行还想再口花花挣扎一下,看到周子舒的表情实在可怖,又讪讪闭上了嘴。好家伙,看不了花灯事小,回去被操练事大。
  到底是历经磨难从地狱爬出来的,温客行这厮回去晕了一整日又在床上躺了不到三天就养回了精神,身上的皮肉伤看着严重其实在四季山庄大把灵药供养下愈合得很好,整个人飞快恢复了在张成岭和一众小弟子胆战心惊目光下活蹦乱跳的复健劲头。
  许是被此次温客行险些遭劫的事给吓到了,周子舒却是夜夜噩梦不断,时常会半夜惊醒跑去看温客行还在不在屋里,只有看到那人安睡的脸,周子舒才能平复心里无以复加的惊惶。
  他两次差点被温客行抛下,这一次又差点弄丢了温客行,被时光洗去的后怕席卷回来将周子舒吞没,午夜梦回间尽是温客行死亡的样子,坠崖的、白头的,还有身着一袭红裳带着欢喜笑容来告别的温客行,“阿絮,我要去接阿湘回家了,不能陪你啦,你自己先回吧。”
  说完话温客行摆了摆手,转身再无留恋渐行渐远,徒留周子舒在原地奋力追赶却只能看着温客行头也不回的背影消失在眼前,近乎绝望地看着温客行走在头里领着阿湘曹蔚宁三人笑笑闹闹一起过了奈何桥。
  脚下土地分崩离析,剧烈坠落感让周子舒猛然惊醒,他一下子坐起来,像缺水的鱼一般大口喘息,身上阵阵颤抖无法平息,额上冷汗遍布。
  “阿絮,你怎么了?这些日子你可有好好睡过一晚?”温客行正守在周子舒床前,这么些天他眼见周子舒被噩梦折磨得憔悴下去,如何能不担心。温客行为周子舒擦干净脸,又握住周子舒仍兀自发颤的手,“连醉生梦死也不能让你有一夜安眠了?”
  “我梦到你和阿湘走了。”周子舒光是想起梦中场景便心痛如绞,他死死抓住温客行的手神情恍惚。
  温客行沉默了半晌,“所以是我让你不安了。”
  “老温…”周子舒嗓中滞涩。
  “阿絮,你把我藏起来吧,随便什么地方,藏在只有你知道的地方,我就那里哪儿也不去。”温客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周子舒,上元节那天周子舒的话蓦地出现在脑中,温客行脑子一热便脱口而出。
  周子舒一怔,心中竟真的对温客行的提议心动起来。
他的内心一边在疯狂叫嚣,把温客行锁起来,让他哪里也去不了,让死亡也不能把他从你身边夺走;一边又在拒绝抵触这个诱惑的想法,温客行向往人间,你不能这么自私。
  看到周子舒放空的双眼,温客行哪能猜不出周子舒的思虑纠结,他上前单膝跪在床上拥住周子舒,感受到周子舒未曾平静的纷乱心跳:“在阿絮心里我这么有分量我实在很高兴,我很想成为被阿絮藏起来的宝贝。”
  周子舒:这可真是好大好大的一个宝贝。
  四季山庄里能藏人的密室很多,有些设计得巧妙到不通机关的匠人按图纸修出来了也不知道这就是个密室暗道。这个新的四季山庄是按旧的设计图纸重建的,那么密室暗道也一样存在了。
  周子舒带温客行去看了最隐秘的那间密室,温客行很是满意,他表示要亲自参与这间密室的装修。
  说是要参与,其实温客行对周子舒选的每样家具都毫无意见。周子舒考虑得面面俱到,从大件的床榻桌椅书柜到日常的被褥地毯摆件均是细细择选,根本用不上温客行费心,他全程只负责了点头。
  最后是一家铁匠铺子,周子舒打了几条锁链,温客行乖乖坐在轮椅上看着周子舒和老板交涉要求,听周子舒把锁链长短粗细一一交代清楚。最后付钱的时候温客行终于忍不住拽了拽周子舒的衣袖,等人偏过头来,附在周子舒耳边十分严肃道:“我不要铁的,黑黢黢的不好看,阿絮,你让他做成鎏金的。”
  素来不喜金银的周子舒转回头面不改色给老板加了一倍费用,把链子改成了花里胡哨的金色。
  等密室布置好,周子舒又有了几分踌躇,他觉得温客行不适合被困在一隅之地任他赏玩。温客行才不在乎这个,如果是其他人有这个想法坟头草都三尺高了,周子舒有这个想法他却相当迫不及待,他开开心心地拒绝了周子舒推着轮椅带他去的建议,说这是阿絮亲手给他准备的屋子,得自己走进去才行。
  密室处处放着夜明珠,柔柔白光照得屋里纤毫毕现,暖和的厚绒毯铺了满地,家具用品一应俱全。如果不是那几条闪闪发亮的锁链,这活脱脱就是藏娇的椒房金屋。
  温客行走进去,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锁链扣在自己四肢上,认认真真给它们上了锁,他拿着钥匙晃了晃,“周相公怎么还不进来?”
  不得不说周子舒看不上眼的艳俗金色咬在温客行又白又细的手腕脚踝上,竟充满了诱惑,周子舒的目光根本无法移开。锁链蜿蜒隐没于墙角,它们限制住了温客行的行动,温客行拖着链子来回移动试探锁链允许的最远位置,发现链条就算拉直了离门边还有很长距离。
  温客行幽幽叹气,刻意摆出一副害怕的表情,戏瘾大发,“想不到啊,周相公,你竟是这样的人。枉我对你痴心一片,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周子舒挑眉,进了密室反手将门关上,从善如流接戏,“怎么,温娘子第一天认识我?可惜啊,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晚了,你只能被我关在这里当禁脔,谁也救不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温客行绷不住先笑了起来,他一笑带动身上的锁链簌簌直响,“阿絮,没想到你也说得出这种话来。”
  周子舒按住温客行的手,把钥匙合拢在温客行的掌心,正色道:“这钥匙你自己收着,什么时候不想待在这里了,好随时可以出去。”
  冰冷的钥匙握在手中,温客行没有拒绝,只在心中暗道,怎么可能出去呢?鬼谷毁了,阿湘没了,他如在高空猎猎飓风中飘摇的纸鸢,只有一根名叫周子舒的线牵着他,线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阿絮,当初在武库我骗你的那次,”温客行终于提起了他甘愿做炉鼎送周子舒长生的事,“其实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是疯子。所以如果当时死的是你,那么我不会在乎这条命是不是你给我的,我一定会立刻自戕。但是我知道你多心软呀,如果我把命给了你,你定然舍不得叫我的心白费。要么一起死,要么你活下去,这对我而言怎么会是选择呢?”
  周子舒问:“一起死,不好吗?”
  温客行点头,“当然好了,可是我舍不得。”
  “老温,你还记得我曾说过我不会吃两次亏吗?”周子舒搂住温客行的腰。
  温客行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我此生只在你身上吃过两次亏,被你骗了两次,次次让你耍得团团转。你说,师兄应该怎么管教你呢?”周子舒拧住温客行的腰肉。
温客行表情一僵,举举手,露出腕上镣铐,“这还不够吗?”
  周子舒理所当然,“当然不够,我当时可说了要大耳刮抽你的。”
  “哎呀,小可突感身子不适,还望周相公怜惜则个。”温客行捂着嘴做作地咳嗽了几声,娇弱地往床上一躺,摆出了个西子捧心的造型。
  周子舒抬手一巴掌不轻不重拍在温客行的腿根上,拍得温客行当即红了脸。美人粉面,照人明艳,肌雪消繁燠。微晕红潮一线,拂拂桃腮熟。群芳难逐。天香国艳,试比春兰共秋菊。
  接下来的事水到渠成,夸下海口任打任罚的温大善人被郎心似铁的周子舒罚得在床笫之间落着泪楚楚可怜地讨饶认错,结果自然是被罚得哭得更惨了。
  双修这回事嘛,食髓知味,永远也不会嫌多。
  四季山庄里的弟子们发现神秘的庄主师父和师叔愈发深居简出神出鬼没了起来,只有总被支使去山下采买零嘴新鲜玩意的张成岭才知道他温叔这盏美人灯好像伤情又复发了,这段日子见不得风也见不得人,师父不得不拒绝了所有探视请求常侍温叔床前。
  “阿絮,等我恢复了,咱们就回长明山吧。”又是一日共赴巫山搅乱云雨后,温客行趴在枕头上把玩着周子舒的头发,四季山庄到底多有不便,一直瞒着小弟子们也不是长久之策,温客行干脆提议,“就把四季山庄丢给成岭管着,只有你我二人,在长明山一起没完没了的活下去。”
  “你不想回到人间了?”周子舒侧过身,直直看着温客行。温客行对人间的向往周子舒是知道的,他想来又不敢来。温客行坦诚了自己的自毁倾向,他说觉得自己不配。因为假死和炉鼎这两件事周子舒折腾温客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主要气的不是温客行骗他,周子舒气的是温客行一点也不懂爱惜自己。
  明明都给薄情司的苦命女子们指明了一条生路,却从不曾考虑为自己准备生路。
  一往情深深几许,叹奈何。好在是相见恨晚幸未晚。
  满身情痕的温客行揽住周子舒,金灿灿的链子垂在二人之间,像是把他们拴在了一处,过去的阴霾尽散,温客行在周子舒的脸上偷了个香,笑得狡黠而明亮,“你就是我的人间。”
6 notes · View notes
cannonberntsen6 · a day ago
Text
熱門小说 武煉巔峰 小說武煉巔峰笔趣- 第五千三百五十七章 大战 燕子依然 狂放不羈 展示-p2
有口皆碑的小说 武煉巔峰 txt- 第五千三百五十七章 大战 毛裡拖氈 苟延殘息 推薦-p2
Tumblr media
小說-武煉巔峰-武炼巅峰 第五千三百五十七章 大战 憂虞何時畢 觸目如故 人族八品也制了數碼有的是的域主和八品墨徒。 一期助間,笑笑老祖將疆場引出三上萬裡,再黔驢技窮,墨族王主陰陽推卻離鄉背井王城,她亦然沒關係了局的。 沒計的事,墨族的額數,管在那一檔次,都比人族要多的多。 若讓這羣八品殺入墨族師,勢必會對墨族招奇偉禍害,墨族自不甘落後觀展這種變發生,所以在觀覽八品們來襲而後,此地應時有六十多位域主,二十多位八品墨徒迎上。 兩族高層的烽煙率先產生出去,這也是人族加意營建的風頭。 極度三上萬裡,也差之毫釐夠了,這等距離下,兩手對打爆炸波雖對人族行伍再有感導,認同感關於妨害到私人。 雖說透過兩百常年累月前的大衍陷落之戰,人族八品與墨族的域主數額本基本上了,但這一次大衍來襲,八品索要據守二十人,鎮守大衍箇中,給大衍供給需要的以防萬一的同時,亦然在給人族官兵們留餘地。 這數十人,就是說此次迎戰的八品開天。 人族再分,墨族亦這樣。 晨輝就彷彿一柄瓦刀,在墨族師的陣線中收斂無休止來回,前敢有攔路者,皆都暴卒。 兩族部隊還未規範打仗,墨族這邊就已發覺了不小的傷亡。 歡笑老祖一目瞭然想將戰場侃侃沁,免受迫害了人族隊伍。 極其好不容易竟自稍加匆猝,兩樣墨族兵馬再次整飭好,大衍關墉上佈局的法陣和秘寶之威,仍然朝他們暴露山高水低,名目繁多的時間,乘機墨族抱怨,時有活命隕。 笑老祖醒眼想將戰場牽連出去,免於禍害了人族槍桿。 兩族雄師還未正規化鬥,墨族那邊就曾發明了不小的死傷。 但此番應敵的墨族域主本就比人族八品多的多,之所以在戰役結束之前,人族便有預測,墨族定會有域主死守軍旅之中。 多寡上,人族遠在絕壁的燎原之勢,用終古迄今,兩族兵馬正兒八經交鋒之時,人族這邊都死命以遊掠中心,根本不與墨族死磕。 瞬一念之差,八品開天與域主和墨徒們在空泛中飽嘗,在俯仰之間的對持往後,化爲數個戰團,四散而開。 另一面,楊開的人影頓然在戰場某處孕育,現身的瞬,便有金烏的啼國歌聲鳴,大日挺身而出,蒼龍槍挑起大日,朝後方一塊嵬身形轟去。 短命可一盞茶技能,人族粗大艦隊便已同化爲多小集團軍,在爛的戰地下游走捭闔,每一期小軍團,着力都是兩三分隊伍兩岸看,互動角。 但此番應敵的墨族域主本就比人族八品多的多,是以在戰事終場頭裡,人族便有預估,墨族定會有域主留守軍之中。 旭日人們對他的出人意料去泰然自若,沈敖神速接手了楊開領頭的地點,七品開天的作用喧囂迸發,引着曙繼往開來不已割戰地。 夕照就宛然一柄刻刀,在墨族戎的營壘中任意綿綿老死不相往來,火線敢有攔路者,皆都橫死。 可以給人族將校供給畏縮的退路的同期,也豐饒力對王城那兒創議還擊。 只一樁讓他感覺到頭疼,那就是說歡笑老祖與墨族王主的戰場,反差那邊固然不近,卻也於事無補遠。兩人抓撓的空間波磕,讓兩族戎都未遭了潛移默化。 群组 黄捷 软体 這墨族陡然是個域主! 大衍關的將士,每一度都紙上談兵,高低的大戰介入了博次,哪些對待墨族天賦是熟諳於心。 沒主張的事,墨族的數碼,任在那一層次,都比人族要多的多。 那出手的墨族亦然趔趄兩步,一貫人影兒,一臉訝然,沒想開人族者七品竟能收受和諧的一擊,不僅看起來沒關係大礙,居然逼退了他人。 那脫手的墨族也是跌跌撞撞兩步,定勢人影兒,一臉訝然,沒想到人族以此七品竟能吸收和諧的一擊,不但看上去舉重若輕大礙,竟自逼退了友善。 那些與墨族域主單對單的八品就解乏重重,爲重都能攬積極性,乘車挑戰者節節敗退。 數萬將校聽候歷演不衰,待命。 歡笑老祖那邊更毋庸說,即或墨族王主仰承了墨巢之力,也難擋她烈烈優勢,這只是招架之力,冰消瓦解反撲之功。 橫衝直闖了王城遍野的浮陸,大衍閹隨地,主導處,樂老祖一併數十位八品開天,費了好開足馬力氣,纔將大衍的快慢降下來,冉冉停在間隔王城五百萬裡的四周。 大衍關的將士,每一番都坐而論道,尺寸的戰爭插身了叢次,咋樣對於墨族俊發飄逸是老手於心。 兩族高層的戰亂領先平地一聲雷下,這亦然人族當真營建的規模。 王城那兒享有殘餘的墨族旅也在齊齊湊合,邁王城,達別的單方面,疾速設防。 鏖兵半,楊開猛不防回首朝一度方面展望,下瞬,體態搖曳,直接消解在聚集地。 人族行伍內外仳離,墨族雄師無異擬,不惜。 繼她的喝聲,墨族王主那勢成騎虎的身影從王市內竄出,表情照例慘白,味道仍漂浮,後頭那支黑翅訪佛都顏色陰暗。 大日消亡之時,楊開身形爆退,心口處氣血翻滾。 一致,楊開在割戰地,蒼龍槍所指,飛砂走石,船堅炮利。 頂三上萬裡,也差不多夠了,這等距下,相互之間對打檢波雖對人族武裝部隊還有作用,首肯關於禍到知心人。 隊伍還在中途,大衍關內,便已寥落十道身形改爲韶華,朝王城撲去,概莫能外勢焰如虹,威風入骨。 王城那邊悉殘存的墨族軍旅也在齊齊會師,橫跨王城,達另外另一方面,疾速佈防。 宅門曾經幹勁沖天打入贅來了,他雖再如何不甘心,也只好盡心盡力開拍,好不容易墨族這裡,除開他基礎沒人能與人族老祖媲美,希冀調諧部屬的域主,沒他鎮守,怕是一個碰頭即將死傷居多。 在散去的半途上,這數個戰亂團又分佈出十幾個小戰團,種種秘術催動以下,乘機綦。 緊隨在笑老祖然後,五十多位八品開天也奔赴戰地箇中,直朝墨族武裝衝殺而去。 歡笑老祖剽悍,身形只是晃了幾晃,便已蒞王城上方,芊芊玉掌朝下拍去,牢籠其中領域實力湊集,獄中嬌喝:“滾沁!” 脸书 客人 李信 另一面,楊開的身影陡在沙場某處顯露,現身的一霎時,便有金烏的啼吼聲作響,大日排出,鳥龍槍引大日,朝前哨並傻高身形轟去。 軍還在中途,大衍關東,便已鮮十道人影兒成爲日子,朝王城撲去,一律魄力如虹,雄威高度。 晨暉不要與別的小隊相稱,蓋晨輝自家即或不能單艦交火的隊列,滿編五十人,起碼八位七品開天的宏大陣容,說是碰見域主也有一戰之力,更必要說再有楊開這麼同階泰山壓頂的七品。 數額上,遠榜首族八品! 還,楊開在分割戰地,龍槍所指,所向披靡,強大。 偏向他倆不懂得人族散亂法力的貪圖,可是形式迫使他們作出附和的提選。 笑笑老祖英雄,人影兒而是晃了幾晃,便已到王城上方,芊芊玉掌朝下拍去,魔掌裡邊六合民力集,口中嬌喝:“滾出來!” 人族八品也挾制了多少那麼些的域主和八品墨徒。 大戰之時,人族將校總有欲整修的上,撤回大衍之中是無上的挑。 兩族帝強人鬥毆現已差錯一次兩次,早在兩百年深月久前,他們就已打仗居多次了,對互的民俗和戰力都洞燭其奸。 人族再分,墨族亦這般。 沒藝術的事,墨族的數額,聽由在那一檔次,都比人族要多的多。 訛謬她倆不線路人族分解意義的計劃,惟獨局面驅使她倆作到相應的決定。 緊隨在樂老祖此後,五十多位八品開天也開赴沙場裡頭,直朝墨族部隊槍殺而去。 無有一合之將。 一度付之一炬被人族八品蘑菇住的域主。 至極三百萬裡,也各有千秋夠了,這等距離下,雙邊揪鬥橫波雖對人族軍旅再有作用,仝有關危害到知心人。 笑笑老祖挺身,體態惟晃了幾晃,便已來臨王城頭,芊芊玉掌朝下拍去,手掌裡邊小圈子主力結集,叢中嬌喝:“滾進去!”
1 note · View note